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卓闻佳周哲梵小说

卓闻佳周哲梵小说

卓闻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第一晚?”“我…”卓闻佳双手抵在周哲梵的胸膛,推了推他,“我去洗澡。”周哲梵稍稍勾了下唇角,没有为难她,从善如流的从她身上下来。身上的重量消失,像逃一样,卓闻佳立刻裹着被子下床。

主角:卓闻佳周哲梵   更新:2022-09-11 09: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卓闻佳周哲梵的其他类型小说《卓闻佳周哲梵小说》,由网络作家“卓闻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晚?”“我…”卓闻佳双手抵在周哲梵的胸膛,推了推他,“我去洗澡。”周哲梵稍稍勾了下唇角,没有为难她,从善如流的从她身上下来。身上的重量消失,像逃一样,卓闻佳立刻裹着被子下床。

《卓闻佳周哲梵小说》精彩片段

“妈,妈!”

卓闻佳追着沈慕慈跑下楼,看到她已经往小区外冲去,她又奋力追了过去。

追到小区门口,卓闻佳脚下的高跟鞋忽然一崴,她“啊”的一声惊呼,直接摔倒在地。

痛,好痛!

但她顾不得。

她马上爬起来要继续去追沈慕慈。

“滴——”

但在她还没有爬起来的时候,抬头间却一眼看到了沈慕慈呆愣愣地站在大马路中间的位置,一辆货车正朝她疾驰而来。

“妈——”

卓闻佳无比惊恐地大叫,爬起来要扑过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像一道闪电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她的身边闪过。

就在货车朝沈慕慈撞上去的前一秒,那身影扑向沈慕慈……

“妈!”

卓闻佳心脏猛地一跳,下一秒,什么也顾不得,冲过去。

周哲梵带着沈慕慈,滚向路边,后面的车看到情况,纷纷刹车。

“妈,周学长……”卓闻佳冲过去,跪到地上,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声音都是颤抖的。

周哲梵掀眸,看卓闻佳一眼,松开了沈慕慈。

卓闻佳立刻去扶起她。

沈慕慈看了看眼前的卓闻佳,又看了看四周,困惑道,“我……我怎么在这里?”

“妈。”看着安然无恙且清醒过来的母亲,卓闻佳喜极而泣,扑过去抱住了她。

“这里很危险,先回小区。”周哲梵站了起来,看着相拥的母女,温声说着,伸手去扶卓闻佳和沈慕慈。

卓闻佳点头,赶紧一起扶着沈慕慈站了起来,回小区。

进了小区,来到车前,周哲梵替她们母女俩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卓闻佳不再拒绝,扶着母亲上了车。

“卓闻佳,他是谁,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等车子开出小区后,沈慕慈打量了周哲梵好一会儿,开口问卓闻佳。

哪怕是清醒了,沈慕慈对卓闻佳这个女儿,也只有恨。

“妈,他……”

“阿姨,我是闻佳的朋友。”

“朋友?!”沈慕慈一声冷哼,“我看不止是朋友这么简单吧,你小心被她害死。”

看着眼前的母亲,卓闻佳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却听到前面的周哲梵笑了笑道,“阿姨,不会,闻佳很乖,不会惹麻烦。”

“哼!她是不会惹麻烦,只会突然害死你。”沈慕慈不拿正眼瞧卓闻佳,满脸不屑道,“你们要送我去哪?我可不回原来的疗养院,那个鬼地方,连着护工都想欺负我。”

看着母亲,卓闻佳正想开口问疗养院里边的情况,却听到周哲梵又道,“好,阿姨,我们不回原来的疗养院,去个新的地方,您一定满意。”

“哼!那可不一定。”沈慕慈鼻孔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地撇开了头。

卓闻佳原本想说什么,但最终又沉默了。

原来的疗养院,肯定是不能住了。

但沈慕慈精神有问题,时不时就变得不正常,每天需要吃药治疗,肯定也是不能把她带回家里的。

当然,卓闻佳现在的家,其实只是她租的一房一厅。

周哲梵这个时候愿意帮她,介绍一家新的疗养院,卓闻佳感激不尽。

……

一路沉默,大概一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了位于东郊半山腰上的一家疗养院。

车子在山脚下的时候,卓闻佳就看到了,疗养院的名字叫香安疗养院。

这是一家富人疗养院,环境医疗设施还有服务,都是整个北宁最好的。

卓闻佳以前就了解过这家疗养院,但是她付不起每个月至少五万的疗养费用,只能作罢。

“有这么好的疗养院,卓闻佳,你以前为什么不让我住这里?”沈慕慈将疗养院打量了一圈,下车前,瞪着卓闻佳非常不满地抱怨。

看着母亲,卓闻佳张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前面的周哲梵打了一个电话,几秒之后挂断,然后下车,为沈慕慈拉开了车门。

“阿姨,从今晚开始,您就住在这里,会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照顾你。”

“哲梵。”

周哲梵话音落下的时候,不远处,一道欣喜的女声传来。

卓闻佳寻声望去,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扎着一个高马尾的清爽的女孩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玥玥。”周哲梵看向女孩,唇角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被称作玥玥的女孩过来,拉住周哲梵的手,撅起嘴撒娇,“你什么时候回国的?都不告诉我一声。”

“你干什么的,拉着我女儿男朋友的手干什么?”忽然,沈慕慈呵斥。

女孩一怔,抬头看了一眼沈慕慈,又看向卓闻佳,困惑道,“你女朋友?”

“不是,普通朋友而已。”周哲梵仍旧笑意温雅,介绍道,“阿姨,闻佳,这是夏玥,这里的医生,以后阿姨在这里的一切,就由夏玥负责。”

“你好,夏医生。”礼貌地,卓闻佳跟夏玥打招呼。

夏玥点头,吩咐身边的一个护士道,“你先带着病人和家属去病房吧,我等下过去。”

说完,她又对周哲梵笑眯眯道,“哲梵,走,去我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说。”

周哲梵看卓闻佳一眼,并没有拒绝夏玥,被她拉着直接走了。

“我就说嘛,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卓闻佳,你这辈子就该孤独终老。”刚刚还维护卓闻佳,可一转眼,沈慕慈又开始对她冷嘲热讽。

卓闻佳习经为常,不说话。

……

沈慕慈对新的病房新的环境很满意,等在病房安顿好后,夏玥过来,了解沈慕慈的情况。

折腾了大半天,沈慕慈是累极了,夏玥还没问完,她就睡着了。

卓闻佳跟夏玥说了沈慕慈的所有情况,周哲梵一直在病房外听着,没进去。

“谢谢夏医生,以后我母亲就拜托你了,我现在去交费。”

等所有情况都说清楚后,卓闻佳对着夏玥深深一鞠躬,转身要出去。

“欸!”赶紧地,夏玥将笔插进口袋叫住她。

卓闻佳回头,看向夏玥。

“不用了,哲梵已经替你交了,50万,你把钱转给他吧。”

——50万!

卓闻佳霎时微微瞪大了眼。

“好,我知道了,谢谢夏医生。”反应过来,卓闻佳立刻低下了头。

“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夏玥交病历本交给一旁的护士,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如果要来看你母亲的话,至少提前一天打电话过来预约。”

“好,我明白。”卓闻佳点头,再次道谢。

夏玥掀起眼皮子看她一眼,抬腿出去。

“你答应的,周末请我吃饭。”

卓闻佳正要去替沈慕慈捏被角,就听到病房外,夏玥娇软的声音传来。

“好。”

“我要去你家里吃。”

门外男人一声低笑,“好,听你的。”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从疗养院出来,卓闻佳看着认真开车的周哲梵,由衷道谢。

今天如果不是周哲梵,她可能连母亲也没了。

当时货车冲过来,他义无反顾地扑向她母亲的画面,卓闻佳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周哲梵点点头,“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好。”卓闻佳答应一个字,不再说话。

周哲梵找了路边的一家烧烤大排挡,烟熏火燎的环境,跟他身上的衬衫西裤,格格不入。

不过,他自己丝毫不觉得,找了位置坐下来后,熟稔地点了一大堆东西。

点完东西,他又拿了一次性的水杯,倒上一杯开水,白皙又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一用力,两双一次性的筷子被掰开,然后泡进开水里。

“我暂时没有50万,可不可以先转你20万,剩下的分期,你可以算利息。”

卓闻佳盯着他的手指开口。

不知道是不愿意,还是不敢,她一直没有抬头看过他的眼睛。

周哲梵又拿了水杯倒水,动作不紧不紧,大气优雅。

水倒好了,他放到卓闻佳的面前,忽然勾了勾唇道,“闻佳,其实你不一定要真的还钱给我。”

卓闻佳一怔,蓦地抬头看向他。

他的双眼漆黑,幽深,流光溢彩,随时将人吸引。

“我们可以做交易。”盯着卓闻佳,周哲梵嘴角的笑意加深。

迎着他的目光,不过短短几秒,卓闻佳便心跳如擂鼓,“比方说……”

周哲梵笑,放下手里的茶壶,双手撑在桌上,五指在胸前交叠在一起,做起伏的动作。

看着男人的动作,卓闻佳一张白净的小脸“唰”的一下,红了个透彻。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立刻就懂了。

但男人偏偏却还要一副极其优雅的模样道,“比方说,肉偿。”

卓闻佳呼吸一窒,霎那撇开头去。

周哲梵看着她,勾唇笑着没再说什么。

很快,他们点的东西被送了过来,周哲梵夹了一碗炒米粉放到卓闻佳的面前,“将就吃点。”

卓闻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接过周哲梵手里的筷子,“好,谢谢。”

……

周哲梵吃东西比较快,而且很优雅,但要是吃饱了,他就绝对不会再动一下筷子。

卓闻佳此时满脑子都是周哲梵说的“肉偿”,一直埋着脑袋往嘴里塞东西,完全的食不知味。

不知不觉,一桌子东西被她扫光。

当最后一串烤羊肉下肚后,她又要去拿,才发现,桌子上已经没有可吃的东西了。

“如果没饱,我再点些。”

“啊!”

卓闻佳猛然抬起头来,目光毫无预警地跌进周哲梵那双流光璀璨的黑眸里时,霎那窘迫到不行。

周哲梵定定地瞧着她,勾唇,去拿菜单,“饭量还挺大的,再点些什么?”

卓闻佳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赶紧摇头道,“不用,我饱了。”

“嗯。”周哲梵从善如流地放下菜单,“太晚了,确实不适合吃太饱。”

说着,他站起来去买单。

卓闻佳赶紧跟过去,在周哲梵之前,掏出手机来买单。

不为别的,她只想谢谢周哲梵。

周哲梵没跟她抢,由她买了。

“送你回去?”等两个人上了车,周哲梵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卓闻佳。

车厢内,昏暗的光线下,卓闻佳看着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鼓起最大的勇气,开口道,“是去你家,还是我那?”

“什么?”周哲梵将车开出去,侧头看她一眼问道。

“肉偿。”

看着他,卓闻佳的一颗心,“怦”“怦”不停地狂跳,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胸口里蹦出来。

周哲梵像是没听到,又像是在思考,认真地开着车,一直没有回答卓闻佳的问题。

卓闻佳一直静静地看着他,等着,彻底摆出了破罐子破摔的姿态。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就在卓闻佳以为他改变了主意,不会回答她的话时,他却忽然将车开进了一处光线昏暗的绿化丛里,停了下来。

“我现在想在这里,你可以吗?”

看向卓闻佳,说着,周哲梵已经解开了安全带,俯身过去,右手撑在了她的身侧。

昏暗的光线下,看着忽然压了过来,近在咫尺,与自己呼吸纠缠的男人,卓闻佳只觉得自己的一张脸像是在被炎烧般的烫,心脏更是随时可能破膛而出。

“在这里,车上吗?”

虽然懂了,但卓星觅还是忍不住,脱口问道。

忽然就想到了屉子里的冈本。

这辆车里,应该留下了很多女人的体味。

“对。”周哲梵忽然低头吻上卓闻佳的唇,低低模糊道,“试一试,你会喜欢的……”

看着眼前那张忽然放大的英俊面庞,卓闻佳的大脑,“轰”的一下,瞬间炸了,白茫茫一片。

在周哲梵强势撬开她的赤贝时,鬼使神差地,她闭上双眼,回应他。

周哲梵满意地勾唇,随即放倒了卓闻佳的座椅……



卓闻佳几乎一夜未眠。

昨晚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洗澡的时候,她发现腿根有点红肿,当时没管。

早上起来,发现走路稍微一摩擦就痛。

她找了药膏抹上,洗漱完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脖子上深深浅浅,好几处痕迹。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昨天晚上,和周哲梵在车厢里疯狂纠缠的画面。

周哲梵的技术很好,也挺温柔的。

到后来,已经分不清是他主动,还是她更想要。

“叮——”

忽然,手机一声轻响,将她飘飞的思绪拉回。

卓闻佳拿过手机一看,是Jerry发过来的微信消息,问她事情有没有处理好,上午需不需要请假。

【谢谢,已经处理好了,我会早点到公司。】

回复了Jerry的消息,卓闻佳翻出一件立领的衬衫来,赶紧换了衣服,去上班。

昨天的新产品研讨会没有开完,今天上午9点继续。

不过,卓闻佳没有在会议上再看到周哲梵。

“Ted今天怎么不来参加会议?”卓闻佳不敢问,Jerry倒是跟身边的研发工程师随口聊了起来。

“他在跟总部那边开会,没空。”

卓闻佳坐在一旁认真地记录着会议内容,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但莫名地,她的心情就好了不少。

会议持续了将近一个半钟,从会议室出来,刘语菲忽然叫住了卓闻佳。

“我过去一下。”跟Jerry打了招呼,得到他的同意,卓闻佳才朝刘语菲的位置走去。

“来,拿下去。”

卓闻佳一过去,刘语菲就将一个装的满满的大袋子塞进她的手里。

卓闻佳低头看了看,瞬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里面全是她喜欢吃的各种零食,还有水果。

“快点走,别打扰我干活。”见卓闻佳站在面前,盯着自己不说话,刘语菲推她。

“Annie,你朋友吗?介绍一下。”这时,一个年轻的男工程走了过来,笑眯眯地问刘语菲。

“对呀,我朋友。”刘语菲皱眉,“运营部新来的Katherine,Su,人事部早就出了通知的呀。”

“呵!Katherine,你好,我是研发部的Jack,Zhong,请问你有男朋友吗?”Jack自我介绍完之后,凑近卓闻佳压低声音道,“我们经理看上你了,问你要不要当他的女朋友。”

看着眼前的Jack,Zhong,卓闻佳嘴角扯了一下,瞬间尴尬的无言以对。

“那是我们经理,Brain,Luo,要不要考虑一下?”不等卓闻佳说话,Jack就又笑眯眯地朝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指了指。

卓闻佳顺着Jack指的方向看去,一眼,就对上了一双熟悉的深邃又温雅的黑眸。

是周哲梵,此刻Brain就站在周哲梵的身边。

霎那,她呼吸一窒,赶紧收回视线。

“怎么样,我们经理不错吧。” Jack自我感觉良好,“他一眼就看上你了。”

“Jack,你们有毛病吧,Brain喜欢Katherine,他自己不知道追嘛,你跑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意思,瞧不起谁呀?”

看出卓闻佳的尴尬与窘迫,刘语菲立刻怼人。

“不好意思,我暂时不想谈恋爱,替我谢谢你经理。”话落,卓闻佳转身就走,连刘语菲给她的东西也没拿。

刘语菲看着她走开,然后狠狠瞪着Jack,一脸凶狠道,“Jack,警告你啊,你和Brian不许去骚扰我家眠眠,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Jack:“……”

……

中午的时候,刘语菲把一大袋零食和水果给卓闻佳送下去,然后拉着她一起去外面吃午饭。

美其名曰,公司食堂太难吃了,去外面,又没有人陪她,所以,只好牺牲卓闻佳了。

刘语菲家是北宁最典型的暴发户,家里一块菜地被房产商看中,就卖了七八个亿,还有几栋楼的拆迁补偿款,加起来,他们一家三口或许几辈子都花不完。

她来JM上班,不过就是打发一下时间,找点事情做而已。

所以,在公司完全不用看人脸色做事,看谁不爽就可以怼谁。

“下班没事吧,陪我去逛街怎么样?”到了餐厅点完菜,刘语菲一边喝着茶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卓闻佳道。

上班这么久了,她还没看到卓闻佳穿过一件新衣服,全是以前她陪她去逛街的时候,买的几十块一件的打折没人要的清仓货。

“嗯,不要太晚就行。”卓闻佳点头。

这些年,她虽然坚持没有要过刘语菲的钱,可是在吃穿用上面,刘语菲接济她太多了。

“对了,我看了你的新小说了,贼好看,这次不爆没天理。”一说起卓闻佳写的小说,刘语菲就来了劲。

以前卓闻佳一直在外面各种兼职赚钱,后来一次偶尔的机会,她开始尝试在网络上写小说,第一本30多万字就赚了几千块。

慢慢地,她就放弃了其它的兼职,一边读书一边写小说赚钱,一边照顾母亲。

如今,她已经写了三年小说了,虽然没有爆火过,但一个月八九千甚至是上万的收入是有的。

“两位美女,吃饭呢,介不介意一起,我来请。”

就在卓闻佳和刘语菲聊的开心时,Brain走了过来,对她们笑着开口。

刘语菲抬头看了Brain一眼,又看向卓闻佳,看她的意思。

毕竟,Brain也算是JM的青年才俊,三十岁不到就坐下了研发部经理的位置,长的也还算看得下去。

当然,跟他们的部门老大Ted自然是不能比的。

卓闻佳抬头看向Brain,微微一笑,正要拒绝,却看到不远处的餐厅门口处,周哲梵和一个明艳的女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霎那,卓闻佳的心微微一沉,改口对Brain道,“我都可以。”

她这态度,莫非是对Brain也有点意思?!

刘语菲一笑,又拿过了菜单道,“既然有人请,那我就不客气了,再加几道菜。”

卓闻佳,“……”

……

下午,下了班,卓闻佳在公司楼下等刘语菲,陪她一起去逛街。

忽然,一辆银色雷克萨斯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Brain从车窗探出头来,对卓闻佳笑道,“Katherine,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我……”

“眠眠。”卓闻佳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完,刘语菲跑了过来,拉住她,“有免费的车蹭吗?不蹭白不蹭,走。”

卓闻佳,“……”

没办法,只能被刘语菲拉上了车。

“嗡——”

才关上车门,卓闻佳的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

拿出来,当一眼看到是她备注为“X学长”的人发过来的微信消息时,呼吸,霎那微微一窒。

【好好工作,不许谈恋爱】

点开微信,看到这再简单不过的9个字时,卓闻佳心跳,抑制不住地就乱了。



“你应该今年才毕业吧,怎么就搬出来住了?”

原本以为,周哲梵已经走了。

可是,当卓闻佳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男人低哑的嗓音,立刻在耳边响起。

她抬眸看去,一眼就看到站已经穿戴整齐,斜斜地靠在阳台的推拉门框边上抽烟的周哲梵。

他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像阳光一样耀眼。

卓闻佳呼吸一窒,有些窘迫道,“天亮了,你怎么还不走?”

周哲梵笑,将抽了大半的香烟捻灭在客厅茶几上的一个空纸杯里,尔后走到卓闻佳的面前,抬手轻揉她湿漉漉的头发。

“听说你们专业今天答辩,加油。”

话落,周哲梵拿了沙发上自己的西装外套,径直离开。

“周…”想到什么,忽然,卓闻佳扭头叫他,但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

他是她表姐的同学,也是她的中学校友,比她高了五届。

也就是说,她初一的时候,他高三。

“嗯。”走到门口的周哲梵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昨晚的事…”

“你不想记得,就忘记它。”周哲梵浅浅勾着唇,说完,直接拉开门出去。

听着门“砰”的一声关上,卓闻佳闭眼,懊恼地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

卓闻佳学的是国际贸易。

为了今天的答辩,卓闻佳已经准备足足两个月了,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当她走进国贸系答辩的阶梯教室时,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朝她投了过来,各种低声议论,也接踵而至。

卓闻佳知道,大家对她的关注,都是因为昨天美术学院毕业画展上的那一幅名为“闻佳”的裸体画。

她只当作什么都不在意,径直走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

好在,系里的几个老师教授很快也走了进来,开始今天的答辩。

一切顺利。

当卓闻佳结束答辩后,她没有在教室多呆,偷偷从后门溜走。

谁料,从系里出来,一抬头,居然看到了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江奕承。

“眠眠,还在生气?”

看到卓闻佳,江奕承立刻过去,要去牵她的手。

“别碰我!”卓闻佳异常抗拒,一把甩开了江奕承的手,“对不起,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来找我。”

说完,卓闻佳立刻大步离开。

“眠眠。”马上,江奕承又大步拦在了她的面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拿你的画作为毕业作品去展出吗?”

卓闻佳满脸淡漠地看着他,没说话。

“眠眠,因为我爱你呀。”江奕承握住她的双肩,“你的身体在我的心里,就是最美最纯洁的。”

看着他,卓闻佳淡淡冷笑一下,“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分手吗?”

江奕承皱眉,“难道不是因为我展出的画?”

“因为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正在跟别的女生接吻。”

话落,卓闻佳一把推开江奕承,大步越过他离开。

……

卓闻佳原本打算去宿舍收拾东西的,但走到半路,她的表姐,也是他们系的辅导老师林栖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去一趟系办公室。

挂了电话,走到系办公室楼下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卡宴忽然映入了卓闻佳的眼帘。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周哲梵的车。

昨晚,他就是开着这辆车送她回家的。

他为什么会在?因为招聘的事吗?

“哲梵,真的太谢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

当卓闻佳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上去的时候,不远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林栖。

卓闻佳抬眸,当看到正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的林栖还有周哲梵时,立刻,她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拐角。

“好啊,你来安排,到时候把定位发给我就好。”周哲梵毫不犹豫地答应。

林栖开心地笑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银灰色的卡宴前,林栖又问道,“哲梵,千念还没有跟你和好吗?”

周哲梵没有回答,只是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尔后,抬手轻揉一下林栖的头发,“走了,晚上给我发定位。”

那表情跟动作,跟揉卓闻佳的发头时,几乎一样。

卓闻佳没有再看下去,转身直接去了别的地方。

或许,昨晚真的是因为她太主动了,周哲梵只是迎合她而已。

又或者,是他正好很久没释放了,所以昨晚才会在她主动的情况下,压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

在一间没人的教室里坐了十多分钟,直到林栖再次打来电话,卓闻佳才又去了系办公室。

是个好消息,全球最大的家用电器公司JM录取了她,职位是运营部的Senior coordinator,高级协调专员。

“JM是世界500强的外企,待遇不错,你这个职位,月薪7千,双休,有五险一金,年假12天,加班的话是1.5倍工资,因为是你,才能拿到serior的title,其他人,只能是coordinator。”

林栖很兴奋地跟卓闻佳介绍,一直以来,她对卓闻佳都挺好的。

“嗯,谢谢表姐,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呀,试用期三个月,在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必须给我去JM上班。”林栖把JM的相关资料交到卓闻佳的手里,命令她,“下周一就去报到。”

卓闻佳接过资料,没说话。

“疗养院这个月的费用,够吗?”习惯了卓闻佳的沉默,林栖又问她。

“够。”

“如果不够,跟我说。”

“好。”卓闻佳点头,再次道,“谢谢表姐。”

……

晚上,卓闻佳跟几个同学一起吃饭。

答辩结束,意味着大家马上就要各奔东西,各寻前程。

同窗四年,平常的时候不见得感情有多深厚,但到了即将分离的时候,却又格外悲伤。

同学们都在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都要不醉不归。

但卓闻佳不敢再喝,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只是没料到,被突然从男洗手间里冒出来的江奕承堵截在了洗手间外。

看来他也在这儿吃饭,而且喝了不少。

“眠眠,你怎么也来了呀,来找我的吗?”

江奕承确实喝了不少,一张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看到卓闻佳的当即,就张开双臂朝她扑了过去。

以前不觉得,现在卓闻佳真的是讨厌死了他这副总是自以为是的样子。

带着厌恶地,她直接一把推开了江奕承。

“嘿……眠眠,你这是干嘛,谋杀亲夫呀?”

江奕承被推的往后踉跄几步,站稳后,阴恻恻地盯着卓闻佳。

卓闻佳懒得得他,直接绕过他就要进女洗手间。

“眠眠,你还真打算和我分手呀?”

江奕承不依不饶,一把又拽住了卓闻佳,尔后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我跟其她女生那都只是玩玩,对你才是认真的,眠眠,你要相信我。”

“江奕承,你放开!”卓闻佳有些恼火,奋力去推江奕承,可是没用。

“眠眠,想想我对你多好呀,交往一年了我都舍不得睡你,其她女生哪有这个福气,你应该知足。



江奕承双手箍紧卓闻佳,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不松开。

“江奕承,你再不松手,我叫……”人啦!

“啊!”

江奕承忽然一声痛呼,然后,卓闻佳就被他带着往一侧踉跄。

好在,江奕承摔倒之前,有人一把将卓闻佳从他怀里拉了出来。

下一秒,卓闻佳又撞进另外一个坚硬宽阔的胸膛里。

“TM谁呀,老子……”

“江奕承!”根本来不及看救自己的人是谁,卓闻佳忽然有些失控地怒吼,“我和你已经分手了,别再来烦我。”

或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吼完卓闻佳扭头就走。

“眠眠。”林栖原本还想教育一下江奕承,看到卓闻佳这状态,赶紧追上去拉住她。

“表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卓闻佳才冷静了一些,扭头一看,站在面前的,居然是林栖跟周哲梵。

“周先生。”跟周哲梵温淡的目光对上的那一瞬,卓闻佳赶紧错开。

“没事吧?”将卓闻佳上下打量一遍,林栖关切道。

卓闻佳摇头,由衷道,“表姐,刚刚谢谢你和周先生。”

林栖看一眼周哲梵,不由地笑了,“叫什么周先生,怪怪的,叫周学长不好吗?”

“嗯,叫学长挺好。”周哲梵忽然也勾起唇,颔首赞同。

他笑起来的样子,整个夜空都是亮的。

卓闻佳看他一眼,又赶紧错开视线,没说话。

“走吧,送你回家。”林栖笑着,拉着卓闻佳离开。

“不用。”赶紧地,卓闻佳拒绝,“同学们都还在包厢里呢!”

“都走啦,转战KTV去了,就你没心没肺的,最没存在感,人不见了都没被发现。”林栖数落道。

卓闻佳,“……”

“哲梵,你不介意多送一个人吧?”林栖笑着问周哲梵。

周哲梵勾着唇,“都是美女,我的荣幸。”

“走啦!”不由分说,林栖拉着卓闻佳离开。

……

仍旧是那辆银灰色的卡宴。

卓闻佳坐在后座,脑子里浮现的,是昨晚她跟周哲梵在车里激吻的画面,耳边响着的,是前面林栖跟周哲梵的欢声笑语。

缩在最靠车门的位置,不知不觉,她竟然睡了过去,以至于林栖是什么时候下车的,她完全不知道。

之所以会醒来,是因为她感觉有什么温温软软又湿哒哒的东西在舔她。

蓦地睁开双眼,霎那映入她眼帘的,是男人俊朗又温润的脸,一双眸子漆黑,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又无比专注认真。

卓闻佳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但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辣的。”

周哲梵看着近在咫尺的有些慌乱的女孩,微微粗粝的大拇指轻拭过她的潋滟的唇遍,勾起唇角,“喜欢吃辣。”

看了看眼前的人,卓闻佳又看一眼车窗外,强行镇定下来道,“谢谢周学长送我回来,我先下车了。”

话落,她直接推门,有些落荒而逃。

周哲梵看着她,勾唇笑了,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回到了驾驶位,驱车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