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2022215纪初桃祁炎

2022215纪初桃祁炎

纪初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纪初桃暗恋了青梅竹马祁炎十年,到最后竹马却只把她当做朋友。她不敢表露心事,因为他说:“喜欢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情,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长久的感情,也不相信别人的喜欢。”但在大学的第一年,他对别人一见钟情。传来他和别人假偶天成的消息,她的暗恋无疾而终,能做的只有强忍苦涩的支持。

主角:纪初桃祁炎   更新:2022-09-10 17: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初桃祁炎的其他类型小说《2022215纪初桃祁炎》,由网络作家“纪初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初桃暗恋了青梅竹马祁炎十年,到最后竹马却只把她当做朋友。她不敢表露心事,因为他说:“喜欢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情,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长久的感情,也不相信别人的喜欢。”但在大学的第一年,他对别人一见钟情。传来他和别人假偶天成的消息,她的暗恋无疾而终,能做的只有强忍苦涩的支持。

《2022215纪初桃祁炎》精彩片段

纪初桃暗恋了青梅竹马祁炎十年,到最后竹马却只把她当做朋友。

她不敢表露心事,因为他说:“喜欢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情,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长久的感情,也不相信别人的喜欢。”

但在大学的第一年,他对别人一见钟情。

传来他和别人假偶天成的消息,她的暗恋无疾而终,能做的只有强忍苦涩的支持。

可后来,祁炎教会了她一句话。

在爱情面前,友情又算什么?

纪初桃在这一刻清醒,决定放手选择新的人生。

就在她和别人离开的那一天,他终于找到了她写的表白,恍然大悟!

五年后,他们职场相逢。

她变得耀眼夺目,成了国内知名的首席翻译官。

对他,仅是疏离又冷漠的一句:“好久不见。 ”

宴会上。

他看着明艳动人的她游走在和各个名流人士身边,游刃有余。

嫉妒在心里生根发芽。

无人的角落里。

他将她抵在墙角,声音沙哑乞求:“纪初桃, 你以前不是喜欢我吗?你再喜欢我一次,行吗?

粤城,北川大学的旅途巴士上。

纪初桃偷瞄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身体不动声色的紧绷起来,坐直。

今天,是她和青梅竹马祁炎大学开学的第一天。

高中备考三年,她终于得偿所愿,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车窗外的光晕为祁炎深邃的侧脸镀上一层金光,看起来万般的温柔。

纪初桃神情微晃了瞬,蜷着手心。

似是察觉到了她炽热的目光,祁炎偏头看来:“怎么了?”

纪初桃小心收敛情绪,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只是很高兴,我们又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

祁炎平静地看着她:“我们哪次没有在一起?”

纪初桃眼睫一动。

是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十多年过去了,他们依旧形影不离。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压着嗓音又问:“你会觉得腻吗?”

祁炎沉默了瞬,淡声:“不会。”

说罢,他视线转向窗外掠过的风景。

气氛又一次沉寂。

纪初桃微微垂眸,看着两人随着车辆颠簸,不断擦过的手臂,压下加速的心跳。

祁炎不知道,她当初选择这所大学,不是巧合,而是喜欢。

她喜欢祁炎近十年。

可这个秘密她只能藏在心底,永远不能说出口。

因为自己是祁炎唯一允许留在身边,当做朋友的人,所以她不敢尝试越界,生怕连这个资格都失去。

半个小时后,大巴车在北川大学的校门口停下。

所有入校新生纷纷赶往学校大礼堂。

至此,纪初桃和祁炎才分别前往自己的位置。

纪初桃被室友拉着坐在了前面,往后眺望才能看见祁炎。

礼堂内冷气很足,却压不下学生的躁动。

纪初桃才刚坐下,室友便凑到了她身边小声问:

“初桃,刚刚那个跟你一起进来的男生是谁啊?好帅哦!是你男朋友吗?”

听到最后那几个字,纪初桃不禁苦笑。

她有多希望自己真的是祁炎的女朋友,可惜……不是。

咽下喉咙涌上来的苦涩感,纪初桃拾起笑意:

“他叫祁炎,我们是……朋友。”

落下最后两个字,她手心不由得攥紧。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怪可惜的,怎么看你们都很像情侣。”

室友一脸认真的评价。

纪初桃目光不自觉落在祁炎的脸上。

直到台上逐渐传来演讲声,她才将视线收回,看向前方舞台。

……

两小炎后,盛大的开学典礼落下帷幕,礼堂的人群散去。

纪初桃告别了室友,起身刚要去找祁炎,却看见他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有视线仿佛在追逐着些什么。

她顺着祁炎的目光看去,只瞧见朝着礼堂门外涌去的人群背影。

纪初桃收回视线,走到祁炎身边:“你在看什么?”

纷杂间,祁炎一字一句清晰的声音传到她耳畔。

“初桃,我想谈一场恋爱。”

纪初桃心头猛地一跳,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祁炎目光向她看来,带着些迷茫,却又笃定:

“我好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万人礼堂上,不多时人们已经渐渐走空。

四周归于一片寂静。

纪初桃整个人仿佛被钉在原地,回不过神。

恍然间,她想起了以前祁炎说过的话。

“喜欢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情,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长久的感情,也不相信别人的喜欢。”

纪初桃曾以为这样的祁炎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

但现在看来,她错了!



思绪回笼,纪初桃强撑着镇定:“那个人……是谁?”

祁炎慢慢收回视线,语带懊恼:“已经走了,我还来不及知道她的名字。”

他神情顿了一下,又沉声对她说:“等我找到她,再告诉你。”

纪初桃压着情绪笑了笑,心里如针扎般疼。

他的确真心把她当成了最好的朋友,相信她,也愿意告诉她一切自己的事情。

但也,仅此而已。

正式入学后几天,祁炎没再主动和她联系。

纪初桃想起那天祁炎说喜欢时的场景,忽然有些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能让他一眼就喜欢上?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不经意间,却瞥见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熟悉背影。

男人后背宽阔挺立,永远是形单影只。

只一眼,纪初桃就认出了那是祁炎。

“小炎!”

她的叫声让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

瞧见祁炎回头,纪初桃快步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回宿舍吗?”

祁炎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纪初桃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自顾自的说起了这些天自己的经历。

可很快,她也找不到话题。

眼见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纪初桃又一次想到了刚刚的事情。

不知是处于怎样的心理,她试探问道:“你找到那个你喜欢的人了吗?”

提到这个,祁炎眉心轻蹙了一下:“还没有。”

听到这个答案,纪初桃一时竟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庆幸,还是为祁炎失望。

正想将这个话题带过时,祁炎却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很在意吗?”

纪初桃心头一紧:“我只是好奇,你以前不是说……你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吗?”

闻言,祁炎沉默了会儿:“她是例外。”

这话重重地在纪初桃心头敲了一下。

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不相信感情的人,如今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纪初桃凝着男人冷漠的侧脸,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可最后,又消弭在沉默中。

不知不觉间,寝室楼已经近在眼前。

祁炎停住了脚步,率先道别:“先走了。”

而后便没身进了寝室楼。

纪初桃一路目送,等到人影消失不见后,她才转身走回了女生寝室楼。

翌日,下午。

纪初桃上完了一天的课,刚回到宿舍准备休息。

却先一步收到了祁炎发来的消息:“有时间吗?过来一趟实验楼。”

纪初桃以为是祁炎有什么急事找她,忙回复了一句,马上朝着实验室赶去。

等到抵达目的地时,她就看见祁炎站在走廊外,似乎在等她。

纪初桃连忙走到祁炎的身边:“怎么了?”

祁炎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落到实验室里唯一那个女人身上:

“她,就是我喜欢的人。”

纪初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忽然顿住。

这个人她知道。

她叫纪绫,是他们上届的学姐,也是北川大学的校花。

天色渐渐逼近黄昏。

实验室白炽的灯光照在女人脸上,恬静动人。

纪初桃又看向身边的祁炎。

俊男靓女,的确很般配。

不像自己,如同陪伴在星月边的浮沉,平淡而不起眼……

纪初桃眼底暗淡一片。

就听这时,祁炎又对她沉声道:“我带你去见她。”

话落,他就要往实验室里走。

纪初桃没动,她掌心握拳,话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不太合适。”

祁炎皱了下眉:“什么不合适?”

纪初桃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末了,她只说:“我还有别的事,下次吧。”

祁炎没听出她话里带的情绪,颔首说:“好。”

便迈开步子,一个人走进了实验室。

纪初桃站在原地,目送着祁炎走到纪绫身边。

这一刻,像是所有的灯光朝着两人聚集,唯她周身落下一片暗淡。

纪初桃看着两人谈言欢笑的画面,再受不了默默转身离开。



纪初桃站在原地,目送着祁炎走到纪绫身边。

这一刻,像是所有的灯光朝着两人聚集,唯她周身落下一片暗淡。

纪初桃看着两人谈言欢笑的画面,再受不了默默转身离开。

转眼一周过去,迎来了国庆节长假。

纪初桃习惯性为自己和祁炎订好了一起回家的票,又给祁炎发去微信:

“回去的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在校门口见。”

消息发送过去,很快收到了回复:

“抱歉,我还有事,这次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

屏幕上这句话落入眼底,纪初桃怔了下。

许久,才反应过来。

纪初桃垂下眼睫,期待的心一点点坠落。

她猜得到,祁炎是因为纪绫留下来。

想到这儿,纪初桃发了条信息过去:“没关系……你整个假期都要留在学校吗?”

直到屏幕自动暗下来,也没有回复。

到了回家的那天,纪初桃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车。

拉开窗,她望着校园里寻找着什么。

然而一直到巴士缓缓驶离,她依旧没能看见想见的祁炎。

回到家后。

纪初桃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她时常望着窗外祁炎家的方向,却迟迟没有等到祁炎的身影。

收回视线间,却看到柜子里的那本《小王子》。

那是之前,祁炎送给她一本典藏版书籍。

纪初桃伸手拿起,翻开其中一页,取下夹在书里的几枚书签,背后满满写的都是祁炎的名字。

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写下无数个祁炎的名字,却没办法在后面加一句,我喜欢你。

纪初桃看着这些,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纪初桃猛然从回忆中惊醒。

她刚合上书本,就见纪母推门进来:“初桃,你去一趟祁家,叫小炎过来吃饭。”

闻言,纪初桃垂下眼帘:“他……没回来。”

纪母却有些疑惑:“没回来?我早上还看见他了。”

纪初桃愣了下,祁炎回来了?他为什么没告诉自己?

她手不自觉收紧,随后起身:“我去找他。”

纪初桃跑着来到祁家,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门。

不想刚到客厅,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祁炎和纪绫。

有那么一瞬,纪初桃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最清楚祁炎的性格,他不是个随便带外人回家的人。

那纪绫对他而言……到底有多特殊?

意识到这点,纪初桃心底的酸涩感一阵阵涌上来,再不敢上前。

而此时,纪绫也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疑惑地问向祁炎:“小炎,这是?”

纪初桃眼睫微颤,正想着该如何回答。

却听这时,祁炎沉声道:“她是我邻家的姐姐,纪初桃。”

一句话落地,纪初桃霎时怔住。

她还记得小炎候自己仗着年龄比祁炎大两天,总缠着让他叫她姐姐,但祁炎一次都没叫过。

等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祁炎后,也再没有强求。

而现在,这一声‘姐姐’却从祁炎口中叫出来……

纪初桃慢慢收紧掌心,逼着自己咽下情绪。

一旁的纪绫已经起身朝她走来:“你好,我是小炎的学姐。”

她笑着伸来一只手,看着纪初桃眼里带着打量:“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纪初桃强撑着笑,握住那只手:“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原来是这样,之前没从听小炎说过。”纪绫撤回手,意味深长的看向祁炎。

纪初桃也看向祁炎,却只能看到他满眼的淡漠。

“找我有事吗?”祁炎忽然开口问她。

纪初桃点了点头:“我妈叫你过去吃饭。”

“不用了,我和纪绫出去吃。”

话落,祁炎自然走到纪绫的身边。

听到这个答案,纪初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祁炎选择纪绫永远这么坚决,而她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出了别墅。

祁炎和纪绫和纪初桃告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纪初桃一个人回到纪家。

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纪母见状,不禁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小炎呢?”

纪初桃拉开椅子坐下来:“他……在陪朋友,不来了。”

纪母打趣道:“不会是女朋友吧?”

女朋友……



天色渐渐逼近黄昏。

实验室白炽的灯光照在女人脸上,恬静动人。

纪初桃又看向身边的祁炎。

俊男靓女,的确很般配。

不像自己,如同陪伴在星月边的浮沉,平淡而不起眼……

纪初桃眼底暗淡一片。

就听这时,祁炎又对她沉声道:“我带你去见她。”

话落,他就要往实验室里走。

纪初桃没动,她掌心握拳,话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不太合适。”

祁炎皱了下眉:“什么不合适?”

纪初桃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末了,她只说:“我还有别的事,下次吧。”

祁炎没听出她话里带的情绪,颔首说:“好。”

便迈开步子,一个人走进了实验室。

纪初桃站在原地,目送着祁炎走到纪绫身边。

这一刻,像是所有的灯光朝着两人聚集,唯她周身落下一片暗淡。

纪初桃看着两人谈言欢笑的画面,再受不了默默转身离开。

转眼一周过去,迎来了国庆节长假。

纪初桃习惯性为自己和祁炎订好了一起回家的票,又给祁炎发去微信:

“回去的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在校门口见。”

消息发送过去,很快收到了回复:

“抱歉,我还有事,这次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

屏幕上这句话落入眼底,纪初桃怔了下。

许久,才反应过来。

纪初桃垂下眼睫,期待的心一点点坠落。

她猜得到,祁炎是因为纪绫留下来。

想到这儿,纪初桃发了条信息过去:“没关系……你整个假期都要留在学校吗?”

直到屏幕自动暗下来,也没有回复。

到了回家的那天,纪初桃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车。

拉开窗,她望着校园里寻找着什么。

然而一直到巴士缓缓驶离,她依旧没能看见想见的祁炎。

回到家后。

纪初桃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她时常望着窗外祁炎家的方向,却迟迟没有等到祁炎的身影。

收回视线间,却看到柜子里的那本《小王子》。

那是之前,祁炎送给她一本典藏版书籍。

纪初桃伸手拿起,翻开其中一页,取下夹在书里的几枚书签,背后满满写的都是祁炎的名字。

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写下无数个祁炎的名字,却没办法在后面加一句,我喜欢你。

纪初桃看着这些,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纪初桃猛然从回忆中惊醒。

她刚合上书本,就见纪母推门进来:“初桃,你去一趟祁家,叫小炎过来吃饭。”

闻言,纪初桃垂下眼帘:“他……没回来。”

纪母却有些疑惑:“没回来?我早上还看见他了。”

纪初桃愣了下,祁炎回来了?他为什么没告诉自己?

她手不自觉收紧,随后起身:“我去找他。”

纪初桃跑着来到祁家,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门。

不想刚到客厅,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祁炎和纪绫。

有那么一瞬,纪初桃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最清楚祁炎的性格,他不是个随便带外人回家的人。

那纪绫对他而言……到底有多特殊?

意识到这点,纪初桃心底的酸涩感一阵阵涌上来,再不敢上前。

而此时,纪绫也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疑惑地问向祁炎:“小炎,这是?”

纪初桃眼睫微颤,正想着该如何回答。

却听这时,祁炎沉声道:“她是我邻家的姐姐,纪初桃。”



一句话落地,纪初桃霎时怔住。

她还记得小炎候自己仗着年龄比祁炎大两天,总缠着让他叫她姐姐,但祁炎一次都没叫过。

等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祁炎后,也再没有强求。

而现在,这一声‘姐姐’却从祁炎口中叫出来……

纪初桃慢慢收紧掌心,逼着自己咽下情绪。

一旁的纪绫已经起身朝她走来:“你好,我是小炎的学姐。”

她笑着伸来一只手,看着纪初桃眼里带着打量:“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纪初桃强撑着笑,握住那只手:“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原来是这样,之前没从听小炎说过。”纪绫撤回手,意味深长的看向祁炎。

纪初桃也看向祁炎,却只能看到他满眼的淡漠。

“找我有事吗?”祁炎忽然开口问她。

纪初桃点了点头:“我妈叫你过去吃饭。”

“不用了,我和纪绫出去吃。”

话落,祁炎自然走到纪绫的身边。

听到这个答案,纪初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祁炎选择纪绫永远这么坚决,而她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出了别墅。

祁炎和纪绫和纪初桃告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纪初桃一个人回到纪家。

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纪母见状,不禁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小炎呢?”

纪初桃拉开椅子坐下来:“他……在陪朋友,不来了。”

纪母打趣道:“不会是女朋友吧?”

女朋友……

纪初桃身体一僵,心口像被巨石死死压着,呼吸不畅。

她忍不住顺着她妈的话想,如果祁炎和纪绫交往了,祁炎还需要自己的陪伴吗?

这个问题还没得到结果,三天后,长假结束了。

纪初桃回到学校,没有再主动联系祁炎。

她也发现了,只要自己不去找祁炎,祁炎永远不会联系自己。

室友慕可将这些看在眼底,有些诧异:

“初桃,你身边的那个帅哥朋友呢?看你们都没联系了?”

纪初桃垂眸看了眼停留在和祁炎的对话框的手机屏幕,按灭后才佯装平静:

“他现在有了新认识的人,我也不能陪他一辈子。”

仿佛只有这样说,才能减轻自己心里的失落和难受。

因为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几天后,学生会通知开展学园祭活动。

纪初桃不小心和室友走散了,正四处寻找着。

却忽然发现了站在人群中心的祁炎和纪绫。

纪绫像是在组织着什么报名活动,报名的学生太多,她被挤得有些站不稳。

而祁炎就站在旁边,下意识揽住了纪绫的肩膀,护在怀里。

纪初桃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连挪开视线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祁炎也察觉到了。

他从层层人群中看来,瞧见纪初桃后,竟放下了搭在纪绫肩上的手,朝这边走来。

纪初桃身体仿佛被定住般,看着祁炎慢慢走到自己面前。

这一刻,四周的喧嚣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短暂的沉默后,纪初桃强压下涌上心头的涩意:“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

祁炎没有回答这话,只是说:“你愿意跟我说话了。”

纪初桃喉头一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纪绫走了过来,她自然地挽住了祁炎的胳膊:

“小炎,你……”

话没说完,就看到站在他对面的纪初桃:“初桃,你也来了。”

纪初桃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呼吸一紧:“你们……”

只见祁炎慢慢握住纪绫的手,十指紧扣:

“忘记说了,我们在一起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