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顶级神婿

都市顶级神婿

凶大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周岚心中满满的都是谢雪凝,可丈母娘一家人极其势力还爱慕虚荣,对自己这个普通平凡的上门女婿,非常看不起,多少年来都将他当做佣人使唤。为了妻子,他从不在意,左右他从头到尾在意的也不是丈母娘他们,只是当妻子也开始对他失望,周岚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了。

主角:周岚,谢雪凝   更新:2022-07-15 2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岚,谢雪凝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顶级神婿》,由网络作家“凶大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岚心中满满的都是谢雪凝,可丈母娘一家人极其势力还爱慕虚荣,对自己这个普通平凡的上门女婿,非常看不起,多少年来都将他当做佣人使唤。为了妻子,他从不在意,左右他从头到尾在意的也不是丈母娘他们,只是当妻子也开始对他失望,周岚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了。

《都市顶级神婿》精彩片段

 

“周岚,你死到哪里去了?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到?”一个身穿华贵晚礼服的绝美女子打着电话责问着。

这个女人叫谢雪凝,邺州谢家的四小姐,周岚名义上的妻子。

今天是谢雪凝爷爷的寿诞,谢家所有的子弟已经全部到齐,唯独周岚这个上门女婿还迟迟未到......

这让谢雪凝非常恼火,语气也凛冽了几分。

“来了、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拎着一个硕大的礼盒跑进了会场会场,模样有些许的狼狈。

这个年轻人就是周岚,不但长得毫无亮点,而且一身都是廉价货,可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穷酸模样。

谢雪凝嫌弃的斜睨了一眼,指着周岚手中的礼盒说道:“这就是你给爷爷准备的礼物?为什么要用五颜六色的塑料纸包装上?俗不可耐......”

周岚微笑着说道:“时间太仓促,没来得及......”

“算了,我根本没指望你办好任何事。”谢雪凝摇了摇头说道:“你是谢家最没用的赘婿,到时候肯定少不了被别人冷嘲热讽。但是你必须给我忍着点,今天是爷爷的七十寿诞,你可别给我捅出什么篓子!”

周岚脸上一滞,随后默然的点了点头。

没错,虽然周岚嫁入了豪门,但他的日子过的并不算舒服。

谢家的女婿不少,但个个都有着自己的背景,不但给谢家带来了丰厚的经济利益,还让谢家的声望水涨船高。

唯有周岚这个女婿是一个十足十的废物,不但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还要靠谢雪凝出钱养着......

久而久之,周岚就坐实了废物赘婿这个称号,受到所有谢家人的不齿。

豪门嘛,就是规则多。既然身处最低层,就要理所当然的受到嘲讽,就连反抗都变的天理不容......

“知道了,不管他们说我什么,我都忍耐住就是了。”周岚喃喃的说道。

“......”谢雪凝没有再说话,只是留下了一个满是鄙夷和厌恶的眼神就走开了,看起来她一刻都不想与周岚多相处。

不得不说,来参加寿宴的来宾都是衣着光鲜之辈,要么是名贵晚礼服、要么是西欧出品的西装,唯有一身简单休闲服的周岚显得格格不入......

显然,他也觉得有些尴尬,就自觉地走到了角落之中,站着如喽啰。

可明明周岚已经尽量隐藏自己了,但还是被一些有心人给刻意发现了。

“哎呦,这不是我的四姐夫吗?你怎么站在这儿了呢?怎么?在给我们站岗?”

说话的人叫谢宇东,谢家小公子,周岚的小舅子。

谢宇东好似天生与周岚有仇一般,总是喜欢找机会当众奚落周岚。别人是不屑于与周岚为伍,他却以嘲讽周岚为乐。

一开始周岚还不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这个小舅子,为什么他会一直不遗余力的针对自己。但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谢宇东打算把谢雪凝介绍给他的富二代朋友,结果好事将近的时候,却被周岚截了胡......

只见谢宇东看着周岚手中的礼盒,表情轻蔑的说道:“四姐夫,你给爷爷带了什么礼物?”

“哦,我亲手雕刻的不老松!”周岚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这个废物还会雕刻呢?给我看看!”谢宇东直接抢过了礼盒,并且毫不客气的拆开了。

“我去,这是什么破东西啊,雕功一点都不细腻,而且选材还是最普通的木头。你就打算用这种廉价的东西来糊弄我爷爷吗?”谢宇东撇着嘴说道,轻蔑之色溢于言表。

说实话,周岚也想送一件价值连城的寿礼,但他只是个赘婿,身上无有二两银,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木雕,但是周岚也着实花了不少心思,用时三个月把所有的细节都精雕细磨了一番。

只见谢宇东揽住了周岚的肩膀,指向了不远处的寿礼台上。

“来,睁大你的狗眼看看,那上面摆放的寿礼都是写什么东西?翡翠如意、纯金寿桃、蜜蜡手串......你这破木雕好意思往上摆吗?”

周岚却一点都不以为然,那些东西确实价值不菲,但是论用心程度,谁也比不上他这个雕琢了三个月的木雕。

“怎么说都是我的一番心意嘛......”

周岚挣脱开了谢宇东,直接把他的不老松摆放在了最明显的位置上。

突然,谢宇东跑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把不老松扫在了地上,摔的七零八落。

“一个废物雕的破烂有什么资格摆放在这里?少丢人现眼了。”

谢宇东鄙夷的说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端出了一棵华丽的摇钱树,摆放在了刚才的位置。

“看到了吗?摇钱树,纯金打造的,树上面的玛瑙、翡翠、和田玉、钻石,古钱币,那都是上等货色,这才算是孝心!而你那个?垃圾!”

看着谢宇东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周岚怒火中烧,一双拳头死死的攥着。但是想到了妻子之前所交代的话,他又强行的压制了下去......

然而退一步没有海阔天空,却换来了得寸进尺。

只见谢宇东点着周岚的胸膛斥责道:“废物,你的雕刻不配放在寿礼台上,就像是你不配出现在这里一样。我四姐天之骄女,本可以嫁给邺州首富之子,过着身世显赫的日子。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马上带着你的破雕刻给我滚出谢家!”

周岚长舒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是,我的雕刻虽然不贵,但是有诚意。而你呢?你的摇钱树看起来很贵,实则是假货!”

“假货?”谢宇东嗤笑了一声说道:“垃圾!玛瑙、翡翠这些东西你都没见过吧?你跟我装什么珠宝专家啊?来,你给我说说,那个是假货?”

周岚说道:“那些东西成色一般,都是一般边角料货,不值一提。只是树上挂着的那些古钱币都是假货,明明是五铢钱,却刻着大秦字样?要知道,五铢钱是汉朝才出现的!谢宇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希望爷爷所赚的钱都是假币吗?”

这些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像是惊雷一样在谢宇东的心中炸响。

会场中的气氛也跌落到了冰点,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谢宇东。


上一秒还是人声鼎沸的寿宴,突然间就变得安静了下来,而且气氛尴尬的要命。

这时候,一个穿着考究的老人走了出来,声音威严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正是本次寿宴的主角,谢家的家主,谢雪凝的爷爷--谢千山。

谢宇东急忙凑了过去,一脸委屈的说道:“爷爷,周岚那废物带了一件破木雕来糊弄你,还说我送给您的礼物是假货......”

嗯?

谢千山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木雕,又看了一眼摆在了最明显位置的摇钱树,不禁眉头紧皱了起来。

“这摇钱树都是真品,我很喜欢!至于那个木雕,扔了吧,我这里不收垃圾!”

谢千山的话让周岚大失所望!

周岚知道,以谢千山的眼里,肯定一眼就看出了那些古钱币是假货。但他之所以隐瞒真相,就是为了给他的小孙子挽留面子。

“可是......”

周岚还想上去再争辩点什么,却被谢千山一个凛冽的眼神给逼了回来。

“怎么,你在质疑我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对周岚这个赘婿,谢千山却毫不留情面的斥责起来,一脸的怒容更是让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所有人都知道,谢千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谁要是敢质疑他,必定会遭殃......

这时候,谢雪凝突然走了过来,直接给周岚一个耳光。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你给我出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谢雪凝扯起了周岚的头发、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把周岚给扯了出去。

嘭......

寿宴的大门轰然紧闭,而周岚却被关在了外面,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

多余的人被清理了出去,寿宴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热闹,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周岚这个人一般。

只是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突然站在了谢千山的面前。

“周五爷!”

谢千山突然瞪大了眼睛,受宠若惊的说道:“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周家贵为东南商业龙头,而您更是周家的肱骨之臣,怎么会突然光临我这个小人物的寿宴呢?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刚才谢千山还是一言九鼎的家族之主,现在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卑躬屈膝的奴才,谁也不知道这个周五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见周五爷淡淡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这样的人废话,我很喜欢刚才的木雕,出个价吧。”

“木雕?”谢千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那就是一件廉价货,手法和用材都非常一般,哪配得上您......”

“我让你开个价!”周五爷一脸厌烦的说道。

谢千山当即严肃了起来,大义凛然的说道:“周五爷看上这里的东西就是我谢某人的荣幸。钱就免了,我这就叫人给您包起来......”

“不必了!我周五爷怎么会占你这等人的便宜?”

周五爷直接把自己的瑞士金表丢了过去,然后默不作声的弯腰捡起了木雕,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离开了寿宴。

“这是何方神圣啊,他那块瑞士金表我在杂志上见过,价值一千多万,匠心独运,全球唯一!”

“是啊,真是奇怪。这么一个神豪怎么对一个废物赘婿的木雕那么感兴趣?”

“价值千万的金表换一文不值的木雕?有钱人的世界真是匪夷所思......”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人表示不可思议,就连一家之主的谢千山也是一头雾水,导致他整个寿宴下来都是疑心重重、心不在焉。

......

另一边,坐在台阶上的周岚被冷风吹的非常狼狈,像极了等待着施舍的乞丐。

这时候,一个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并且递给了一件东西。周岚抬眼看了过去,正是自己的精心准备了三个月的木雕。

“五叔?怎么是你?”周岚警惕十足的说道。

只见周五爷毫不顾忌的坐在了周岚的身边的台阶之上,一点上位者的架子都没有。

“有眼无珠啊,周家岚少精雕细琢三个月的东西,恐怕卖个几百万都会遭到疯抢吧?”

周岚耸了耸肩说道:“五叔,早就没周家岚少这号人了,只有被逐出家族的周岚!开门见山吧,你找到到底有什么事?”

周五爷摇头苦笑道:“岚少,家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家主卧病不起,你哥哥也难堪大任,现在周家风雨飘摇,股票跌倒了历史冰点。急需你回去主持大局!”

“不回去,我现在过的很好!”周岚断然拒绝。

周五爷轻笑:“不见得吧?刚才我全部看到了,谢家好似并不欢迎你。回家吧,家族需要你。”

“哼,你刚才说谢家人有眼无珠,其实周家人也不是一样?”周岚冷冷的说道:“把我赶出家族的时候如弃敝履,现在落难了却众里寻他千百度?拿我当什么了?狗吗?”

周五爷悻悻然说道:“岚少,不管怎么说,您体内都留着周家的血。我想您绝对不会忍心看着周家一步一步的走向倾覆吧?”

“不好意思,我忍心!”周岚淡然的说道。

周五爷怔了怔,没有再说什么别的东西。只是缓缓的起身,然后渐渐的走远了。

其实周岚的真实身份是周家之子,妥妥的豪门子弟。

只不过因为周岚在继承人的纷争中失败,所以才隐姓埋名躲在了邺州做上门女婿。

但是像谢家这种三四流的家族在大夏犹如繁星,而周岚之所以会选择谢雪凝,并且对她甘之如饴,正是因为谢雪凝曾经救过他的命。

五年前,周岚患上了重病,需要骨髓移植,正巧谢雪凝的骨髓非常匹配。

毫无夸张的说,周岚能够活到今天,全都是拜她所赐。

所以周岚才会毫无怨言的陪在谢雪凝的身边,对她百依百顺。

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

而且在这几年的赘婿生涯之中,周岚已经在潜移默化之间爱上了谢雪凝。

他不怕冷嘲热讽,更不怕其他人的欺压。

他要一如既往的留在谢家。

因为周岚知道,总有一天,他会重新崛起,让所有小看他的人望尘莫及。

也总有一天,他会让谢雪凝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寿宴结束之后,周岚一直都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寒风中闲逛。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谢雪凝,也不知道怎么跟岳父岳母交代......

而在谢雪凝的家中,几个谢家的长舌妇正在跟周岚的岳母闲聊,谈资也不过是今天寿宴上所发生的那点事。

“唉,我说王媛,你那个废物女婿怎么不分眉眼高低呢?今天又惹老爷子生气了,估计以后你家的日子不好过了。”

“就是,我都不知道雪凝当时是怎么想的,她那么优秀,怎么能嫁给那么一个废物?根本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这么多年,要不是周岚那个废物拖累,雪凝早就崛起了吧?”

“对了,你们说那个在寿宴上买走木雕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叫周五爷,周岚也姓周,莫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周岚的岳母王媛直接鄙夷的说道:“屁!就周岚那个废物,怎么可能有那么牛的亲戚?三年了,他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出现过,我估计啊,周岚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酸孤儿。”

“我觉得也是!”一个谢家媳妇撇着嘴说道:“周岚就是一无是处,但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迷惑住了雪凝,让她委身下嫁的呢。”

王媛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忿的说道:“你不知道吗?还不是咱家那个已经过世的老太太!当初周岚走了狗屎运,救了老太太一命。老太太为了报恩,决定下嫁一个孙女给他,结果就落在了我家雪凝的头上。”

“什么?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还好我女儿当初还小,这种倒霉事没有落在她的头上。”另一个谢家媳妇心有余悸的说道。

王媛摆了摆手说道:“就算你女儿年龄相当也不会轮到她的,谁让我嫁的男人不得老太太的宠爱,什么坏事都会落在他的头上......”

一边的谢宏伟唯唯诺诺的说道:“与我无关,别什么脏水都要往我身上泼!”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王媛当场暴走,指着谢宏伟的鼻子大骂道:“本以为嫁给你这个豪门之子会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你这个窝囊废一点都不得宠,到现在我们还挤在这个八十多平的房子中,你看你的兄弟们,哪一个不是别墅洋房?”

“好事轮不到你,坏事全部摊上。你当时要是得宠一些,周岚那个废物岂能嫁到咱们家?”

谢宏伟长叹了一口气,只能躲在了一边猛吸了两口烟,然后生着闷气。

这些长舌妇见气氛不对,连忙站起来劝说。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了,错不在你们,而是那个废物周岚!”

“对,他要是有点自知之明,怎么好意思入赘在我们谢家?”

“哎呀,现在让周岚滚也不晚,反正老太太已经过世了,雪凝还年轻,踢了周岚,她什么样的金龟婿找不到?”

王媛也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对,必须让周岚滚,只要这个丧门星在我家一天,我家就不得安生......”

也许是这些长舌妇的声音太过于激烈,被旁边房间的谢雪凝听的一清二楚。

只见她猛然闯了进来,言辞激烈的说道:“你们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中年妇女真是够了,是肥皂剧不好看,还是广场舞不好跳?谁允许你们闲来无事在这里嚼我的舌根?”

王媛气愤的站了起来,声色俱厉的说道:“雪凝,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我就是这么说话!”谢雪凝一寸不让的吼道:“周岚就算再废物也轮不到你们点评,周岚是我的老公,只有我可以说他,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

“雪凝,你不要不分好赖,我们也是为你好......”

谢雪凝大声的嘶吼道:“收起你们的善心吧!有这闲心不如回去管教管教你们自己家的孩子。周岚虽然窝囊,但他本质不坏。他不会像三婶家的公子一样混迹黑道,也不会像二姑家的小姐一样混迹夜店。”

“还有,嫁给周岚我不后悔,而且我也不会离婚的。就算再难,我来养他!”

一时间,场面变得非常尴尬,鸦雀无声。

长舌妇们自知没趣,也都收拾收拾准备离开了。

但是当她们推开房门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了早已经站在门外的周岚。

周岚什么都听见了,但是他一言不发,只是目送了那些长舌妇们离开。

王媛和谢宏伟看了一眼周岚,也都没有说话。默默的回了房间把房门紧闭......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谢雪凝冷着脸问道。

“嗯......”周岚低声回应了一句。

谢雪凝语气冰冷的说道:“你千万别自作多情,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代表接受了你,而是反感那些长舌妇对我的婚姻指手画脚,明白吗?”

“周岚,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厌恶你吗?哪怕你有一点点的成功,一点点的男人气概我都认命了。可是你呢?真的是烂透了!”

周岚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神坚定的说道:“雪凝,你是说如果我成功了,你就会接受我吗?”

谢雪凝看了看周岚,随后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何必对你这么一个朽木说这些?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成功了,也轮不到你。快进屋吧,以后还是我来养你,这就是我的命......”

谢雪凝情绪低落的转头离去,看都懒得再看周岚一眼。

她的心很累,甚至开始了怨天尤人。她怨恨奶奶把这么一个废物强塞给自己,直接毁了她的一生,她更怨恨上天为什么总对她这么不公平。

然而周岚看着谢雪凝那落寞的背影,心中却突然一紧。

这三年来,他本以为对谢雪凝照顾的无微不至就可以获得认可,原来这一切都还远远不够。

只见周岚站在门口,心里反复挣扎了很久都没有进去。

半晌,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并且掏出了电话回复了一条信息:好,明天我会过去。

而上一条信息则是:岚少,你母亲已经到达邺州,希望能与你见一面......

谢雪凝抚摸着周岚的脸,眼中噙着泪水说道:“周岚,我确实在寿宴上打了你一个耳光,但是我如果不打你,你会更下不来台,其他人也会更加疯狂的欺辱你。你如果觉得委屈,你可以打回去。”

周岚摇了摇头,眼神坚定的说道:“我理解你的良苦用心,只是你刚才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说你嫁给我不后悔?”

“嗯......”

谢雪凝缓缓的点了点头,晶莹的泪水划过了脸颊。

其实结婚这三年来谢雪凝不止一次的想过离婚的事情,但是每当要做最后决定的时候都放起了。

周岚虽然唯唯诺诺、一事无成,但是三年来对谢雪凝照顾的无微不至、面面俱到。

谢雪凝已经习惯了有周岚在身边的日子,甚至每天在睡觉之前不看一眼躺在地板上周岚都无法入眠。

谢雪凝不敢想象没有周岚的日子,那种感觉就像是独自走在寒冬长夜一般的孤寂。

“周岚,就算奶奶在临终前没有交代我不准和你离婚,我也不会放弃你的。你无能、你窝囊、你不受待见我都忍了,以后我多努力一些,多赚钱养你就是!而且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你,我替你扛!”

周岚看了一眼谢雪凝那纤柔的肩膀,一股暖流就突然传遍了全身。

他眼神坚毅的看向了谢雪凝。

“不,从今天开始,我要一扫颓势!我要让所有人看到我的崛起,让嘲笑过我的人感到自惭形秽。我还要你以我之名,让你摘掉赘婿之妻的帽子,让所有人见到你之后都要叫你一声周太!”

谢雪凝破涕为笑,笑的是那么灿烂迷人。

虽然她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他宁愿沉浸在这个遥不可及的梦里。

但谢雪凝却不知道,周岚这次是认真的,而且马上付诸了行动。

只见周岚在一个角落里回了一条信息:好,明天我会过去。

而上一条信息则是:岚少,你母亲已经到达邺州,希望能与你见一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