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娶一带三球萧总说他不爱我

娶一带三球萧总说他不爱我

凡小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夜之间身败名裂,不用说,她都知道是谁在陷害自己,可柳浅浅却无力抗衡;还被困在萧容瑾的世界里,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自己还对他一见钟情。可柳浅浅为达目的不得不利用萧容瑾……最终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逃之夭夭,让萧容瑾措手不及。

主角:柳浅浅,萧容瑾   更新:2022-07-15 2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浅浅,萧容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娶一带三球萧总说他不爱我》,由网络作家“凡小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夜之间身败名裂,不用说,她都知道是谁在陷害自己,可柳浅浅却无力抗衡;还被困在萧容瑾的世界里,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自己还对他一见钟情。可柳浅浅为达目的不得不利用萧容瑾……最终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逃之夭夭,让萧容瑾措手不及。

《娶一带三球萧总说他不爱我》精彩片段

一对人影交缠着...

不知多了多久,男人终于沉沉睡去,而她却慢慢清醒了过来。

到底还是中计了!

自己果然还是低估了那对母女的无耻!

借着昏暗的血月光,柳浅浅的目光再次落在男人身上,一瞬间她如同失魂一样,伸出手去触碰男人背上那双极美的双眼纹身。

而下一秒她就像被灼伤一样,落荒而逃.........

天已经大亮。

一辆出租车在狭窄的郊区小路上行驶。

坐在出租车上的柳浅浅,头痛欲裂,双腿也不听使唤。

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

昨晚,继妹贾文雅说给自己办了一个单身派对,会派车去接她。

她本想拒绝,可是却禁不住她一直言语相激,就从酒店下楼,上了一辆黑色豪华轿车,还喝了司机贴心准备的一杯果汁。

再次清醒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正在和男人拥吻着.....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糊里糊涂的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更令她觉得羞耻的是,竟然是她主动的....

——呲——呲——嘎——

出租车忽然猛地刹车,柳浅浅直直撞到了前面座椅上。还没有等她抬头,就听见了声大呼:“是柳浅浅!”

几辆车堵住了出租车,随之一群记者蜂拥而上围上来,他们疯地拉扯车门、拍打车窗玻璃,长短镜头全部怼着她拍—

-“柳浅浅小姐,订婚日出现在这里,您果真是跟野男人一夜欢好吗?”

-“柳小姐,您父亲跟你断绝父女关系的事情,您知道吗?”

-“柳小姐,温家已经重新与您继妹订婚,你怎么看?”

-“柳小姐,红山集团.......?”

柳浅浅被长枪短炮重重包围,一时之间大脑空白,她解下自己的宝石戒指:“师傅,这个给你,快!快去红山集团!”

师傅登时两眼冒光,他接过宝石戒指就加大马力、风骚走位,恍若‘秋名山车神’附体,没多久就将记者们甩的影儿都看不见。

正当两人都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一辆失控的重型货车突然在右侧岔路口出现,直直朝着出租车后座撞了过来。

咣————咣——几声巨响在旷野中回荡开....

.........

...........

海域集团大楼顶层。

一个长相英俊至极的男人,坐在黑金漆边的沙发上,仿若夜天使。

他重重地将资料扔到大理石桌上。

“......下药下到我的头上,看来老头子真的是狗急跳墙了。”

周岩看着这个冷若磐石、俊美邪狞的男人,不由的摇了摇头:这父子俩永远都在斗,何时才是个头?

“萧总,柳正儿小姐坚称,您生日那夜就是她和您在小院里.....她现在想住进家里,还有几个.....”

“不是她。”萧容瑾眼神暗了暗。

虽然那时他完全意识混沌,但是女人的声音,都刻在了心上。那一夜的缠绵,想起来,就令他,恶心......

“周岩,就让那柳正儿父女俩的公司半死不活吊着吧。”

萧容瑾说着挑了挑眉,凤眼露出一丝狠厉:“杀鸡儆猴。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入萧宅,近我的身。”

老头子上个月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将他和几个私生子女们一起叫了去,现场拔头发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简直精彩绝伦,令他不得不拍手叫绝。

因为除了他萧容瑾,其他竟然没有一个是他萧万里的种。

头上一片青青草原。

所以,他急了。

在自己生日这天,他给自己下药,还送了个女人上门。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他萧容瑾偏偏不会遂他的意。

他的手指在大理石桌上轻轻敲击着,这一下一下像是催命符一般。

“给我查。”


柳浅浅梦中一片光怪陆离。

梦里那个男人将自己抵在沙发上,两人亲吻着,各种让人浴血喷张的画面一帧接着一帧。

正当她也沉迷其中时,他背上的眼睛纹身突然眨了一眼!

“呵—”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吆,醒了?你已经昏睡十日了,真是命大!快好好躺着不要乱动,我去叫人。”医生说完就走出去。

不一会儿几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可五官锋利,威压也甚是骇人。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柳浅浅警惕的问。

萧万里拿着一打资料和她的挎包递过来:“柳小姐不要激动。这里是私人医院,我是腾飞集团董事长萧万里。”

柳浅浅狐疑地接过资料翻看,越往下看越心惊,里面的内容如利剑刺向她的心。

“柳小姐看完了?我想跟柳小姐谈桩生意,保证你只赚不赔......”

.....

次日清晨,

当所有人刚刚从梦中醒来,顺手打开手机的时候,就看到几条爆炸性的新闻占据了所有的平台!

#惊!红山集团董事长夫人制造车祸毒害原配女儿!

#小三上位!红山集团继女破坏长姐婚姻,与准姐夫苟且!

#红山集团董事长夫人已被警方控制!

#红山集团董事长夫人前夫已被警方控制!

#红山集团董事长陷入昏迷....

#红山集团,宏盛集团股票大跌!

................

................

十几日后,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驶入了萧家庄园。

萧家的腾飞集团,是海市第一,世界顶级的集团之一,实力强悍到恐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萧家少爷萧容瑾却自己独立创办一个新的海域集团,在海市隐隐有与腾飞分庭抗礼的势头,近期也一直积极地在向海外扩展。

萧万里坐在上位,柳浅浅坐在下面,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少爷正在往这边来。”

管家江叔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面容如刀削斧凿般英俊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他的出现,让这个华丽的大厅顿时笼上一层阴沉的气压。

那双淡琥珀色的双眸,仿佛看一眼就能将人的魂吸了去。

柳浅浅看着他的脸,竟然渐渐同那晚的影子慢慢重合上了,此时,她的心竟然柔软了起来,暗暗出了一丝丝,莫名的情愫....

“这是红山集团的柳浅浅小姐,是个非常优秀的小姑娘,从今天起住在家里。你好生照料。”萧万里命令道。

萧容瑾听完这话,微微一笑,翩然落座,举手投资之间自成一派禁欲与风流:“怎么,又接了个人过来,当我是种猪?”

“逆子,你简直不可理喻!整天吊儿郎当的不成个体统!”萧万里将手中茶杯往地上重重一砸,气冲冲出了门。

父子俩又在针锋相对中结束了对话。

柳浅浅站起来送走萧万里后,才慢慢转身看向萧容瑾。

男人低垂着眼帘,浓密的睫毛像一条锁链,锁住了他的耀眼的双目。

“他许诺你什么了?钱、权,公司?或者他说,你生下的孩子会有腾飞的继承权?”冷冽的声音,衬极了这般模样。

“我劝你最好把心思按下。我不喜欢女人主动靠近我。同样,你不能也不配生下我萧容瑾的孩子!”萧容瑾站起来,俯看着柳浅浅,眼神疏离。

柳浅浅抬眼回看他,眼尾红红,带着莫名的情愫与委屈。

她沉默着,不知要如何回答。

她对萧家的钱和权没有兴趣,她只是想保证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全而已。

萧容瑾淡色瞳仁微微一滞,转身就出了大厅。

柳浅浅看着他离去的方向,绞着指尖,她隐隐能预感到,自己接下来在这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今天是第四天了。

柳浅浅住的地方有一屋子的奢侈品,包括各种高定。那些衣服饰品在她身上,总能变得更加贵气和仙气。

今天是一套浅粉色的香奈儿小香风套装,她本就长得极美,现在更是像带着一树桃花,耀眼的很。

萧万里从不下来用餐,他一早就去别苑修养打太极、高尔夫、喝茶,连带着谈生意,时不时地会回来一趟。

所以,柳浅浅每天都早早的起床,将自己打扮的妥帖后,坐在饭厅中等着萧容瑾下来吃早饭。

下午再换一身裙装,等着和他一起吃晚饭。

两人虽然面对面坐着,却从不说话。

管家江叔将一切看在眼里,他和老爷都心急,可是偏偏这个柳姑娘像是没事人一样:“柳小姐已经四天都没有出门了,一直在长廊上看书,今天还是出门走走吧。”

“江叔说的对,我想去看看我的继母,她还在派出所里面拘着呢。”柳浅浅喝完牛奶,冲着江叔甜甜笑着。

话落进萧容瑾耳里,他却无动于衷。

只有江叔一个人急的摇头,跳脚:傻姑娘,我是想让你跟少爷.....

......

柳浅浅站在派出所值班室外面,她知道自己是不能进去探视的,她只是为了引一个人来。

果然没过多久,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她身边,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她看着柳浅浅的眼睛冒着血光,张牙舞爪就要打人:“柳浅浅果然是你!你现在装什么好人!你过来干什么?你害的我爸妈都要被判刑了!这下你满意了?”

柳浅浅一动不动,嘴角含笑,但是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倒不是很满意,也就一般般吧。”

“况且,你爸妈活该,他们要害我,判刑不是很正常吗?”柳浅浅比贾文雅美的太多,但此时,她的美竟染上了一分邪气。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怪不得子然哥哥会不要你!”贾文雅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以前的柳浅浅无欲无求,她要什么柳浅浅都会给她。。

直到最后,她看上了柳浅浅的未婚夫。

柳浅浅眼中升起一丝杀意:“贾文雅,我一直忍让你,是因为我什么都不缺,是因为我可怜你。”她又往前走了几步:

“......男人嘛,你想要,给你就好了...”

她看着远处的劳斯莱斯车,身形一顿,眼眶瞬间装满眼泪:“可是,你们太贪婪了!贪婪到泯灭人性。”

“柳浅浅,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受了惩罚了!你还不满意吗?你还想让我怎么做?”贾文雅频频后退,色厉内荏道。

“所有事情?不见得吧。

你妈活着,而我妈却永远离开了。

怎么,就仗着你妈是柳青山的初恋,是白月光,所以我妈就活该被你爸妈设计车祸害死?

所以你们就可以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妈的家里来!抢她的男人,用她的钱?!”

她如同阎殿罗王一般,一步步往前走:“贾文雅,你们全部都-该-死!”

“你胡说些什么!你妈死了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呀!”贾文雅吓得腿软,她抬起手就往柳浅浅脸上身上打去。

可柳浅浅只是护着小腹,却不还手,看着贾文雅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具尸体。

她吓得连连后退,最后将包一把甩到柳浅浅脸上,她脸上立刻出现一道长长的划痕。

贾文雅见她根本是横了心了,当即情绪崩溃,直接瘫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值班室的民警听到哭声,赶紧跑了出来查看:“哎哎哎,怎么回事?怎么又是你呀!”

贾文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爬过去抱着警察的腿:“警察同志救命呀!她,是她,她要杀我呀!!她要我死!”

警察听了‘杀’字,立刻警戒起来,拿出警棍对着柳浅浅说:“小姑娘配合一下,双手举起来!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利器?”

柳浅浅顺从的举起双手:“警官,我身上没有藏东西。但是她的确该死。”

“警察你听她说什么!她说我该死!抓她抓她!她要杀人啦!”贾文雅哭天喊地,将警官们也哭的心烦意乱。

话音刚落又有三两个警察上来,他们拿着警用钢叉,将柳浅浅围在中间。

可柳浅浅却不狡辩,只是抬起手配合着,眼睛却狠狠盯着贾文雅。

包围圈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柳浅浅的鼻尖开始冒汗。

眼见着她就要被按倒。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警察同志,稍等!”一个沉稳的男声突然从后面传来。

柳浅浅心中一激,眼泪止不住往下落!

是他!

他终于来了!

萧容瑾大步走过来,在阳光下,过分的耀眼。

他略带质疑的看了柳浅浅一眼后,拿出手机,点开视频递给警察。

“我刚才正好在对面,所以看到了全程。

是这个地上的人,先对着这位姑娘拳打脚踢,后来又装弱势,颠倒是非,误导你们,浪费警力,制造混乱。”

“她更需要被控制。”

警察看了视频后神色各异,又进去值班室调去刚才的监控。

事实依然分明。

柳浅浅一直晒在日头下,又被这么一吓,眼前猛地一黑,萧容瑾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他眉头微微皱起,最后在警察的催促下,才不得不抱着柳浅浅往派出所大厅里走去。

........

调节大厅内,柳浅浅端坐着,看起来文文弱弱,但是与却坚决不肯接受调节道歉。贾文雅气的又要打人,被几个警察死死按住,再次警告。

萧容瑾则坐在一侧的椅子上看戏。

他举手投足一派贵气天成,惹得众人频频驻足,更有人认出了他之后,偷偷拍视频给媒体。

嗡——嗡——手机开始不停的有消息传来。

#腾飞海域公子哥萧容瑾一怒为红颜!

#爆!海域腾飞继承人惊现警察局!

#赞!海域腾飞公子与红山集团大小姐的相遇....

....怎么回事啊,萧总,交女朋友了呀!赶紧找个时间出来聚聚让哥们看看....

....冰山萧总,冲发一怒为红颜呀...

.....兄弟们,萧总有喜了,大家拼个团呀.....

....

萧容瑾抬眼看着柳浅浅,再看向手机中铺天盖地的消息。

一箭三雕,真是好手段。

他眼尾微微上挑,心中有了另一番思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