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不如不遇倾城色

不如不遇倾城色

生何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错判了这段感情,也错看了尚夏这个男人!她期盼已久的大婚,那红的滴血的喜庆,那流淌着的亲人的鲜血,哪个更红!从那之后梁心的生活,时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身体上的折磨,心灵上的羞辱,还要被尚夏告知这一切都是为了爱,苦心煎熬多年,等待的竟是如此不堪的结局。

主角:梁心,尚夏   更新:2022-07-15 21: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心,尚夏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如不遇倾城色》,由网络作家“生何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错判了这段感情,也错看了尚夏这个男人!她期盼已久的大婚,那红的滴血的喜庆,那流淌着的亲人的鲜血,哪个更红!从那之后梁心的生活,时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身体上的折磨,心灵上的羞辱,还要被尚夏告知这一切都是为了爱,苦心煎熬多年,等待的竟是如此不堪的结局。

《不如不遇倾城色》精彩片段

“尚夏,你还来做什么?”

阴冷昏暗的牢房里,被吊在刑架上的女子满身血污,只抬着眼看着站在她身前的男子。

“粱心,当初你可是哭喊着想要嫁给我,怎的如今,竟是不想看见我了?”尚夏似笑非笑的看着粱心。

“哈哈哈……咳咳,尚夏,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才会害得我父亲惨死,背上叛国的罪名,以至满门抄斩!我梁家遭此劫难皆是因你之故,你竟还有脸来问我为何不想见你?”粱心双目憎裂,狠狠地盯着尚夏,“你可知,我现如今恨不得剜你血肉,食你骨髓,让你也尝尝这噬心蚀骨之痛。”

“粱心,这就痛了。这与我因你梁家受的苦楚相比,可是相差甚多呢。”尚夏满脸讽刺的说道,“还记得当年你父亲领旨带兵,屠我尚家满门,我可是亲眼目睹着那些士兵是如何杀人放火!也清清楚楚的记得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是何景象!你如今也只是听到你梁家满门抄斩,这就受不了了?”

“……竟是如此,尚夏,尚家!原来你竟是尚家的人。怪不得,怪不得你会恨我梁家入骨!”粱心恍然道。

尚夏看着粱心,狠狠说道:“你可知我这十五年来是如何过的?你知道那时看着你家中合家团圆,我内心却如刀绞?本来我也该是过得那样的日子,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可如今都没有了!全都没有了!你可知我这十五年来从不曾睡得踏实?每当我闭上眼,眼前就是那炼狱一般的场景!父母惨死!家破人亡!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爹!”

粱心看着尚夏疯魔的样子,静了半晌,“那你可知,你能活至今日,皆是因我爹当年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你又怎知他是好心放我?还是另有图谋?”

听到尚夏如此回答,梁心内心涩然,抬头望天:“爹啊,您泉下可知?咱梁家此时的境遇竟是因您当初的怜悯之心?您是留下了尚家的一丝血脉,也给咱梁家留下了灭门的祸根!也是我自己傻,这明晃晃的线索就摆在我面前,我却视而不见。”

尚夏看着痛苦的粱心向远处喊道:“来人,我看这犯人似是还知晓些什么,你们若不能从她的嘴里挖出来,那本官就上奏皇上,说你们几个与梁家串通一气,谋逆叛国。”

“是,尚大人。”几个狱卒浑身颤抖的答道。

听到回答,尚夏满意的点头,转过身,走出了牢房。

身后传来惨叫以及粱心咒骂的声音“啊……尚夏,你不得好死……”

粱心忍着刑罚的的痛楚,双目紧盯着尚夏转身离去的背影。

“不得好死?死,对我来说是一件多奢侈的事啊。粱心啊粱心,经历了这么多,怎么还是不了解我呢?”尚夏心中暗想,却又加快了脚步,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这声音,还真吵。”


尚府门前。

“公主,府内小厮说,尚大人不在府内,有事出去了。”一个小太监站在软轿前,对着轿上的女子说道。

“出去了?去哪儿了?什么时辰回来?”

“这……小的不知。”小太监一脸紧张的答道,心里只期盼静安公主能平息怒气。

尚夏站在街道转角的树下,静静看着这一幕,并未出现,而是转身从侧门进了府内。

静安公主看着紧闭的府门,叹了口气:“算了,咱们走吧。”

尚府书房。

“爷,公主走了。”

“恩。”

“爷,你……”

“尚林,有什么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尚夏看着这个从小被自己捡来,养在身边如兄弟般存在的人,“咱们两个有什么不能直说?”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尚林看着倚在太师椅上的尚夏,缓缓说道,“爷,您明知尚家当年的事,与梁家并无太大关系,梁正只是依旨办事,更何况,若不是梁正,您怕是也……”

“够了,我现在有点累,你先下去吧。”

“爷,您……”

“下去!!”尚夏猛然站起身,斥到。

“……那您先歇着,尚林先退下了。”

尚夏看着尚林退出了书房,关上了门,跌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尚家灭门的那一天。

十五年前,尚府……

“爹,娘,你们在哪里呀?夏儿找不到你们了。呜呜……爹,娘……”七岁的尚夏在漫天火光中哭喊,可任凭他怎样叫喊,疼爱他的父母也未曾出现。

终于,火光中他依稀看见了不远处躺倒在地的父母,两人身上已经满身血污。

“娘!”尚夏扑到尚母身边,“娘,您怎么样?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夏儿……为娘怕是要随你爹去了,你要记得,尚家落得今日,皆是小人谋害,咱尚家……无一丝……一毫,对不住皇家……你一定要保住你这条命,为……为咱尚家平反……”

尚母手紧紧攥着尚夏的手,鲜血不停从嘴角浸出:“夏儿,为娘知道你还小……这重担压在你身上娘也觉得……对你不住,但,你是我尚家唯一的儿郎,你必须……扛起它!”

“娘!”尚夏紧紧盯着尚母,看着紧握住自己的母亲的手一点点滑下去,看着怀里的母亲渐渐没了声息,“娘!!!”

“梁大人!这有一个小孩!”

尚夏闻声回头,只见一身暗色衣衫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孩子穿得这么破,脸这么脏,定是尚家仆从的孩子。你们赶紧去别处找找,别落下了尚家的余孽。”

“是,梁大人。”

被称作梁大人的男子看了一眼尚夏,低声赶紧说道:“小公子,快走吧,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尚夏深深地看了一眼梁大人,又低下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父母,使劲握住拳头,擦掉眼泪转身离开,脑海中还回荡着母亲临终的话语:“夏儿,一定要帮尚家平反……”

当年的一幕幕不停在脑海之中重复,书房里坐着的尚夏缓缓睁开了双眼,薄唇轻启:“娘,你放心,孩儿定会让尚家平反!您和爹且看着吧,这梁家,才是第一步!”


时隔三日,刑部尚书李鸣上奏皇上:“梁家通敌叛国一案今已尘埃落定,梁正伏诛,梁家上下百十口人皆已按律行刑,独剩梁家长女粱心,今还关押在刑部大牢,待秋后斩首。”

皇上在大殿上怒斥刑部尚书“秋后处斩?不用等了!明日午时,城门斩首,丞相监斩。”

文武百官面阙,却也只得遵旨。

刑部大牢。

“粱心接旨!”

粱心看着自己面前的刑部尚书,心里亦是有了答案,粱心慢慢的跪了下去,

“皇上有旨,罪臣之女粱心,朕念其德行,免其刑罚之苦,明日午时,城门斩首。钦此!”

“粱心……接旨。”粱心接过圣旨,看着刑部尚书离去的背影,心内发苦:爹爹,这就是你效忠的君王,这就是你鞍前马后的大夏朝!无论你多么忠心耿耿,只要伤到皇室的尊严,哪怕只是以讹传讹,也绝不放过!

“粱心,怎么样,接到这圣旨,内心感觉如何啊?”

“尚夏!”粱心看着不知何时走至自己牢房前的尚夏。

“怎么样,心里是不是很难过?是不是觉得很不值?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尚夏低头注视着仍跪在地上的粱心,说道,“想来,当年我爹接到这圣旨时,内心的感觉也如你现在这般吧。”

“尚夏,我不信你不知我父亲只是依旨办事!我也不信你不知你们尚家的事与我们梁家无关!我更不信你不知当年是我父亲救你一命!”

“别激动啊,你说的这些我都知晓,可那又怎样呢?”

“那又怎样?”粱心起身,冲到牢门前紧盯着尚夏,“尚夏,是我父亲救了你的命!我不求你知恩图报,你也不能恩将仇报吧!”

“恩将仇报?这话从何说起呢?我如今可是来救你的!”尚夏走上前,与粱心的距离只隔了一道牢门,“粱心,其实抛去别的,我还真挺喜欢你的!”

尚夏的目光在粱心的脸上流连,轻声说道:“反正你也喜欢我,不如将你带到我的府中!”

“尚夏,你又有什么阴谋?”粱心闻言惊道。

“你为何总要这么揣测我的意思呢?我这次真的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

“就是什么?”粱心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尚夏。

“就是……”尚夏将脸一点一点贴近粱心,“就是想让你看看,你父亲尽忠职守,护了大半辈子的大夏朝,是怎么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的!哈哈哈。”

“来人,把粱心带回去。”

“这……大人,你把这刑犯带走了,小的这可如何与上面交代啊?”

“此事你就不必管了,本官自有定夺!到时上面问起,你就让他来找本官!”

“是,大人。”

尚夏带着粱心走出刑部大牢。

“尚林,你将粱心带回去,找个院子关起来,严加看管!”

“是,爷!”尚林刚要将粱心带下去,就听得自家爷说“对了,去公主府帮我送一封请柬,就说我听得府内小厮提起,知公主前几日来过,却未曾得见!今欲请公主过府一叙,聊表歉意!”

尚林听得此言甚是惊奇,爷向来是不喜公主,如今这是……?

尚林看了眼尚夏,又回过头看了看粱心,暗道,得,这又是为了粱心!

“爷,三思啊!”

尚夏闻言回头看向尚林道:“有些事,思不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