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全文章节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舞奕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林初夏赵芳   更新:2024-06-11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由网络作家“舞奕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

《全文章节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精彩片段


“表少爷来了,快请坐。”中年妇女立马起身去搬凳子。

江末寒拉着林初夏在病床边坐下。

老人闻声,缓缓睁开了眼帘,就像放了慢动作似的偏过头来,看向林初夏时,身心猛地一颤。

就在林初夏与老人对视的那一瞬,老人的瞳孔突然放大,心电监护仪上的心跳次数也跟着迅速猛增。

护工看到异常,立马起身跑去叫来了医生和护士。

“外公……”江末寒牵着林初夏站到了一旁,紧张地看着医生和护士给外公检查身体。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医生回了话:“老爷子没事,可能是看到你带媳妇来了,心里高兴。”

“谢谢。”江末寒谢过医生,带着林初夏又坐回了病床旁。

老人缓缓地张开嘴,声音沙哑道:“结、结婚……证……”

江末寒立即掏出两本结婚证,打开来举到外公的眼前:“外公,您看,我真的没骗您。”

“你、你要……好好的……待……初……夏,不……可以……欺负她,不然……外公……死不瞑目。”老人吃力地说道。

江末寒重重地允诺:“我知道了,外公,我一定会对初夏好。”

“嗯……我……我也要……好起来……我还要……跟……初夏……下围棋……”老人气若游丝。

林初夏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老人怎么知道她会下围棋?

“那外公,您好好休息,我和初夏就不打扰您了。”江末寒起身要走。

老人却使出浑身解数似的,抓住了林初夏的手:“不、不要走……再陪陪外公……小……寒,初夏她……她有体寒……你、你要……好好照顾她。”

“是,外公。”江末寒又坐下。

林初夏被这老人抓着手,也不敢乱动,直到老人慢慢陷入熟睡中,她才敢把手从老人那只粗糙又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手里抽了出来。

“我外公才是老中医,他很神的。”江末寒嘴角微扬。

其实,他的医术也不差,算是得了外公的真传。

林初夏礼貌性地回了一个微笑。

两人起身离开的时候,病房门外突然传来几个声音。

“你到底有没有从李律师那儿打听到立遗嘱的事情?”

“就是没打听到,才着急啊!我现在就怕咱公公把江末寒那小子也算进来,分摊本应该属于我们儿子那一部分遗产。”

“话说回来,江末寒那小子只不过是一个外孙,咱公公怎么就把他看得比自己的几个孙子都还要紧?”

“还不是托了他那个早早就去世的妈的福,毕竟他妈是咱们公公唯一的女儿,不然咱们公公怎么会把他看得那么重?”

两个女人七嘴八舌,酸劲十足。

江末寒牵着林初夏走出去,迎面便与她俩遇上:“大舅妈、小舅妈,别来无恙。”

“呦,小寒今天又来看你外公啦!”

大舅妈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内涵他今天又来惦记着外公的遗产了。

“外公刚睡下,我看二位舅妈,就不要进去扰了外公的好梦了。”江末寒淡笑。

护工也跟着走了出来:“是啊!二位太太,老爷子睡了,你们等老爷子醒了再进去。”


老师见此情形,不得不开口劝说:“蓝蓝妈,我想你可能记错了。我也记得,心形的拉链头,是可可的。可可是全托生,可可的衣服都是我给可可洗的。”

女人顿时面子上挂不住,将手里可可的衣服往地上甩去,拉起蓝蓝的手迳自离开。

老师连忙将衣服捡起来,拍了拍灰尘,一脸抱歉:“可可妈,对不起啊!都是我粗心。”

好在地面干净,没把衣服弄脏。

“没关系。”林初夏从老师手里接过外套,不再为此事计较,给可可穿上。

“阿嚏——”可可打了个喷嚏。

林初夏连忙掏出纸巾,给可可擦了擦鼻子。

老师接着说道:“对了,可可妈,这两天,可可有点小感冒,只是流鼻涕,校医说没事,我们就没给可可喂药了。您带可可回去后,要随时注意可可的身体情况。”

“嗯,好。”林初夏点了点头,拉起可可的手,“可可,跟老师说再见。”

“老师再见!”林可可挥了挥小手。

回去的路上,小丫头依旧不停地问:“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想奶奶哇!妈妈,我要奶奶!”

提起赵芳,林初夏不禁蹙起了眉头。

小丫头不依不饶,一个劲地摇晃着她的手:“妈妈,我要奶奶嘛!”

“可可乖,奶奶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那我要去找奶奶。”

“可可,奶奶不是可可的亲奶奶,所以,奶奶以后没法再继续照顾可可了,可可不能再找奶奶了。”林初夏蹲下身来,耐着性子解释道。

林可可也不知道是哪儿理解错误了,突然哇哇大哭:“呜哇——呜哇——奶奶不要可可了!可可不要妈妈,可可要奶奶!”

林初夏鼻子一酸,将林可可轻轻地拥入怀中,安抚道:“可可,妈妈知道,妈妈平时陪你陪得少,以后妈妈会多陪可可,好不好?妈妈真的很爱可可呀!”

“我不要妈妈!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奶奶!”林可可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推开林初夏,“妈妈是个大坏蛋,不让我见奶奶!”

林初夏打了个趔趄,才稳住身体,心里虽然又凉又痛,却依旧耐着性子,对林可可的语气格外温柔:“可可,妈妈没有不让你见奶奶,是我们不能再跟奶奶住一起了。”

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这件事情?

一个人的苦,她只能一个人受着。

“呜呜——哇哇——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林可可哭得撕心裂肺。

林初夏想伸手过去抱,都被林可可挥手推开。

看着女儿哭得双眼红肿,林初夏很无助地蹲在原地,继续哄道:“可可,妈妈带你去吃甜甜圈?”

“我不要甜甜圈,我要奶奶!”林可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林初夏束手无策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无暇顾及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林可可或许是哭累了,声音越来越小。

林初夏见状,连忙安抚道:“可可,跟妈妈回家吧!妈妈给可可做鸡翅吃,好不好?”


翌日清晨。

林初夏给女儿和赵芳做好了早餐后,收到江末寒发来“我到了”的微信才出的门。

坐上江末寒的副驾驶,林初夏看到他穿着西装革履,袖口露出一枚别致的袖扣,一副矜贵的样子,再低头看看自己这卫衣配牛仔裤搭着帆布鞋的朴素打扮,林初夏抿了抿唇,很不好意思地偏头望向车窗外。

她是做工程造价的,平常不是坐办公室里赶项目,就是上工地搞现场踏勘,接触的都是一些底层的人。

若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反而显得有些另类。

而且自从有了孩子后,又忙于工作,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注意自己的外表形象了。

就连苏北辰有个时候都取笑她是个黄脸婆,土里土气的,丑死了。

进了市区,江末寒将林初夏带进了一家高档女装店。

“待会要去见我外公,还是稍稍打扮一下比较好。”江末寒温文儒雅地说。

林初夏尴尬地点了点头。

“既然要做戏,那就得做全套。”江末寒接着说。

买完衣服和高跟鞋,他又带她去做了发型、化了妆,甚至还给她买了包包和首饰。

从头到脚焕然一新,林初夏站在镜子前,不由地看出了神。

她并不是被自己美丽的外表所惊艳,而是感慨,原来这些年,苏北辰什么也没给过她。

回到车上,林初夏拿着刚刚自己非要留下的电脑小票,开始心算自己这一身的总价。

一共五万两千块,顶她半年工资!

“那个……”林初夏有些难以启齿。

自从买了房子后,她每个月要还房贷,要养家糊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年底也剩不了几个钱。

一下子就花了这么多,她还是有些心疼。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手里没有这么多钱。

“东西都送你了,这些小票我留着也没用,还是扔了吧!”江末寒看穿了林初夏的心思,伸过手去,夺走了她手里所有的电脑小票撕成两半扔进了车内的垃圾桶里。

“我……”

“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好心提醒。

林初夏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肚,拉过安全带系上。

等她卖了房子拿到了钱,她一定把这钱还给他。

“其实,你很漂亮。”江末寒睐了她一眼,突然耐人寻味地说。

林初夏瞬间愣住。

时隔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漂亮。

“谢谢。”她欣慰地微微一笑。

到了医院,快要走近一间独立病房时,江末寒突然牵起她的手,吓得她把手缩到胸前。

江末寒偏头看着她,忍俊不禁:“我俩现在是夫妻。”

“对、对不起。”林初夏这才反应过来,立即主动拉上男人的大手。

她因体寒,常年手脚冰凉,所以男人的手于她而言,就像小暖炉一样温暖。

江末寒下意识地握紧她这只凉凉的手,拉着她走进了病房。

“外公,我带新婚妻子来看您了。”

病房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在陪护,病床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罩,身上插满各种管子,枯瘦如柴的老人。

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说呢?”林初夏冷笑着反问。

她还不止这一张他们的艳照。

为了刺激她,张晓莉发了不下十张床照给她。

“是张晓莉给你的?”苏北辰拧着眉头,心里暗自谩骂张晓莉真是个蠢女人,眼下面对已经知晓实情的林初夏,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既然如此,你要分手也可以,那八十万的房款,你得分我一半作为分手费。”

“嗤”的一声,林初夏哂笑:“这套房子,你没出一分钱!你还有脸管我要分手费?”

“我怎么就不能要分手费了?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你把房子卖了,我理应拿一半!再说了,我妈还给你带了三年的娃。我一个博士生,跟你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给你脸上添了不少金吧?如今你说分手就分手,那你还得赔偿我的青春损失费!”

苏北辰说得条条是道。

林初夏淡定地反驳:“当年,是你跟我允诺,要跟我结婚,要给我和可可一个完整的家,要给我和可可一辈子的幸福,我才同意在房产证上加上你名字的。可是,拖到现在,你有娶我吗?其次,你妈给我带可可的这三年,我每个月都有支付五千块给你妈作为谢酬,你妈还有打麻将的嗜好,每次双休日出去打麻将输了钱,回来都管我要,她输多少,我就得补偿多少给她。还有你姐,逢年过节,你都要我给她塞红包,你姐还从我这里顺走了不少好东西。至于你,你读博的这几年,生活费和学费,所有吃穿用住都是我给你出的!如今你出轨在先,还好意思管我要分手费?”

“这些事情,都是你自愿付出的,跟我现在要分手费有什么关系?”苏北辰依旧理直气壮。

“我自愿付出,那是因为,我把你们当家人,愿意为这个家付出一切,而你们呢?欺骗我、压榨我、算计我!”林初夏怒不可遏。

苏北辰反倒更嚣张:“反正,你不给我钱,我就报警,我还要闹到你们公司去!”

林初夏嗤之以鼻地笑了笑:“好啊!你去报警啊!你去闹啊!正好我可以把银行的流水账单打印出来,把我之前花在你和你妈身上,还有你姐未经过我同意就偷拿我东西,以及你花在小三身上的钱,都列在一起做个清单表,全部索要回来!”

“你、你……”苏北辰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我要跟你打官司!反正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法官一定会判你分一半的房款给我!”

“打官司也可以啊!你顺便还可以跟法官说说,可可为什么不是你亲生女儿这事!”

“你什么意思?”

“四年前,你是怎么算计我,害我失z身,牟取读博名额这事,你心里没点数?”

“呵,你有证据吗?”苏北辰不屑。

时隔四年,当年那件事,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所谓的证据了。

林初夏不痛不痒地笑了笑:“有没有证据,你去法院告我,不就知道了?反正到时候,身败名裂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苏北辰瞬间哑口无言,只得瞪大眼睛,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林可可一边抽泣,一边摇头:“我不要跟妈妈回家,我要奶奶。”

林初夏蹙起眉头,站起身来,耐心尽失地怒吼:“你再不听话,妈妈就打你了!”

“呜哇——”林可可小嘴一张,仰着小脑袋,再次伤心地大哭起来。

林初夏顾不了那么多,抓着林可可的小手,强行将她拽回了家中。

她害怕孩子翻窗,也害怕孩子开门。

所以,她一进家门,就把门窗都反锁,才敢进厨房准备晚餐。

她做了一桌子女儿爱吃的菜,然而,女儿坐在餐桌前,瘪着小嘴巴,不吭声,也不拿勺子,耷拉着小脑袋,啪嗒啪嗒地掉着小泪珠。

“可可,吃饭。”林初夏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饭菜,喂到林可可的嘴边。

林可可吸了吸鼻子,紧紧闭着小嘴巴,怎么着都不肯吃。

林初夏懈气地放下勺子,拿起碗筷,自顾自地往嘴里扒饭,心里却在一阵又一阵的隐隐作痛。

她勉强把自己的那份饭菜吃完,林可可依旧坐在餐桌边,一口未动。

林初夏想着或许待会女儿饿了,就会自己吃,索性起身收拾了碗筷,而后去工作。

眨眼间到了十点,林初夏把工作做完,才想起女儿。

走出去一看,只见林可可一动也不动地趴在餐桌上。

“可可……”林初夏疾步过去,将林可可从餐桌前抱起时,才意识到不对劲。

小丫头浑身滚烫,小脸涨得通红,张着小嘴巴呼吸,却睡得很沉很沉。

“可可,你别吓妈妈!”林初夏心头一紧,连忙拿起手机和钥匙,抱着林可可出了门。

她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挂了号走进急诊儿科,才知道这里人满为患,还有四十多个小孩子排在前头。

“三十八摄氏度,请去那边等待。”护士给林可可量了体温后,准备走时,却被林初夏给拉住。

“护士,我女儿她严不严重?我一直叫她,她都不醒。”林初夏焦虑不安地问。

“低烧而已,不用这么紧张。”护士淡漠道,垂眸时瞥了一眼林初夏脚上趿着双凉拖鞋,面无表情地走了。

林初夏紧紧地搂着林可可杵在原地,心里既自责又无助。

此时,江末寒从门诊办公室里走出来,无意间地抬眸,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大厅休息区里抱着林可可等待的林初夏。

这么巧?

江末寒挑了挑眉稍。

随即,他看向墙壁上的叫号牌。

林可可前面还有四十多个小朋友。

见状,他又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请1988号林可可小朋友,到1号急诊室。”

叫号牌突然叫到自己,林初夏愣了一下,确认自己没听错后,立即抱起林可可起身冲进1号急诊室。

她很有礼貌地轻轻关上门,而后快速坐到了医生的办公桌旁。

“医生,您快帮我看看,我孩子她突然发烧到三十八摄氏度,到现在都昏睡不醒,而且还没口味吃饭。”

林初夏急忙交代女儿的病情。

女儿昏昏沉沉睡了这么久还不醒,她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别担心,我先帮你看看。”江末寒戴上听诊器,掀开林可可的外套,将听诊头放了进去。

林初夏只觉这男医生的声音有些耳熟,下意识地盯着对方,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来。

“请问,你是不是……江末寒?”林初夏有些不确定。

最近她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身形样貌跟江末寒相似的男人,就总以为人家是江末寒。

毕竟对方现在戴着银丝边眼镜,穿着洁净的白大褂,浑身散发着股清冽的气息,完全感觉不到一丝市侩的味道。

同时也跟平日里总是穿着西装革履、温文儒雅的江末寒,有着天壤之别。

“是不是我这张脸,很难让你记住?”江末寒取下听诊器的同时,也摘掉了眼镜,打趣道。

林初夏赧然地笑了笑,一脸抱歉:“对不起,第一次见你戴眼镜,我刚刚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毕竟,他戴眼镜的样子和不戴眼镜的样子,给人的感觉真的不一样。

更何况他还戴着口罩,更加让人难以分辨。

“可可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江末寒随之关问道。

“就今晚,我今天把她从学校里接回来的时候,老师就跟我说,可可有些小感冒,只是流鼻涕,不严重,就没给她喂药了。”

江末寒听着林初夏的叙述,又给林可可号了号脉。

见林可可睡着了,他拿着压舌板,轻轻地撬开小丫头的嘴巴。

全程他都很温柔,没有将小丫头吵醒。

他而后开了药,拿着就诊卡起了身:“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可可取药。”

“我……”

林初夏本想谢绝,但江末寒已经拿着卡只身走了出去。

诊室里,就剩她抱着女儿在这。

外头还有一群家长抱着孩子排队等候就诊。

若不是江末寒给她开了个“后门”,只怕她要等到凌晨去。

林初夏四下打量了一下就诊室,目光无意间锁定在墙壁上挂着的江末寒的医生简介上。

没想到,江末寒也是博士毕业的高材生。

但是,江末寒的年龄却比苏北辰小,由此可见,江末寒还是跳级学霸。

看完江末寒的医生简介,林初夏不禁感慨,都是博士生毕业,苏北辰的人品,却不及江末寒一丝一毫。

江末寒买了药回来时,已经脱掉了白大褂,还买了一双新毛拖。

他从她怀里抱过林可可:“换上这双毛拖,跟我走,我送你们回家。”

林初夏抿了抿唇,赧然地脱下凉拖装进袋子里,穿着他买回来的新毛拖起了身。

路过挂号大厅时,林初夏听到了耳熟的声音,下意识地伫足循声望去。

江末寒见林初夏突然不走了,也跟着停下脚步,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苏北辰对着一个挺着孕肚,两眼红润的女人,毫不顾及其颜面地大吼:“你要拿掉孩子就拿掉好了,别以为我会心疼,你之所以跟我在一起,还不是冲着我在这省城里有套房子,你好跟着我在省城落户!”

林初夏闻言,冷冷一笑。

没想到张晓莉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林初夏来不及转身,就被一只肥胖的大手,将上半身按在了洗漱台上,反剪住了双腕。

“混蛋,你放开我!”她嘶吼的时候,一只脚用力将她两腿分开。

解皮带的声音响起,席部长借着酒劲,笑淫淫地说道:“真以为我征服不了你?”

“你有病!”

“小林,平日里我在项目上待你不薄吧!每次有大项目,第一个想到的人总是你。每个月,你的业务提成,拿得比其他人都多。现在,我是不是该拿点福利回来了。”

“那是我凭自己的本事把业务做上去的……”林初夏使出浑身解数,奋力反抗。

奈何男女力气悬殊,她根本不是这胖男人的对手。

“你是有本事,可是也得我给你提供大项目不是吗?如果你今天不从了我,以后的大项目,你就别想了……”席部长咧了咧嘴。

毕竟,项目越大,提成越多。

“你放开我!”林初夏咬牙挣扎,忍着头晕脑胀,大声呼喊着,“救命……”

就在席部长准备脱她裤子的时候,厕所隔间的门突然“乓”的一声,让两人同时僵住。

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淡定地走到林初夏身旁另一个洗手盆前洗手。

“先生,救我……”林初夏来不及看清楚是何人,歇斯底里地求救。

“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男人不紧不慢地问。

林初夏听这声音觉得耳熟,下意识地定睛望去。

看到男人英俊的面容,她眼中瞬间泛着希冀的微光,不假思索地回答:“怎么报答你都行!”

闻言,江末寒嘴角微扬地睐了她一眼。

他倚着洗漱台边缘,挑起眉眼,怀抱双臂,盯视着席部长时,眉眼的笑意瞬间收敛,冷冷地说:“放开她。”

江末寒此刻并不大想通过武力解决这个问题。

席部长却不识趣地呵斥:“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林初夏趁着这胖男人分神松懈之际,一个转身,狠狠地往他命根子处踹去。

席部长痛得面部扭曲,“啪”地一声,双膝磕地,跪在了她的跟前。

林初夏头晕得厉害,也因此打了个踉跄,差点没稳住脚,好在江末寒伸手扶了她一把。

“我要报警!”她下意识地去掏手机。

席部长缓过疼痛后,嗤之以鼻:“你报警有什么用?这里又没监控摄像头。而且,事情闹大了,你觉得最后吃亏的人是我还是你?”

林初夏身心一怔,不禁蹙起了眉头,握紧了手机。

职场上,女员工被上司骚扰,闹到最后,谁也占不了上风,她还得承担失去工作的风险。

江末寒见林初夏有所考虑后顾之忧,利落地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安慰道:“别怕,有我!”

说完,他眯起黑眸,歪了歪脑袋,又揉了揉手腕,捏得指骨咯吱作响,而后攥紧了拳头。

盯着席部长时,江末寒语气阴冷,“没有摄像头是吗?”

“你、你、你……想做什么?”席部长意识到情况不对,冷不丁地打个寒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