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配剧本不好演

女配剧本不好演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敏锐察觉到别人给钱的字眼,问:「别人为什么要给你钱?」顾青鲤闻言冷哼一声:「我在天池的时候,和几条小鱼儿,被几个和尚抓去,放他们庙里,大家路过拜拜我,就会给我灵石。后来我修炼成人形,就跑了。」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甚至有些心疼那庙里的和尚。

主角:穆云生薛灵芸   更新:2022-09-11 1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云生薛灵芸的其他类型小说《女配剧本不好演》,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敏锐察觉到别人给钱的字眼,问:「别人为什么要给你钱?」顾青鲤闻言冷哼一声:「我在天池的时候,和几条小鱼儿,被几个和尚抓去,放他们庙里,大家路过拜拜我,就会给我灵石。后来我修炼成人形,就跑了。」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甚至有些心疼那庙里的和尚。

《女配剧本不好演》精彩片段

顾青鲤化成人躺在床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他浑身烫得厉害。

我往他体内输送灵力,也无济于事。

他满脸苍白,额头上冒出冷汗,又被体温蒸发,整个人都仿佛在烟里。

我一面拿着帕子擦他脸上的汗,一边小声叫着他的名字。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我找来魔渊内所有仙医来看,也看不出什么。

顾青鲤疼得整个人都苍白下来,喉咙发出呜咽声,他一遍一遍轻声喊着我的名字,死死抓住我的手。

直到听见我的回应,才眉眼舒展开来。

我脑子里一遍一遍想起当日的事情,那条冲向火里无所畏惧的小鱼儿。

他这样怕疼,也这样怕变成小鱼干,蓦地,我心里忽然难受极了。

自望月宗被灭门后,一直以来都是我努力做好某件事,才换来旁人对我的另眼相待。

已经许久没人对我这样好过。

我甚至都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也没问过他,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他浑身烫得厉害,我只能带他去魔渊深处。

此处魔兽横行,稍有不慎就容易丢掉性命,可我已然顾不得那么多。

我只知道,我不想他死,也见不得他难受。

顾青鲤泡在水里,此处寒潭的水冰冷刺骨,他微微睁眼,看着我,朝我伸手,迷迷糊糊,委屈喊了一声:「小月亮。」

我过去牵着他的手,只当他又娇气了。

他的手用力,然后揽住我的腰,将我带下了水,大半个身子压在我的身上,然后口齿不清地喊着热。

我微微挣扎了下,他用力抱住,脸和我的脸贴得极近,表情委屈又可怜,嗓音有些喑哑。

「小月亮,难受。」

我心一软,任由他动作,他像个蒸笼一般,周边的水温愈发地热。

然后小狗似的凑在我的面前,唇瓣贴上我的唇瓣,手胡乱摸索。

「热……小月亮,我难受……」

我忍不住皱眉,然后伸手摁住他的下巴,他迷迷瞪瞪看着我,委屈巴巴喊了声小月亮。

「哼。」我只冷哼一声,然后翻身上了岸。

约摸三天后,他总算好了起来,体温也降了下来,神智开始逐渐清明,整个人变得愈发好看起来,眉间一点红痣透着妖娆。

我看迷了眼,顾青鲤忽地凑近我,唇瓣依旧有些苍白,开口便是委屈巴巴的调子。

「小月亮,这几天我可难受了。」

我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他眼睛一弯。

「顾青鲤,你冲过去,不怕死吗?」

「怕啊!」他诚实地点点头,「别人拜拜我,给我钱,便是因为觉得我运气好,我运气这么好了,总不能这样就死了吧。」

我敏锐察觉到别人给钱的字眼,问:「别人为什么要给你钱?」

顾青鲤闻言冷哼一声:「我在天池的时候,和几条小鱼儿,被几个和尚抓去,放他们庙里,大家路过拜拜我,就会给我灵石。后来我修炼成人形,就跑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甚至有些心疼那庙里的和尚。

顾青鲤看着我,有些开心:「不过我自己也喜欢灵石,亮闪闪,可漂亮。」



留影石上一遍遍重复着那日在魔渊的画面。

我拿剑对着薛灵芸,然后她便掉了下去,画面停在了我准备去救人,却又收回手的那幕。

逍遥峰上下都来了,三位尊上为首的便是穆云生。

他们数落着我的罪行,伤害同门,打伤数百位仙友。

「弟子穆沉栩,证据确凿,你可知罪。」

人群躁动,我跪在比试台上,背脊挺得笔直。

「弟子不知,那日的事情,她或许比我清楚。」

我看向毁了半边脸的薛灵芸,开口问道:「那日你如何会在那里。」

她瑟缩两下,忽而站了出来:「师父离飞升不过一步之遥,我偶然得知魔渊有灵珠现世,或许对师父有用,便想着给师父取来。」她眼睛一红,「师姐,我并未得罪于你,为何你要将我害得这般模样。」

众人眼里划过一丝疼惜,穆云生站在我面前。

我不知应该如何辩解,忍不住将目光落在穆云生身上,而台下人议论纷纷。

「师父……」我张嘴,小声喊道。

「弑神鞭五十,逐出师门。」穆云生眉眼无波无澜,依旧是那悲天悯人的模样。

「阿栩……」他愣了愣,似乎是觉得这个称呼过于亲密,而后道,「日后我便不再是你的师父了。」

话音一落,忽地,有位女弟子,落下泪来,她声音在满是风声的地方显得格外清晰。

「要是灵芸师姐,没有来凌霄峰就好了。」

众人沉默两秒,却没有说什么。

「不是我。」我看着穆云生道,「师父教过我,修道之人,不可有恶心,需行侠仗义,我不曾杀过无辜之人。」

他没说话,我又看向薛灵芸,又继续问:「那你是如何回来的,你身上那个声音又是谁的?」

薛灵芸瞳孔睁大,而后又恢复如常:「那日山洞崩塌,山火蔓延,若非有师父给的分身符,师父分身救我一命,或许我会如师姐所想,死在那里吧。」

她说这话时轻轻的,强忍眼里的泪水,烧毁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

「只是……可惜了师父的分身符。」众人的愧疚与心疼在那一刹那到达了高潮,她看向满面愧疚的众人,「至于声音,我不知道师姐你在说什么。」

「如今我一身根骨尽毁,修为全无,脸也治不好了,师姐不用担心,我不会和你争了。师姐也莫要问我了,你们每说一下当日之事,便是在我心口剜肉。」她垂下眼睛,安安静静不再讲话。

沈渊忽地站出来,他眼里没有温度,仿佛我不过是个陌生人一般,他道:「你说你没做,可你明明有机会救她,为何不救,你为何收回了手?」

我跪在地上,捆仙锁叫我不得动弹,我想起顾青鲤,犹豫了一下,只道:「我有更重要的人要救。」

薛灵芸抬眼,似不可置信一般,尖声开口:「当时洞内,除你我二人之外,并无他人。」


我去各个山脉的秘境历练,打魔兽拿走了秘境里的宝贝,然后挑些不错的转手送给了顾青鲤。

顾青鲤很有挣钱的头脑,开了个拍卖行。

一时间,我变成了修真界里的女魔头,只要有我在的地方,秘境里的东西都不会有旁人的份。

可他们打不过我,于是怕我,只能半夜躲墙角对我扎小人,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

望月宗势力越发地大了,我逐渐在各地开了分宗,隐隐约约有超过凌霄峰的趋势。

而修真界各宗门竟然也逐渐认可了这种几近掠夺资源的方式。

他们都开始恭恭敬敬叫我「沉栩仙尊」。

他们不再记得那个与师门决裂的逆徒,只记得望月宗和沉栩师尊。

薛灵芸自出山门后,便投奔了魔教,她放出了封印在底下的魔王。

闻言我只觉得奇怪,她走上了那条,后来我走的路。

我甚至想,若不是顾青鲤那日,证明了我的清白,今日放出大魔王的人,或许就是我。

各派联合起来商讨对策时,我没有去。

仙魔大战那日,我才领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过来。

有凌霄峰弟子认出我来,小声喊了句师姐。

话还没说完,便被望月宗弟子怼了回去:「这是我们宗主,别乱攀关系。」

两个宗门素来不对付,这几年因为谁是第一宗门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一方认为实力为尊,另一方认为底蕴更为重要。

凌霄峰弟子不弱,可在强敌面前,又显得微不足道。

望月宗弟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与他们之间的恩怨。

然后又挑衅笑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若不是宗主带你们有经验,我们也不会进步这么快。」

我在高处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时至今日,我才知我原来也没那么大度,我也会希望别人因为失去我而伤心后悔。

我转头看向身边的人:「要是你有我这种师姐,你会珍惜吗?」

「是你,我就会珍惜。」顾青鲤说得认真,他听着他们的对话,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气,他从来不会遮掩自己的情绪。

他弯了弯眼睛:「小月亮,我只希望你可以开心。」

两方交战时,我遇见了一个和魔障缠斗在一起的弟子,那个弟子我认识,只是不记得名字了。

眼见他要被魔障吞没,他朝我伸手,说:「师姐,救我。」

我看着他,开口道:「我会救无力的百姓,却不会救无能的修士。」

可我还是救了他。

顾青鲤说因为我是个好人,可我明明不是,我只是想让他后悔。

让他后悔没有听我的话,好好修炼,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无能为力。

可我也知道,如我一样有天赋的人极少。



若我能活着出去……我心下叹了一口气,忽然涌起一丝不舍。

如今我百口莫辩,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弑神鞭五十下,便是神仙也扛不住。

「你可认罪。」穆云生问道。

我摇头:「师父,我没错……」

沈渊忽地冲上来,揪住我的衣领,我看着他的眉眼,觉得陌生又熟悉。

他道:「穆沉栩,你可认罪。」

他眼睛有些红,又小声道:「阿栩,认罪吧,认罪吧。」

我摇头,有些固执:「今日就算挨了这鞭子,被逐出师门,可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便不会认。

「若我挨了这鞭子,是不是就能证明,不是我做的……」

第一鞭下来的时候,我没想过会这样疼,只抑制不住地发出痛呼。

身上的灵力像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一样,不断外泄。

沈渊问我:「阿栩,你可知罪。」

我耳朵一片嗡鸣,只看见他的嘴张张合合,却还是固执地摇头。

我只知,我不能认罪。

第二鞭下来的时候,我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冷汗模糊了我的视线。

沈渊忽地挡在我的身前,他语气依然冷漠,握着我的手腕,尖声质问:「穆沉栩,认罪。」

我微微睁眼,朝他笑了一笑,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我这个样子,一定难看极了。

我很疼,可我不能认罪,我想若我熬过了这五十鞭,是不是就能证明我的清白。

我脑子混混沌沌,沈渊的声音太小,我已然听不清了,只隐隐约约听见几个字眼。

「认罪……和尊上求情……」

最后便只剩下他小声地哀求:「认罪吧,阿栩,先活着……」

我摇头:「沈渊,不能认罪,不是我。」

沈渊轻轻哀求:「阿栩,求你了……」

第三鞭下来时,我连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嗓子已然哑了,只听见耳畔的风声,还有众人的啜泣。

我微微睁眼,看见哭泣的弟子们。

他们哭了,因为我。

第四鞭落下的时候,我感觉体内金丹已然支撑不住,浑身要爆炸一般,像是被人捏碎了骨头又重新接好,然后与体内金丹相互制衡。

底下弟子陆陆续续跪了一大片,替我求饶。

我无暇顾及众人的反应,只是忽地浑身力气被抽空,然后我眼泪忽地落下。

我的金丹裂了,从我体内消失不见了,我数年来的努力全部毁于一旦,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污蔑。

「天之骄子落得这般田地,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薛灵芸的声音响起,我微微睁眼,朝她看去,只见她微微弯了弯眼睛。

「我最喜欢看,气运之子,苟延残喘的样子了,主角呀,也不过如此。」她眼睛弯弯,「我见过太多,和你一样的气运之子,不过他们最后下场也如你一般。」

旁人听不见她的声音,唯有我,看见她恶意的眉眼与笑。

她道:「你去死吧,你若死了,我才能心想事成。」

第五鞭落下,我两耳失聪,疼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第六鞭,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流失。

就这样死,还挺不甘心。

忽地,青衣少年自远处而来,他穿过人群,挡在我的面前,他第一次御剑,姿态慌张又狼狈,我微微睁眼,看见了他眼里红红。

「你怎么不走。」我小声问道。

顾青鲤抱着我,缓慢摇头,轻声道:「你还在这。」

顾青鲤道:「小月亮,我都说了,我会保护你。」

我心里蓦然一酸,场面忽然安静下来。

穆云生问:「你是何人。」

顾青鲤没有理他,抱着我,眼泪落在我的脸上。

「疼不疼。」他小声问,我朝他摇摇头,不疼。

「小月亮,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说我是最英俊的小鱼儿。」

我点点头,却没有力气回应,我其实不记得了,但是我想说,你现在也是最英俊的小鱼儿。

他张嘴笑了,一直念:「那就好,那就行。」

他小心翼翼吻上我的唇瓣,嘴里的灵珠慢慢渡进了我的嘴里。

我眼睛一睁,下意识想推开他,只是我的力气太小了,太小了……

我眼泪落下,他怎么,那样不聪明。

他朝我笑了,小声在我耳边道:「小月亮,你一点都不招人讨厌,因为我最喜欢你,天底下最幸运的小鱼儿,最喜欢你。」

他抱着我,脸上的颜色渐渐褪去,苍白无力的手指轻轻抚开我脸上的发丝。

「活着就好了……」

他将我放平,然后跪在了穆云生的面前,认认真真磕了几个头。

「云生尊上,那日我也在洞内,我那日受伤,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顾青鲤的背脊挺拔,「不过小月亮,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只是嘴上说说,你们也不信。」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似是下定了决心。

「搜魂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