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姜涵傅砚时

姜涵傅砚时

姜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晓晓,你一定要等着妈妈。”转眼盛夏。监舍中沉闷地犹如蒸笼。姜涵靠着角落,手中摩挲着晓晓的照片。这时,舍门滑动的声音响起。她抬起头,阳光照在她灰扑扑的脸以及照片上。狱警站在门口,看着一脸怔愣的姜涵。“233号,你可以出狱了。”

主角:姜涵傅砚时   更新:2022-09-10 17: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涵傅砚时的其他类型小说《姜涵傅砚时》,由网络作家“姜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晓晓,你一定要等着妈妈。”转眼盛夏。监舍中沉闷地犹如蒸笼。姜涵靠着角落,手中摩挲着晓晓的照片。这时,舍门滑动的声音响起。她抬起头,阳光照在她灰扑扑的脸以及照片上。狱警站在门口,看着一脸怔愣的姜涵。“233号,你可以出狱了。”

《姜涵傅砚时》精彩片段

“233号,有人来看你了!”

    狱警似乎是知道姜涵耳朵不好使,连拉带喊的将人带到会见室。

    打开门后,毫不客气的把人推了进去。

    当看见隔窗外的男人后,姜涵呼吸一滞。

    是傅砚时——亲手把她送进牢狱的人!

    姜涵迟疑了会儿,还是走过去坐下,一手收拾着自己的乱发,一手拿起电话。

    可半天听不见对方说话,低头才发现自己将电话放在了失聪的左耳上。

    姜涵把电话挪到右耳上,一句冰冷问候直刺耳膜。

    “好久不见,杀人犯。”

    傅砚时弯着唇,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

    姜涵眼神毫无波澜,心却像被撕扯着痛了起来。

    “四年了,的确挺久。”她木讷回了句。

    四年的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有些人尊贵依旧,而有些人满身污秽。

    傅砚时看了眼自己的金表,似乎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一分一秒。

    “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命大。”傅砚时顿了顿,语气多了分憎恶,“只是砚舟,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面对这个歹毒心肠的女人,他只觉几年牢狱之灾太便宜她了。

    听见“砚舟”这个名字,姜涵眸光才亮了亮:“我说过了,四年前你弟弟坠楼时,天台上的女人不是我,更不是我把他推下去的。”

    无力的辩驳惹来傅砚时一声嗤笑:“你们一向不和,除了你,还有谁。”

    姜涵不言,攥着电话的手不断收紧。

    面对她的沉默,傅砚时目光骤冷:“即便你出狱,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恶魔般的低语让姜涵心狠狠一揪。

    现在的傅砚时早就不是深爱她的男人,他不相信她,更不会在乎他们的儿子晓晓。

    晓晓是她千辛万苦在牢狱里生下来的,刚出生就被牢狱长送到一户人家里养着。

    如果晓晓的事被傅砚时知道……

    想到这里,姜涵脸色一白:“傅砚时……”

    她刚开口,傅砚时便不耐起身离去。

    望着那冷漠的背影,姜涵眼眶不觉泛酸。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傅砚时走到这一步。

    姜涵被带回监舍没多久,牢狱长谢洁来了。

    她从口袋拿出张照片,从窗口递了进去:“上个月那晓晓生日,我要了张照片。”

    姜涵连忙接过,小心地捧在手心。

    照片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坐在滑梯上,笑容可爱天真。

    看着孩子酷似傅砚时的眉眼,姜涵红了眼。

    谢洁叹了口气:“你赶紧的,拿着照片在角落里猫着看吧。”

    “谢谢,谢谢。”姜涵不住地道谢,面对谢洁的照顾,她始终铭记于心。

    监舍里,姜涵一直拿着照片。

    阳光照在晓晓灿烂的笑脸上,她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儿子的脸,心里满是慰藉。

    回想起傅砚时那冷漠的话语,姜涵松了口气,还好他不知道晓晓的事,等到出狱后,她就去找晓晓。

    “晓晓,你一定要等着妈妈。”

    转眼盛夏。

    监舍中沉闷地犹如蒸笼。

    姜涵靠着角落,手中摩挲着晓晓的照片。

    这时,舍门滑动的声音响起。

    她抬起头,阳光照在她灰扑扑的脸以及照片上。

    狱警站在门口,看着一脸怔愣的姜涵。

    “233号,你可以出狱了。”



  “你好,我是晓晓的妈妈,我想见见晓晓。”姜涵急切的问候并没有换来回应。

    对方沉默了几秒,语气突然冷漠:“我们把晓晓照顾的很好,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想你也不想让别人嘲笑晓晓,说他有个杀人犯妈妈。”

    一席话犹如冷水浇在了姜涵的头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通话已被挂断。

    夜晚,她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一遍遍看着晓晓的照片。

    晓晓,晓晓……

    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她绝对不能放弃!

    姜涵咬咬牙,下定决心要把晓晓接回来。

    次日,姜涵去了家酒店应聘服务员,可经理看完她的资料,直接摇头。

    “不好意思,傅总吩咐过,我们不能用你。”

    姜涵僵在原地,俨然没想到傅砚时会做这么绝。

    眼看经理要走,她立刻恳求道:“能不能通融通融,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主管正要赶人,可看见角落的扫把,话锋一转:“工作岗位倒是有,就看你愿不愿意。”

    姜涵眸光渐亮,直点头。

    只要有份工作,让她赚够钱去接晓晓,她做什么都愿意。

    最后,经理给她的工作是大堂清洁工,工资也只有两千块。

    但对姜涵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几天后。

    姜涵提着脏水桶往洗手间去,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嘭”的一声,水撒了一地。

    来不及站起来,姜涵的第一反应是道歉:“对不起,对不……”

    但当她抬头后,脸瞬间白了。

    傅砚时!

    他一身深色西装,挺拔冷峻。

    经理听到动静,上来就把姜涵骂了一顿,后又给傅砚时赔笑脸:“傅总,真是对不住,她是新来的不懂事,您放心,我马上就辞退她。”

    听到要被辞退,姜涵心猛地一沉:“经理,我……”

    没等她说完,傅砚时突然开口:“辞退到不必,但我觉得一定有更适合她的地方。”

    经理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



他转头瞪了眼姜涵:“还傻站着,去把楼层里的洗手间打扫干净。”

    看着傅砚时带着嘲弄的眼神,姜涵紧握的手陡然一松:“知道了。”

    他是故意的。

    他现在只希望她在夹缝中苟且偷生。

    他恨不得把她所剩不多的尊严踩进泥里……

    等姜涵打扫完已经是深夜,漆黑的天飘起了雨。

    她正准备去换衣服,却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保镖。

    没等姜涵反应,两人就把她架起带走。

    二楼会所。

    VIP包间内,弥漫着烟酒的气息。

    姜涵被推了进去,一眼就看见沙发上吞云吐雾的傅砚时。

    昏暗中,他的侧颜如同冰雕,精致却没有任何感情。

    而他的身边,坐着两鬓斑白的姜父。

    姜涵喉间一哽:“爸?”

    然而姜父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反而紧张地看着傅砚时。

    傅砚时语气带着丝戏谑:“姜董,你女儿叫你呢。”

    姜父无视姜涵僵硬的表情,开始对傅砚时献殷勤:“傅总说笑了,她不是我女儿,别让一个罪人影响咱们两家生意的。”

    听到这话,姜涵心底狠狠一抽。

    即便姜父四年不曾看望过她,她依旧对他抱有一丝幻想。

    毕竟除了晓晓,她是唯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

    “爸,连你也不信我?”姜涵哽声问。

    傅砚时靠着椅背,慵懒如看客,欣赏着一场好戏。

    姜父似是被问烦了,盛怒的目光砸向姜涵:“住口,我可没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儿!”

    姜涵眸色一震,浑身血液好像都被凝固。

    没等她回神,一张薄纸突然被甩了过来,姜父冷漠的声音在包厢内回荡。

    “你妈手段倒高明,让我替别人养了二十八年的女儿。”

    姜涵低头看去,斗大的“亲子鉴定书”五字刺进她的双眼。

    而最后一行字犹如四年前的宣判,剥夺她残余的信念。

    ——经鉴定,血缘关系为0.1%,父女关系不成立!

    看着那几个字,姜涵如坠深渊,连呼吸都觉冰冷。

    在这一刻,她一直坚守的亲情就被这张纸全盘否定……

    傅砚时嗤笑:“你们姜家的事还真是精彩。”

    姜父谨慎地看着他“那资金的事?”

    “既然姜董家门干净,我也不会不给面子。”傅砚时捻灭烟,冷眼睨着面色惨白的姜涵。

    姜父卸下重担似的舒了口气,又给他倒了杯酒后才呵斥姜涵:“没看见我要和傅总谈生意吗,还不快出去。”

    姜涵唇瓣颤了颤,那声“爸”卡在了嘴里。

    她看着目带嘲弄的傅砚时,压下涌上心的酸苦,转身离开。

    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报复吗?

    一点点剥离她的牵念,一步步把她推向孤独……

    一连几天,那份鉴定书如同梦魇一样在姜涵脑子里挥之不去。

    原本就单薄的身体更加瘦弱,工作的时候几度晕厥。

    直到这天,经理找到正在拖地的姜涵:“先别干了,傅总找你。”

    听见“傅总”二字,姜涵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傅砚时又想干什么?

    乌云压顶,细雨拍打着车窗。



 叶菁菁语带厌恶,“庭深,今天可是砚舟的忌日,你带她来干什么?”

    傅砚时没有回答,而是一步步走到姜涵面前。

    看着那双毫无愧疚的眼睛,他怒从心起:“砚舟的死在你面前就这么一文不值吗,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冰冷的质问刺进姜涵心底:“四年前我已经哭够了。”

    傅砚时冷哼一声:“鳄鱼的眼泪,只有你自己相信。”

    说着,他看向傅砚舟的墓碑:“如果砚舟没死,今年应该二十七岁了。”

    话音刚落,保镖就把姜涵按在墓碑前。

    钝痛霎时在她膝盖间炸开,疼的她倒吸口凉气。

    “磕二十七个响头,还是跪二十七个小时,自己选。”

    傅砚时理着袖口,自认悲悯地丢出个抉择。

    姜涵抬起头,傅砚舟的遗照离自己不过半米,这个生前没给过她好脸色的人,死了以后倒有一张笑脸对着自己……

    在傅砚时和叶菁菁诧异的目光下,姜涵站了起来。

    雨水划过她通红的眼角:“如果那天我和傅砚舟一起死了,你还会这么恨我吗?”

    傅砚时怔住,似乎没想到姜涵会这么问。

    叶菁菁见傅砚时沉默,眼底划过抹警惕:“姜涵,到现在你还在打感情牌,有什么意义。”

    姜涵没有理会,只是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

    良久,傅砚时才回答:“那要等你死了才知道。”

    短短一句话,像把烧红的刀子捅进姜涵的心脏。

    她看向傅砚舟的遗照,颤抖的双拳慢慢握紧。

    没等傅砚时反应,眼前的人用尽全力撞向墓碑。

    “嘭”的一声闷响,刺眼的鲜血瞬间漫过姜涵的脸颊……

    “姜涵!”

    傅砚时一把将瘫倒的姜涵拉起来,怒不可遏:“你疯了!?”

    叶菁菁看着傅砚时眼底微不可察的紧张,心里涌起抹不快。

    难道他还在意这个女人?

    姜涵强忍着痛,堪堪开口:“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闻言,傅砚时神色微凝,眼神深邃的难以捉摸。

    气氛僵凝时,叶菁菁嗤了一声:“苦肉计用的不错,撞不死还得了面子。”

    听到这话,傅砚时表情骤冷。

    他放开手,又恢复了以往的疏离模样:“哪天你真的想死,记得通知我亲眼看看。”

    说完,傅砚时转身离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