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爷爷,你慢点浪

爷爷,你慢点浪

欧阳不爱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爷爷,你慢点浪!...

主角:萧贺王穆馨   更新:2022-09-13 08: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贺王穆馨的其他类型小说《爷爷,你慢点浪》,由网络作家“欧阳不爱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爷爷,你慢点浪!...

《爷爷,你慢点浪》精彩片段

等到晚上八点,萧万年的精神体力已经恢复过来。

萧贺也处理完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淤青,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准备好了接骨用的药品和器具,萧贺来到父亲跟前。

“爸,要是实在疼得受不了的话,咱可以做局麻的。”

萧万年摇摇头,“你爸我还得靠这双手治病救人呢,要是打了麻药,以后可能就不好使了。”

“我现在把接骨口诀教给你,你先在脑子里推演几遍,再帮我把断骨接上。”

随后,他就把祖传的接骨口诀传给萧贺,并解释了每句话的具体操作方法。

这是萧贺的第一次接骨,心中非常忐忑,在脑子里推演了十几遍才敢上手。

摸骨、定位、接骨、夹板、固定。

看似简单的正骨接骨,真正操作起来的难度极大。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才勉强把萧万年的骨头接上固定。

见他有些沮丧,萧万年安慰道:

“第一次接骨能有这水平已经不错了,等你再磨炼几十年,必成中医大家。”

可萧贺却说道:“爸,您就别逗我了,我现在的医术根本拿不出手。”

“我大学毕业前有幸见过中医国手的治疗手段,那才是惊世之技,我与他们之间简直是云泥之别。”

正是那一次见识让他更加坚信,只有真正继承祖传医术的精髓,才有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他从兜里摸出那块玉佩,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

“爸,您和我爷爷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说到他您就那么气愤?”

“住口,别跟我提你爷爷!”萧万年强行打断了他的提问。

萧贺的嘴巴张了张,尴尬道:“好好好,不提就不提。”

“那这娃娃亲是怎么回事,您总得告诉我吧?”

萧万年寒着脸摇了摇头:“我已经足足二十年没见过你爷爷了,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不过以他那肆意妄为的性格,倒是极有可能给你定下这门娃娃亲的。”

“既然人家都把定亲信物送来了,你就抽空去一趟,把人家姑娘娶回来吧。”

这个回答萧贺大呼意外,焦虑道:

“爸,您也犯糊涂了?”

“王家可是天南市第一家族,您觉得我配得上人家吗?”

“万一人家要我入赘呢,您说我答应还是不答应?”

一想到今天那个老头今天的恐怖实力,他的内心就一阵颤抖。

萧万年也笑不出来了。

“以王家的强大,他们的确极有可能要求你入赘。”

“但咱们家代代单传,是万万不能答应这么过分的要求的。”

“行了,我要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从父亲房里出来,萧贺心事重重地回房睡觉。

按照送信老人的叮嘱,他把玉佩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才安静睡去。

可令他惊恐的是,他的爷爷萧无敌,竟然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爷爷?”

“您从哪儿冒出来的,您不会是鬼吧?”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老人家是怎么冒出来的。

萧无敌吹胡子瞪眼,骂道:“混小子,你巴不得我死是不是?”

“要不是我给你铺路,王家能派人来叫你去结娃娃亲的婚?”

一提到娃娃亲,萧贺就已经信了他八九成。

他立即反驳道:“我说您老也太不靠谱了吧?给我订了娃娃亲还连我爸妈都瞒着?”

“您知不知道,我爸现在恨您恨得要死。”

哪知萧无敌两眼一瞪,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别跟我提你爸,就你爸那个废物,活该守着君正堂过一辈子。”

“他但凡有我十分之一厉害,早就名满天下了。”

萧贺听得再次咋舌。

君正堂好歹也是天南市著名的中医馆,他爸的医术也广为传颂,可在他老人家眼里竟然都是废物?

那这个消失了二十年的老头,得厉害到什么程度?

不过这两人的暴脾气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活该像个仇人一样。

他也懒得跟老头辩论,追问道:“那娃娃亲是怎么回事?人家闺女长什么样?”

哪知萧无敌又哈哈大笑起来,捋着胡须说道:

“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王家连个女娃都还没有,我哪能知道。”

萧贺要被他气疯了,“您不是吧,您连王家女孩是胖是瘦是美是丑都不知道,就答应下来了?”

萧无敌吹胡子瞪眼道:“臭小子,你对女人的认知怎么能这么低俗?”

“以后出去别跟人家说我是你爷爷,我没你这么好色的孙子,更丢不起这个人。”

萧贺:“……”

“老头,您突然回来就是为了骂我以貌取人的?”

被他这么一问,萧无敌顿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

“瞧我这记性,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我这次回来是要把我的毕生传授给你,从此以后,你就要走上与你爸完全不同的路了。”

他伸手朝萧贺一挥,一股奇异的能量立即朝萧贺笼罩过去。

紧接着,萧贺就看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飘起来。

无数深奥晦涩的知识,不停地涌进他的脑海里。

“啊~~~好痛,我要受不了了!”

他奋力地挣扎了一阵,却突然发现自己在床上惊醒。

环顾一圈空荡荡的房间,哪里还有老爷子的身影?

“不可能吧?”

“竟然是在做梦?”

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试图平复刚才的情绪。

可这一摸,却吓得他的手愣在半空中。

“嗯?我的额头上的伤呢?怎么不疼了?”

他火速蹿下床跑到镜子前查看,却见自己的额头上皮肤光滑如镜,根本没有丁点儿伤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