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云汐封煦小说

云汐封煦小说

云汐封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九渊心底若名烦乱,不由得发怒,却因护身符动弹不得,"云汐,说了多少次,本上神的事不用你管!"可云汐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只对魔尊道∶"你若伤他,我阿娘定不会饶你。"云汐之母孟婆乃是上古泰媪之神,离垢此时还不能得罪于她,只得暂收长鞭。

主角:云汐封煦   更新:2022-09-11 0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汐封煦的其他类型小说《云汐封煦小说》,由网络作家“云汐封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九渊心底若名烦乱,不由得发怒,却因护身符动弹不得,"云汐,说了多少次,本上神的事不用你管!"可云汐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只对魔尊道∶"你若伤他,我阿娘定不会饶你。"云汐之母孟婆乃是上古泰媪之神,离垢此时还不能得罪于她,只得暂收长鞭。

《云汐封煦小说》精彩片段

冥界四万五千年,孟婆庄外乌云蔽日,狂沙忽起。

"嘭——"

一声闷响,一白衣身影重重掉进沙里,形容狼狈。九渊吐出一口鲜血,瞬间染红了身上白袍。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道暗光长鞭迎面就向他打来。

他刚抬手要硬生生接下,一个肥胖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他的身前∶"休要伤害九渊上神。"远处,魔尊离垢收手,一身黑袍嗤笑而来。

"传闻九渊上神把孟婆这个丑女儿迷得五迷三道,没想到果真如此。怎得,九渊,你如今已经废物至此,要痴女保护?"

九渊闻言,淬满寒冰一样的眼神看向跟前肥胖身影,脸色一青∶"滚!"自古孟婆美艳,可云汐身为孟婆的女儿,却是丑得天人共愤。一张大脸,双目生的极小,配上塌塌的鼻梁很是难看。偏她生的又胖,与仙子比更是难以入眼。

云汐不肯走,肥胖的身子晃了晃挡在九渊面前,不惧魔尊威严∶"九渊才不是废物,他是司战上神,若不是被上古凶兽所伤至今未愈,十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住嘴!"九渊冲她低喝了一声,脸色却更是黑沉。

魔尊离垢不由挑眉,甩了甩手里的长鞭∶"是吗?我倒要看看这个窝囊废能拿我怎么样!"说罢,长鞭有破风之势朝九渊挥过去。云汐见状咬牙,直接扑在他面前。

"嘭"得一声,她吃痛,承受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身体本能一道金光护住九渊。抬头,就看九渊眸色一怔。

果然,上神还是担心她的,云汐满嘴鲜血却冲他痴笑。

"上神不必忧心,我不疼,这是阿娘给我的护身符,他伤不到你了。"

九渊心底若名烦乱,不由得发怒,却因护身符动弹不得,"云汐,说了多少次,本上神的事不用你管!"可云汐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只对魔尊道∶"你若伤他,我阿娘定不会饶你。"云汐之母孟婆乃是上古泰媪之神,离垢此时还不能得罪于她,只得暂收长鞭。

嘲弄道∶"九渊,这小东西如此护你,本尊看你还是娶了她吧,不然你这废物,如何苟活?"说完,他大笑,一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云燧这才松了一口气,收回护身咒,肥胖的手抹了抹嘴角血迹,抬头望着九渊担心道∶"早知道离垢会来,我就该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这样你就不会受伤了。

九渊看着她这幅模样,只觉恶心。

他死死咬着牙,拔出陷在沙里的剑,语气冷冽∶"云汐,你尚未及笄,常年跟着男子,可是不知羞?"云汐愣愣看着他,答不出。

对上他厌恶的眼神,只觉心里难受,却又不知为何心痛。年幼时,她同阿娘见过九渊上神后,便做了他身后小跟班。转眼一晃十载,她不觉自己有何问题。

良久,她低着头,捏紧衣角弱弱开口∶"我去阿娘那里拿凝露仙草给你,治疗伤.……九渊瞧她这幅做作姿态,不耐皱眉,不知自己为何要同她讨论这件事。不等她话说完,直接消失原地。

云汐抬头间,不见九渊,她茫然得对着遮天蔽日喊∶"九渊…上神…黄泉碧落,回应她的只有风吹黄沙的呜咽声,以及后背扯得生疼的伤口。



天界长明殿,雕栏玉砌,满目繁华。

云汐怀里紧紧揣着几株发着荧光的仙草,不顾周围仙娥诧异的目光,跌跌撞撞跑去主殿。殿内通明,浮动着一股子血腥味。

只见九渊盘坐殿中,轻合着眼,脸色苍白,剑眉微蹙。云汐不由放轻了脚步,正欲将仙草放下就走。九渊突然睁眼,看着她语气冰冷∶"你又来做什么?"

云汐见他看自己,不由局促,像献宝一样将怀里几株仙草放到他跟前。"这是我在阿娘药圃里采的凝露仙草,治疗外伤有奇效,你快试试!"九渊瞧着她满是沙土的手,眸子一沉∶"不需要。"云汐脸上笑意凝滞,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凝露仙草世间仅有七株,她去偷采,还被阿娘打了两闷棒才得。若九渊不用,岂不浪费了?

九渊见她固执地站在原地,那胖大的身子连透入大厅的光线都挡住了,更是不耐烦。"出去!"他声音冷冽。云汐不动。

下一秒,只听"嘭"得一声,云汐被甩出殿外,扬起一地尘土。连同仙草一并甩到了她的胖胖的肚子上。接着,殿门便被合上。

殿外一众仙娥掩面嗤笑∶"你看她这又蠢又丑的样子。"云汐拍了拍裙子上的灰,瞧着那漂亮仙娥∶"我阿娘说了,我不丑。"听她此话,那些仙娥笑的更是肆无忌惮。

"不止是丑,还脸皮厚呢,难怪司战上神不待见她。'

"什么司战上神,他如今神力连一般下仙都不如,还厚颜占着长明宫,这脸皮跟云汐倒是般配!"云汐本不想搭理她们,但听她们骂上神,立马顿住了脚步。下一刻。

"啊———云汐,你敢殴打天宫仙娥!"

尖叫声惹来不少人围观,也扰了殿内九渊,他挥手出来,就见云汐对着两个仙娥几棍子。"云汐!你在做什么!"男人一声暴喝。

听到声音,云汐手上的动作一顿,扭头就看见九渊铁青的脸。

她松开手里棍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解释∶"她们说我丑,还说你……·话还没说完,九渊一把将她拎起,甩至大殿前。"跪下!"

云汐想起阿娘说,她可不跪天地,然见九渊生气,她没骨气的屈膝。"这棍棒从何而来?"九渊问。

云汐瞧了一眼,对上九渊的目光,抿了抿唇∶"斡面杖,阿娘教我厨艺用的。"阿娘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被打的仙娥走的时候不甘心地揉头,低喃∶"宫中私斗是要挨天雷的,真是偏心,九渊该不会真喜欢那个丑女吧!'

"不是喜欢,是不敢,谁不知道九渊上神被孟婆看上,要招成入门赘婿呢!"两仙娥嘀咕着离开。九渊垂落地手不觉收紧。

云汐也听到了两人谈话,她年幼时,天界何人不敬九渊。

如今他却被小小仙娥议论,她强扯一笑∶"上神,你不要生气,你在小汐心底是天下最厉害之人!"九渊看着她的笑,只觉刺眼∶"她们说的对,你确实丑陋!'



云汐恍恍惚惚走出长明殿,心底闷闷地。

她不丑,阿娘说过,自己是最美的宝贝,是带着所有人祝福所生的。给自己打完气,云汐决定抄近路从天宫天泉回家找阿娘。

几位仙娥看到她,嘲笑着∶"看,那个丑丫头又来天宫了,真是不知羞。"闻言,云汐只看了她一眼,并不理会。

"丑丫头,你这么丑有没有吓坏那些小仙童啊?哈哈哈。"云汐脚步一顿,走至天泉旁正要回击,却不自觉看到了水中倒影。倒影里,她皮肤偏黑,两颊的肥肉把脸盘显得很大,眼睛小小的。

云汐摸着自己的脸,瞧着旁边自诩漂亮的仙娥,不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吗?这时,一条仙凌朝着她身后袭来。云汐不察,顿时栽倒在水里。

她踉跄爬起,就瞧着那些仙娥哄笑着飞到了半空。站在水边,云汐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鼻尖慢慢泛酸。她顶着一身湿漉漉的水,身形狼狈的回到孟婆庄。

一进门就看见阿娘在座上看书,她一身红衫不施粉黛,不缀钗环,便已是人间绝色。孟婆看到她浑身是水,一脸诧异,连忙上前心疼询问∶"怎的弄成这样?"云汐看着她只问∶"阿娘,我很丑吗?"

孟婆听到她的话,捧着她的脸∶"我阿汐才不丑呢?你是四海八荒最漂亮的姑娘。""可她们为何都言我丑陋?"云汐眼底含着水雾。

孟婆摸出锦帕替她擦着眼角泪花,喉咙苦涩,声音却依旧甜美温柔。"心善方能人美。那些仙娥虽生了一副好皮囊,却心地不纯,怎能和我阿汐比?"

"凡从这黄泉奈何桥上走过之人,每一个都承了你的运,我阿汐是受千万无所依托之人祝福的,自是最美。"孟婆说着话,幻化一面透心镜。

云汐看着镜中自己,朱颜玉色,瞧着和阿娘很是相似。她忙问∶"阿娘,我可以把透心镜带去给上神看吗?"孟婆听罢,已知女儿今日为何这般难过。她不曾想天界战神也会以貌取人。

孟婆却不想云汐难过,心疼道∶"今日就不去了,阿娘现在就去找天帝,让他为你和九渊上神赐婚。等结为夫妻你们就能日日相处,他自会知道你的好。"

"好。"云汐听到这话,终于展露笑颜。入夜,伴随着黄泉呜咽的声音,云汐一夜未眠。

翌日她一早出门∶"阿娘,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九渊上神!"长明殿。

得知消息的九渊,脸色阴沉得像暴雨积聚的天空。

"九渊上神,阿娘说了,等我们结为夫妻日日相处,你自会知道我的好。"

九渊袖子里的手不由紧握,他看着眼前这张脸,暗流涌动∶"娶你可以,可我现在身患重伤无法驾驭腾龙迎你,若你能找到瀛洲,拿到木丹果治疗我伤。我定会驾驭腾龙带你游遍四海八荒。"

东海瀛洲有上古凶兽祷杌守护,艰险无比,向来是有去无回。但云汐却不知晓这些,只觉心底欢喜,"好,我这就去。"走前,她冲九渊痴笑∶"上神定要等我回来。"

见她肥胖的身影离开,九渊挥手前面桌上书籍全部散落一地。等?你回不来了!



两日过去。

云汐都没来长明殿,九渊难得清静,可他却若名烦闷。这时,听门外报,孟婆庄来人了。

"啪——"杯子从手中滑落,滚烫的茶水洒了一地。让九渊意外的是,来的人不是云汐,而是孟婆。

"九渊,你可知我汐儿在哪?"孟婆风尘仆仆赶来,见他就问,脸色甚是焦急。闻言,九渊目色如常∶"不知。"

孟婆目光紧落在九渊身上∶"你确定不知?我汐儿已经消失两日,音信全无,她虽为痴儿,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九渊拿笔的手一顿,抬头见孟婆焦急神色,鬼使神差道。"东海瀛洲!"

听见瀛洲二字,孟婆心下一凛,腿不由发软。瞬间,天上乌云密布,天雷滚滚,狂风大作。"若我汐儿有事,我定移平你长明殿!'

语罢,她一身红袍散发出凌厉之气,顷刻化为红光直奔瀛洲。九渊思索了片刻,落笔跟上。

终于,两人抵达瀛洲在凶兽洞外发现云汐的足迹。

洞里一片狼藉,盈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散落着撕碎的衣物,一大滩血迹里一枚青穗玉佩浸在血水中。这青穗玉佩乃是云汐从不离身之物。

孟婆颤抖地捡起玉佩,悲凉彻骨,看着周身山川,眼眶骤红∶"我儿阿汐——!"一声痛呼,孟婆周身散发红光,眼瞳已是血红,现出腾蛇真身悲痛欲绝的嘶吼声响彻云霄。九州为之震荡!

上古凶兽祷杌感知幽冥之身,也不由后退几步。一旁的九渊看着地上尚未凝干的血迹,愣在原地。

就在此时,一道清澈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阿娘,上神,你们怎会在这儿?"九渊侧身看去,就见云汐一身污泥,浑身伤痕地抱着一颗通体透亮的果子。她嘴角还挂着血迹,冲着自己傻笑∶"上神,你看,木丹果。"九渊锤在身侧的手不觉收紧,心也跟着一缩。孟婆恢复人形,瞬间来到云汐面前,朝着她高高扬起手。云汐脖子一缩∶"阿娘……·

孟婆红着眼,咬了咬牙,还是朝着她的后背伤浅之地,挥了下去∶"你个痴傻,我叫你乱跑,叫你乱跑……

"阿娘……阿汐知错了……·

云汐来不及把果子给九渊,被孟婆追着一路打回了家。孟婆庄。

因孟婆寻女,至此堆了无数无所依托之人,不入轮回。云汐不知阿娘今日为何这般生气,为让阿娘舒心。她拖着一身伤,去熬孟婆汤,又去分发给游魂。远处孟婆看着她忙碌的样子,眼眶不由发热。黄泉路上,无数人排着长队。

云汐一一赠汤,"饮下这碗孟婆汤,忘尽一生浮沉得失,来世更觅良家人。"一个戴着斗笠,身着灰袍的步行僧接过那碗汤,手触到云汐指尖。步行僧不由抬头,只见云汐眉心一朵彼岸花忽然出现,很快又消失。他眸色微变,长声道∶"黄泉花开花又落,命中注定无良缘。"一旁的孟婆听闻,不由走上前来∶"不知先生此话何意?"

步行僧没有回答,仰头饮尽碗中孟婆汤,转身踏上奈何桥,引吭高歌∶"痴中惊梦已觉晚,今生缘灭幽买道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