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霸道婚姻

霸道婚姻

林苏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的男朋友是个富三代,在一起三年,我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天他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求婚,我却吓得拔腿就跑。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被逼的。

主角:傅淮林苏苏   更新:2022-09-13 03: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淮林苏苏的其他类型小说《霸道婚姻》,由网络作家“林苏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的男朋友是个富三代,在一起三年,我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天他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求婚,我却吓得拔腿就跑。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被逼的。

《霸道婚姻》精彩片段

我的男朋友是个富三代,在一起三年,我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今天他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求婚,我却吓得拔腿就跑。


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被逼的。


三年前,我高考落榜,一时脑残就去报名了女团训练营。


还没出道,就被公司的大老板看上了。


他的助理和我说,他家老板有个恋爱想找我谈谈。


我吓得六神无主,连夜找经纪人商量对策。


经纪人却说,傅淮很有钱,很霸道。女朋友很多,换得很勤,最长的没超过三个月。


如果我拒绝,有可能被封杀,欠下巨额债务不说,父母兄妹还有可能丢掉工作,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


我一害怕,就答应当他女朋友了。


心想,忍忍三个月很快的。


结果三年过去了。


傅淮不但没和我分手,还打算和我天长地久。


我从求婚现场一路逃到了小秋家里。


三年时间,小秋已经转行当了作家。


她看到我出现,很是惊讶。


「傅总不是今天求婚么?」


「我拒绝了。」我苦着脸,想到拒绝傅淮的后果,肝儿都颤了。


「有种!」小秋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她拉开门,放我进去。


屁股还没坐热,门就被敲响了。


「是傅淮。」小秋透过猫眼,向我汇报。


我躺在沙发上装死,但手机振个不停,最后实在是怕了,才慢吞吞地接起。


「出来。」电话那端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


「不要。」我很有骨气地拒绝,表示自己也是有原则的人。


「出来,别让我说第三遍。」冷冷的威胁,让我肝颤不已。


小秋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要不,你还是出去和他把话说清楚吧。」


我瞪她。


我要是有胆子和他说清楚,也不至于和他在一起三年都没分开。


「逃避也不能解决问题。」小秋继续劝我。


我看着小秋为难的表情,很不情愿地起身出去了。


门外,傅淮满脸怒容地瞪着我。


我还没张嘴,他就扯过我的手腕,将我拉进了电梯。


一路上,他脸色都很冷,我闭紧了嘴巴,之前想好的说辞,我吓得瞬间忘光光。


是的,我怕他。


谈了三年,就怕了三年。


他沉着脸将我扯上了车,然后一路飞驰,将我带到我们居住的别墅。


别墅的花园里,还有摆放着他为求婚精心准备的气球和鲜花拱门。


但我无心欣赏,只能垂着头研究自己的脚指头。


他却一把将我推至墙角,用一种壁咚的姿势逼我面对他。


「不想嫁我?」他沉着声,表情很凶狠地问。


「嗯。」我壮着胆子与他的眼神对视。


过去的三年我很少敢直视他的眼睛,如今想到婚都拒了,索性豁出去了。


「不嫁我,想嫁谁?」他托住我的下巴,问,「梁岩吗?」


我肝又开始颤了,脸也不自觉地热了起来。


「没……没有的事。」我对梁岩的那点小心思,早在答应当他女朋友的那一刻就放下了。


他捏起我耳边的一缕细发,轻轻揉了几下,低沉的声音落在我的耳旁,「那是为什么?」


「我不喜欢。」我深吸了口气,壮着胆子将憋在心里三年的话说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随即低低地笑了,问:「不喜欢我这么高调地求婚吗?」


我摇摇头,咬了咬牙,「我不喜欢你。」



傅淮愣住了。


一双漆黑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我。


他本就长得严肃,五官拎出来单看,精致又完美。


但组合在一块,就莫名让人害怕。


尤其是冷着脸的时候,能给三岁孩子吓哭。


我在他无声的逼视下,硬是生出了些许孤勇,不要命地重复了一遍,「我……我不喜欢你。」


「开什么玩笑。」傅淮很不自然地冷笑了一声,「不喜欢我,能和我谈三年。」


「被逼的。」我快哭了,声音小到连我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但傅淮听见了。


他十分鄙夷地看着我,右手还很轻浮地摸了把我的下巴,说:「你要不愿意,谁能逼你。」


「你逼的。」


「我什么时候逼你了?」傅淮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你让林助找我,说有个恋爱要和我谈。」我强忍着泪水控诉。


想到三年前,我刚搬进这栋别墅,每天提心吊胆等他临幸的那段日子,我怎么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答应他的求婚。


我又不是受虐体质,怎么会喜欢这般不知道尊重我的沙猪男。


「我那是追求,懂不懂!」傅淮很不服气,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不懂。」


哪有追求人,让助理出面的。


我当时年纪是小,但又不是傻。


他那个做派,明显就是威胁:敢不和我搞对象,我就杀你全家那种!


而且我也喜欢过别人,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态度。


傅淮最初对我的感情,绝对称不上喜欢,最多只能是玩弄。


即便现在,他排除万难要和我结婚,我也不认为他是喜欢上我了。


而是觉得我既蠢又乖,比较好拿捏罢了!


我只是装傻,又不是真的傻。


他这种渣男的花花肠子,我早就洞悉了。


傅淮见我油盐不进的样子,很是恼火,但是又不想用三年前那招逼我就范,那样太打脸了。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慢吞吞地开口,问:「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啊?」我惊了,很不解地问,「你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喜欢你吗?」


「……」傅淮的铁拳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耳旁。


我恐慌地看着他拳头上渗出的鲜血,问:「需要叫家庭医生吗?」


傅淮表情阴森地盯着我,不吭声。


我叹口气,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陆医生打电话。


陆医生就住隔壁,拎着医疗箱晃晃悠悠就到了。


他一看到傅淮手上的伤,就冲我大呼小叫起来,「姑奶奶,你又怎么招惹他了!」


之前我拒婚逃走时,陆医生就在现场。


如今我重返现场,傅淮手又受了伤,也难怪他会认为是我的责任。


我没回他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表情阴森的傅淮,「既然医生来了,我就先走了。」


「滚!」傅淮怒吼。


「好。」我得了大赦,撒腿就跑。



跑到一半,我又回去了。


别墅的大门敞开着,傅淮看到我回来,嘴角微微上扬,声音依旧很冷:「回来做什么?」


「我来收拾东西。」我指了指二楼的方向。


在这里住了三年,虽然一直把自己当客人,但该有的生活用品一件不少。


这些东西要是重新花钱买,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一起这三年,他送我的礼物不是豪车就是豪宅,拿去变现都麻烦。


妥妥的渣男!


傅淮的脸瞬间就黑了。


但我假装没看见,抬头挺胸跑上二楼,将自己的衣服包包全部装进行李箱。


下楼时,陆医生已经给他的手上好药,包扎好了。


见我一个人拎着行李箱,陆医生很友好地表示:「我开车送你吧。」


这里位置挺偏的,估计也不好叫车。


我没拒绝。


傅淮脸更黑了,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冷冷道:「我的女人,轮得着你送么?」


「对不起,我们分手了。」见他要送我,我自是不肯。


转头对一旁的陆医生道:「还是你送我吧。」


陆医生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傅淮,从我手里接过行李箱,「走吧。」


「谢谢。」


就这样,我和陆医生在傅淮的死亡注视下走出了别墅。


我站在院门口,等陆医生回家取车。


傅淮站在我的身后,不咸不淡地嘲讽:「陆岩有女朋友了,而且他也不喜欢又蠢又笨的女人。」


「哦。」


我懒得和他废话,想到以后都不用再面对他这张冷酷吓人的俊脸,他说啥我都可以忍!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傅淮顿了顿,接着说,「这栋别墅送给你,不想结婚也依你。」


「哦。」


「谢导有部新戏要开拍,我推荐你去演女 6 号,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出道。」


「哦。」


「除了哦,你就没别的话和我说吗?」傅淮很不爽地质问。


「有,」这时陆岩的车开了出来,我转身朝傅淮挥挥手,「再见!」


说完,我迅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林苏苏!」傅淮咬牙切齿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肝有点颤,拍了拍陆岩的肩,「快开车!」


陆岩很配合地脚踩油门,飞驰而去。


后视镜里,傅淮那张充满怒意的脸,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靠在座椅上。



我的男朋友是个富三代,在一起三年,我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今天他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求婚,我却吓得拔腿就跑。


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被逼的。


三年前,我高考落榜,一时脑残就去报名了女团训练营。


还没出道,就被公司的大老板看上了。

三年时间,小秋已经转行当了作家。


她看到我出现,很是惊讶。


「傅总不是今天求婚么?」


「我拒绝了。」我苦着脸,想到拒绝傅淮的后果,肝儿都颤了。


「有种!」小秋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她拉开门,放我进去。


屁股还没坐热,门就被敲响了。


「是傅淮。」小秋透过猫眼,向我汇报。


我躺在沙发上装死,但手机振个不停,最后实在是怕了,才慢吞吞地接起。


「出来。」电话那端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


哪有追求人,让助理出面的。


我当时年纪是小,但又不是傻。


他那个做派,明显就是威胁:敢不和我搞对象,我就杀你全家那种!而且我也喜欢过别人,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态度。


傅淮最初对我的感情,绝对称不上喜欢,最多只能是玩弄。


即便现在,他排除万难要和我结婚,我也不认为他是喜欢上我了。


而是觉得我既蠢又乖,比较好拿捏罢了!傅淮思索着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对刚刚回过神的童博道:「这家店多少钱,我买了!」


我惊了。


童博更惊,看着傅淮的眼神都快不对劲了,「老板,你咋地,搁这儿买菜呢!」


这不,东北方言都出来了。


傅淮很豪,直接问:「你就说卖不卖吧!」


我拼命地冲他摇头,他要卖了,我不得失业啊。


「你出多少钱吧?」童博紧张过后,稍稍淡定。


傅淮环看四周,店面不大,属于一眼就能看到头的那种,但品类齐全,他对这些生活用品也不是很了解,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头。


童博激动,「1 个亿?」


我去,这是打劫呢!


这破店值一个亿?!


我伸手去扯傅淮的衣摆,想让他清醒点,这家店顶多一百万撑死了。


结果傅淮脸比我还黑,「你这破店值 1 亿?」


「小说不都这么写的么?」童博扯了扯嘴角,「再说了,我这店不值钱,但我员工值钱啊。」


说完,他还冲我抛了个媚眼。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果然,当年他被人骂出圈,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实在是太欠了!


傅淮惊了,扭头看我,问:「你值 1 个亿?」


我摇头,「月薪 3500。」


「与其在这儿做收银,不如给我打工。」傅淮一听我的月薪,脸上露出了笑意。


「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