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全文阅读

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全文阅读

舞奕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初夏赵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舞奕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痛,却依旧耐着性子,对林可可的语气格外温柔:“可可,妈妈没有不让你见奶奶,是我们不能再跟奶奶住一起了。”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这件事情?一个人的苦,她只能一个人受着。“呜呜——哇哇——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林可可哭得撕心裂肺。林初夏想伸手过去抱,都被林可可挥手推开。看着女儿哭得双眼红肿,林初夏很无助地蹲在原地,继续哄道:......

主角:林初夏赵芳   更新:2024-06-11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的现代都市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舞奕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初夏赵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舞奕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痛,却依旧耐着性子,对林可可的语气格外温柔:“可可,妈妈没有不让你见奶奶,是我们不能再跟奶奶住一起了。”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这件事情?一个人的苦,她只能一个人受着。“呜呜——哇哇——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林可可哭得撕心裂肺。林初夏想伸手过去抱,都被林可可挥手推开。看着女儿哭得双眼红肿,林初夏很无助地蹲在原地,继续哄道:......

《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老师见此情形,不得不开口劝说:“蓝蓝妈,我想你可能记错了。我也记得,心形的拉链头,是可可的。可可是全托生,可可的衣服都是我给可可洗的。”

女人顿时面子上挂不住,将手里可可的衣服往地上甩去,拉起蓝蓝的手迳自离开。

老师连忙将衣服捡起来,拍了拍灰尘,一脸抱歉:“可可妈,对不起啊!都是我粗心。”

好在地面干净,没把衣服弄脏。

“没关系。”林初夏从老师手里接过外套,不再为此事计较,给可可穿上。

“阿嚏——”可可打了个喷嚏。

林初夏连忙掏出纸巾,给可可擦了擦鼻子。

老师接着说道:“对了,可可妈,这两天,可可有点小感冒,只是流鼻涕,校医说没事,我们就没给可可喂药了。您带可可回去后,要随时注意可可的身体情况。”

“嗯,好。”林初夏点了点头,拉起可可的手,“可可,跟老师说再见。”

“老师再见!”林可可挥了挥小手。

回去的路上,小丫头依旧不停地问:“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想奶奶哇!妈妈,我要奶奶!”

提起赵芳,林初夏不禁蹙起了眉头。

小丫头不依不饶,一个劲地摇晃着她的手:“妈妈,我要奶奶嘛!”

“可可乖,奶奶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那我要去找奶奶。”

“可可,奶奶不是可可的亲奶奶,所以,奶奶以后没法再继续照顾可可了,可可不能再找奶奶了。”林初夏蹲下身来,耐着性子解释道。

林可可也不知道是哪儿理解错误了,突然哇哇大哭:“呜哇——呜哇——奶奶不要可可了!可可不要妈妈,可可要奶奶!”

林初夏鼻子一酸,将林可可轻轻地拥入怀中,安抚道:“可可,妈妈知道,妈妈平时陪你陪得少,以后妈妈会多陪可可,好不好?妈妈真的很爱可可呀!”

“我不要妈妈!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奶奶!”林可可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推开林初夏,“妈妈是个大坏蛋,不让我见奶奶!”

林初夏打了个趔趄,才稳住身体,心里虽然又凉又痛,却依旧耐着性子,对林可可的语气格外温柔:“可可,妈妈没有不让你见奶奶,是我们不能再跟奶奶住一起了。”

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这件事情?

一个人的苦,她只能一个人受着。

“呜呜——哇哇——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林可可哭得撕心裂肺。

林初夏想伸手过去抱,都被林可可挥手推开。

看着女儿哭得双眼红肿,林初夏很无助地蹲在原地,继续哄道:“可可,妈妈带你去吃甜甜圈?”

“我不要甜甜圈,我要奶奶!”林可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林初夏束手无策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无暇顾及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林可可或许是哭累了,声音越来越小。

林初夏见状,连忙安抚道:“可可,跟妈妈回家吧!妈妈给可可做鸡翅吃,好不好?”


想必张晓莉也是。

女人有了孩子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把孩子摆在第一位。

事如今,可可既然不是苏北辰的孩子,那么她对苏北辰也已经没有任何眷恋了。

这会儿,苏北辰估计也是在陪张晓莉吧!

“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大的水声?”林初夏明知故问。

苏北辰慵懒地回答道:“在洗漱,准备睡觉了。”

实则是躲在厕所,背着张晓莉给她回的电话吧!

林初夏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掉。”

苏北辰似乎有所警觉,声音也不再慵懒,严声质问:“你要卖掉房子做什么?”

“我去社区服务中心问了可可上学的事情。工作人员说,现在的孩子,安排的都是就近上学。我们现在住的老院子,附近没有好学校。可可将来要上一所好学校的话,我们得去市里重新买套学区房。”

林初夏慢条斯理地刚把话说完,苏北辰又迫不及待地问:“你赚到钱了?”

“我哪赚到什么钱?我每个月工资多少,你不是一清二楚吗?我是想,我们要买学区房给可可上学的话,就得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了才够钱买。”

“卖房子的事情,我得再考虑考虑。”苏北辰语气里透着正在掂量的意思。

见苏北辰犹豫不决,林初夏连忙趁热打铁:“可可已经三岁了,现在连幼儿园都没法读。我想的是,到时候我们卖掉房子买了新房后,新房写你一个人的名字就行了,然后你把户口迁过来,我们俩去领结婚证,我和可可一起上你的户口,可可也能上一所好的幼儿园。”

苏北辰闻言,二话不说,高兴地应下:“好,就这么定了。”

“那我卖房的那天,你过来签字。”林初夏接着说道。

苏北辰连连说了几声“好”,想起张晓莉做产检还要花钱,于是又开了口:“初夏,我的导师一直卡着我的论文不让过,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发个大红包,我想转发给我的导师。”

“发红包没用,导师还怕你微信上留下证据倒打他一耙。所以我们得送礼,回头我帮你挑件贵重点的礼物给你导师送过去!”林初夏找了个借口搪塞。

她岂会不知道,苏北辰这个时候管她要钱的目的。

“那……行吧!”苏北辰似乎是一时间也没想到其他要钱的理由,只好暂时作罢。

没其它话题,他便把电话给挂了,也没再怀疑她的动机。

或许,在苏北辰的眼里,她就是个恋爱脑,为爱傻到把自己卖了,还替人数钱都不知道。

林初夏看着手机上的通话结束,不痛不痒地扯了扯嘴角。

等她卖了房拿回这笔钱,她就带着可可离开苏北辰和赵芳!

其实,她知道苏北辰在盘算什么。

十有八九想的是,等她卖了房子,又买了学区房,写上他一个人的名字后,他就一脚把她和可可给踹了。

毕竟,他和张晓莉,也需要一套好的学区房,在这座一线的大城市里为自己的孩子扎根。


“你说呢?”林初夏冷笑着反问。

她还不止这一张他们的艳照。

为了刺激她,张晓莉发了不下十张床照给她。

“是张晓莉给你的?”苏北辰拧着眉头,心里暗自谩骂张晓莉真是个蠢女人,眼下面对已经知晓实情的林初夏,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既然如此,你要分手也可以,那八十万的房款,你得分我一半作为分手费。”

“嗤”的一声,林初夏哂笑:“这套房子,你没出一分钱!你还有脸管我要分手费?”

“我怎么就不能要分手费了?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你把房子卖了,我理应拿一半!再说了,我妈还给你带了三年的娃。我一个博士生,跟你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给你脸上添了不少金吧?如今你说分手就分手,那你还得赔偿我的青春损失费!”

苏北辰说得条条是道。

林初夏淡定地反驳:“当年,是你跟我允诺,要跟我结婚,要给我和可可一个完整的家,要给我和可可一辈子的幸福,我才同意在房产证上加上你名字的。可是,拖到现在,你有娶我吗?其次,你妈给我带可可的这三年,我每个月都有支付五千块给你妈作为谢酬,你妈还有打麻将的嗜好,每次双休日出去打麻将输了钱,回来都管我要,她输多少,我就得补偿多少给她。还有你姐,逢年过节,你都要我给她塞红包,你姐还从我这里顺走了不少好东西。至于你,你读博的这几年,生活费和学费,所有吃穿用住都是我给你出的!如今你出轨在先,还好意思管我要分手费?”

“这些事情,都是你自愿付出的,跟我现在要分手费有什么关系?”苏北辰依旧理直气壮。

“我自愿付出,那是因为,我把你们当家人,愿意为这个家付出一切,而你们呢?欺骗我、压榨我、算计我!”林初夏怒不可遏。

苏北辰反倒更嚣张:“反正,你不给我钱,我就报警,我还要闹到你们公司去!”

林初夏嗤之以鼻地笑了笑:“好啊!你去报警啊!你去闹啊!正好我可以把银行的流水账单打印出来,把我之前花在你和你妈身上,还有你姐未经过我同意就偷拿我东西,以及你花在小三身上的钱,都列在一起做个清单表,全部索要回来!”

“你、你……”苏北辰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我要跟你打官司!反正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法官一定会判你分一半的房款给我!”

“打官司也可以啊!你顺便还可以跟法官说说,可可为什么不是你亲生女儿这事!”

“你什么意思?”

“四年前,你是怎么算计我,害我失身,牟取读博名额这事,你心里没点数?”

“呵,你有证据吗?”苏北辰不屑。

时隔四年,当年那件事,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所谓的证据了。

林初夏不痛不痒地笑了笑:“有没有证据,你去法院告我,不就知道了?反正到时候,身败名裂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苏北辰瞬间哑口无言,只得瞪大眼睛,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但同时,苏北辰心里也清楚。

就算林初夏没证据,只要林初夏到时候在法庭上揪着这事不放,还放出他跟张晓莉的床照。

无论结果如何,光他出轨这条,就足以让他的名声遗臭万年。

说不定,他还会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学籍,取消博士学位。

“怎么不作声了?”林初夏见他没下文,一脸吃瘪的样子,不禁得意地反问。

“林初夏,我没想到,原来你是这么一个心机深的女人!你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回属于我的那一部分房款!”

苏北辰咬牙切齿地撂下话,转身离开。

与其说他是自己识相走的,倒不如说他是落荒而逃。

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不要脸,还骂她有心机深,真是渣到没得救了!

林初夏懒得再去理会苏北辰的事情,转身回到了办公室里。

当她准备继续工作时,出差回来的部长,突然走进来,吆喝道:“大家先把手头的工作停一停,今天有领导要来例行检查,你们把自己的工位还有办公室的卫生都搞一下。”

部长说完,便立马出去迎接领导。

一旁的同事随即念叨道:“切,说是说领导例行检查,还不是为了给买家留个好印象,好把公司卖出去。”

“卖公司?”林初夏惊怔,“公司好好的,为什么要被卖掉?”

“公司要国转私了,需要一个大股东来投资。”同事小声回复道,“咱们部长私底下,正在拉拢我们这些小员工,和他一起入股,收掉公司一小部分股份,抬高股价,再转手卖给新来的大股东。这事,部长没跟你说?”

“可能是见我没钱入股,就懒得跟我说了吧!”林初夏淡淡地笑了笑。

和同事们一起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林初夏回到自己的工位上重新投入到工作状态中。

她喜欢戴上耳麦,听着轻音乐,沉浸式工作。

所以,外头发生什么事,她一无所知。

就在此时,过道上熙熙攘攘的来了一群人。

“江总,这里是我们公司的预算部,一共二十个人,同样也是分了多个专业。我带您进去参观一下,让员工们跟您打个招呼。”

说话的中年男子正是公司的现任董事长。

他毕恭毕敬地跟身旁这个被人簇拥在中间的年轻男人讲话。

年轻男人是目前大股东候选人中,出价最高的一个。

董事长有心巴结他,也是情有可原。

隔着落地窗,年轻男人却将目光落在了正专心致志地工作的林初夏身上,淡淡地开了口:“还是不用进去打扰他们工作比较好。”

“那我接下来带您去看我们的结算部和审计部?”董事长问。

“好。”江末寒将目光从林初夏的工位上收回,跟着董事长继续往前走。

他知道林初夏也在这座写字楼里上班,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这家造价公司的员工。

或许是出于对林初夏的关心,江末寒下意识地问道:“预算部平日里加班多吗?”

董事长回答道:“基本上是天天加班,因为甲方催得急,大家经常连夜赶项目预算也就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有给他们加班费吗?”江末寒微微皱起眉头。


“林部长,下班后,有没有活动安排?”钱永叩响了林初夏办公室的门。

林初夏抬眸看了他一眼,语气淡得不能再淡:“没有活动,回家加班。”

“你当上部长,底薪翻倍,不请客,说不过去吧?”钱永一边往里走,一边自以为是地指点。

林初夏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向走过来的钱永,嘴角微扬道:“钱工觉得,我应该组织什么样的活动比较好?”

“不如,下班后带着同事们先去下馆子,再去KTV?”钱永挑了挑眉。

“都可以,只要你们玩得开心就好。”林初夏落落大方道。

钱永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离去时,嘴角却挂着一抹阴险的笑意。

请客吃饭K歌这事,林初夏在下班前,就当众宣布了。

下班后,她带着全办公室的人,去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开了一间二十人吃饭的大包厢,也点了酒店的招牌菜,客客气气地招待他们。

却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餐桌上就开了十瓶白酒、两瓶红酒和十条烟,还都是最贵的那款。

“林部长,你不会介意吧?”钱永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比划道,“来,我们一起敬林部长一杯!”

林初夏一脸淡定地端起果汁,跟钱永的酒瓶碰了碰:“谢谢。”

待宴席结束后,那些剩下的烟酒,因为都打开了,无法退掉,所以也就被他们几个男同事争抢着瓜分掉了。

有女同事看不下去了,碎碎念叨了几句:“都是一群什么臭男人啊?故意宰咱们林部长的吧!”

“你少说两句,免得引战。”一旁的人劝诫。

林初夏无所谓地笑了笑,提起包包,起身说道:“我还在楼上开了间KTV大包厢,我们一起上去唱歌吧!”

一行人随即高高兴兴地挪步去了楼上的KTV大包厢。

等到他们唱到得意忘形时,林初夏起身悄悄离去。

她提着包包去了收银台,准备结账时,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了她的名字。

“林初夏!”

她回了头,只见江末寒从几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堆里向她跑了过来。

“江先生!”林初夏欣喜地唤道。

江末寒走过来见她要买单,立马豪爽地对收银员说道:“把林小姐的单,记我账上。”

林初夏连忙制止道:“不可以!”

“你又不给我面子?”江末寒打趣道。

林初夏一脸抱歉:“下次吧!这次真的不行。”

她说着,又转脸面向收银员,接着询问,“你好,我想问一下,我可不可以先付饭钱和开KTV包厢的钱,至于那些烟酒钱,还麻烦你们待会去包厢里找钱总付一下。”

“这……”收银员顿时有些难为情地看向江末寒。

江末寒就站在林初夏的身后,见收银员投来无法做主的目光,他会意地点了点头。

收银员这才微微一笑:“好的,饭钱和KTV大包厢的钱,一共两千块。”

“这部分记我账上!”江末寒再次强调。


楼下站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林初夏抬起头,见女儿坐在护窗上哇哇大哭,蓦然一阵绞心般痛得厉害。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家中,看到女儿哭得面红耳赤,只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了,整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跑过去将女儿从窗台上抱了下来。

“可可乖,妈妈在了!”林初夏紧紧地搂着林可可,浑身都还在发颤。

林可可却在林初夏的怀里不停地扭动着小身子:“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两只小腿就像蹬自行车似的,一脚又一脚地踹在林初夏的肚子上。

林初夏感到腹痛难耐,有些招架不住时,才松手将林可可放了下来。

谁知小丫头直接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

林初夏头疼地抚了抚额头,掏出手机给赵芳打了通电话过去。

“芳姨,你在哪儿?可可她……”

“你回来了,你带可可,我在王婶家搓麻将了。”

赵芳直接打断她的话,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林初夏无奈地放下手机,蹲下身去哄女儿:“可可乖,不哭了,奶奶待会就回来了!”

她一边哄着,一边想把女儿从地上抱起来,谁知女儿抓住她伸过去的手,张嘴就是一口咬住了她大拇指下方的指骨处。

痛——

林初夏蹙眉,不禁大吼了声:“林可可!”

然而,女儿一边呜咽,一边越咬越重。

林初夏痛得“嘶”了一声,恼火地举起手,却停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哪怕自己遭罪,她也还是舍不得打女儿。

或许是吃到了一丝异样的血腥味,林可可松了口。

小丫头抬起小脑袋,见妈妈举起手要打自己,两眼泪汪汪地撒腿就往外跑。

“呜呜——妈妈要打我!奶奶……奶奶……奶奶救命!”

林初夏见状,立马转身追了出去:“可可,你给我站住!”

平常赵芳在家带孩子从不出去打牌的,只有她双休时在家,赵芳才会出去玩一会儿。

眼下赵芳突然转变态度,对可可不再上心,一定是跟知道可可不是亲孙女有关。

她得尽快把房子卖了,带着女儿离开才行。

林可可哪会听她的话,小短腿跑得比兔子还快。

林初夏担心女儿摔着,不敢追得太紧:“可可,你跑慢点!”

谁知到了楼梯拐角,林可可脚下踩空,眼瞧着即将摔下去,林初夏跟在后头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可可!”

突然,一个黑影迅速跑上来,伸手接住了林可可的身子。

林初夏看到这一幕,抓着楼梯扶手,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喘气。

江末寒很轻松地给了林可可一个公主抱,将小小的身体,托护在自己臂弯上。

林可可也被刚刚的情形吓得止住了哭声,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表情呆萌呆萌地看着江末寒。

或许是觉得眼前这个叔叔长得很好看,小丫头立马眉开眼笑。


“是我,你的‘同事’兼老公——江末寒。”

男人似乎还在计较那天送她回家时发生的事情,但他的声音,她一时间真的没有听出来。

江末寒是通过二手房交易平台联系的她,所以她的来电显示上是平台伪号。

“你……”林初夏欲言又止。

江末寒见她半天没下文,只好道明自己的来意:“我挺中意你的房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先把合同签了。”

“你是真的需要这套房子吗?这套房子的地理位置,并不好。”林初夏有些怀疑江末寒的用意。

她并不是觉得他有什么坏心眼,而是怕他心肠太好,得不偿失。

江末寒倒是对答如流:“我最近打算自己创业,想买套二手房当工作室。”

“原来是这样。”林初夏不再有所疑惑,接着说道,“不过,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你可不可以装作不认识我?”

“当然可以。”江末寒什么也没问,便答应了。

林初夏随后把见面地址,定在了苏北辰的大学附近的茶楼,把时间约在了苏北辰午休时。

苏北辰得知有人要买这套房子,二话不说便从宿舍里跑出来,跟林初夏在茶楼的包厢里见了面。

林初夏点了一桌子苏北辰爱吃的菜。

看到苏北辰脖子上的吻痕,她也若视无睹,面露微笑地把剥掉虾壳的虾肉,全部放进了苏北辰的碗中,装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我跟对方约的是一点,你可以慢慢吃。”

苏北辰一直很享受着她的这种温柔体贴的性子,以至于她如今是装的都没看出来。

当然,他也一直嫌弃她出门不化妆,永远只会扎马尾、穿牛仔裤配平底鞋,没女人味,更嫌弃她是一个已经脏了的女人。

其实,他有恋处情结。

张晓莉跟他时,床单上的落红,让他感到十分餍足。

当年,若不是“那个人”提出要个干净的女孩子,不然,他早就对林初夏下手了。

“我决定买市中心学校附近的房子。”苏北辰拿着筷子比划,还不停地盘算着,“到时候,等孩子念完书,我还可以把房子高价卖出去。”

林初夏听着只是冷笑,他嘴里的“孩子”指的是张晓莉肚子里的那位吧!

“市中心学校附近的房子很贵,我们可能暂时买不起。”

“就买套八十来个平方的二居室房,付首付的钱,还是刚刚好。”苏北辰倒是把账算得一清二楚。

林初夏没反驳,随声附和了一个“好”字,干笑着拿起筷子给他夹菜。

江末寒赶过来后,林初夏装模作样地跟他握了握手:“江先生,你好!”

“这位是?”江末寒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苏北辰。

林初夏微笑着介绍:“我男朋友,房产证上是我和他两个人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江末寒主动将手伸向苏北辰,“你好,幸会幸会!”

苏北辰礼貌性地握了握,便急着问:“江先生,你是能全额付款的吧?”

“我已经找到了银行给我贷款,不影响你们卖房子。”江末寒微笑着回答。

直到核实完江末寒的买房可靠度,苏北辰这才放下心来。

签合同的时候,苏北辰还留了个心眼,想在合同上填写自己的银行卡号。


林初夏也正是因为席部长在项目上比较关照自己,才会任劳任怨地听候他差遣,根本就没往另一个方面去想。

她端着茶杯进了席部长的办公室。

刚把茶杯放下,席部长话里有话地说道:“小林,我看到你跟你老公吵架闹分手了,我最近也在跟我老婆吵架闹离婚了。”

这暗示,显而易见。

林初夏不傻,听是听懂了,却只能充耳不闻:“我先去忙了。”

席部长见林初夏转身,目光下意识地从她腰部往下扫过。

这女人不仅腰细,臀还挺翘,就是他从来没见过她穿裙子。

以林初夏这身材,穿裙子一定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得知了她跟苏北辰已经分手的原因,席部长开始频繁骚扰她。

在员工餐厅吃饭的时候,席部长会端着餐盘跟她坐在一起,说荤段子:“小林,你觉得男人的舌头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吃完了,席部长您慢慢吃。”林初夏自然不上他的道,端起餐盘就走。

然而,席部长依旧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下午工作的时候,有个项目清单定额子目要修改,席部长还特意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只手摸着她用过的鼠标,只差没把整个身子压在她背后指点。

林初夏蹙起眉头,实在是受不z了,连忙起身,把自己的工位让出,很客气地说道:“席部长,您坐。”

“坐就不用了,你把我刚提出的几点,调整一下。”

席部长很识趣地走了,一脸那种刚刚是她自作多情的表情。

她去送文件的时候,席部长又趁机摸到她手上。

哪怕她瞪眼,席部长也没有打算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指使她做其它杂活。

林初夏忙完后,没有回工位,直接走到席部长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道:“席部长,有些事情,您得懂什么叫适可而止!”

“哟,小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您心里应该清楚。”

“呵——”席部长笑了笑,冷嘲热讽道,“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不小心碰了你一下,就这么敏感呢?”

“那我还真希望是我自作多情,而不是席部长借机对我动手动脚。”

林初夏没好气地回怼,转身走出办公室时,外头好几个同事立马缩回脑袋埋头工作。

席部长瘪着嘴,没想到林初夏这么不识抬举。

然而,林初夏越是不容易被征服,反倒越勾起他的欲z望。

第二天,公司成功国转私,几个新领导上任,请公司全体成员晚上聚餐。

宴会上,席部长故意要每位同事给自己敬酒,无论男女,还非得让在座的每一个都喝白酒,不然就是不敬重他这个上司。

林初夏不得不随波逐流,跟着大家一起喝了点。

结果,被席部长逮着机会,灌了四杯白酒下肚。

林初夏有些反胃,受不z了,跌跌撞撞、迷迷糊糊地跑进了男洗手间,吐了个稀里哗啦。

好不容易缓口气,身后突然传来锁门声,她心头一紧,整个人瞬间清醒。

“小林,你酒量这么差劲啊!连厕所都跑错了……”席部长擦拳磨掌的声音响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