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霍总你前妻带着二胎跑了

霍总你前妻带着二胎跑了

大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阮新月被逼迫给霍家大少霍谨言冲喜,她拒绝不掉,只好嫁了过去。婚后她从未见过新婚丈夫,但她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唯恐被霍家发现她的秘密。她的秘密就是,她在婚前生过孩子。整整五年的时间,阮新月一直没有见到霍谨言,唯一见到他,是他带着离婚协议书把她扫地出门。那天,他发现了她的孩子,竟然和他有着如出一辙的样貌!

主角:阮新月,霍谨言   更新:2022-07-15 22: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新月,霍谨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总你前妻带着二胎跑了》,由网络作家“大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新月被逼迫给霍家大少霍谨言冲喜,她拒绝不掉,只好嫁了过去。婚后她从未见过新婚丈夫,但她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唯恐被霍家发现她的秘密。她的秘密就是,她在婚前生过孩子。整整五年的时间,阮新月一直没有见到霍谨言,唯一见到他,是他带着离婚协议书把她扫地出门。那天,他发现了她的孩子,竟然和他有着如出一辙的样貌!

《霍总你前妻带着二胎跑了》精彩片段

“别......别抢走我的孩子,求你了......”

阮新月从噩梦之中惊醒,当年生产时候,那个神秘人将孩子从她身边抢走的痛苦再次席卷在了身心。

已经整整五年了,除了留在身边病弱的阳宝,她另外两个宝宝到底去了哪里?

“大少奶奶,大少爷的电话。”

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阮新月有些诧异。

五年前生下孩子不到一个月,因为儿子病重需要一笔庞大的治疗费,她为钱冲喜嫁给了当时车祸重伤的霍氏家族长孙霍谨言。

霍谨言在半年之后就从车祸中醒过来了,但对方并不承认她这个冲喜老婆......

两个人五年都没有见过面,阮新月这个霍太太身份有名无实。

这个人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你好,有什么事吗?”

阮新月拿起话筒小声问了起来,她和霍谨言一直没有见过面。

但传闻中霍谨言性情乖张,行事狠辣,她其实有点怕她这个名义上的老公。

“老爷子昨天半夜过世了,葬礼结束之后我会和你办离婚手续。”

这是阮新月第一次听到霍谨言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嗓音,让人莫名想到高山上的白雪,冷得彻骨。

“一定要这么快离婚吗?”

她知道霍谨言讨厌自己,但她需要霍家的庇佑。

因为......

外面有个变态一直垂涎她!

这几年要不是有霍家少奶奶身份这层庇佑,她早就被那个变态抓起来了。

“阮新月,我们的婚姻怎么来的你很清楚,现在老爷子过世了,你以为你还有护身符吗?

乖乖离婚,我可以分你一套房产,还有五千万的现金,你要是拒绝离婚,最后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听出了男人语气里面的厌恶和不耐烦,阮新月根本不敢反驳。

想到五千万可以让她请欧文医生给儿子动手术,阮新月动摇了......

“好,我答应离婚。”

这声音听着柔弱,电话那头的霍谨言嗤笑了一声。

果然是个拜金的女人。

当初能为了钱抛弃刚刚出生孩子嫁给他,现在也能用五千万打发的女人,他早就厌烦透了这桩婚姻!

一个周之后。

阮新月如约来到了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昨天她已经找到中间人联系欧文医生了。

欧文医生是顶尖的心脏外科手术专家。

只要离婚钱到手,她儿子就可以马上动手术。

想到儿子以后好起来可以像其他小朋友活蹦乱跳,阮新月不由得期待的笑了起来。

这一个笑容正好就被下车的霍谨言看到,他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这不是霍谨言第一次见到阮新月了。

这个女人在他的眼里面贪慕虚荣,霸占着霍太太的位置,又总是喜欢装出一副懦弱胆小的样子。

此刻对方竟然笑得这么开心,离婚竟然让她很高兴吗?

霍谨言的心情好像突然就阴郁了起来!

凭什么这个女人离婚了还能开心,他被浪费了五年时间该怎么算!

他突然想要试探一下这个女人的想法!

“在民政局前笑得这么开心,是准备要结婚吗?”

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阮新月下意识地转过头,一时愕然的往后退了两步。

他......

他和阳宝竟长得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个男人是谁?阮新月吓得僵硬在原地,浑身僵硬极了。

霍谨言看到眼前女人眼底的惊愕,面色沉了下来。

难道阮新月见过他?

“我吓到你了?”

男人步步逼近,阮新月又后退两步,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是,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哪个熟人,其实是我认错了。”

霍谨言察觉到阮新月眼神躲闪,他更加奇怪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怕他......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你笑得很开心,是快要结婚了吗?”

“不是,其实是要离婚......”

阮新月尴尬的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莫名有些紧张害怕。

尤其是这男人还和她儿子长得像,她总会浮想联翩。

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不会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系吧?

毕竟当年那天晚上的男人她也没见到是谁。


“离婚这么高兴,是老公太渣了吗?还是离婚能够分到一笔财产。”

霍谨言本以为会看到阮新月难过郁闷,哭着求他不要离婚,可她这副期待的模样,让他找不到任何报复的爽感。

这个女人霸占了霍太太五年,凭什么现在拍拍屁股就能走得干脆利落?

“这位先生,你很关心这个问题吗?”

阮新月防备的盯着他,觉得男人的问题太过隐私。

“抱歉,我今天本来要登记结婚,但我的新娘跑了。

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所以很想知道你在为什么而高兴,也许这种高兴的情绪还能感染我......”

霍谨言马上找了一个借口,他一向擅长谈判。

这一副失落的样子一演出来,阮新月瞬间有点不好意思了。

“啊......对不起,让你想到伤心事了。

其实我刚刚那么开心,是因为离婚之后,我分到的钱能够做成我想要的事情,所以我会觉得很开心。”

果然是钱给多了吗?他还以为这女人想要分掉他一大半财产,结果五千万就满足了。

这点钱让这个女人这么高兴,他这整整五年被浪费的时间该怎么找回来?

“那离婚这事儿看来让你还挺高兴的,和老公感情不好吗?”

阮新月尴尬的点点头,岂止是感情不好,见都没见过。

“那你......”

霍谨言还想问点什么,阮新月却接到了妹妹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姐,阳宝晕倒了,现在正在手术室里面,你快来!”

阮新月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挂断电话慌张的开口了。

“这位先生对不起,我有点急事!”

说完这句话,阮新月就冲到马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

整个过程霍谨言都来不及说什么,女人已经坐上出租车离开了

“霍总,太太刚刚给我发了一个消息,她说她有急事,暂时不能办理离婚手续了!”关秘书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霍谨言俊脸阴鸷,他改变主意了。

他在这桩婚姻里面被困了五年,阮新月也别想称心如意。

“离婚财产协议改动一下,分给阮新月的房产五年之内不能转卖,而五千万现金五年之后一年打一千万。”

关秘书第一次听到这样奇葩的要求,但他不敢提出意见,只能赶紧记录了下来!

阮新月这一边,她赶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手术室里面的灯还在亮着。

在外面等着的人是阮晓星,阮新月的妹妹。

姐妹俩就相差四岁,当年阮新月十八岁的时候,她们父母出车祸过世了,这些年一直相依为命。

而手术室里面的阳宝就是她五年前生下的孩子。

“晓星,到底怎么回事儿?阳宝这一阵子的情况不是一直很好吗!”

阮新月对着妹妹焦急地问了起来,她整个手心都在颤抖,阮晓星满脸都是害怕和愧疚。

“姐,是我......阳宝说想吃棉花糖,我就给他买了,结果那里面过敏原,现在还加重了他的心脏病。”阮晓星满脸都是害怕和愧疚,“对不起,我怎么这么蠢——”

阮新月抱住了妹妹,无奈道,“晓星,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一场意外,阳宝会好起来,我这边钱已经筹齐了,马上就可以让阳宝动手术......”

五年前,她在酒店意外失身,因为舍不得孩子,她决定做个单亲妈妈。

虽然后来丢失了两个,但阳宝从小体弱,要不是妹妹帮忙,她根本没办法养育他。

十几分钟后,医生推着病床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情况怎么样?”阮新月急切道。

最前面的医生揭下自己脸上的口罩,他叹了一口气。

“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但这孩子的心脏受到了影响,一个月之内不动手术或者换心脏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这话让阮新月整个人心如刀绞,她身体瘫软在了地上,一张脸已经泪流满面。

这五年她一直小心翼翼费尽心思养育着孩子,她不能接受失去阳宝,她得想办法!

对,马上动手术,阮新月对着跟她一起哭的阮晓星开口了!

“晓星,我们不能发慌,钱我马上就会到手,欧文医生那边我们赶紧约出来见面,不能拖下去了!”

这话说完,阮新月和阮晓星振作的回到了阳宝的病房里面。

病床上面的孩子瘦瘦弱弱,阮新月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脸颊,一颗心又酸又涩!

“宝贝,妈咪绝对不会放弃你,妈咪答应过你,一定会让你像其他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健康快乐,这一次妈咪一定会豁出去!”

说完这句话,阮新月拿起手机就给霍谨言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

她没有霍谨言的联系方式,除了那天通知离婚,这几年他们两个人只有通过关秘书才能联系!

“关秘书,很抱歉,我今天有急事儿离开了。

霍谨言那边有没有生气?我现在可以马上赶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关秘书将话语转达给了旁边的霍总,他们早就已经离开民政局了,没想到阮新月这边会希望重新回到民政局!


“拒绝她,让她明天早上去民政局办理离婚。”

霍谨言冷冷的开口了,他是不知道阮新月下午跑是为了什么。

但他凭什么配合阮新月的时间?

到了第二天早上,阮新月早上八点钟就赶到了民政局外面。

她恨不得马上将离婚手续办理成功,钱马上打到她的账户上,这样阳宝就能马上动手术了。

她已经联系了一个中间人,今天晚上她说不定就能找到机会见到欧文医生!

“霍太太,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

民政局里面,阮新月依然没有见到霍谨言,来办理离婚手续的是霍谨言的秘书。

她下意识的对着合同翻了起来,到了财产分割那一页,确实是一栋房产和五千万的现金。

但看完内容,阮新月却惊呆了。

房子五年内不能转卖,五千万的现金要五年之后一年给一千万。

相当于她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到!

阳宝的手术迫在眉睫,她必须尽快筹到手术费!!

怎么办......

女人脸上的慌张无措让暗处的霍谨言冷冷翘起嘴角。

当初这女人坚持不离婚,浪费了他五年的时间,他自然要让这女人憋屈难受起来。

“关秘书,霍谨言为什么要把时间定在五年?”

“霍太太,这是霍总的决定,我们无权置喙。”

关秘书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条约看起来就像是在整阮小姐一样。

但关秘书不能说,他面色严肃,阮新月却几乎快要哭出来!

“我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我这边急需一笔钱,我想求一求他!”

秘书纠结了一下,在看到霍总发过来的消息同意之后,他把手机交给了阮新月!

“霍谨言,我是阮新月,我这边有个病人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求你了。

你能不能改变一下离婚财产分割,我不要五千万,也不要房子,你只要给我五百万就行了,我需要马上用这笔钱!”

然而,霍谨言的声音却戳破了她的幻想——

“当年我让你离婚,你用老爷子来压我,现在我为什么要同意你的建议?

看到你着急我才高兴!阮新月,这是你的报应!”

冷笑着说出这句话,霍谨言一脸笑意的挂断了电话。

阮新月几乎全线崩溃。

可霍谨言现在有权有势,她不同意还能怎么办呢?

离开民政局,她蹲在地上抱着双膝大哭。

她该怎么给阳宝解释,又该怎么给妹妹解释?

钱没了,就算见到欧文医生,也没办法让他动手术。

五百万......

她卖身也凑不齐啊。

来来往往的路人奇怪的望着这个嚎咷痛哭的女孩,走出来的霍谨言也盯了许久。

他是想看到阮新月痛苦的样子,但她哭得这样伤心绝望,霍谨言还是稍稍愣住了!

一时之间得不到钱就这么难过吗?

“你怎么今天又在哭了?”

霍谨言犹豫一会儿,最后又走上前试探着问了起来。

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阮新月茫然的抬起头来,昨天见到的那个男人今天又见到了。

现在见到这张和自己儿子如出一辙的脸,阮新月已经不会呆滞害怕了,她自嘲的笑了一下!

“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真是有缘分,昨天是你伤心的日子,今天是我绝望的日子......”

阮新月一边说,一边眼泪还在掉个不停,那晶莹的泪珠莫名让霍谨言心头有些刺痛。

真是奇怪,他明明想看这个女人的笑话,现在竟然有点不忍心!

“难道离婚没成功吗?我记得你昨天说,你离婚之后会得到一笔财产,到时候你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这句话让阮新月哭得更加难过了!

“离婚了,但是离婚财产我现在不能动用。

我知道他没有做错什么,他能给我分点钱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是我儿子现在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如果没有五百万去动手术,我就会失去我的儿子,怎么办?

我好没用,为什么我挣不了这么多钱......”

阮新月一边说一边大哭了起来。

霍谨言却觉得讽刺。

这女人不是当年抛弃孩子拼命嫁到了霍家吗?

现在怎么可能为了儿子哭得这么伤心?

难道这个女人在演戏,霍谨言面色冷了下来。

“相遇也是缘分,要不让我见见你儿子,我可以给你借手术费。”

他倒要看看,阮新月到哪里找一个重病的儿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