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文集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文集

汾清三杯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芈华赢子婴,由作者“汾清三杯”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主角:芈华赢子婴   更新:2024-06-14 03: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芈华赢子婴的现代都市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文集》,由网络作家“汾清三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芈华赢子婴,由作者“汾清三杯”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文集》精彩片段


“玩耍?”嬴政不露声色,问道:“说的具体点。”

“他在宫内骑马!”胡亥一股脑儿说了出来,想了下,继续道:“肯定是他外大父王翦给的,后宫可以骑马吗?”

“骑马?”嬴政听到这个来了兴致,后宫内自然是不可以骑马的。

连他自己也不骑马,毕竟,这后宫也不大,不需要骑马。

而将士们进这王宫,也是不准骑马的,可子婴在宫内骑马,这确实违反了规定。

嬴政来了点兴致,对着赵高问:“赵高,宫内骑马,当如何刑罚?”

听到父王的话,胡亥内心激动,子婴犯了错,在大秦,犯了错就必须受罚,这是铁律。

他期待地望向赵高,想要从他口中听出具体刑罚,如果是黥面这种重罚就好了。

赵高此刻内心已经把胡亥骂了一遍,大王把这个难题抛给自己,就是想看胡亥告状是不是自己的意思。

可这摆明了不是自己的意思,自己哪里会和子婴过不去,思索了下,他回道:“三岁小儿不懂礼数,警告即可。”

“啊?”胡亥一愣,没想到处罚这么轻,忍不住惊呼。

实际上,这等行为触犯了王室威严,可子婴本身就是王室的人,具体的刑罚可不好定,一切大王说了算。

听了这些,嬴政哈哈大笑:“警告可不行,三岁的小儿在宫内骑马,这种事不允许,走,与我一起去看看。”

说罢,带头走去。

胡亥心中大喜,父王都这般说了,估摸今日饶不了子婴。

不光国夫人去过三次,胡亥自己可去了十次八次,每次去,都看到子婴在自己的院落内,骑着小马流荡。

那小马洁白无瑕,细长的马尾悠然晃荡,可把胡亥馋哭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马匹。

这一次,父王去了,保不准,能把这小马赏赐给告密的自己,想到这里,胡亥顿时美滋滋的。

一众人朝着子婴的院落走去,不一会就到了跟前。

还未进院,就听到了小马的嘶鸣声,和子婴的欢笑声:

“成了!这下都成了!”

“父王,我没说错吧。”胡亥这时候得意地笑着。

嬴政点点头,几岁的孩子容易记仇,他也能理解。

可自己并不是来惩罚子婴的呀,估摸着待会他要失望了。

于是,嬴政大步踏入院内,也没让侍卫通报,进入院内,就看到子婴骑着一匹白马,笑意很浓,一旁一个侍卫拿着一把剑站在一边,

于是朗声道:“到底是什么成了啊?”

经过了一个月的试验,失败了数十次。

子婴终于掌握了马蹄铁和马鞍的制作方法,刚才坐上白马,在院子里骑了一圈,在马鞍上稳妥无比。

这一套发明算是齐全了。

正高兴头上,就见大父带着一帮人过来了。

黑夫吓了一大跳,来这宫内一个月第一次这么近见过大王,立刻跪下。

子婴心中大喜,直接翻身下马,小跑了过来。

这一动作,可把嬴政给吓坏了。

三岁的小孩可以骑马不错,可上马和下马都得别人来扶着。

成年的马匹,成年人上去都有难度,这还得不断的练习才行。

下马也一样。

就算,子婴这一匹是一个小马,可三岁的子婴竟然安然落了下来。

望着冲过来的子婴,嬴政一时间还在思索子婴是怎么下来的,可子婴已经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嬴政带着笑,一个月不见孙子,也是想的紧了,直接把子婴抱进了怀里。

这一幕,可把后面的人羡慕不已。

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吩咐好了,众人吃好干粮在山坡后,等待着运粮队进入埋伏圈。

只要入了峡谷,那就是千骑冲刺的时候,管他什么楚军,直接一波冲锋全部带走。

等了半晌后,斥候再度来报,人快来了。

可离得近了,也看的更清了,押运粮草的楚军,约莫有一万多骑兵。

听到这些,王贲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想到项燕一边打着函谷关,一边还派出一万骑兵来护送粮草队?

既然如此重视,那岂不是说项燕自己的粮草本身也不多了?

“将军,一万骑兵,外加上这些个脚力……我们人数不够啊!”听到斥候的传报,副将担忧道。

此刻,在峡谷的另一边,已经可以看到运粮队的前线队伍,只见‘项’字旗迎风招展。

这不但是一支万人骑兵队伍,还是项燕的亲卫骑兵!

这群骑兵是楚军绝对的精锐!

自己这边只有三千骑,楚军三对一还绰绰有余。

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王贲不出手,那项燕得到粮草后,必然不会太惊慌。

就算拿不下函谷关,也能转头来围攻大梁城。

大梁城的危机,还是无法解除。

仔细观察了下峡谷内的环境,王贲属于偷袭方,此刻清晨还有一丝薄雾,优势在王贲这。

于是王贲转头对着身边的人,问道:“待会冲杀的时候,切记,莫要弱了声势,楚军不会想到在这会有伏兵,必然会乱了阵脚,至于这些个农夫脚力怎会反抗?何况,人多反而可以多捞点军功,有谁怕的现在站出来!”

这些个骑兵都是跟随王贲冲杀多年,既然将军下了令,自然不会退缩。

何况,这种环境的伏击,是最能获得军功的时候,听到王贲的话,一个个眼神都亮了起来。

大秦的锐士,谁不想要军功?

短暂的沉默后,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将军,下令吧,俺还想多捞点军功回去娶媳妇呢!”

人群被这话惹得哄堂大笑,王贲也是跟着笑了,道:“想娶媳妇,那就看你能不能捞到军功了,记住咯,脚力不算军功,待会跟着我冲!”

杀良冒功的事情偶有发生,王贲的队伍军纪严明,断然不会发生这种事,可还是嘱托了一句。

楚军领头的屈将军,却是烦闷不已,这次的押运任务本就轻松无比。

项燕亲率大军围攻函谷关,这是楚国多少年来未有的壮举,可却让自己在这里运什么粮草,若是函谷关破了,自己可是错过了立功的大好时机。

屈家在楚国的地位岌岌可危,现在也就剩下了自己一个支柱。

这般想着,楚军的部队,已经大部分进入了峡谷,山坡的另一边,王贲立刻翻身上马,大声道:“想娶媳妇的,跟我冲!”

说罢,率先冲了出去,副将紧跟而上,其余的将士也冲将而去。

顿时,喊杀声四起。

听着四处传来的喊杀声,屈将军还未反应过来,整个队伍已经乱作一团……

……

战斗只持续了半个时辰,王贲这骑兵的突然袭击,打的楚军措手不及。

狭长的队伍,瞬间被冲散,领头的楚将还想着要收拢队伍来对敌,可这队伍里不止有楚军,还有大批的脚力。

这群人,哪里见过这个仗势,嘴里说着不要杀我,人却四散而逃。

楚军无法形成阵型,很快就被王贲给冲散了。

一碰就碎!

楚军的精锐骑兵,直接四散奔逃。

战斗比想象中的容易,楚军溃逃后,王贲立刻让手下去寻这些个脚力。

十万旦的粮草,没了他们,自己可怎么运往大梁城?

当然,直接烧了也可以,可自己眼下也缺粮啊。

“都别跑了!我们是秦军!自己人!不杀你们的!”在将士们的劝说下,大部分的脚力还是找了回来。

王贲站在高坡上,看着属下们打扫着战场心情畅快,这一下,大梁城的危机解除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一次突袭,没有击杀多少楚军。

没办法,大雾天,人家又是骑兵,第一时间也就几百人被冲下马斩杀了。

没有拿到军功的,自然很是懊恼,可这也没办法,机会摆在面前,你没拿到能怪谁?

场内的楚军尸体,人头都被割了去,这是重要军功凭证,可现场的一幕,让王贲有点疑惑。

只见一部分人,得了好几个军功,身上却只留了一个,把剩余的人头,丢在了一个地方。

这并不是一个两个这般做,而是只要超过一个人头的,都丢在了这里。

王贲很是不解,这可是军功啊!

军功在大秦意味着什么?荣华富贵!后世子孙安定的生活。

可这帮子人,怎么把军功丢在一个地方不要了?

王贲看的清楚,这些个人头,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楚军,并不是那些个脚力。

若是拿平民来冒充,可是要重罚的。

人头越堆越多,不一会,竟然堆成了小山一般。

这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有点吓人,可在秦国的军人眼里,这些都是正儿八经的富贵!

越来越不解,王贲伸手让副将过来。

还在整顿着队伍的副将,得了诏令立刻就赶了过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王贲指着像是一座小山的人头说着。

副将纳闷,回头一看,心里也是一惊,赶忙骑马过去问话。

不多久,副将回来了,脸上却带着玩味的笑意,“将军,喜事啊!”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王贲此刻甚是不解,也不想听副将废话。

“那是他们给小公子留的。”

“什么?”王贲愣了半晌,才搞明白小公子是谁,“给子婴留的?”

副将重重点头,“弟兄们都感激小公子的计谋,救了大家,这些侥幸得了两个军功的,就拿出来一个,要与小公子共享军功。”

副将心里也是感慨,这事情虽然有点匪夷所思,可在王贲军队里,也说的过去。

这帮子弟兄最是重情义,小公子给他们指条明路,还没费什么大力气就得了这些个军功,自然要分出了一部分。

王贲听了,直接怒道:“胡闹,让他们都收了回去。”

子婴可是大王的子孙,公侯伯爵,生下来就是最高等级‘公’,怎么会要这点军功?简直是胡闹!

可副将却是没动,继续说道:“将军,弟兄们也是真心实意,何况,你不也想想,这事传出去,岂不是一段佳话?”

这话王贲听进了心里,昌平君反叛,自己的妹妹和妹夫都受到牵连,被贬去了雍城。

唯独这外甥子婴,留在了咸阳。

此刻,他身边,除了大王外,没有个亲人,谁能帮他?

大王的子嗣,可是有十几个之多,何况子婴还是要小一辈。

想到这里,王贲叹了口气,“这情分,我记下了,替我谢谢弟兄们,这些个‘军功’收好咯,回去就给咸阳发军报!”

听到王贲没有再反对,副将立刻行了一礼道:

“诺!!”

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穿越、历史、历史古代、佚名穿越、历史、历史古代、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汾清三杯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目前已写547077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59章 母亲的唠叨,王绾的询问,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穿越、历史、历史古代、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草率了,重搜了一下。 子婴?和胡亥”的关系有多种说法,具体如下: 1.子婴是胡亥的侄子。这种说法认为,《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提到的“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婴为秦王”,其中的“兄子”指的是兄弟的儿子,即胡亥哥哥的儿子。然而,这一说法存在疑点,因为史书记载秦二世胡亥继位后曾将兄弟姐妹全部杀死,如果子婴真的是秦始皇的儿子或胡亥的兄长,那么他不太可能幸免于难。因此,有人推测这里的“兄子”可能是指远房亲戚或者宗室中的其他成员。1 2 2.另一种说法则认为子婴是秦始皇的弟弟。 《史记·李斯列传》中有记载,“乃召始皇弟,授之玺。子婴即位”。但这种说法也存在问题,因为历史上明确记载的秦始皇的弟弟只有长安君成嬌一人,而且他在后来,叛逃去了赵国。此外,还有观点认为子婴应该是扶苏之子,但同样难以解释《史记·李斯列传》中的相关记载以及年龄上的矛盾之处。1 3 3.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子婴就是胡亥的哥哥。这种说法的依据来自于对《史记·六国年表》中断句的不同理解:“赵高反,二世自杀,高立二世兄子婴。”有人认为应该断为“二世兄,子婴”,也就是说子婴是胡亥的兄长、秦始皇的儿子。不过这种观点也缺乏充分的证据支持。1 综上所述,关于子婴与胡亥之间确切关系的问题至今仍无定论。各种说法都有其合理性和局限性,需要结合更多的历史资料和考古发现来

这本书,就不能带脑子看,知道不,大家来看一个乐呵,还是很不错的

极限降智无脑流,真以为几十万大军的统帅这么好做还三岁

不过剧情有点儿快了,子婴有点太聪慧了

热门章节

第114章 抵达南越都城番禺

第115章 游街散礼,萧何的想法

第116章 南越王姓赵?

第117章 萧何来劝降

第118章 大王,外面全是秦军啊!

作品试读


至于让嬴政自己去请王翦,子婴却是没有想过。

一个帝王的颜面很重要,作为嬴政的长孙,子婴有必要维持。

何况,如果王翦主动一点,想必官途亨通,也会一帆风顺。

这对子婴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毕竟,按照历史的进程,自己虽然当了皇帝,可也是在胡亥杀光了兄弟姐妹,自己是个替补的。

想要纠正历史进程,正常当上这个皇位,还得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

第一件事,就是得让扶苏得到大父的赏识,被立为太子,自己才有机会问鼎皇位。

咸阳城墙上,嬴政望着远去的车队,显得恋恋不舍。

一旁的李斯和赵高陪伴左右,见大王半晌不语,李斯率先开口道:

“大王,小公子已经走远了,有蒙毅跟着,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咱们还是回宫吧。”

还有好几个奏议等着大王签批呢,李斯心里默默想着。

嬴政没有回头,反而问道:“你们二位觉得,这六十万大军的统帅将领应该谁来做?”

两人一人是廷尉,负责兵马的粮草调度,一人是执掌刑罚狱寺,都是实权的人物。

可听到大王的问话,却是沉默不语。

两人不知道大王的意思,不好直接开口推荐,这可是左右国家命运的事,两人可不敢乱说。

“随便说。”仿佛看穿了两人的想法,嬴政继续道:“不过是议论,当不得真,不要有顾虑。”

听到大王这般说,两人互望了一眼,赵高立刻拱手回道:

“大王,臣觉得,这六十万大军的掌控,非一人所能,还得兵分两路。”

“哦?详细说说。”

“是。”赵高听到大王鼓励,清了清嗓子,“我秦国虎将虽多,可几十万兵马调度并非易事,想来也就武安君白起可以堪当此任,可眼下,现任的将军们,无人可以掌控这么多兵马,我建议,继续让李信、蒙恬各领三十万大军,对阵项燕。”

赵高这般说,也是有他的道理。

李信和蒙恬,两人一共二十万大军,就打到了城父,想要拿下寿春,也只是时间问题。

之所以这般会失败,都是昌平君所致,粮草未到,导致军心不稳。

再加上项燕用诈,偷袭了秦军,所以才招致大败。

只要两人继续率军出征,自然是最佳的人选。

如果,这国内还有人可以媲美两位将军,只有王翦和王贲了。

可王翦年迈养病在雍城,王贲驻守大梁城,却都堪堪无法调度。

见赵高说完,嬴政“嗯”了一声,反问李斯道:“李斯,你说说看。”

李斯本身低着头,听赵高说完,自己就不想说了,这等国家大事,说了好的没奖励,说的差了却还有处罚。

可大王都叫自己的名字,李斯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道:

“大王,我秦国虎将如云,单是拿出任何一个都可镇守一方,可各有各的特色,得看使用的时机。”

“继续!”

“是,李信勇猛,善用奇兵,两军对敌,总有出人意料的战法,可心情焦躁没有耐心,沉不住气。”

见大王没说话,李斯继续道:“蒙恬精通骑射,善于领导骑兵进行大规模穿插突袭,可大规模军团对战经验不足。”

“至于王贲则善于打优势战,耐心和李信相同,而蒙武缺少主见不适合当统帅。”

李斯洋洋洒洒,一口气把大秦的几名虎将全部点评了个遍。

一旁的赵高默默地听着,他清楚,李斯是聪明人,既然这般直接点评将领,一定是猜到了大王心中所想。

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饱餐一顿后,子婴一个人躺在床上,天色已黑,大部分人都睡下了。

门外两个侍女坐在长椅上,防止夜间小公子起夜需要服侍。

刚才奶娘非要和小公子一起睡,虽说自己才三岁,可还是习惯了一个人睡。

拗不过自己,奶娘只得去外屋睡着。

忙碌了一天,子婴着实累了,躺上不久后就沉沉地睡去。

梦里,子婴如愿地坐在了那座龙椅上,台下众臣对他参拜行礼,他在台上挥斥方遒。

可转而梦境一晃,整座咸阳城大火连天,浓烟滚滚,四处残破。

无尽的铁骑踏入王宫,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一把大刀砍向了自己的脖子。

“不要!!”子婴在梦中大叫醒来,望着眼前紧张的奶娘和宫女,他才发现自己是做梦。

“我的小公子,你终于醒了,我差点就要去请大王了。”奶娘看到子婴醒了,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如果小公子有个闪失,他们这群奴仆都得陪葬。

子婴小脸煞白,一想到不过是做梦,深呼一口气。

顿了顿,对着奶娘笑了笑,“不打紧,做了个噩梦。”

对于子婴可以如此流畅的交流,奶娘很是惊奇,可毕竟是大王的子孙,只要开了窍,那定然是聪慧无比。

对于小公子这成人般的言语,奶娘也并未疑虑,“来,睡了一觉兴许是饿了,先吃点,说罢又去掀衣服。”

……

饱餐洗漱完毕后,子婴望着奶娘,好奇道:“奶娘,你年纪也不大,为何奶水这般充足?”

子婴估摸这奶娘年纪不足二十,在他那个时代,算得上很小的年纪。

奶娘闻言脸颊一红,好在这小公子年纪幼小,于是笑道:“年纪不大?我都有两个儿子呢!”

她说完伸手比了一比,“比你矮上不少。”

子婴看她描述的高度,这两个儿子竟然还没自己高,恐怕还不到三岁,于是好奇问:“你这两个娃,年纪不大,你在这喂养我,他俩咋办?”

“咋办?有着米粥喝呢,我在这宫内一月可得三百钱,养我那家绰绰有余了。另外,阿母也会帮寻着找些其他乳娘喂养,长得比小公子还壮实呢。”奶娘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房间。

一讲到自己的两个孩子,眯着眼的高兴。

子婴闻言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三百钱是多少,估摸也够一家几口人的吃穿用度。

时候尚早,子婴闲聊着继续问:“那你夫君呢?”

说到自己的夫君,奶娘抿嘴一笑,“这可对亏了夫人,给他也寻了个差事,在兵营里寻了个医师的缺,帮助救治伤员。比起其他人,我们家都很满足,全家平安,吃穿用度不缺,甚好……可惜了,我那妹妹一家……”

说到这里,奶娘停顿了下来,子婴没有追问,在这乱世中,有几个能如奶娘一家一般?

就在这时,一位侍女进屋道:“小公子洗漱好了没?时候不早了,得去给夫人请安了。”

奶娘一惊,看着天色估摸是有些晚了,连忙走近把子婴给抱了起来,“小公子,今日咱们去给国夫人请安。”

以往里,子婴每日要给芈华夫人请安,可现在芈华已经被逐出宫,大王的子嗣,照理得给另一位夫人请安。

国夫人乃当世齐王的妹妹,早年与芈华夫人一同嫁给大王,可惜未有子嗣。

也是在她的帮助下,秦国与齐国结好,互不攻伐,在秦国攻打赵国、燕国、楚国这时间内,齐国一直按兵不动。

日常里,国夫人没有子嗣,可大王还是让其他公子们前去请安,今日子婴还在宫内,自然也要前去。

请安这种事,子婴倒是无所谓,任由奶娘抱着前往国夫人的住处。

好在王宫不算太大,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一处院落。

这院落三进三出,和子婴住的差不多大。

扶苏在这方面,并未对两位夫人有所差别,可大多数情况下,却是留在芈华夫人那里留宿。

现在芈华夫人走了,整个后宫之内,自当是国夫人一人说了算。

等到子婴到了院落门口,外围的院落里,已经有不少的小孩围在一圈玩耍。

这些都是请过安的孩子,趁着这机会,在这疯玩,一旁的侍女们只得候着。

奶娘害怕小公子想玩,于是笑道:“待请了安,便来一同玩耍。”

子婴点点头。

到了里院,奶娘将子婴放了下来,自己没有进去。

一旁的侍女,看着可爱的子婴,想要伸手去抱,可还是止住了。

这可是大王的长孙,一般人可没有资格抱,于是拉着子婴的小手,进了屋内。

到了屋内,子婴看到中央上首坐着一位美妇人,此刻正在闭目养神,显然就是国夫人了。

而一旁站着一位官员,竟然是赵高,自然没想到赵高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子婴进了屋,国夫人低声道:“子婴你来了,来快到我这里来。”

子婴一愣,原本以为要下跪呢,可国夫人却是把他直接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国夫人面露惋惜之色,道:“我那可怜的妹妹,受了昌平君的牵连,才有如此下场,可怜你才三岁,以后你就住我这院里吧。”

听到国夫人的话,赵高一愣,连忙道:“夫人,这……可不是太好,小公子的父母还在呢。”

赵高听出了国夫人的话,这是要把子婴放在自己身边养,可这是长孙啊!

他父母还在呢!

“在哪呢?”国夫人瞪着赵高,继续道:“雍城虽说离咸阳不远,可这三年期限,你让这三岁小娃一人生活?无爹无娘,养出什么病来,你担着?”

赵高一愣,没想到国夫人这般激动,立刻闭嘴不言,他今日来,可不是和国夫人吵架的。

可国夫人想要让小公子寄养在这,属实离谱,如果还是昨日口不能言的子婴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昨日在大殿上,面对百官这小家伙可是面不改色,差点让大王罢免了李斯。

昨日两次子婴说话的契机,赵高自问,这个三岁小儿可不简单。

如果说第一次开口,是人撺掇,这第二次,可没人在身旁。

不理会赵高,国夫人说完,回头望向子婴,带着一丝笑意,对旁边的侍女道:“去,把旁边的偏房收拾好,今天开始,子婴就住这了。”

子婴一愣,稚嫩的小脸一脸委屈,这人可不是自己的至亲,在这深宫院内,谁知道有什么心思。

他略微思索了下,眼睛顺着国夫人的脸庞向下移,片刻后一脸的不乐意道:

“我不要!你又没有奶给我喝!”

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臣,王翦,参见大王!”

“臣,子婴,参见大王!”

子婴虽是大王的长孙,可也是封爵之人,这样参拜也没什么问题。

扶苏看到子婴带着王翦进来,心知这小家伙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心中非常畅快。

可见到自己的孙子和王翦一起跪拜立刻有点不爽,叫自己大王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生疏吗?

和这王翦离的这么近干什么?他是外大父,我才是大父!

于是应声道:“起来吧,子婴,你到大父这来。”

这话宠溺的语气很明显,在场的百官无不羡慕,可人家是正常的爷孙,自己想给大王当孙子,人家也不要啊。

子婴应了一声,小跑着上了台阶,也不见外,直接爬上了扶苏的腿上。

扶苏嘴上带着笑,任由子婴在自己腿上磨蹭,也不催促。

过了半晌,子婴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再动,扶苏用手揽住子婴的后背,笑着望向台下。

“这……大王是不是太宠溺了!”群臣中,有人小声嘀咕。

这不是一个人的看法,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倒是李斯觉得正常,小公子可是解了大王心中的一个大难题,给足了自己面子,撒个娇怎么了?

王翦见大王和子婴这般亲热,心里一阵暖意,看来子婴起码有大王作为后盾,可紧接着也有了一丝醋意。

为何坐在我腿上时,没有这般笑容?

不行,下一次在我腿上也得这般做。

“王翦,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都好了吗?”扶苏率先开口。

这本是客套话,王翦自然也知晓,于是收起了妒忌的心思,正色道:

“谢大王关心,臣的身子已然恢复,得知我大秦交战失利,臣不才请为先锋迎战项燕。”

王翦可以主动请缨,扶苏很是高兴。

“先锋?”扶苏听完哈哈笑了起来,“若你当先锋,岂不是埋没了,你让谁来当统帅?”

这就是明示了,可在场的武将们听完,也没有一个人不满的。

李信、蒙武都对王翦的能力佩服。

“大王说笑了,臣岂能担此重任?可敌得过那项燕,臣还是有信心的。”王翦谦虚道。

“别给我来这花花肠子。”扶苏摆摆手,“这六十万大军,非你不能调用。”

既然大王都这般说了,王翦也不推辞,“谢大王信任,臣定当不负所托,灭了楚国!”

扶苏带着笑,很是满意。

自己的面子有了,王翦也出山帮自己,这一战有得打。

见王翦领了统帅职位,不少大臣立刻上前恭喜,王翦一一回谢。

就在这时,扶苏身边的赵高开口道:“大王,项燕勇猛,为了以防万一,是否可继续使用离间计?”

当初赵国的李牧,也是武安君,在灭赵国时,李牧也让王翦吃了不少苦头,最后是采用了离间计才杀了李牧,灭了赵国。

此刻,赵国这般献计也是有这样的道理。

作为移民过来的新人,赵高和李斯一样,不能从武,只能从文,稍有机会,自然是要把握。

到时候,真的采用灭了楚国,赵高也是功劳一件。

扶苏听罢,立刻摇头,“那负刍篡位称王,得位不正,正是由于这一点,才会只信任项燕,断然不会中了离间计,何况……前有李牧,楚国没那么傻。”

离间计,扶苏不是没想过,可分析了下负刍的情况,这一计谋行不通。

“大王英明,看的够远,臣只是听说屈景昭三家中,屈家备受打压,还以为可以从中谋些个机会。”

扶苏摆摆手,楚国虽然强大,可大秦却是更加强大。


这一道声音传来,顿时让场内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子婴觉得这就是九天玄音,宛如天籁,可对于国夫人而言却是如坠冰窟。

这么多年了,大王哪有白天来找自己的?一年能来自己的院里都屈指可数。

可转念一想,自己惩处个侍女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倒是抱起子婴的侍卫,赶忙放下子婴,跪在了地上。

准备动手的侍卫心中略一思量,县官来了,还理什么现管的事?

赶忙也放下了武器,跪在了地上,得亏大王来的及时,横竖他两边都没得罪。

见着奶娘没什么事,刚恢复行动的子婴顿时小跑着迎向了刚踏入院内的嬴政。

爷孙俩撞了个满怀,子婴直接撞的四仰八叉的。

院内已经响起了,“参见大王”的呼声,可嬴政的目光都在自己孙子这里。

望着仰躺着在地上的子婴,嬴政有点哭笑不得。

一旁的蒙毅眼疾手快,将摔倒的子婴扶了起来,也顾不得子婴脸庞上的泪痕和鼻涕,用自己的袖口顺手就擦了擦。

这时候的嬴政,才发现自己的长孙这般模样,只当是小孩玩耍在这哭闹,问道:“怎么回事?”

看着威严的大父,刚才的无助感消失无踪,子婴泪水又流了下来,道:“大父救我!有人要杀我!”

嬴政闻言一愣,三岁孩童的言语虽当不得真,可子婴这一脸的苦相,多少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目光扫视着场内,等见到躺在血泊中的两名侍女,竟然这般惩戒,估摸事情不简单。

好在子婴身上,并未有什么伤痕,于是放下了心来。

沉声道:“赵高,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赵高心里暗暗叫苦,这又不是自己的地界,国夫人还在一旁呢。

可大王竟然让自己来回答,自己怎么说?

说是国夫人在惩戒奴仆而已,可为何惹得小公子一脸的可怜相?

还是说,是国夫人非要杖毙子婴的奶娘,才惹得小公子这般?

赵高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说话,国夫人的声音响起:“大王,是臣妾的错,臣妾惩处几名侍女,或许是惊吓了小公子。”

嬴政内心半信半疑,倒在血泊里的侍女估摸是活不成了,这可不是简单的惩处而已。

他望向子婴,问道:“是这样吗?”

大王这一问,立刻让国夫人浑身不安,这子婴以往没开口说话,看着有点痴傻笨拙,可没成想,一开口说话后,竟然这般聪慧。

就凭着刚才说的,有人杀他,已经把这件事上升到一个层次了。

而大王明摆着,是要护着自己的长孙。

自己此刻还跪着呢,大王也没让自己起来。

可见大王此刻,心中有多不满。

如果这子婴张口胡乱攀咬,自己该如何解释?

听到大王的问话,子婴刚想撒出心中的怒意,直指国夫人草菅人命。

可转念一想,这里是秦国啊,自己身为大王长孙,长在这王宫深院处,本就是处处危机。

就算自己胡乱攀咬,想必大父也会查清事由,才会处罚国夫人。

可处死了两个奴仆而已,对于国夫人来说,能有多大罪?

想到了这里,子婴收住了哭声,决定苟住为上,于是开口道:“大父,刚才……我是吓着了,我就是与胡亥嬉戏打闹,他们就要打死我的奶娘!大父,你可要救孩儿啊,孩儿不能没有奶娘啊!”

子婴说完又靠近了嬴政,伸手捏住了衣角,仿佛吓坏了一般。

听到子婴的话,国夫人顿时松了口气,子婴不过是个三岁孩子,一切都是被吓住了,想要自保也是正常。

这话说的流畅,哪里像是痴傻笨拙?

好在,这小子才三岁啊,想到这里,国夫人也就释然了,小孩子嘛,哄哄就好。

反正以后每日都来请安,自己用点个吃食哄着,早晚和自己亲。

反正其父母,在外三年,只要这三年内,我与他打好关系,以后必然能记得这番恩情。

国夫人想到这里,心中悸动不已,这深宫内,必须得有自己的依仗,齐国的王兄可不能保着自己一辈子。

见子婴这番模样,嬴政有点心疼,也没问国夫人,继续问赵高道:“是这样吗?”

赵高连忙点头,“回大王,却是如小公子所言,只是打闹时,胡亥受了伤,故夫人才责罚了几名侍女。”

侍女指的自然是被打死的两位,赵高简单用‘责罚’来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嬴政闻言,心中大致知晓了经过,也不多言语,对着众人说:“都起来吧。”

听到大父的话,子婴知道今天这关是闯过去了,连忙松开手过去搀扶自己的奶娘。

可奶娘哪敢在大王面前,让小公子搀扶,连忙低着头爬了起来。

子婴见奶娘没了事,转身继续对嬴政道:“大父,刚才这个人把我拖走了……”

小手指着其中的一名侍卫,那人闻言立刻跪在地上,刚才任凭子婴如何呼喊,他都不为所动,原本以为事情就过去了,没想到小公子这时候还记着仇呢。

可你记仇也得找下命令的人呐,侍卫只得在内心悲叹,到了嘴边却说:“大王赎罪,大王赎罪!”

他也不辩驳,“砰砰”地在地上磕着头。

嬴政摆摆手,“行了,冲撞了小公子,拖出去杖责二十吧。”

侍卫如蒙大赦,赶忙领罪,与另一位侍卫出了院门接受惩处。

杖责二十,看似很重,没有三个月下不了床,可相比于被杖毙的侍女,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

见事情解决,嬴政对着子婴的奶娘道:“把小公子带回去吧,以后早上请安的事就免了。”

奶娘闻言,叩谢后,抱着子婴就出了院门。

送走了子婴,嬴政便朝着院内走去,国夫人立刻迎了上去。

饶是胡亥满脸是血,被咬伤的手举过头顶,嬴政只是望了一眼,道:“快下去,让人给你包扎下。”

蒙毅心里忍不住啧了咂嘴,这深邃的咬痕,可不像子婴说的嬉戏打闹,至于谁咬的,自然不需要猜。

胡亥站在原地,有苦说不出,自己的两名侍女被母亲大人给打死了,谁还能来为自己包扎?

……

嬴政一路进了内院,国夫人赶忙让侍女煮茶伺候着。

等到嬴政落座,国夫人笑盈盈地凑近,捏着肩膀道:“大王许久不来了。”

“嗯……”嬴政应了一声,继续道:“赵高和你说了吧。”

“自然,臣妾今日便给王兄写信,催促那青铜物资,早日运来。”

嬴政点点头,“也不能让你王兄吃了亏,该有的钱帛一个也不会少。”

两国交易,可不是空口白话,齐国这些年靠着倒卖物资,从秦国这赚取了不少钱帛。

国夫人没有接话,却是道:“臣妾给大王舞上一段,许久不见,也是练了些新花样。”

嬴政伸手把国夫人揽进怀里,深深地盯着她,这目光让国夫人仿佛梦回十几年前的成亲之日,竟有点娇羞般地转过头去。

耳畔传来嬴政不急不缓的声音,“我那孙子子婴,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