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闭眼考清华小说

闭眼考清华小说

宋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班级群都在打赌我会去哪个职业学校。我蹲在村子门口,刚在群里扣了个「?」就被我舔了三年的男神移出群聊。三个月后,在清华大学学生干部换届选举上,我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把男神踢出了干部群。

主角:宋砚许荞荞   更新:2022-09-11 00: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砚许荞荞的其他类型小说《闭眼考清华小说》,由网络作家“宋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考成绩出来那天,班级群都在打赌我会去哪个职业学校。我蹲在村子门口,刚在群里扣了个「?」就被我舔了三年的男神移出群聊。三个月后,在清华大学学生干部换届选举上,我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把男神踢出了干部群。

《闭眼考清华小说》精彩片段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估摸着在讨论世界上怎么有我这么舔的人。


宋砚拿着我买的水站在旁边,终究是没有过来。


不过在我跑了第三圈的时候,楼盛舟却拽住了我的胳膊,他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嘴里咬着一根冰棍,把我拉到旁边问我是不疯了。


我擦了一把汗,眼冒绿光地看着他只咬了一口的冰棍。


楼盛舟逗我:「吃一口?」


我摇摇头。


他继续说:「吃吧,我只咬了上面,你吃下面的。」


话刚说完,我一口咬在了他的冰棍上。


透心凉,心飞扬。


楼盛舟气笑了,骂我:「你真是……」


真是什么也没听完,教官骂骂咧咧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听管教。


我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问他:「你能把我怎么样?」


教官脸和迷彩服一样绿,拽着我说:「跟我去校长办公室,今天我非得让他给你一个处分不可!」


于是我被教官带走了。


楼盛舟热情地表示要帮忙,我摆手拒绝。


办公室里,戴着眼镜脸色黑沉的校长听完教官抑扬顿挫的叙述,喝了口茶:「的确应该给处分。」


教官很得意,哎呀哎呀的像个菜市场大妈。


校长继续说:「但该处分的人是你,张教官,正常训练可以接受,可你却体罚学生,我们清华的学子是未来的国之栋梁,要是被罚出问题了怎么办?」


教官:「……」


校长唰唰唰地开了份通知:「你被取消教官资格,可以走了。」


张教官脸色犹如吃了翔,十分憋屈地离开,他前脚刚走,校长后脚就收起严肃的表情。


「乖宝,干爹刚才表现可以吧?」


正如楼盛舟他爸是清华副校长。


我的干爹,是清华正校长。



新来的教官应该是听说过我的丰功伟绩,不仅没有为难我,军训最后一天还撺掇我去唱歌。


之前网络的热度加上我对宋砚锲而不舍的倒追让我在新生里知名度节节攀升。


大家呼喊着我的名字,然后表情隐忍地听我唱完了一首《爱的供养》。


据楼盛舟后来说,听完我唱的歌他回去做了三天噩梦。


离我最近的人嘲笑我:「我祖奶奶快咽气的时候都没这么要死不活的。」


这可怎么办,我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给宋砚表白呢。


我下意识地看他,操场明亮的路灯下,宋砚屈着腿,胳膊搭在腿上,遥遥地和我对视了一瞬。


他眼神深邃,不经意散发出一股寂寥的味道。


广播里传来切歌声,《attention》回荡在偌大的操场上,所有人都沸腾了。


我朝宋砚笑了笑,就着音乐开始跳那支红遍大江南北的舞。


所有人都没料到我会突然跳舞,直到音乐卡点,我随之跳出信仰之跃,满操场传来倒抽地一声:「卧槽——」


不远处的榕树下,树叶唰唰作响,楼盛舟手里捏着一瓶可乐,直到冰块化尽,他也没有再喝一口。


这一天,是2022年9月22日。


我的眼里只有宋砚。


而这个燥热夏日的夜晚过后,有个少年却悄悄的喜欢了我好多年。



军训过后我名声更大了,因为舞跳得好,学生会的文艺部长邀请我加入他们。


我本来想拒绝的,但她神神秘秘地抽出一张报名表跟我说:「宋砚也申请了,已经过笔试了哦。」


我问她什么时候面试,部长说国庆节后,我想了一下就同意了。


文艺部长拉我进群,一堆人对我表示热烈地欢迎并希望我能发个红包。


我发了,三秒之后红包被抢空,而运气王居然是楼盛舟。


我问他怎么在学生会,楼盛舟大惊小怪地告诉我他是副主席啊。


我没忍住,手欠发了个偷笑的表情。


楼盛舟回我「……」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你爸是副校长,你是副主席,你们一家子都和副官过不去。」


楼盛舟:「……」


下一秒系统提示消息传来,我以为我又被踢出群了。


看了一眼却是楼盛舟把我设置为管理员。


我问他:「什么意思?」


楼盛舟理所当然地回我:「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帮我发发通知组织一下会议。」


我宁死不屈,楼盛舟用官阶压我,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他答应请我吃二食堂的排骨。


我俩动作很快,中午放学就往食堂跑,楼盛舟一边嫌弃我一边把所有排骨拨进了我碗里。


我吃得正香,楼盛舟突然叫我别抬头,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我反而东张西望,于是就看见宋砚和一个女生走在一起。


他俩离得很近,宋砚手里还替她端着餐盘。


楼盛舟说:「都叫你别抬头了。」


我扒拉一口排骨笑了笑,低下头的瞬间宋砚突然朝我望了过来,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军训过后没多久就放国庆假,高中又办同学聚会,班长特意把我拉进班群,还把我设为管理员,和宋砚平起平坐。


聚会的地点选在宋砚成人礼的KTV。


以往我也不是没参加过这样的聚会,但大部分时候我都被人遗忘在角落,哪像现在比宋砚还要抢手。


有女生问我:「许荞荞,你唱歌吗?」


宋砚诡异地看了她一眼,女生接收他的到目光,兴奋地问他:「怎么,你想唱?」


宋砚抿着唇正要拒绝,女生已经把话筒塞他手里了,再想说话,伴奏声已经响起。


是陈奕迅的《因为爱情》,宋砚声音本就低沉,唱男声部分刚好,至于女声部分……


「再唱不出那样的爱~情~,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我唱得声情并茂,像是跑了十个老公,他们脸色却一言难尽。


包厢门打开,楼盛舟戏谑地靠在门口,等我唱完再也绷不住:「闻声识人啊,许荞荞,你真是古往今来除王熙凤第二人。」


我骂他滚,顺便问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他指了指隔壁:「陪我爸应酬,顺便过来玩几天,要不要一起?」


我和楼盛舟是有点革命友谊在的,正准备答应他,宋砚突然放下话筒,弄出好大的动静。


在我疑惑的目光中,宋砚起身朝正在喝酒的那桌男生走去,问他们要了个杯子。


有人问他:「你不是不喝酒吗?」


这倒是,我从来没见过宋砚喝酒,但现在他沉默地一杯接一杯,要不是看见他紧蹙的眉头,我还以为他酒量很好。



那她也太低调了,我看她连买茶叶蛋都要跟老板娘讲价啊。」


这是真的,我的零花钱的确负担不起茶叶蛋这么奢侈的东西。


但紧接着,高中时期赵瑶和吴篾对我的校园霸凌也随之被爆了出来。


网络群体大多是年轻人,对欺凌有很强的共情能力。


他们纷纷拿起键盘,战斗在网暴第一线。


骂脏话的、P 遗像的、人肉的、还有组队去他们家门口泼黑狗血的……


不过才一天,赵瑶他们就扛不住,给我打电话求我去网上澄清。


我坐在电脑前面,面前摊开的,是那本日记本。


上面详细地记载了从 2019 年起,他们对我的所有霸凌事件。


`2019.9.2,开学第一天,赵瑶把我堵在厕所里让我从她的胯下爬过去,否则就把我的校服扒了,我爬了,可她们还是没有放过我。


`,吴篾在我的课桌里放了个腐烂的苹果,很臭,老师让我拿着滚出去。


`,他们把我锁在储物间,我很害怕。


`,他们往我的饭里吐口水,这份饭花了我十分之一的生活费,这下全吃不了了。


……


见我没说话,赵瑶带着哭腔喊:「许荞荞,我求你了,你说句话啊!」


我合上日记本:「求我?求我有用吗?」


赵瑶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把烟头按在我手背,撕我作业的时候,我没有求你们吗?」


赵瑶说:「对不起。」


我说:「没用的,你们是对不起许荞荞,但是你们永远都听不见那句没关系了。」


赵瑶慌了,没有察觉出我话里的不对劲,而是一个劲地求我放过她。


那谁来放过我呢?


我挂了电话,迅速把她拉黑。


网暴还在持续发酵,网友们口诛笔伐,上升到了社会性问题,甚至有知名大 V 通过这件事写了文章抨击校园暴力,呼吁大家坚决抵制霸凌。


趁着这个热度,有许多曾经经历或正在经历校园暴力的学生们纷纷发文曝光。


这一次他们不再害怕,他们站在光里,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在这样激动人心的氛围当中,我开学了。


唉,英雄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开学那天,清华大学门口迎来了空前盛世,那些被救赎的网友非要来对我表示感谢,一个个地排着队来握我的手。


还有一些蹭热度的网红过来找我拍照,俨然我是一个旅游景点似的。


·38 度的太阳下,我的心凉成了 0 度。



许荞荞,你搁这 cos 蜡像呢?」


楼盛舟桀骜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就把我从喷着熏人香水的网红身边拉了过去。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同时疑惑问他:「你怎么在这?」


楼盛舟理所当然地说:「开学啊。」


我难以置信:「你也是清华的?」


或许是我的表情太明显,他眯了眯眼,伸出手弹我的脑门,见我热得满脸通红,屈起的手指又转成刮了一下我的鼻尖。


宋砚穿着白衬衫,面无表情地走进校门。


夹杂着冷冽的「轻浮」两字轻飘飘地从我耳边掠过。


我转身跟上宋砚,解释道:「楼盛舟刚才帮了我,我不是轻浮的人。」


宋砚没说话,自顾自往前走,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压根没有等我的意思。


我拎着行李箱跟得很勉强,却仍是倔强地跟着:「宋砚,你通过我的微信呗,我有话跟你说。


「宋砚,你干嘛这么讨厌我啊?


「难不成你是害羞不好意思?」


「……」


一直沉默的宋砚终于忍无可忍,他转身睨着我,冷冰冰地说:「别再跟着我。」


我站在原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没再跟着了。


因为前面就是男生宿舍,我特么进不去了。


九月份仍是热浪滔天,这种情况在军训时尤为激烈,通常是在太阳底下站半个小时,人就能热得羽化登仙。


我跟宋砚不在一个连,但隔得也不算远,一有休息的时间我就去找宋砚,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当然大部分时候他都对我不冷不热的。


舔狗也是有尊严的,我抓着宋砚问他到底怎么样才理我。


话刚说完,他们连几个男生阴阳怪气地笑了:


「宋砚,你的小舔狗又来了啊。」


宋砚没否认,手里抓着空了的水杯,眼神空洞地看着操场。


另外一个男生突然拍了拍我,说:「你这舔狗不敬业啊,他水杯里的水都空了,你难道不知道去给他买瓶水吗?」


我问他:「现在去?可是马上要集合了。」


男生说:「难道你忍心你的男神渴着军训?也不怕他缺水晕倒吗?」


这的确是个严肃的问题,于是我起身往小卖部跑。


跑得满头大汗也迟到了,我拿着水在队伍旁边站军姿,被教官训斥了半个多小时。


末了,别人结束军训中场休息,教官罚我绕着操场跑十圈。


我在旁边跑,那几个男生就在旁边笑。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估摸着在讨论世界上怎么有我这么舔的人。


宋砚拿着我买的水站在旁边,终究是没有过来。


不过在我跑了第三圈的时候,楼盛舟却拽住了我的胳膊,他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嘴里咬着一根冰棍,把我拉到旁边问我是不疯了。


我擦了一把汗,眼冒绿光地看着他只咬了一口的冰棍。


楼盛舟逗我:「吃一口?」


我摇摇头。


他继续说:「吃吧,我只咬了上面,你吃下面的。」


话刚说完,我一口咬在了他的冰棍上。


透心凉,心飞扬。



楼盛舟气笑了,骂我:「你真是……」


真是什么也没听完,教官骂骂咧咧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听管教。


我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问他:「你能把我怎么样?」


教官脸和迷彩服一样绿,拽着我说:「跟我去校长办公室,今天我非得让他给你一个处分不可!」


于是我被教官带走了。


楼盛舟热情地表示要帮忙,我摆手拒绝。


办公室里,戴着眼镜脸色黑沉的校长听完教官抑扬顿挫的叙述,喝了口茶:「的确应该给处分。」


教官很得意,哎呀哎呀的像个菜市场大妈。


校长继续说:「但该处分的人是你,张教官,正常训练可以接受,可你却体罚学生,我们清华的学子是未来的国之栋梁,要是被罚出问题了怎么办?」


教官:「……」


校长唰唰唰地开了份通知:「你被取消教官资格,可以走了。」


张教官脸色犹如吃了翔,十分憋屈地离开,他前脚刚走,校长后脚就收起严肃的表情。


「乖宝,干爹刚才表现可以吧?」


正如楼盛舟他爸是清华副校长。


我的干爹,是清华正校长。


新来的教官应该是听说过我的丰功伟绩,不仅没有为难我,军训最后一天还撺掇我去唱歌。


之前网络的热度加上我对宋砚锲而不舍的倒追让我在新生里知名度节节攀升。


大家呼喊着我的名字,然后表情隐忍地听我唱完了一首《爱的供养》。


据楼盛舟后来说,听完我唱的歌他回去做了三天噩梦。


离我最近的人嘲笑我:「我祖奶奶快咽气的时候都没这么要死不活的。」


这可怎么办,我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给宋砚表白呢。


我下意识地看他,操场明亮的路灯下,宋砚屈着腿,胳膊搭在腿上,遥遥地和我对视了一瞬。


他眼神深邃,不经意散发出一股寂寥的味道。


广播里传来切歌声,《attention》回荡在偌大的操场上,所有人都沸腾了。


我朝宋砚笑了笑,就着音乐开始跳那支红遍大江南北的舞。


所有人都没料到我会突然跳舞,直到音乐卡点,我随之跳出信仰之跃,满操场传来倒抽地一声:「卧槽——」


不远处的榕树下,树叶唰唰作响,楼盛舟手里捏着一瓶可乐,直到冰块化尽,他也没有再喝一口。


这一天,是 2022 年 9 月 22 日。


我的眼里只有宋砚。


而这个燥热夏日的夜晚过后,有个少年却悄悄的喜欢了我好多年。



半夜一点,我在群里说:「隔壁速来。」


再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楼盛舟回复了我一句:「行啊,等着。」


后面还跟着三个龇牙笑的表情。


三十秒后,寂静的群聊冒出无数的「?」


国庆七天,《清华副主席与文艺女部员不得不说二三事》不胫而走。


我跟楼盛舟把宋砚架出 KTV,夜晚的凉风吹在身上,我清醒不少。


迎面走过来个醉醺醺的男人,跟没长眼睛似的往我身上撞,楼盛舟靠过来拉了我一把,男人才没有继续纠缠。


我浑身都在发抖。


楼盛舟察觉到了,问我怎么了。


我看着醉汉消失的方向,深吸了口气说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


三月十八日的记忆铺天盖地向我涌来,如潮水般将我淹没,我沉沦着、挣扎着,逐渐窒息。


楼盛舟约我去爬山,但是隔天就下起暴雨。


雨,总是会让人联想到不好的东西,我烦躁地翻着日记本,手指停留在三月十八日那天,不自觉骨节发白。


也不知道宋砚醒了没有,我在桌上留了电话,可到早上十点他都没有联系我。


我顺手翻了翻微信消息,干部群已经炸开锅。


我和楼盛舟的八卦被他们津津乐道了一晚上。


我私聊叫楼盛舟管管,他隔了一会给我拍了张照片,背景是幽深的巷子。


我发了个问号过去,楼盛舟给我弹了个视频。



我发了个问号过去,楼盛舟给我弹了个视频。


视频里,他穿着雨衣,黑色的头发微湿,帅气的脸蛋背对着光看不真切,一双眼睛却亮亮的。


我问他:「你在干嘛?」


楼盛舟说:「昨晚看你在这个巷子里紧张得发抖,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好吓人的,今晚不许挂视频啊,我得治好你这个心病。」


他觉得我有病,我也觉得他有病。


但是目光触及他身后的巷子,我突然笑了笑:「楼盛舟,你真的想帮我吗?」


楼盛舟拍胸脯:「就没有哥们办不到的事。」


我说:「那好,那你先来我家一趟。」


自从高考后,我爸就把全国各地的房产钥匙都交给我保管,我现在所处的是重庆城里的一套房内。


楼盛舟来得很快,我拿着一堆化妆品,笑呵呵地迎接他。


两个小时后,楼盛舟看着镜子里黑长直心机伪素颜妆,穿着衬衫校服裙的自己,满头黑线。


我拍手叫好:「真漂亮啊!」


楼盛舟一脸隐忍:「许荞荞,你想死吗?」


我欣赏着他的颜值,不得不说楼盛舟长得极好,这么一打扮倒还真有几分清纯猛女的味道。


半小时后,我们打着两把伞回到了 KTV 后门的巷子里,我替楼盛舟整理了裙子,对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楼盛舟第一次当女装大佬就被我委以重任,紧张得走路都不会走了,再三问我:「你确定这样真的能行?」


我拍拍他:「拜托,我省状元的智商你信不过?」


楼盛舟豁出去了:「那行,哥们帮你这回。」


他说完我就蹿到了巷尾,把自己严严实实地遮了起来。


以确保能够听到楼盛舟等会呼救声的同时,又能不被其他人发现。


半夜两点,巷子里歪歪扭扭走来一个人,他提着酒瓶,神志不清。


而楼盛舟恰好出现,独自彷徨在悠长寂寥的雨巷。


醉汉模糊的视线里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学生妹,他顿时色心大发,朝着楼盛舟扑了过去。


我蹲在巷尾,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