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只想以身相许

王爷只想以身相许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风凌兮心中装的只有怎样获取到和离书……她本是二十二世纪的美女杀手,一次飞机失事中身亡;穿越之后,面对这个丞相嫡女的新身份,还有被逼嫁给瘸子不从后,反被下药。如今的她便是穿越到原主刚被下药的时候,风凌兮忍住骂人的冲动,现如今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再死一次,只好找男人解毒!

主角:风凌兮,夜北辰   更新:2022-07-15 21: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凌兮,夜北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只想以身相许》,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风凌兮心中装的只有怎样获取到和离书……她本是二十二世纪的美女杀手,一次飞机失事中身亡;穿越之后,面对这个丞相嫡女的新身份,还有被逼嫁给瘸子不从后,反被下药。如今的她便是穿越到原主刚被下药的时候,风凌兮忍住骂人的冲动,现如今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再死一次,只好找男人解毒!

《王爷只想以身相许》精彩片段

东陵三年,盛夏。

城郊。

轰隆!

天际一道闪电划过,风雨肆虐了一整夜。

“唔,痛!”

一道嘤咛声在山洞中响起,风凌兮缓缓的睁开眼,身体就像是被碾压过了一样。

冰冷低沉的声音从风凌兮身侧传来,“舍得醒了,安宁郡主!”

风凌兮猛地坐起身,看向身侧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的男人,那眼神犹如一把利刃,似是要将她给千刀万剐般。

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风凌兮俏丽的脸上满是疲惫,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她眼前浮现。

她本是二十二世纪的顶尖杀手,也是‘鬼医’关门弟子,却在一次任务中,飞机失事爆炸,连同她要抓捕的人一同死再那场爆炸中。

而这具身子乃是臣相嫡女,年仅十六,自幼深得太后宠爱,后被册封安宁郡主,生性刁蛮骄纵霸道,被指婚外姓王爷夜北辰。

就在半年前,夜北辰凯旋而归,却不想在庆功宴上,突然摔到在地,后被太医诊断出其双腿竟然残疾了,原主得知真相后,不甘嫁给一个残废,各种闹腾。

就在两日前,更是不惜上门辱骂夜北辰,逼迫他答应退了这亲事,却不想昨日她出去游玩,遇上一群劫匪,将她的人都给杀了,还给她灌下迷情药。

原主誓死不从,跳下悬崖死了,风凌兮就是在那个时候穿越过来的,受药效操控的她,在山林中正好遇上骑着马昏迷不醒的夜北辰,将其带到山洞中疯狂了一夜。

身侧躺着的男子便是辰王夜北辰,年仅二十三,东陵战神,十二岁上战场,一战成名,自此之后,替皇帝征战,开疆拓土。

只是其生性冷漠寡淡,更是不近女色,以至于和原主被赐婚后也没有任何不满。

敢情自己昨晚睡的男人就是被自己退婚的未婚夫...不,是前未婚夫!

乖乖!

有比她更悲催的穿越者嘛。

“风凌兮,你竟敢对本王动手脚!”

夜北辰怒喝,眸中杀意尽显,昨晚他昏迷,只是模糊的记得这个女人给他喂了点药,然后就是...想到那些羞耻的画面,脸色阴沉如墨。

风凌兮在坐起身的时候已经给自己穿戴好了衣衫,此情此景,她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破罐子破摔!

语气嚣张又霸道,“做就做了,你能耐我何!”

昨晚她费力将人拖进山洞中,发现他中了毒,不巧的是这毒已发作了,她只能找了些药草暂时替他压制毒,不想这男人刚好些就想要走,情急之下,风凌兮用自己独门点穴手法,让夜北辰整个人都不能动弹。

风凌兮说归说,还是将他身上的穴位给点开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昨晚的事是意外,你我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她不是真正的风凌兮,也不想和夜北辰有牵扯,这男人双腿都残废了,却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还毒发,这其中怕是有不为人知的事。

夜北辰穿戴好,见欲要走的风凌兮,猛地扣住她的手腕,神色犀利的看着她,“没发生过?”

想退婚就退婚,想睡他就睡他,还想一走了之,夜北辰怒喝,“风凌兮,你把本王当什么了?”

前两日上门羞辱的话语句句在耳,昨夜的一幕幕,脑海中清晰浮现。

风凌兮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一勾,扫过被他扣住的手腕,语气极为不耐,“夜北辰,我一个女子失了清白的都不介意,你一个男人扭捏什么?”

忽的想到了什么,眉眼一挑,“虽说这种事情女子吃亏些,却也因我而起,我给你银子总成。”

这古人终归是比不得现代社会的男子,风凌兮不想和他因为这事一直纠缠下去,钱财能解决最好,虽然她不是很有钱,但好歹是郡主,多少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风凌兮!”

夜北辰咬牙切齿的低吼,俊颜难看至极,手腕的力道猛地加重,痛的风凌兮低呼一声,反手来了个过肩摔,将人甩在地上。

冷嗤一声,“就你现在这五成功力,确定要和我动手?”

风凌兮挑衅看着他,要不是看在昨晚他替自己解毒的份上,她都懒得废话。

夜北辰有些狼狈的坐起来,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气场实力碾压。

“你究竟是谁!”

眼前的女人和那日找上门的风凌兮截然不同,尽管言行举止似乎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昨晚她用药将他的毒压制住,这点足以让他怀疑。

风凌兮嗤笑,眉眼清冷的扫过夜北辰那张过分俊美的脸,不得不说,这男人长得是真的好看,可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就是太冷了些。

若不是自己那日强行退了婚,嫁给如此容貌的男子,光是每日看看也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这都共度一夜了,辰王再问这话不觉得好笑?”

风凌兮一副没脸没皮的语气,反正这原主的名声都臭了,她也不在意再臭点。

“你若是不满意我给出办法,那就换一种,总之你别想着我会嫁给你!”

脸好看也不行,且不说夜北辰现在的处境,就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昨日她出去的事情只有她的庶妹风凌雪和丞相夫人胡氏知晓,记忆中,原主变成这样的性格,就是自小在府中被胡氏母女各种教唆,做了一件又一件蠢事,传出这么个名声;

她出门的时候,风凌雪还在像一朵小白莲一样,约她出去玩,把原主骗到悬崖边,最后遇到那帮歹徒,遭遇毒手。

而可怜的原主,都是临死前知道所有的一切,要不是那伙歹徒看风凌兮快死了,多嘴了几句,原主现在还在被蒙在鼓里。

这一切根本就是他们设计好的,只因为原主的存在挡了风凌雪成为嫡女的可能,永远高自己一头,她怎么允许这样的事存在!

无碍,总是要还的,欠原主的,她一定帮忙讨回来;

夜北辰黑着脸看她,昨晚他和他的人查到下毒之人的线索,却不想遭遇暗算,原本是五日后毒才会发作,却不想提前发作,导致他如今的功力只有五成。

风凌兮被他这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仿佛自己是肉板上的鱼一样,这男人现在只是五成功力,倘若他功力恢复了,她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和这人为敌。

她干笑几声,语气好了些,“既然辰王不说,那我就直言了,我帮你解毒,昨晚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如何?”

夜北辰语气嘲讽,“本王凭什么相信一个前脚退了本王婚约,后脚就睡了本王女人的话!”


风凌兮嘴角一抽,忽而凑近他,笑的嚣张又放肆。

“就凭你现在根本不是我对手,而这毒,若我没猜错,辰王应该没能找到能解毒的人吧。”

风凌兮语气笃定,昨晚给他诊脉的时候,就发现了他这毒的霸道。

“你体内其实是两种毒,且这毒是相互制衡,我敢断言,这毒,普天之下,除下毒之人,没有人能解,但我除外。”

夜北辰黑眸微眯,眸底的冷意骇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

竟如此清楚他体内的毒!

风凌兮勾唇,桃花眸微敛,笑的风情万种,“本郡主名声在外,和什么人都有一腿,就昨晚不也和辰王共度良宵了么,懂得医术有何奇怪?”

坊间对她的传闻可谓是一言难尽,更甚至是说她德行败坏,以至于原主因此变得更加骄纵跋扈。

夜北辰看着她,明显不相信她口中的话,昨晚他虽不能动弹,但大脑是清醒的,这女人不仅生涩,更是第一次,只是他不解的是,这女人怎会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还懂得医术。

按照她以前的作风,今日在知晓是他的时候,断不可能会和他废话,更甚至有绝佳的机会杀了他,她不但没有,还想要补偿他,这不会是以前风凌兮会做的事情。

见他迟迟不语,风凌兮显得不耐烦,“我耐性有限,你若不愿意,今日之后,这事情我可就不会再认了。”

“成交,若你不能解了这毒,本王便要了你的命做补偿!”夜北辰眼底狠戾之色闪过。

堂堂七尺男儿,却被眼前这声名狼藉的女子一再羞辱,但眼下他确实没得选择。

这毒他必须尽快解了!

风凌兮松了口气,“为了我这条小命,我也会给你解了毒,不过你这毒有些麻烦,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先用针灸替你将其压制住。”

这毒虽然有些麻烦,但前世的她跟着‘鬼医’也是学了不少,更是在其失踪后,将他留下的医术给钻研个透彻,不想会意外穿越到这个朝代来。

“本王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需要什么药材让人去辰王府找本王。”夜北辰说完,闭上眼,双手紧握成拳,似是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风凌兮看了他一眼,能清晰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视线落在他的双腿上,她伸过手,还未碰触到,就被夜北辰扣住了。

幽深冰冷的黑眸犹如深潭中的湖水一样平静无波,周身那冷意渐甚。

风凌兮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这男人看她的眼神仿佛看个死人一样,那么瞬间,她有些后悔答应给他解毒了。

这毒解了,这男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记仇,但这话已经出口,只能硬着头皮去做,而三个月的时间足够她做很多的事情了。

“你这腿疾因毒素导致肌肉萎缩,昨夜我给你服用了药物,在辅助穴位按摩可以缓解疼痛。”

话落间,风凌兮一只手已经覆在夜北辰的腿上开始按摩着穴位,这种按摩手法不仅考验手法更是要足够大的力气,才能达到效果,只是一会的功夫,风凌兮额前已经是密集的汗水。

夜北辰看着她的手法,看似毫无章法,但每一下都精准的落在穴位上,那种疼痛的感觉也随之逐渐的消散。

半个时辰后,风凌兮松开他,淡声道,“明晚辰时,辰王到我闺房,我给你针灸,每隔三日针灸一次。”

说完,她起身,走到洞口,一夜风雨后,有种万物复苏的感觉,一眼望去,皆是被雨水洗刷过后的生机。

风凌兮刚走不久,青一带着人找到了夜北辰。

“爷,属下来迟,请爷责罚!”

夜北辰手一摆,已经坐在青一带来的轮椅上,出了山洞。

“去查下风凌兮!”

青一愣了下,应声带着人离开。

风凌兮凭借着记忆回到了丞相府,刚到门口就被侍卫给拦住了去路,“哪里来的叫花子,敢到丞相府门口要饭,快滚。”

“当真是眼瞎,谁是主子都不知道!”

风凌兮冷呵一声,抬脚直接将门卫给踹倒在地,“给本小姐跪在这门口好好看清楚,这丞相府的主子是谁!”

风凌雪看到还活着的风凌兮,脸上浮现一丝恐慌,但是还是假装惊呼道:“大,大姐,你这是又被谁惹生气了,怎又拿着下人出气啊。”

风凌兮眼神轻飘飘的扫过来人,正是风凌雪,这要是以往,风凌兮听到这话必然是勃然大怒一番,更甚直接将门卫处死。

“教训下不知所谓的东西,怎么,妹妹这是觉得我做错了?”

风凌雪微愣,看向风凌兮的眼神闪过一丝错愕,很快就镇定下来,笑着上前。

“怎会呢,大姐是嫡女,又是郡主,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着,对着门卫轻声喝斥,“你这眼瞎的奴才,大小姐不过是一夜未归,就认不得主子,要是以往,你这命都没了,还不赶紧谢过大小姐不杀之恩。”

这话可谓颇有深意,表面上听着是教训这门卫,实则是暗指风凌兮经常做这种事情,还动辄就枉杀人性命,这心思密集思恐。

而此时,丞相府门口已经聚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风凌兮唇角轻勾。

风凌雪见她看自己,眼底快速闪过一丝慌乱,忙道,“大姐,你怎又一夜未归啊,你这衣衫不整的,该不会又是和那些人出去玩了吧。”

“妹妹方才有句话说对了。”风凌兮走近她,眉眼间染上一层淡淡的笑,只是这笑却有些骇人。

风凌雪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只觉得眼前的风凌兮陌生的紧,一个眼神就令她心生畏惧。

“大姐,我也是实话实说,要是哪里说的不对,还希望大姐别见怪。”

“不,你说的没错,我这人就是脾气不好,所以你说的话我要见怪了。”

风凌兮话才落下,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风凌雪的脸上,她呀了一声,“怎么办?这气好像消了一些,要不妹妹再忍忍,让我出出气?”

不等风凌雪回答,风凌兮左右夹攻,一连甩了十几巴掌,直接将风凌雪给打的摔倒在地。


风凌雪直接被打蒙了,脸颊肿的高高的,已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惊恐万分的看着蹲下身看自己的风凌兮,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去。

结结巴巴的喊道,“大,大姐,我错了,你别这样,我害怕。”

平时的风凌雪也是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好像委屈都是自己受的一样。

风凌兮眼角一挑,冷笑道,“你没错,谁惹怒了本小姐,我就会拿下人撒气。”风凌兮说着,用手拍了拍风凌雪那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所以,下次别惹我!”

风凌雪身子僵硬的不行,风凌兮这是明着说她是个下人!

她一个妾室所生的庶女,于嫡出而言,不是下人是什么。

恨,从未如此的强烈,风凌雪袖下的双手死死的攥着,眼底都是不甘。

昨晚那些人不是说她已经摔落悬崖死了吗?

就算没有死,这被下了药,她也不可能是清白之身!

丞相府的嫡女只能是她,也只可以是她!

挡她者必须死!

“大姐,我知道我一个庶出的身份不配这样称呼你,但你我怎么说都是一脉传承,你说我是下人我也认了,但我也是爹的女儿,你这样说,将爹置于何地啊。”

风凌雪咬着唇,那种极力隐忍的委屈和她说出的话放在一起,任谁都会觉得这女子识大体,懂分寸,顾大局。

但风凌兮是谁,眼底闪过一抹笑,将人给搀扶起来。

风凌雪心底一喜,心想这风凌雪还是和以前一样,蠢得可以,一提起风天擎她就害怕了。

下一瞬,风凌兮直接将人给拽到门口,对着她膝盖窝踹了一脚。

风凌雪吃痛扑通跪在了地上,脸色痛的煞白,还未开口,下颚就被风凌兮给扣住了。

语气似是无奈却嚣张,“都说了,别惹我,怎就不听呢?”

门外看戏的百姓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但无一例外,对风凌兮这举动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这本就是风凌兮会做的事情。

风凌雪难以置信的看着风凌兮,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痛,这风凌兮怎就不按常理出牌?

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是哄着她,不要将这事情告诉风天擎吗?

“大姐,我知道错了,你要罚我跪我便跪,我自知身份低微,只要你不觉得这会丢了丞相府的面子就好。”

风凌雪一副你说我错就错了的表情说着。

“不错,还算有自知之明,那就好好的跪在门口,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什么时候起来。”

风凌兮松开她,拍拍手,一切才刚开始。

看着离去的背影,风凌雪眼底都是愤恨,对着身后的婢女使了个眼色。

暂时让她得意一下!

刚进院子,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冲到风凌兮的跟前,双眼通红噙满了泪水,颤着声道,“小姐,你...你还活着。”

风凌兮脑海闪过一些画面,来人是原主的婢女沫儿,自小就跟在她的身边,是她亲娘身边的嬷嬷留给她的。

只是原主自幼被胡氏母女洗脑,以至于让胡氏母女时常对着沫儿谩骂责打,饶是如此,这沫儿也不曾有过半句怨言,一直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原主。

而昨日,她更是因为要出去游玩,沫儿劝说她刚退婚还是别出去,以免被有心人诟病,就被原主留在府中,幸而躲过一劫。

风凌兮点头,虽不是原主,却被沫儿的忠心所折服,轻笑着道,“放心吧,我没事,去弄些水来,我要沐浴。”

折腾了一夜,她身上的衣衫又脏又乱,黏腻的不行。

刚才她修理了一顿风凌雪,想来一会风天擎下朝了就会过来。

沫儿看着风凌兮竟然对她笑了,眼睛眨了下,震惊的不行,好一会才回神应声匆匆离去。

一番沐浴梳洗过后,风凌兮才认真的端详着原主这张脸,不得不说,这原主长着就是一张祸国倾城的容颜,一颦一笑,媚而不妖,给人一种又纯又欲的既视感。

风凌兮也是被这容貌给惊了,有些不明,原主顶着这么一张脸怎就没有人喜欢?

是因为她那性格?

沫儿端着吃食进来就看到风凌兮坐在铜镜前端详着自己的脸,忙放下东西上前。

慌乱不安的开口道,“小姐,奴婢这就给您上妆。”

“上什么妆,这样就挺好。”风凌兮下意识的就回了句,这等容貌,画个眉,上个唇妆就足以惊艳了,而这些她已经弄好了。

沫儿愣了下,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风凌兮,“可是小姐不是说喜欢那种浓厚的妆容吗?”

这下换风凌兮愣了,随即想到了什么,风凌雪嫉妒风凌兮这容貌,所以一直以来都夸赞她适合浓厚的妆容。

呵!

风凌兮红唇轻勾,“以前喜欢的不代表现在喜欢,以前不喜欢的现在喜欢了。”

“啊?”

沫儿被这句话绕的头晕,半晌都没有明白过来,只觉得眼前的小姐似乎哪里不一样了,但她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风凌兮闻到食物的香味,没有再说这事,起身来到饭桌前,刚吃没有几口,门外就传来风天擎的怒吼声。

“逆女,给我滚出来!”

紧接着嘭的一声,门板踹开,顿时四分五裂,扬起一抹灰屑。

“小姐。”沫儿忙挡在风凌兮的面前,看着怒气冲冲进来的一群人,瘦弱的身体颤抖着,脸上却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没事,有我在!”

风凌兮将人拉在身后,漫不经心的咽下口中的食物,眼帘掀了掀,语气淡漠疏离,“丞相大人一大早火气旺盛,莫不是胡姨娘没有将你伺候好?”

此话一出,风天擎气的直接上前就将饭桌给掀了,怒声吼道,“混账东西,今日我就打死你这不知廉耻的逆女!”

话落,风天擎看了眼屋内,拿起方才地面上一块木板就往风凌兮的身板上给砸过去。

“小姐!”

沫儿大喊一声,冲上前抱住风凌兮,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下这一板子。

没有预期的疼痛,只听到嘭的声响,只见木板被一脚被踢飞到一边。风天擎被风凌兮一脚吓得跌坐在地上。

风凌兮将沫儿给拽到身后,眸光犀利的扫过被胡氏扶起来的风天擎,冷声道,“丞相大人确定今日要打死本郡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