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高质量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舞奕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由大神作者“舞奕星”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林可可突然满心期待地看着她。M&H国际风投集团大厦。江末寒此时正在跟投资部的几个高管开会。林初夏的电话打进来时,他犹豫了一下,才起身走出去接听。“叔叔,妈妈说,你现在要带我出去玩,是真的吗?”林可可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江末寒瞥了一眼,正坐在会议室里等候自己的几个高管,本想说自己现在没空,却鬼使神差地改了......

主角:林初夏赵芳   更新:2024-06-11 2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由网络作家“舞奕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由大神作者“舞奕星”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林可可突然满心期待地看着她。M&H国际风投集团大厦。江末寒此时正在跟投资部的几个高管开会。林初夏的电话打进来时,他犹豫了一下,才起身走出去接听。“叔叔,妈妈说,你现在要带我出去玩,是真的吗?”林可可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江末寒瞥了一眼,正坐在会议室里等候自己的几个高管,本想说自己现在没空,却鬼使神差地改了......

《高质量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精彩片段


“找什么叔叔玩?你妈妈骗你的!”赵芳气得咬牙切齿。

没想到这小丫头变卦这么快!

林初夏趁热打铁道:“妈妈不会骗可可,可可不信的话,妈妈给那个叔叔打电话,可可来接听,你问问叔叔,妈妈有没有撒谎?”

林初夏说着,连忙掏出手机,给江末寒打电话。

林可可突然满心期待地看着她。

M&H国际风投集团大厦。

江末寒此时正在跟投资部的几个高管开会。

林初夏的电话打进来时,他犹豫了一下,才起身走出去接听。

“叔叔,妈妈说,你现在要带我出去玩,是真的吗?”林可可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江末寒瞥了一眼,正坐在会议室里等候自己的几个高管,本想说自己现在没空,却鬼使神差地改了口:“嗯,对,叔叔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待会就接你和你妈妈一起出来玩。”

“那叔叔什么时候到呀?”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好呀!好呀!那我等叔叔哟!”小丫头说完,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江末寒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话结束,虽然有些一头雾水,但还是跟助理陈杰交代了一下余下的会议内容。

陈杰瘪着嘴道:“大少,今天的这个会议真的很重要,事关我们能不能又赚十个亿……”

“我不是养着你们这群人吗?关键时刻,哪怕没我在,你们这个团队也应该帮我把这十个亿赚回来。”江末寒微微一笑,拍了拍陈杰的肩头,只身离开了公司。

陈杰就不理解。

以前大少可是向“钱”看的,没有人能阻挡大少亲力亲为的赚钱步伐。

今儿,大少怎么突然因为一个电话就走呢?

发车前,江末寒在微信上给林初夏留了言,让林初夏发个定位给他,他好去接她们母女俩。

林初夏收到微信后,立马发了过去,高兴地看着林可可,说道:“可可,叔叔很快就会赶过来,我们去楼下等叔叔,好不好?”

“嗯,好!”林可可将自己的小胳膊从赵芳的手里挣脱出来。

赵芳不敢抓得太紧,不禁抱怨道:“可可,你不要奶奶了吗?”

“叔叔说,要带可可出去玩!可可玩好了,就回来找奶奶。”林可可奶萌奶萌地回答。

赵芳只能敢怒而不敢言,甚至一肚子窝火,又不好冲林可可发。

林可可这小丫头,敏感得很。

谁凶她、打她,她就对谁没了喜爱度。

林初夏见女儿重回自己的怀抱,激动得紧紧地抱住了女儿小小的身子:“可可,妈妈马上带你去找叔叔。”

“嗯嗯!”林可可高兴地点了点小脑袋。

赵芳闷哼:“林初夏,你别得意的太早!可可终究是跟我亲!”

林初夏不想再跟赵芳多费口舌,抱着林可可转身离去。

她右手的四个手指指骨还在隐隐作痛,却不及女儿重回自己怀抱来得开心。

“可可,妈妈知道错了,妈妈以后会以可可为重。可可不要再离开妈妈了,好不好?”

来到路边,林初夏将女儿放了下来,紧紧地牵着女儿的手问。


到了市妇幼保健院,办证员拿着他俩的结婚证等资料将打印好的出生证明,交到了林初夏的手中。

看到出生证明上父亲一栏上,写的是“江末寒”的名字,林初夏不假思索地问:“父亲一栏的信息,可不可以不写?”

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可可的生父是谁?

“手续齐全,必须得写。”办证员回答道。

林初夏只好收拾结婚证、户口本那些东西,走了出去,一脸抱歉地看着正在带着可可玩的江末寒。

“那个……江先生……不好意思,可可的出生证上,父亲这一栏,办证员说,必须得填你的名字。”

“没关系。”江末寒微微一笑。

“叔叔、叔叔,我要骑高高!”林可可站在地上,踮起脚尖,不停地拉拽江末寒的衣角。

江末寒一把将林可可从地上举起来,轻而易举地就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他的大手,抓着小丫头的小手,向两边展开成飞机状。

林可可咯咯地笑着:“看,我比妈妈还高喽!”

林初夏连忙伸手,护在林可可的身后。

“你是说,你要让你孩子上学吧?既然出生证上填的是我的名字,你要不把孩子的户口也上我户头下。我户头所在的片区,是咱们市里最好的学校。”江末寒突然提议。

林初夏愣住:“你住市中心学校附近?”

“嗯,从我住的地方,到学校,小孩子走路也就十分钟,而且不用过马路。”

江末寒点了点头。

林初夏却犹豫了:“这样会不会不大好?”

“这个时候,你应该为孩子考虑。”江末寒好心提醒。

林初夏下意识地看向女儿。

女儿上学的问题,一直是她想要解决的。

市中心学校,是他们市最好的公办学校,环境设施比贵族学校还好,学费却比贵族学校要便宜很多。

成绩优秀的小孩子,可以从幼儿园一直读到高中。

江末寒见林初夏还在犹豫,直接说穿林初夏的心思:“我想,你目前应该也买不起学区房。”

而且,学校附近的楼盘也是最贵的,哪怕她把现在的房子卖了,也确实买不起。

“那……又给你添麻烦了。”林初夏心里纠结了许久,才松了口。

江末寒微微一笑:“不麻烦。”

“谢谢你。”林初夏礼貌性地低了低头,“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如果可可真的有了那个片区的户口,她以后完全不用愁可可没地方读书了,到时候她可以在学校附近带着可可租房住也很划算。

“走吧!我带你们去派出所。”江末寒抓着林可可的两只小手,温和地提醒道,“可可坐好了,我们要出发了。”

“出发喽!”林可可高兴地复述。

看到女儿跟这男人很亲的样子,林初夏不禁有感而发:“我女儿很喜欢你。”

“小孩子都是一个样,谁陪她玩、谁给她好吃的、谁带着她护着她,她就喜欢谁。”江末寒微笑道。

林初夏见他带娃很有经验似的,好奇道:“你是不是……带过孩子?”

“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小弟弟,跟可可一般大,他很喜欢黏着我。”江末寒苦笑。

其实,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可不止这一个。

林初夏没再追问他为什么还有这么小的弟弟,而是紧跟在他们身后,一边护着林可可,一边提醒江末寒,小心脚下台阶。

在派出所里给女儿上完户口,江末寒还让可可办了身份证。

林初夏也是经过江末寒的提醒,才接着去社保局,给女儿办了医保。

把可可的事情都办妥后,林初夏心里的石头也得以放下。

女儿总算不是黑户了。


楼下站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林初夏抬起头,见女儿坐在护窗上哇哇大哭,蓦然一阵绞心般痛得厉害。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家中,看到女儿哭得面红耳赤,只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了,整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跑过去将女儿从窗台上抱了下来。

“可可乖,妈妈在了!”林初夏紧紧地搂着林可可,浑身都还在发颤。

林可可却在林初夏的怀里不停地扭动着小身子:“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两只小腿就像蹬自行车似的,一脚又一脚地踹在林初夏的肚子上。

林初夏感到腹痛难耐,有些招架不住时,才松手将林可可放了下来。

谁知小丫头直接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

林初夏头疼地抚了抚额头,掏出手机给赵芳打了通电话过去。

“芳姨,你在哪儿?可可她……”

“你回来了,你带可可,我在王婶家搓麻将了。”

赵芳直接打断她的话,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林初夏无奈地放下手机,蹲下身去哄女儿:“可可乖,不哭了,奶奶待会就回来了!”

她一边哄着,一边想把女儿从地上抱起来,谁知女儿抓住她伸过去的手,张嘴就是一口咬住了她大拇指下方的指骨处。

痛——

林初夏蹙眉,不禁大吼了声:“林可可!”

然而,女儿一边呜咽,一边越咬越重。

林初夏痛得“嘶”了一声,恼火地举起手,却停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哪怕自己遭罪,她也还是舍不得打女儿。

或许是吃到了一丝异样的血腥味,林可可松了口。

小丫头抬起小脑袋,见妈妈举起手要打自己,两眼泪汪汪地撒腿就往外跑。

“呜呜——妈妈要打我!奶奶……奶奶……奶奶救命!”

林初夏见状,立马转身追了出去:“可可,你给我站住!”

平常赵芳在家带孩子从不出去打牌的,只有她双休时在家,赵芳才会出去玩一会儿。

眼下赵芳突然转变态度,对可可不再上心,一定是跟知道可可不是亲孙女有关。

她得尽快把房子卖了,带着女儿离开才行。

林可可哪会听她的话,小短腿跑得比兔子还快。

林初夏担心女儿摔着,不敢追得太紧:“可可,你跑慢点!”

谁知到了楼梯拐角,林可可脚下踩空,眼瞧着即将摔下去,林初夏跟在后头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可可!”

突然,一个黑影迅速跑上来,伸手接住了林可可的身子。

林初夏看到这一幕,抓着楼梯扶手,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喘气。

江末寒很轻松地给了林可可一个公主抱,将小小的身体,托护在自己臂弯上。

林可可也被刚刚的情形吓得止住了哭声,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表情呆萌呆萌地看着江末寒。

或许是觉得眼前这个叔叔长得很好看,小丫头立马眉开眼笑。


“加班费是没有的,项目有提成,他们只有在短时间内做完一个预算项目,才能接下一个预算项目。所以,他们的工作性质属于,多劳多得,加不加班全看个人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项目,公司是不会额外支付多余的报酬。”董事长倒是如实回答。

江末寒却自言自语道:“看来,等我接手后,这经常熬夜加班的坏毛病得改一改。”

当林初夏从工位上站起身来活动筋骨时,无意间望向走廊那边,透过落地窗看到的也只是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人稀稀疏疏的路过。

不过,在人群中,她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江末寒。

随即她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这是魔怔了吗?

看谁都是江末寒。

待部长陪完领导巡视完回来后,林初夏将赵芳还回来的那套茶具提进了部长办公室。

“席部长,这是您让我帮您排队买的茶具。”

林初夏将茶具和小票一并放到席部长的办公桌上。

席部长爱不释手地拿起茶具观摩。

这套茶具确实做得很精致,款式也是独一无二,无论男女老少,光看一眼就能喜欢上。

见席部长对桌面上的小票无动于衷,林初夏顺手掏出手机,点开二维码:“一共是一万一千块,这是我的二维码,麻烦席部长扫一下。”

席部长放下手里的茶具,将臃肿的身体往后靠了靠,翘起二郎腿:“小林,你这就太不识趣了……才一万一千块而已,送个礼给上司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林初夏有些傻眼,没想到席部长会趁机贪这种便宜事。

既然席部长完全没有要给钱的意思,她也不惯着对方,直接上前,将桌子上的茶具给夺了回来。

“席部长不愿意给钱的话,那这套茶具,我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她莞尔一笑,说完,提着茶具,准备转身走人。

席部长一脸吃瘪的看着她,清了清嗓子,喊了声:“你回来!”

林初夏这才伫足:“席部长,还有什么事?”

“茶具放下,钱给你就是。”席部长很不情愿地拿起手机。

林初夏立马将自己的手机二维码递了过去,待钱到账后,她才放下手里的茶具,彬彬有礼道:“席部长,那我先去忙了。”

她走出去顺手带关办公室门的时候,席部长还嘴欠,叨叨了一句:“真是个没情商又很抠门的女人!”

林初夏听着,无所谓地笑了笑。

她只不过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就要被两个臭男人先后说成是“心机深、没情商、很抠门”?

真是可笑!

临近下班的时候,席部长又跑出来当众宣布:“咱们公司换领导了,新领导规定,日后不能在公司加班!”

实则,江末寒的原话是:合理安排项目时间,不许员工加班。

林初夏很识趣地跟大家一起收拾笔记本电脑,背起图纸,带回家去工作。

她刚走出公司的门,就被不知何时守在门外的赵芳给拦住。

“林初夏,从今以后,你不把属于我儿子的那部分钱给我,我就天天来你公司堵你!”

赵芳揪住林初夏的电脑袋不撒手。


这是江末寒平生第一次进菜市场,周遭聒噪不说,最主要的是那股冲鼻的气味,让他憋着一口气,差点涨红了脸。

好在林初夏看出了他的异样,将买好的食材递给他:“你去车上等我吧!”

“不用。”江末寒咧嘴一笑,说话时,那股气味从嘴里钻进去,差点将他的魂给送走,“我、我现在习惯了。”

见他脸色不大好,还要逞强,林初夏决定速战速决,不再跟菜贩们讨价还价。

回到家,江末寒打量着林初夏现在住的地方,又小又简陋,不由地心直口快,说了一句:“我给你重新安排一个住的地方!”

“嗯?”林初夏将食材放到橱柜上,拧开水龙头的时候,水声盖住了江末寒的问话声。

江末寒以为她答应了,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通电话,把事情交代了下去。

还特意吩咐助理,布置一间女孩子的儿童房。

“你今晚就可以搬家了。”助理给他回消息后,他接着又说道。

“搬家?搬什么家?”林初夏一边洗菜一边问。

江末寒走过来,给她搭了把手,微微一笑:“我给你重新找了个地方住,你和可可一定会喜欢。”

“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的,离公司近,上下班也方便。”林初夏直接拒绝。

在省城,租好一点的房子,一个月要两三千,不划算。

现在她住的这套房子虽然简陋了点,但是便宜,一个月只要几百块。

这样能让她省下一笔开销,攒下来的钱,将来给自己和可可重新买套房子住。

“不用出租金,是我……”

“真的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的。”林初夏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其实,她不想再麻烦他。

江末寒不再勉强。

同时,他也发现,她似乎不大喜欢别人替她做安排。

饭菜端上桌,江末寒吃第一口后,就被她的厨艺折服:“你手艺真好!”

他的夸赞,却并未让林初夏开心。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的厨艺这么好,全是因为苏北辰和赵芳那两张挑剔的嘴。

吃过饭,江末寒见时间差不多了,准备离开时,特意提醒道:“别忘了这个周末的约定。”

“嗯,我记着了。”林初夏微笑着点了点头。

“到时候我来接你和可可。”

“好。”

送江末寒出了门,林初夏收拾了一下,去洗了个澡,而后开始拿出新买的笔记本电脑认真工作。

不得不说,江末寒给她组装的这台笔记本电脑,不仅好看,而且还很好用。

翌日。

她带着这台笔记本电脑去上班的时候,还引来同事们的围观。

懂行的同事,把她的配置清单给抄了一份。

席部长进来时,见这么多人围着林初夏,轻咳了一声,吩咐道:“小林,去给我泡杯茶进来。”

众人瞬间识趣地散去。

林初夏也从工位上起身,去给席部长泡茶。

办公室里明明有文员,席部长却依旧喜欢对她呼来喝去。

明眼人都知道,席部长对林初夏有那个意思,还喜欢把提成高的项目拿给她做。


但同时,苏北辰心里也清楚。

就算林初夏没证据,只要林初夏到时候在法庭上揪着这事不放,还放出他跟张晓莉的床照。

无论结果如何,光他出轨这条,就足以让他的名声遗臭万年。

说不定,他还会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学籍,取消博士学位。

“怎么不作声了?”林初夏见他没下文,一脸吃瘪的样子,不禁得意地反问。

“林初夏,我没想到,原来你是这么一个心机深的女人!你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回属于我的那一部分房款!”

苏北辰咬牙切齿地撂下话,转身离开。

与其说他是自己识相走的,倒不如说他是落荒而逃。

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不要脸,还骂她有心机深,真是渣到没得救了!

林初夏懒得再去理会苏北辰的事情,转身回到了办公室里。

当她准备继续工作时,出差回来的部长,突然走进来,吆喝道:“大家先把手头的工作停一停,今天有领导要来例行检查,你们把自己的工位还有办公室的卫生都搞一下。”

部长说完,便立马出去迎接领导。

一旁的同事随即念叨道:“切,说是说领导例行检查,还不是为了给买家留个好印象,好把公司卖出去。”

“卖公司?”林初夏惊怔,“公司好好的,为什么要被卖掉?”

“公司要国转私了,需要一个大股东来投资。”同事小声回复道,“咱们部长私底下,正在拉拢我们这些小员工,和他一起入股,收掉公司一小部分股份,抬高股价,再转手卖给新来的大股东。这事,部长没跟你说?”

“可能是见我没钱入股,就懒得跟我说了吧!”林初夏淡淡地笑了笑。

和同事们一起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林初夏回到自己的工位上重新投入到工作状态中。

她喜欢戴上耳麦,听着轻音乐,沉浸式工作。

所以,外头发生什么事,她一无所知。

就在此时,过道上熙熙攘攘的来了一群人。

“江总,这里是我们公司的预算部,一共二十个人,同样也是分了多个专业。我带您进去参观一下,让员工们跟您打个招呼。”

说话的中年男子正是公司的现任董事长。

他毕恭毕敬地跟身旁这个被人簇拥在中间的年轻男人讲话。

年轻男人是目前大股东候选人中,出价最高的一个。

董事长有心巴结他,也是情有可原。

隔着落地窗,年轻男人却将目光落在了正专心致志地工作的林初夏身上,淡淡地开了口:“还是不用进去打扰他们工作比较好。”

“那我接下来带您去看我们的结算部和审计部?”董事长问。

“好。”江末寒将目光从林初夏的工位上收回,跟着董事长继续往前走。

他知道林初夏也在这座写字楼里上班,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这家造价公司的员工。

或许是出于对林初夏的关心,江末寒下意识地问道:“预算部平日里加班多吗?”

董事长回答道:“基本上是天天加班,因为甲方催得急,大家经常连夜赶项目预算也就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有给他们加班费吗?”江末寒微微皱起眉头。

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北辰,对不起啊!打扰你写毕业论文了。”林初夏故意放低自己的语气。

苏北辰一如既往地对她极其不耐烦:“你又有什么事啊?”

“哎——你妈,把我新买的一套茶具,拿去送你姐了。”林初夏深深地叹了口气。

“送就送了呗!只要我姐喜欢就好。”苏北辰不痛不痒地说。

林初夏立马故作委屈地说:“可是,你那天不是跟我说,你的导师一直卡着你的毕业论文,不让你过吗?所以我就花了一万多块钱,托人帮你在海外买了这套高档茶具,还是限量款的,想着你导师一定会喜欢。”

“你不早说!”苏北辰顿时激动起来。

“我也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哄你开心嘛!”林初夏低语道。

苏北辰立马挂了她的电话,很快,赵芳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林初夏去洗衣服的时候,就听到苏北辰在电话里头跟赵芳吵得不可开交。

“讨好我导师让我顺利毕业,难道就没姐姐的喜好重要吗?”苏北辰大吼。

“一套茶具而已,你再让初夏给你买一套不就得了。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多没面子。”

“平常姐姐总是从家里顺走初夏买的东西,我都睁只眼闭只眼,要初夏大度,但那套茶具是限量款的!你让我叫我初夏再上哪儿买去?”

“我才不管限不限量,反正我是不会去管你姐要回来。”赵芳不服气。

苏北辰一气之下,撂下狠话:“妈,你不让我姐把茶具送回来,若是因此影响到我毕业,你就打包去跟我姐和姐z夫回乡下过穷日子,别赖在我这里享福!”

“我……”赵芳差点气晕。

迫于无奈,次日一大清早,她去了女儿家,把那套茶具给要了回来。

林初夏满意地拿着茶具,见赵芳脸色不大好看,于是把要卖掉房子重新买学区房的事情,又跟她说了一遍,让她分散点注意力,省得她趁她不在家时虐待可可。

赵芳早就从苏北辰那儿听说了此事。

再次听林初夏提起,她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一口一句“初夏啊初夏,你真是我的好儿媳妇”,心里却在嘲讽“林初夏就是个蠢女人”。

当初,林初夏买这套房子的时候,也只是付了个首付,连精装修的钱都没有。

所以,他们搬进来住时,只粉刷了下墙面、弄了下厕所的防水,地板砖什么的都没铺。

赵芳一直都很嫌弃这房子又小又不难看,也跟林初夏念叨过很多次,要她熬夜加班多赚点钱重新买个大点的房子。

如今,她终于如愿了,别提还有多开心。

林初夏将茶具收好,对赵芳的小心思看破不说,自己安安心心地去上班。

几日下来,卖房子这事,打电话过来的都是一些房产中介。

林初夏也没想到这天一大清早,真就有买家通过平台联系上了她。

“喂,你好。”林初夏坐在公交车上,接听了电话。

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男音:“林初夏,真的是你。”

“你是?”林初夏一脸茫然。


“既然是这样,你跟初夏分手的时候,可可也别要了。”

没想到,赵芳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林初夏气得双唇发抖,两眼中瞬间布满了血丝。

如今,她终于明白。

为什么苏北辰在四年前那晚之后,宁可找借口住学校宿舍,也不愿意跟她同床共枕,甚至碰都不愿意再碰她一下。

原来是把她卖了,嫌她脏!

林初夏不得不先压抑这份怒意,掏出钥匙,若无其事地假装开门,还把动静弄得很大。

听到开门声,赵芳立即跟苏北辰挂了电话:“初夏回来了,先不说了。”

林初夏一进屋,赵芳很没好气地抱怨道:“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还不赶紧去做饭!”

“可可呢?”林初夏关问。

赵芳蹙了蹙眉头:“在房里玩平板了。”

林初夏二话不说,走进可可的房间,伸手便拿走了可可手里的平板。

“呜呜——奶奶、奶奶,妈妈抢走了我的平板!”林可可立马哇哇大哭。

赵芳闻声赶来,对着林初夏指手画脚:“孩子在家无聊,玩下平板怎么了?”

“玩平板对小孩子的眼睛不好,平板从今以后我没收了。”林初夏忍着一肚子的怒火,把平板塞进了自己的包包,去了厨房。

赵芳走过去抱起林可可哄道:“你妈妈就是坏心眼,咱们不跟你妈妈一般见识,回头奶奶再帮你骂你妈妈,把平板要回来。”

“嗯嗯嗯,我最喜欢奶奶了。”林可可瞬间乐开了花。

林初夏走进厨房,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出来。

她是那种为爱能付出一切的女人。

为了赚钱养家,供苏北辰读博,她没时间带可可,可可才会在赵芳的溺爱下养成这个样子。

不过,她得先沉住气。

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解决房子的问题。

这套房子是她贷款买的,房贷也是她一个人在还,苏北辰没出一分钱。

当年买房子的时候,苏北辰说,要娶她为妻,要给她和可可一辈子的幸福。

所以她当年才会同意在房产证上加上苏北辰的名字。

好在苏北辰一直以要读书没空为由,没跟她领结婚证。

如今,她得在苏北辰跟自己提出分手前,想办法把这套房子的产权收回来。

晚饭过后,林初夏给苏北辰打了通电话过去。

苏北辰没接,过了许久,他才回电话过来。

“不是跟你说,晚上不要给我打电话吗?会影响到我和我室友写博士毕业论文。”

听筒里传来苏北辰的抱怨声。

苏北辰至今都还不知道,她跟张晓莉已经彼此认识了。

一个月前,张晓莉挺着孕肚突然来公司找她,嚣张跋扈地要求她净身出户,带着女儿离开苏北辰。

若不是顾及张晓莉是个孕妇,否则她当时就是一巴掌甩张晓莉脸上了。

这一个月来,她跟张晓莉暗戳戳地斗了好几回,没少遭受张晓莉的各种恶语攻击。

而她之所以跟张晓莉斗到现在,忍气吞声不让苏北辰知道,当初完全是为了顾及女儿。

这世上,有多少女人跟她一样,得知老公出轨,却无法离婚的缘由大多数都是为了年幼的孩子。

只是她比较幸运,还没真正跟苏北辰结婚。

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现在看可可,怎么看都心里不爽!我疼了三年的孙女,居然是个野种!早知道,我就不花钱给可可买那些好吃好玩好穿的了。”赵芳懊恼不已。

苏北辰哄道:“妈,您找借口再管初夏要钱不就得了。更何况,初夏说,要卖了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去市里重新买一套学区房,还只写我一个人的名字。到时候,等房子到手,我随您怎么对待可可和初夏,我都不会说您半句不是。”

“真的?初夏要给你买学区房啊!太好了!不过,你到时候跟初夏说,要她把名字写我的。你想想,要是写你的名字,你毕业后是要娶晓莉的,万一哪天,你跟晓莉离婚了,房子还得分晓莉一半,不能让晓莉捡了这个便宜去。如果名字写我的,晓莉就分不到了!”赵芳不禁喜上眉梢。

苏北辰随声附和:“妈,放心吧!等房子到手,我会在跟晓莉领证前,就把房子过户给您。”

听着他俩的对话,林初夏内心毫无波澜地哂笑。

她真不知道自己这几年来是怎么想的?

苏北辰和赵芳居然是这副嘴脸!

幸好她醒悟及时,没有昏了头地想继续跟苏北辰领证,同时也庆幸自己的女儿没有沾染这家人的血脉。

不过话说回来,她还以为张晓莉怀了个男宝,对他们母子来说有多重要呢?

原来在利益面前,张晓莉也什么都不是。

吃过晚饭,林初夏打扫家里卫生时,发现自己新买的那套高档茶具不见了,不得不去询问赵芳。

“芳姨,你看到我新买的那套茶具了吗?”

这套茶具是部长要她帮忙去瓷器市场排队,花了一万多块钱买回来的限量款高档品。

等部长出差回来,她还得给部长带去办公室。

赵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追剧,得意洋洋地回答:“我女儿喜欢,她家正缺套好看的茶具,我拿去给我女儿用了。”

“你女儿喜欢,让你女儿自己买去,别总是‘拿’我买的东西。”林初夏蹙起眉头,没好气地怼道。

平日里,只要赵芳的女儿过来探望赵芳,总是会一声不吭,顺手带走家里几样东西。

上次她新买的扫地机,就用了一天,便被赵芳的女儿给顺走了。

那时她想着都是一家人,自己重新再买一个就是,不想跟她们发生争执,硬生生地憋着那几口闷气,没去跟赵芳母女俩计较。

如今,她们这是“顺”上瘾了?

“诶?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女儿总是拿你买的东西?你买的东西,难道不是我的东西了吗?我给我女儿用,怎么啦?”

赵芳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身子,“呸”地一下,就把嘴里的瓜子壳吐在了她刚拖干净的地板上。

林初夏握紧手里的拖把,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嗯,你说得都对,是我不该计较的。”

搞完卫生,洗拖把时,她脑海里灵光闪过,心头突生一计,立马去拿手机给苏北辰打了通电话过去。


林初夏闭了闭眼,识趣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俩,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啊——呜——啊——哦——”

随后,身后传来席部长的惨叫声。

几分钟之后,江末寒好听的声音响起。

“可以走了,我送你回家。”

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手,很自然地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外头走。

林初夏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只见席部长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呻z吟谩骂:“林初夏……你敢走,我就敢让你在公司混不下去!”

林初夏一脸淡漠地收回目光,跟着江末寒离开。

她不胜酒力,走路有些颠簸,脚软了好几次,差点摔倒。

他索性直接搂着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上了车,她跟他道了声“谢谢”,他回了句“不客气”,并未再过问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然而,他眉宇间的戾气却并未散去。

因为这件事情,他不会就此罢休。

随着车子的行驶,酒劲上头,林初夏坐在副驾驶座里昏昏欲睡。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反正睡得很沉很沉,雷打不醒。

不知过了多久,重新恢复那么一丁点的意识时,林初夏只觉有人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柔软的什么东西上。

随后,一股透着安全感的男性气息,迅速将她包围,让已经酒醉的她更加头昏。

江末寒掠过林初夏的身上,想要去捞旁边的被子给她盖上。

谁知,这女人睁开了眼帘,懒懒地看着他,还傻乎乎地打了个酒嗝。

她醉态可掬的样子,很是可爱。

此时,她突然抬起纤手,无意识地轻抚着他这张轮廓分明的五官。

微烫的指腹划过他浓密黑眉,挺直的鼻梁,一路往下,滑到他线条性感的薄z唇上。

江末寒顿时眸色渐深。

这种情况下,确实很容易擦枪走火。

谁知半醉的她突然脸色一变,用力推开他,起身奔向卫生间。

“哇——”她大吐特吐。

江末寒迅速跟了进去,蹲在旁边不断轻拍她的背,接着拿来了水杯给她漱口,他还弄了条湿毛巾为她拭净脸蛋和嘴角。

吐完后,林初夏感觉舒服多了,直接倒在男人怀里睡了过去。

江末寒重新将林初夏抱回了床上,体贴地替她拉起被子盖上,还帮她调整了一下枕头的高度,就怕她睡得不舒服。

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初夏突然翻了个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呓语着:“苏北辰,你这个混蛋、渣男……”

她抓他的手抓得越来越紧,像是带着某种深仇大恨似的,要把他的指骨拧断。

他本想强行抽回自己的手。

谁知,他刚抽手,这女人就嗷嚎大哭:“为什么要欺骗我?”

这么久以来,这是她第一次放声大哭。

从知道苏北辰出轨,再到发现可可不是苏北辰的孩子起,她就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痛苦。

当他把手重新塞回她手心里,她才停止哭泣,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睡觉。

江末寒揉了揉太阳穴,不得不留下来陪这个女人。

没想到,陪着陪着,自己就坐在床边,跟着睡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