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又彪又悍小娇妻

又彪又悍小娇妻

依小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佳琪万万没有想到,一朝穿越,自己竟然成了以泼辣而闻名的农村野蛮媳妇,面对众人的异样眸光,女人不由得头疼欲裂。还好她是一个定力十足的人,在了解了自身的具体处境后,她没有选择彻底消沉下去,而是决定洗心革面,逆改当前局势,为自己的未来人生谋划……

主角:赵佳琪,范泽浩   更新:2022-07-15 23: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佳琪,范泽浩 的女频言情小说《又彪又悍小娇妻》,由网络作家“依小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佳琪万万没有想到,一朝穿越,自己竟然成了以泼辣而闻名的农村野蛮媳妇,面对众人的异样眸光,女人不由得头疼欲裂。还好她是一个定力十足的人,在了解了自身的具体处境后,她没有选择彻底消沉下去,而是决定洗心革面,逆改当前局势,为自己的未来人生谋划……

《又彪又悍小娇妻》精彩片段

破败的土坯房,四处落灰透风,窗户上的纸遇风忽闪忽闪,发出咯吱的响声。

床板上,赵佳琪身上盖着散发皂角香气的薄床单,她睁着清澈的眼,盯着房顶出神了许久。

被前世的闺蜜和丈夫所害,导致她死后,灵魂穿越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新媳妇身上。

说起来,这原主也是个胆小的。

新婚夜,新娘瞧见丈夫范泽浩竟是个五大三粗,手臂粗的如同棍子,蓄着满脸络腮胡阴狠的样子,就吓的缩在墙角开始哆嗦身子,生怕他一拳毙狗的本事用在她身上。

结果范泽浩也不是个温柔的,酒喝多了,一把扯过墙角的人,想干点什么的时候,赵佳琪两眼一翻,吓死了。

她好死不死的穿来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还是个新鲜出炉的新媳妇。

赵佳琪眨着干涩的眼,发出一声重重的长叹:“哎......”

门口蹲着的人,听到屋内有了响声,推开沉重的门,发出咯吱的声响,范泽浩摆着一张不爽的脸走了进来,望向床上醒过来的人。

鼻孔发着冷气,霸道的对着赵佳琪宣布,道:“你已经是我媳妇了,即使不愿意,也得跟我过日子,生娃。”

床上的人侧头看过去,虎背熊腰,只会打猎种地,果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说的就是他这类型的莽夫。

她坐起身,目光不温不火的盯着他,红唇微张:“我饿了。”

范泽浩一怔,这还是她进家门第一次说话,没想到声音这么好听,嘴角一咧,嘴边的胡子也跟着一抖一抖的:“娘做好了,我去给你端饭。”

话音还没落,他就着急忙慌的往外跑,朝着院子里大呼小叫的,高兴的就跟孩子吃到糖一样。

赵佳琪松了口气,刚刚试探了下这个范泽浩是个什么样的人,看样子除了长相恐怖一点,脾气暴躁一点,其他的倒是没发现什么不妥。

最起码,没有让她出去做饭,干家务或是虐待她,毕竟古代的男人,多数都是大男子主义。

正在冥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范泽浩就捧着一个大海碗笑呵呵的进了来。

用着他粗糙的大掌把碗递给她:“媳妇,热乎的两掺面条,上面是放了肉,赶紧吃。”

满满一大碗的面条,还有肉末卤子,这在贫穷的村子里,不过年不过节的,压根就吃不上。

即使昨儿婚宴,也就是大锅菜,一大锅的菜里面能放二斤的肉都很不错的了。

赵佳琪惊诧的抬眸,看向范泽浩在盯着她手中的碗,偷摸的舔着唇,看样子也很眼馋她碗里的饭。

“你和娘吃了吗?”

范泽浩回过神来,憨笑着抓了几下头发:“做......做好了,我去吃饭。”

说完,人一溜烟跑了,留下赵佳琪一个人。

赵佳琪望着跑走的人,刚刚那凶狠的样子哪去了?

怎么越看越觉得他就是一个纸老虎呢?

她端起碗,也跟着出了屋,新世界,新的家,她还没看过。

既然来了,又嫁了人,那往后的日子只能往前走,至于范泽浩的长相,她倒是觉得挺安全的。

院子不大,但是干净整洁,看的出来,这家里人是个勤快的。


走进厨房里,赵佳琪瞧见他们娘俩饭桌上是咸菜条,黑面的饼子以及一碗面条汤,有说有笑的吃着。

乍见她进来,婆婆很紧张,捏着衣角起身,小心翼翼的问:“那个儿媳,你有事?是不是渴了,这有面条汤,有营养,你喝!”

话不多,可充满了关爱。

赵佳琪感受到了来自家里人的关心,心底一颤,这是前世不曾享受过的温暖。

虽知晓婆婆是怕她跑,所以把家里好吃的都给她,为的是想留下她,但她从心眼里却不恨这个婆婆。

赵佳琪弯下腰忙阻止婆婆的手,道:“娘,我不渴,就是这碗面条太多,我吃不下,娘得帮帮我才成!”

张氏瞄着碗里的饭,心中五味杂陈,她哪里不清楚这是儿媳妇的好意!

“好孩子,你的心意娘领了,你岁数小,多吃点好的,这身子才能长的结实,这吃不了,下顿吃,娘有这些饼子就够了。”

张氏拉着她坐在了饭桌上,赵佳琪拿过婆婆的碗,倒了一半出来,又拿过范泽浩的碗,倒给了他一小半,而她拿了个小块的黑面饼子,配着碗里的面条,吃了起来。

范泽浩高兴的眼睛都散着悠悠的绿光,看样子,媳妇不像昨晚那么排斥他了。

这边正热乎的吃着东西,那边就闹出了动静。

大门,咣当一声被人给踹开了。

“你个老逼婆子,不得好死的玩意,居然敢藏银子,给我出来。”

厨房的张氏,听到这一声吼叫,身体本能的一哆嗦,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抓着碗,显然是吓的不轻。

赵佳琪蹙眉,搞不懂婆婆这是怎么了,回眸问着他:“外面的人是谁呀?”

“二婶!”范泽浩捏着筷子的手背上,青筋鼓起,闷闷不乐的回着。

这一老一少的,看样子似乎对外面的人都很抵触,一个吓的不敢出声,一个隐忍不发,赵佳琪觉得头顶上又压了一层乌云。

“张翠花你个丧门寡,缩头当乌龟是不是,赶紧的给我滚出来,把你家娶的那玩意退回去,把银子给我拿回来,这事儿我就当没发生过。”

王珍珠在院内大喊大叫,引来了不少邻居看热闹的。

赵佳琪听的仔细,眉头紧紧地皱起,把她退回娘家?

她都在这住了一晚,此时退回去,不就是说明她有问题吗?

在这古代可是会被人诟病的,那她即便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也会活在水深火热中。

这个所谓的二婶可真是够毒的!

饭桌上的男人听到让他把赵佳琪退回去,噌的一下从板凳上起身,怒不可歇就要冲出去,却被他娘给拦住了。

“儿啊,别冲动,忍一忍!”张翠花苦着一张脸,劝着范泽浩。

他却愤愤不平,指着院子:“娘,我自己赚的银子,我自己娶的媳妇,凭啥她上咱家来吆五喝六的。”

王珍珠走到厨房,恰巧听到了这句话,瞪着三角眼叉腰冷笑:“就凭我是你二婶,就凭这个家我说了算。”

气势凌人的架势,让张翠花不由的后退了两步,而且赵佳琪也没听到这娘俩反驳。

这让她好奇不已,小声询问身侧的男人:“你们没分家?”

气急败坏的范泽浩,鼻孔憋闷的喷着冷气:“分了。”

既然都已经分了,那干什么还要管他们家的事儿?这是不是手伸的太长了?


赵佳琪走上前的时候,不着痕迹上下打量她,黄脸皮,倒三角的眼,一脸的煞气,一看就不好惹的主。

她面带微笑,客气的道:“二婶,你来我们家欢迎,若你来我们家是闹事的,我可不像我婆婆和我相公那般好说话。”

一听这话,王珍珠微微的惊诧的下,冷笑着上下打量这个新娶的媳妇,皮笑肉不笑的讽刺着:“你一个小娼妇,毛还没长出来呢,就敢来说教长辈?叫谁二婶呢,我认你这个侄媳妇了吗?”

“你又不是我婆婆,何须你来认?”若不是看在婆婆的面上,叫她一个某人都是看的起她。

赵佳琪指着大门方向,冷下了脸,语气强硬的道:“来闹事的,我家不欢迎,出去。”

本来新婚第一天,她不想闹事,可架不住家里两个中看不中用的软包子,她若不强势一些,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哎呦喂,这老范家何时要你这个小砸婊来充当个人了?告诉你,立马的滚回你娘家,把那五两的银子乖乖的给我送回来,不然休怪我手撕了你。”

说话简直难听到了极点,死人都能被她气活了。

生平头一次遇见这种胡搅蛮缠不讲理的泼妇,赵佳琪把脸面往地上一丢,也耍起了泼辣。

立马的怂上了王珍珠:“老砸表说谁呢?你又是哪根葱哪根蒜,怎么的,范泽浩是你生的?轮到你在这耍婆婆威风?”

赵佳琪激愤的一句话,彻底的捅了马蜂窝。

不论这话是真是假,传出去这可就是作风问题,男人无所谓,对于已婚的妇女来说,这就是不守妇道,是要被陈塘的。

即便是假的,可村子里那些婆子岂会放过这样的饭后话题?

鹌鹑蛋都能说成鸵鸟蛋,假的也能收成真的。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了。

王珍珠再傻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气急败坏红着眼就去抓赵佳琪的长发,扬手就对着她的脸打过去。

嘴里喷吐沫星子,骂骂咧咧的:“你个小娼妇,竟然敢诬陷我,你个不得好死的玩意儿,看我打不死你的小砸婊。”

院子里,两个女的纠缠在一起,张翠花着急上前去拉架,却被五大三粗的王珍珠一把退在地上。

赵佳琪年轻,又刚吃过饭,身上有一些力气,对着王珍珠裆部就是狠狠的一脚,院内顷刻间想起了一声嚎叫。

“嗷......”

她捂着裆部,脸疼的都变了形,冷汗侵出额头。

看热闹的人不由得下意识也去做同样的动作,一个个的汗颜,小声嘀咕着,王珍珠是碰到了硬茬。

彼时。

赵佳琪挺胸站在她面前,怒目的道:“姑奶奶我可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认你们欺负,想打我,也不看看你算老几!告诉你,这个家我说了算,你要是敢再来闹事,来一次我打一次。”

说的那个咬牙切齿,气势上,就已经震慑住了王珍珠。

赵佳琪甩给范泽浩一个冷眼,指着院门,发着怒气吼道:“看画呢?把这个人给我丢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