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云厘傅识则

云厘傅识则

云厘傅识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云厘傅识则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云厘傅识则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云厘傅识则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秋风瑟瑟,云厘穿着入狱时那件单薄的衬衣,不知所措的看着身后,葬送了自己五年青春的监狱。终于,出来了

主角:云厘傅识则   更新:2022-11-23 16: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厘傅识则的其他类型小说《云厘傅识则》,由网络作家“云厘傅识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厘傅识则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云厘傅识则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云厘傅识则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秋风瑟瑟,云厘穿着入狱时那件单薄的衬衣,不知所措的看着身后,葬送了自己五年青春的监狱。终于,出来了

《云厘傅识则》精彩片段

五年前,她因为过失杀人被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监狱。

进去前她风光无限,是南城最优秀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年纪轻轻便拿下了无数金牌。

可现在,她满身伤痕,右脚筋腱断裂,身负案底,再也无法光芒四射的站在运动场上。

眼下,她该去哪里?

“云厘,死的人怎么不是你?”

“不要想着怎么为自己脱罪,否则我会让你那个住院的外婆替我母亲陪葬。”

傅识则冰冷的嗓音尤在脑海中回响,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从小到大,外婆都是最心疼她的人。

不管她有没有得奖,她都是外婆心中的骄傲,她又怎么敢让外婆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

于是她只能拖着已经废掉的腿,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耳边忽然传来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云厘转过身,便看到一长排款式新颖的跑车出现在自己面前。

猛烈的刹车引起一大片灰尘,呛得云厘连着咳嗽了好几声。

“哟,这不是我们的滑冰公主云厘吗,今天出狱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们?”

车门打开,一众穿着奢侈,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走下车来站到云厘身边,嗤笑着打量她。

这些人她认识,不过是一些纨绔子弟罢了。

仗着家里的钱,花天酒地,四处留情。

为首的女人,是柳氏的千金柳淼,也是傅识则爱慕者之一。

当年她获奖荣誉加身,这些男人对她趋之如骛,女人便对她谄媚逢迎。

更有甚者,利用赞助商的便利,在她领奖时对着无数观众和直播的电台,对她当众表白。

可是当年的云厘,满心满眼都只有傅识则一人。

她骄傲的站在领奖台最高处,果断拒绝了来人的表白,更是毫不掩饰的向大众表达她对傅识则的欣赏与爱慕。

“我的心上人,是盛世集团的总裁傅识则。不管他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我都敬他爱他,没有人可以代替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

想起傅识则,她的心便疼得仿佛要裂开。

曾经在冰场上熠熠生辉的星子,如今被践踏到尘埃里,这些人都是来看她笑话的吧。

如今的她,已经招惹不起这群人。

云厘低着头,窘迫而又怯懦的想要避开众人犀利的眼神。

“你躲什么呀?当年不是很高高在上的吗?不是很不可一世吗?”

柳淼走上前,一双冰冷的手毫不留情的扼住她的下巴,强迫着掰过她的脸,展示到众人面前。

“看看你这副丧家犬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锐利的指甲划破脸颊,疼得她一阵抽搐,她却只是垂下眼眸,什么话也不敢说。

见到她这副毫无生气的卑微模样,柳淼愈发的恼了,揪住她拽到最前方的跑车身后,朝围观的人喊道。

“把她的手给我绑起来,跟在车后巡游整个南城。今天我们要用最盛大的场面,迎接曾经的花样滑冰冠军出狱!”


立刻便有人迅速的上前,从后备箱里拿出绳子绑住了她的双手。

粗粝的麻绳像是满是刺的荆棘,不一会儿便将手腕勒出一道血痕。

云厘死死咬住嘴唇,一张脸已经苍白如纸。

为了让她颜面扫地,他们竟然想出这样丧心病狂的办法来折磨她。

柳淼踩着高跟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云厘一抬眸,竟看到那张她又爱又怕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傅识则!

那个赐予她五年噩梦般生活的人,一如当年的俊朗冷酷。

在她被挖苦被取笑时,他一直坐在车里,冷眼看完了由她主演的整场闹剧。

在监狱的这几年,她已经痛到几乎麻木。

可在看到傅识则的瞬间,她的心还是痛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傅识则……”

她艰难的张了张嘴,一开口声音却沙哑难听至极。

听到她开口,傅识则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微微颔首凑到柳淼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柳淼便气势汹汹的冲下来朝她得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傅少的名字,你也配叫?”

云厘被打得整张脸都偏过去,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无视柳淼的羞辱,摇摇晃晃的奔到傅识则的窗边,祈求似的看着他。

“不是我,傅伯母不是我推下去的,求求你好歹听一听事情的经过……”

傅识则的目光忽然便冷了下来,他厌恶的扭头看向她,一双手不自觉的收紧,发白的关节咯吱作响。

这个女人,还敢在他面前演戏?

“闭嘴!当年若不是你在冰场上动手脚,又在电视节目上说什么此生非我不嫁的话,怎么会惹得倩倩伤心之下发生意外,摔伤了腿,从此再也无法滑冰。”

“我将她接到傅家,你竟敢追上门去羞辱她。若不是你挑起争执,我母亲怎么会出来劝阻你,又怎会被你摔下楼梯!”

“云厘,你敢再多提一次当年的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像是利刃,一刀一刀割破她的胸膛。

她是有些骄傲和小脾气,却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

当着电视节目坦白自己心意,一方面是想让那些追求者知难而退,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她对他爱慕已久。

而在冰场上动手脚更是无稽之谈,以她的实力,十个云倩倩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当年是云倩倩打电话叫她来傅家,也是云倩倩失手将傅夫人推下了楼。

在他眼里,她是刁蛮任性,又高傲自负的千金大小姐,而云倩倩温柔善良,凭着自己的努力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他又怎么会相信她呢?

傅识则将车窗摇了上来,她眼看着那张俊朗非凡的脸缓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然后便听到他冷漠而又无情的开口。

“开车!让她给我好好偿罪!”

随着傅识则话落,汽车瞬间发动,她踉跄了几步,忙不迭的跟在车身后跑了起来。

“啊……”

像是故意折磨她似的,车子开得飞快,剧烈的疼痛袭来,她痛不欲生。

但她却还不得不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回忆起撕心裂肺的过往。

“我的心上人,是盛世集团的总裁傅识则。”

“我敬他,爱他,更有足够的实力配得上他。”

“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把我娶回家。”

可此刻,没有七彩祥云,只有……无尽屈辱。

她的双手被勒出一道重重的血痕,脚尖也因为长时间的奔跑,磨出一个个血泡来,身后亦传来一阵阵爆笑,她的视线却始终落在前方车上那个冷漠的背影上。

原来恨一个人,可以到这种地步。

他真的恨死了她。

胸膛里那颗曾经为他疯狂跳动的心,在这一刻终于破碎成渣。


整整三个小时的游街,让云厘几乎奄奄一息。

可是这些,落在傅识则的眼里,却博不到半分的怜悯。

全城的人都来看她的笑话,之前有多风光,如今便有多狼狈。

她被扔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大街上,相隔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就是上流社会人员频繁出入的“月色会所”。

傅识则要磨灭掉她所有的自尊,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她这个曾经的冠军,如今沦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身体上的伤痛对于云厘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她只希望傅识则能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干净,然后放她走。

对于他,对于事情的真相,她再也不敢有所奢求。

她强忍着全身的痛意,一点点匍匐到傅识则身边,“傅少,傅总……您对我的惩罚够了吗?可以放我走了吗?”

下一秒,傅识则立刻抽出自己的手,厌恶的从手下人手中接过手帕,用力的擦拭着被她触碰过的地方。

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站在云厘面前,将手帕用力的扔到她的脸上。

“这就受不了了?我告诉你,这还只是开始。”

他扭过头命令身份的保镖,“让她跪在月色门口,凡是进门的客人,她都必须亲手把鞋底擦干净。”

不等她反应过来,保镖立刻上前,仿佛处理垃圾一般将她架到了月色会所的门口。

“云厘,这都是你应得的。”

傅识则冷冷丢下这样一句话后便扬长而去,没有再看云厘一眼。

她双目无神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眼泪终于忍不住倾泻而下。

这都是她应得的。

她不该对傅识则一见钟情,不该爱他爱得人尽皆知,不该在云倩倩挑衅自己后,还傻乎乎的去赴约。

可是,她只是爱错了一个人,老天为什么要用这样严厉的手段惩罚她。

月色会所人来人往,她就跪在最醒目的位置,机械的举着自己的双手,一遍一遍的擦拭着进出客人的鞋底。

不用抬头,她也能感受到众人鄙夷的目光,像是烙铁一般灼灼发烫。

这家会所是傅识则旗下的产业,来的人不是为了找机会见他一面,就是为了给他捧场蹭人气。

得知云厘是傅识则厌恶的人,为了讨好他,那些爱慕他的人更是想着法子的折腾她。

“哪里来的乞丐,穿的这么脏,别玷污了我进口的高跟鞋!”

傅识则交代了,凡是进去会所的人她都必须把鞋底擦干净,她不敢违背,于是仍旧卑微的拖住鞋子不断地擦拭着。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擦鞋?”

话音落下,来人竟然穿着高跟鞋直接用力踩在她的手上。

“啊!”

她疼得忍不住尖叫出声,却也不敢去推那只踩在自己手上疯狂蹂躏的手。

五官痛得拧作一团,泪眼朦胧里,她竟然看到云年灏赫然站在人群里!


有认出云年灏的人已经开始起哄。

“云总,这不是你女儿吗?怎么沦落到在会所门口给人擦鞋啊?”

“哈哈哈……怎么?云家快破产了吗,云家的女儿竟然要出来擦鞋讨生活。”

这么多年,云厘和云年灏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当年她母亲去世,他不到一年便娶了云倩倩的母亲。

如果不是因为她有着极强的运动天赋,获奖无数,只怕他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在监狱里的五年,他更是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

可是此时此刻,在她饱受折磨的时候,她仍旧抱着一丝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帮一帮她。

哪怕,只是为她说一句话,她也心满意足了。

可是,云年灏冷冷蹙眉看着她,嫌弃鄙夷的神情像是一把刀子,狠狠扎向她。

“我云家什么时候出来这样的女儿,她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的女儿只有云倩倩一人,真是丢人现眼!”

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她早该想到的,云念灏这种趋则附势的人,怎么会为了自己得罪傅识则。

她低头压下自己的泪意,将被踩得已经发红发肿的左手,放到自己的嘴边轻轻吹了几口,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我不是云家的女儿,我也不认识这位先生,云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云年灏要和她彻底撇清关系,她成全他。

众人沉默了,似乎有些同情这个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肉的女人。

见到众人表情的变化,方才踩住云厘手的女人,不悦的踢了踢她。

“行了行了,少装出一副可怜样子好像我欺负你似的,给我磕几个头,把我鞋子弄脏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如同获得特赦一般,云厘竟然立刻卑微的跪倒在她得面前,“噗通噗通”的磕起头来。

一个……

二个……

三个……

楼上VIP包间里,傅识则看着保安传来门口的视频画面,俊朗的眉峰拧作一团。

他没想到,云厘竟然变得这么卑微,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让人凌辱。

这还是云厘吗?

记忆里的她,高傲且倔强,在当着电视节目向自己表白被他拒绝后,仍旧自信的朝他微笑。

可现在,她毫无形象的跪倒在地上,为了一双鞋子,将自己磕得头破血流。

原来,她现在对任何人都可以卑躬屈膝。

傅识则心中涌起起一股莫名的怒意,让他变得烦躁不堪。他又想起就是这个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那股怒意便烧得更旺了。

他扔了手中的电脑,朝身边人命令道。

“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进来。”

得到傅识则的命令,保安一行人立刻冲下楼,架着云厘,将她扔到了他的面前。

地板冷得像是结了冰,云厘蜷缩成一团,不敢去看傅识则的脸。

她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要用来折磨自己,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承受不了了。

而她这副窝囊的样子,让傅识则眉头拧得愈发的深,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冷冷的凝视她。

“你不是想让我放过你吗?”

云厘不可置信的抬头,目光带着期盼,却又听到他冷笑着说出最无情的话来。

“陪今天在场的所有男人睡一晚,我就放过你。”


这样直白粗鲁的的言语,让云厘一时间又羞又怒,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没有廉耻的妓女吗?

因为痴恋着傅识则,这么多年,她甚至连接吻都不曾有过。

她气得发抖,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眼泪低落下来。

“对不起,傅先生,恕难从命。”

傅识则冷笑出声:“装什么清纯?当初对我死皮赖脸的人不是你吗?啊?”

那些回忆一幕幕袭来,越发让她觉得刺痛和不堪。

她真的好后悔,后悔爱上傅识则,更后悔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傅识则跨过云厘,走到桌边接起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傅识则眉心微动,嘴角勾勒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来。

不知为何,云厘心中竟然萌生出一股不安,她眼神紧紧盯着傅识则,唯恐再从他口中听到

什么难以承受的消息来。

似乎看穿她心中所想,傅识则冷笑着蹲在她的面前,冰凉的指尖狠狠握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像是从后槽牙里咬出来一般。

“云厘,你的报应来了。刚刚医生打电话来说,你外婆病情恶化,好像活不久了呢……”

头顶“嗡……”的传来一声巨响,云厘什么也听不到了,她木然的瞪大着双眼,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低落下来。

外婆,她的外婆,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亲人了!

意识回笼,云厘疯了一般往外跑。

出狱时因为不想让外婆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所以不敢去看她,可是再不去的话,她就永远也见不到外婆了。

匆匆赶到医院,站在病房的大门口,她却不敢进去。

现在的她满身伤痕,外婆如果看到,该有多伤心……

她伸手将头发扎好,又在洗手间洗了把脸,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容,这才推门房门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外婆脸色苍白,嘴唇一丝血色也没有,看到云厘进来,怔了许久,干枯的眸子才闪烁出欣喜的光来。

“厘……厘……”

云厘的心中一痛,立刻扑上前去,跪倒在老太太的床前。

“外婆,我回来了!”

五年前她被判入狱,为了瞒着老太太,只能谎称自己去了国外学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厘厘在国外拿了多少金牌了?”

云厘怔住,脚腕处隐隐传来的刺痛,让她心底一片黯然。

外婆还不知道,她再也滑不了冰了。

她将心底的酸楚强行压了下去,换上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拿了几十块呢,外婆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我当然相信了,我们的厘厘最优秀了……”

看着外婆慈祥的脸庞,云厘的眼泪几乎忍不住低落下来。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失去外婆,她要怎么活下去。

把老太太哄睡以后,云厘这才来到医生办公室。

“医生,我外婆的病情怎么样了?”

医生拿出报告单摇了摇头:“老人家年纪大了,其实继续治疗的意义不大……”

她打断医生的话:“不,我们治!医生,后续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医生面色沉重:“至少100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