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冰凉的他/(斯文败类大蛇 x 傲娇大小姐)

冰凉的他/(斯文败类大蛇 x 傲娇大小姐)

薛茵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很讨厌新来的家教,因为他身上触感冰凉而黏腻。直到某天我看见他躲在房间里,摩挲着被子下露出的蛇尾,口中喃喃念着我的名字,脸上还泛着奇异的潮红。我的家教不是人,更可怕的是,他是为我而来。

主角:顾恒薛茵茵   更新:2022-09-13 05: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恒薛茵茵的其他类型小说《冰凉的他/(斯文败类大蛇 x 傲娇大小姐)》,由网络作家“薛茵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很讨厌新来的家教,因为他身上触感冰凉而黏腻。直到某天我看见他躲在房间里,摩挲着被子下露出的蛇尾,口中喃喃念着我的名字,脸上还泛着奇异的潮红。我的家教不是人,更可怕的是,他是为我而来。

《冰凉的他/(斯文败类大蛇 x 傲娇大小姐)》精彩片段

学习计划说严格也不算非常严格,每天上午一节课,下午两节课,除此外还有布置的练习题,每周只能休息一天……也就,让人轻度头秃的程度吧。

但我当然没打算乖乖就范。

我使出了小时候对付家教老师的劲,让我往东我往西,上课就神游,做卷子就抓耳挠腮,不会做的题不做,会做的题也不做。

不管怎么闹腾,顾恒只是噙着笑意静静看我,丝毫没有表现出不耐。

“顾老师,怎么办呢,我可能真的跟数学没有缘分吧?”我可怜巴巴地抱怨。

“顾老师这么优秀的人才,在这里教我高数大材小用了吧?怎么样,要不你干脆跟我爸说不合适算了?你来说,我爸肯定不会说什么。”

闹腾一通后,我眼睛锃亮地提议。

顾恒用手支着头,薄唇微勾,“当然不会,能教茵茵我很荣幸。”

“一遍不会就两遍,两遍不会就三遍,总能讲到学会为止。”

声音平静,又掺杂着令人困惑的宠溺和……危险。

他指尖掠过我的手背,拿起用来测试我水平,我没好好做完的卷子。

指尖冰冷得异常,触碰到手背的时候,引起一阵战栗和酥麻的感觉。

我的心跳几乎慢了半拍。

移开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他直勾勾地盯着我,像是没注意自己的动作有什么异常,随后漫不经心地扫过卷子,慢条斯理的,“茵茵没有好好做呢,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一整个暑假的时间。”

“我对茵茵,会很有耐心。”

他笑得斯文,眼里却闪着古怪的色泽。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涌起了一种畏惧感,有种造次就会被狠狠修理的错觉。

虽然他是那么客气,但我却本能地感到不适。



“我,我去趟卫生间!”我慌张地冲出书房,隐约听到身后压低的轻笑。

这个人真的是……虚伪!冲进卫生间后,我用冷水使劲地往脸上拍打。

镜子里是张姣好的少女的脸,但此时脸颊上挂着两坨明显的酡红,眼中带着奇怪的迷蒙和水汽,睫毛上沾着水珠,活像被欺负过一样。

我轻触手背,刚刚那种战栗的感觉仿佛还残留着,让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要疯了。

顾恒一句重话都没有,但简直就是来治我的。

故意在小测卷子上乱写一通后,顾恒坐在我旁边,从头到尾把整张卷子讲解了一遍。

他牢牢注视着我的表情,轻易就能分辨出哪些我听懂了,哪些是搪塞过去的。

听不懂的地方,他能来来回回讲上三四遍,直到我能举一反三后才歇下来。

我故意放着不写的,他也要讲。

听到虚脱的我反抗,“不用了顾老师,这题我会。”

“会?会怎么空着?”这人,明知故问!“想必茵茵是不会做才空着的,我必须让你彻底学会,才不辜负你父亲的嘱托。”

他一本正经的,但我可没错过微勾的唇下掩盖着的恶趣味。

不知道为什么,顾恒似乎很享受给别人辅导功课,说好的下午两节课,他也不怕拖堂,硬是拖到了吃晚饭。

我寻思着,这也不会给他加工资啊,怎么就自动加上班了呢。

这么卖力,指不定是有什么折磨别人的恶趣味。

我浑身虚脱地走出来,面色恹恹,顾恒却神采奕奕的。

餐桌上,我爸关怀起今天的进度,“顾老师,茵茵没给你添麻烦吧?”“我家茵茵吧,从小被惯得无法无天,没少做调皮捣蛋的事。

她要是故意调皮不学习,你替我狠狠管教她就行!”我嘴角抽搐,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是我爸变狠了,还是我不可爱了?有这么对亲女儿的吗?就离谱。

顾恒优雅地用刀切着肉往嘴里送,声音里透露着愉悦,“您放心,老师,自然是要好好管教学生的。

说到“管教”两个字,还有些加重了语气,颇有些意味深长。

我又一阵没来由地颤抖。

吃完我撒脚丫子就准备上楼,被我爸欢快地叫住:“茵茵啊,趁天还没黑,你带顾老师参观参观。”

“怎么又是我,学了一下午很累哎……”话还没说完,对上顾恒幽深的眸子。

夕阳余晖的映衬下,顾恒的眼睛如同某种光芒奇异的宝石,看得我一时间愣住了,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好吧。”

虽然说完就后悔了,薛茵茵啊薛茵茵,你怎么这么经不起帅哥呢?转了半圈,我带顾恒来到了会客厅背后的一间小厅。

展示柜上东西古色古香,但最显眼的是中间那座巨大的蛇雕。

黑色石头质感,粗犷中流露着久经年月的温润。

巨蟒蜿蜒盘旋,张开足以吞噬一切的巨口,沉默地目视前方。

仿佛隔着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雄伟与庄严。

任何人在这样的巨物前,都会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简直难以想象最开始的雕塑师,是见到了怎样的巨蛇,或是怀着怎样的想象,才雕出这样的物件。

展示柜经过专门设计,中间完整的区域都被留出来盛放这座雕塑。

而背后所有其他玩意儿,都像是这座雕塑的陪衬。

顾恒直勾勾地盯着最中央的那个蛇雕。

夕阳打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光晕像穿透亘古的时光那样悠久落寞,连带着他也带上了某种古物般的沉静感。

“很奇怪对吧,在家里摆放了这么座蛇雕。”

我家摆放了这么座雕塑,任谁来第一次看见都会惊叹,然后是奇怪。

每次我经过这座雕像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毛毛的。

仿佛雕像有了灵魂,正透过石头凝望着你。

但这座雕像刻画的是一条蛇,想到这就有点毛骨悚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