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李冉黎俞姜悦婷小说全文

李冉黎俞姜悦婷小说全文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军训的时候,我男朋友抱着一个晕倒的女生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医务室。他们是青梅竹马,不管我们吵了多少次,他始终不肯放弃这个女生。后来我退出,成全了他们,他却告诉我他后悔了。

主角:李冉黎俞姜悦婷   更新:2022-09-10 14: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冉黎俞姜悦婷的其他类型小说《李冉黎俞姜悦婷小说全文》,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军训的时候,我男朋友抱着一个晕倒的女生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医务室。他们是青梅竹马,不管我们吵了多少次,他始终不肯放弃这个女生。后来我退出,成全了他们,他却告诉我他后悔了。

《李冉黎俞姜悦婷小说全文》精彩片段

军训的时候,前排站着的姜悦婷突然晕倒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一边站着的黎俞箭一样冲出去,一把抱起了她。


他甚至连跟教官解释一句都来不及,火急火燎地抱着姜悦婷冲向了医务室。


我在一边看着,伸出的手停留在空中,只抓到了他留下的一丝热风。


一边的同学捅了捅我,皱眉小声道:


“姜悦婷晕了,怎么黎俞这么着急,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我低下头。


是啊,黎俞是我男朋友。


可是姜悦婷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们吵了很多次,他却始终不肯放弃她。


我只能苍白地为他辩解:“那是他朋友。”


同学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


下午的时候,黎俞把姜悦婷送回了宿舍。


我状似不经意问他:“姜悦婷怎么样了?”


黎俞露出一丝笑意,那笑意跟平时的冷淡疏离的微笑全然不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宠溺。


“她没事儿,就是装的,懒得军训。”


“打小就这样,烦死了。”


黎俞嘴上说着烦死了,眼里的笑意却更深了。


“哦对,今晚上我们几个发小聚一下,一会儿我就不去吃饭了。”


发小,那就又有姜悦婷了。


我的手攥紧,挤出了一个笑容:“带我一起吧,我们也都认识,正好再熟悉熟悉。”


黎俞却皱了皱眉。


“这次大家都不带对象,下次再说吧。”


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嘴角勾了勾,冲我挥挥手后走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校门口,抿了抿嘴回宿舍了。


……


深夜,我接到了黎俞朋友的电话。


电话里,他朋友醉醺醺地说黎俞喝醉了,让我去接他。


已经夜里一点多了,下面的宿舍早就锁门了,我没办法随便披了件衣服,从后门翻墙匆匆出了门。


学校的小路边路灯坏了,最近这边一直在施工也没多少人从这走。


漆黑一片里,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样,隐约能听到微小的声音。


我很害怕,却还是坚持着小跑出了后门打了车。


上车后,我才感觉到身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来不及多想,我跟师傅说了地址,朝着黎俞聚餐的饭店开过去。


那家店很远,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


我下了车找了半天才找到黎俞朋友说的房间,着急忙慌地推开了门。


然后我看到,饭桌上,黎俞倒在姜悦婷的身上,正紧紧握着她的手。


他们贴得很近,黎俞满脸赤红,闭着眼睛嚷嚷着什么。


所有人都朝我看过来,姜悦婷有些尴尬地推了推黎俞,用力抽着自己的手。


可是黎俞却握得很用力,一直没有放开。


他小声嘟囔着:


别走。


姜悦婷抽了几次都没抽出来,脸都涨红了。


她用另一只手拍着黎俞的背,小声道:“醒醒,李冉来了。”


在座的几个朋友都有些尴尬,看着我打圆场道:


“黎俞这是把悦婷当成你了。”


我想挤出一个微笑,缓解着僵持的气氛。


可我用尽全力也不能勾起嘴角。


因为我知道黎俞没有把姜悦婷当成我。


他想握着的就是姜悦婷。


这场闹剧最后是以黎俞的两个兄弟把他扶到车上结束的。


我朝他们道谢后打了个车打算把黎俞送回他家,他住不惯宿舍,开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子。


车启动的一瞬间,我从车的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马路上还站着一个人影。


见过太多次,即使背着光看不清面容,我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姜悦婷。


她正有些担忧站在马路上目送我们离去。


我收回目光,自嘲地笑了笑。


这一出郎情妾意,倒显得我好像棒打牛郎织女的王母,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回到家,黎俞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


他今天喝的实在太多,一路上都咕噜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把他扶到马桶上去吐了一会儿,然后又给他冲了蜂蜜水喂他喝下去。


黎俞喝完水甩开我的手扑到床上,我叹了口气,把他的裤子衣服脱了,疲惫地躺到他旁边。


然后我听到他小声道:


“悦婷,别走。”


这句话好像数九寒天一盆冰水,瞬间浇得我透心凉。


我几乎是冻得有些僵硬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侧身去看他。


黎俞没有醒。


他的手摸索着伸过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然后安心了似的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


这一刻,我从心底深处涌出了一股巨大的恶心,难以自抑地一把甩开了他。


黎俞被我甩开也没吭声,自己顾自地翻了个身背对着我睡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呼吸逐渐平缓起来。


而我却在黑暗里睁着眼睛,一夜未眠。


姜悦婷。


又是姜悦婷。


他连梦里,叫的都是她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黎俞醒酒了。


一早上起来他就捂着胃,面色有些苍白。


黎愈胃一直不怎么好,昨天又喝了酒,我把早起熬了南瓜小米养胃粥端到他面前,数落他:


“胃不好还要喝那么多,先喝点粥垫垫,一会儿吃点胃药。”


黎俞想了想。


“上次开的胃药吃完了,还没来得及去买。”


我走到一边从包里翻出一瓶药来递给他,叹了口气道:


“我就知道你记不得,上个周又去开了几瓶。”


黎俞一愣,伸手拿过那瓶药,抬头看了我一眼。


他犹豫了一下,故作自然道:


“我昨晚上喝醉了,没说什么吧?”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实话实说:


“你昨晚上一直说,悦婷别走。”


黎俞身体一僵,随即状似不在意地喝了一口粥:


“昨晚上喝大了,大家玩儿起来没个数,你别多想,我就是喝醉了胡说八道。”


我放下筷子,垂下眼睛看着面前的粥碗。


“我没说你们有什么,你不用这么心虚。”


黎俞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就心虚了,我跟悦婷只是朋友,别把我们想得这么龌龊好吧?”


即使再怎么自我安慰,我心里还是按捺不住委屈。


我冷笑:


“是啊,谁喝醉了会一直拉着朋友不撒手,睡觉的时候还要喊朋友的名字呢。”


“你们真纯洁、真高尚,是我没见识了。”


黎俞一下子卡了壳,然后他烦躁地摔了勺子,起身穿上外套就出门去了。


摔门而出的时候,他嫌恶地看了我一眼。


“不可理喻!”


我顿了顿,没有回头,只是低头把粥喝完了。


为了姜悦婷,我们已经吵了无数次了,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很难说明白姜悦婷跟黎俞的关系,即使他们一直对外声称只是朋友,大家看他们的眼神也大多带了点暧昧。


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我是高中认识黎俞的,我喜欢了他三年,到现在是第四年。


这已经占了我人生的近五分之一。


可是黎俞和姜悦婷却认识了十几年了。


他们打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些年黎俞和姜悦婷身边的男女朋友走走停停,可他俩却一直没分开过。


甚至黎俞高考还压了分数,特意跟姜悦婷上了一所大学。


有时候我都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在一起?


为什么黎俞会选择我?


我们在一起之前,他似乎从没对我表现过特殊的兴趣,一直是我凭着一腔热血在追着他跑。


后来偶然的一天,黎俞突然接受了我的表白,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一直满心欢喜,以为是我多年暗恋梦想成真,跟着他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外省上大学。


可是现在想想,他真的是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的吗?


我捏紧了勺子,嘴里特意加了蜂蜜的南瓜粥味如嚼蜡。


跟我谈恋爱这一年,黎俞跟姜悦婷在一起的时间都比我要多。


我们为了他跟姜悦婷的关系吵了无数次,我哭过、也骂过、歇斯底里过。


可是无论我多么介意,黎俞永远只是不冷不热的一句


“我们没什么,你要是不能接受的话,咱俩就分了吧。”


只这一句话,就把我打回了原形。


我爱了黎俞四年,爱他几乎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我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会怎么样,于是我一次次忍让、一次次退步,我们的吵架永远以我的示弱告终。


可是现在,我是真的有点累了。



我以为我们这次会像之前一样冷战很久。


却没想到晚上黎俞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束花。


一进门他就把花递给我,搂着我哄道:“冉冉,我知道错了。”


“我跟悦婷真就是朋友,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妈也托我照顾她。”


“我俩要有事儿早就有了,不过昨天是我过分了,你原谅我一次,嗯?”


我有些惊讶。


黎俞几乎从来没像这样哄过我,每次冷战都是我低头。


他反常的好态度让我的怒气消散的一干二净,我犹豫了一下,回抱住他。


晚上我们两个难得的和谐,吃了饭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只不过他没像以前那样搂着我,而是自己一个人窝在一边心不心不在焉地看机边看电视。


黎俞敷衍地看一眼电视,然后低下头来看手机,嘴角情不自禁地起来,然后手指飞快地打着字。


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他:


“你在跟谁说话?”


黎俞快速地切换了一下聊天框,抬起头来道:“同学,明天部门有个会要开。”


我知道这场对话到这里就可以了,再下去一定会以争吵结束。


我们难得有这样温馨和谐的气氛,哪怕是虚假的,我也不该毁了它。


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一根刺一样,如鲠在喉,逼着我吐出了那句话。


“是姜悦婷吧?”


果然,这句话一出,黎俞表情瞬间变了。


他神色不耐:“我就是跟她讨论学生会的事儿,正事儿!李冉,你能不能别老这样?”


我没说话。


什么正事儿需要笑得那么开心?


可我还是想争取一下,放软了声音道:“有什么事儿你可以跟我说啊。”


黎俞却头也不抬。


“跟你说有什么用,你懂什么?”


我默然。


我最后还是没有说话,沉默地走进卧室上床睡觉了。


这次黎俞没有来哄我。


我躺在床上打开微信,看到了姜悦婷刚发的朋友圈。


是一段聊天记录的截图。


截图里的头像很熟悉,再熟悉不过了。


是黎俞。


他给姜悦婷发了一个红包,备注是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然后说:“爹请你喝。”


姜悦婷回:“谢谢好大儿。”


她还给照片配了一条文案:“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有好大儿,也喝到了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啦!”


我的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攥着手机的手骨节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泛起疼痛。


酸涩、恶心、委屈和愤怒糅杂在一起,太多的情绪让我的心脏好像要爆开。


然而没一会儿,我又觉得有些空落落的,特没意思。


黎俞是从来不跟我闲聊的。


他跟我说聊天只会浪费时间,没有意义,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我们的微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个月底,我让他记得要去开胃药。


他开了胃药回来,却没回我。


原来他是会聊天的。


只不过,那个想要分享的对象不是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俞上了床。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绪,伸手握住我语气放软。


“冉冉,我知道你介意悦婷,不过我们俩打小就在一起玩儿,要是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我就把她当成个男的,你真的不用在意她。”


我没回答,只是轻声道:“困了,睡吧。”


黎俞点点头,把手放在我身上拍了几下,然后又转回头去。


我看着漆黑一片的窗户,那里映出了我背后手机屏幕的光。


黎俞的身体小幅度地动着,应该是在打字。


那手机屏幕亮了很久没有关上。


我闭上眼睛,背对着他蜷起身子。


早上一起来黎俞就开始收拾行李。


“我们部门约了一起去南京玩儿一趟,大概一周,你乖乖等我。”


看着他有些兴奋的神情,我想问他,姜悦婷是不是也去。


但话都到了嘴边,我又咽了回去。


没有问的必要了,她是一定会去的。


犹豫了一下,我开口道:“可以带女朋友吗,我也想去。”


黎俞抬头看我,拧起眉头。


“你又不是我们部门的,带你多不好啊,等以后放假了单独带你去,听话。”


他的语气不容商量,我只能点了点头静静地看着他着急地收拾行李:


“我飞机快到点儿了,先走了!”


黎俞敷衍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即拉着行李出了门。


……


之后的几天,黎俞都没给我打电话。


偶尔我主动打过去,他也总是敷衍了没两句就挂了。


我只能长话短说:“别忘了吃药,你的胃药我放在行李袋的左边,别喝酒,也别吃辛辣——”


我还没说完,黎俞就有些不耐烦道:“知道了,别磨叽了。”


然后就挂了。


一个周在我焦急地等待里过去,这几天可能是因为情绪压着,我一直胃口不太好。


到了周末下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肚子突然开始一抽一抽一抽地疼来。


感觉肠子都好像揉成一团一样,一路下去从胃开始五脏六腑都在抽搐着疼痛,不知道具体是哪里疼,只觉得整个肚子都在翻搅着刺痛。


我强撑着穿上衣服想去医院看看,却疼得几乎走不动路。


我有点害怕,哆嗦着给黎俞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打通,我带着哭腔道:“黎俞,我肚子好疼,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这个周已经过去了,他们部门的活动也应该结束了。


只要坐两个小时的飞机,他应该就能赶回来。


我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黎俞了。


可是黎俞却压低了声音哄道:“冉冉,你忍一忍,我这边还有事儿回不去,嗯?”


“乖,有事儿再给我打电话。”


说着他就挂了电话。


我已经疼的浑身发冷了,顾不得生气,挣扎着下了楼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我送到了医院急诊。


今天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再加上肚子疼,刚进急诊就眼前一黑,撞到了一个白大褂医生身上。


我只记得鼻端闪过了一丝消毒水味,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


晚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一边的护士看我醒了,给我量了量体温道:“退烧了,你昨晚上急性肠胃炎,是不是最近饮食不规律,吃凉的吃辣的了?”


“一会儿找人来给你办一下手续吧,还有交医药费。”


她熟练地给我换了一个吊瓶:“先给你打了点葡萄糖,有没有对什么药物过敏?”


……


我跟护士道谢后,从一边拿过了手机,想给黎俞打电话。


算算时间,他应该快要回来了。


可是电话打了很久都打不通,我没办法只能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让他看到回我。


发完信息,我习惯性地打开了朋友圈划拉了一下。


然后我就看到了姜悦婷朋友圈里,她穿着白衬衫,带着头纱的艺术照。


照片里,她笑得春光灿烂,甜蜜地挽着身边人的胳膊。


她身边那个人,我见了无数个日夜,但是却仍在看到他的笑容时感觉到一阵恍惚的陌生。


那是黎俞。


他们拍了一组,婚纱艺术照。


而那个跟我说他们没什么的人,正在看着一边的女生,满眼都是要溢出来般的爱意。


姜悦婷配文:“没有对象,兄弟顶上!”


原来黎俞说的有事儿,是要陪姜悦婷去拍艺术照。


婚纱艺术照。


我眼前一黑,强撑着给黎俞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了很久那边才拨通,黎俞地压着声音小声道:“喂,怎么了?”


我压着嗓子颤声道:


“黎俞,姜悦婷发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黎俞一愣,随即无所谓道:


“你看见了啊,是我俩逛街的时候人家照相馆非要我们去拍的,说现在免费有活动,她就是小孩儿脾气看了新鲜,非要拉着我拍。”


“你别多想,就一张照片而已。”


我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强撑着道:


“一张照片而已,我的男朋友去跟别人拍婚纱照吗?”


在我生病晕倒的时候,我的男朋友陪着别的女人拍了一组婚纱艺术照。


黎俞有些不耐,又拿出了老一套。


“李冉,你怎么没完没了的,我都说了我俩没事儿了,你要实在接受不了咱们就分开!”


这句话我听过太多次,每一次因为姜悦婷的争吵后,黎俞都会用这句话来威胁我。


然后我就会服软,跟他道歉,说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可是这一次,我却突然觉得很绝望。


如果爱一个人只剩下长久的痛苦和折磨,那我的坚持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我闭了闭眼:


“行。”


黎俞习惯性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别——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陡然放大,夹杂了一丝不可置信。


我擦掉眼角的眼泪,轻声道:


“我说,那好。”


“如你所愿,我们就分开吧。”



黎俞愣了一下,然后语气不耐烦道:“李冉,你别闹了好吧,就这么点事儿至于吗?”


我没再和他争论,直接挂了电话。


我在想,如果昨晚我不是肠胃炎,如果我是在偏僻的地方出了车祸,他会不会赶回来?


或许还是不会的吧。


在他眼里,我的命哪里有姜悦婷的开心重要呢?


他永远不会对她说不。


就像他永远不会对我说爱一样。


我躺在病房里,从黑夜坐到东方既明。


天边的第一道白光照进来的时候,我闭上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干干的,没有泪。


太多次了,一次一次的疼痛到最后,我的心脏只剩下空洞和麻木了。


黎俞没有回来,他甚至没有再打一个电话跟我解释。


他只是这样高傲而又冷漠地漠视了我,一如既往。


我其实一直都觉得,爱是无罪的,后来我的朋友很多看不下去,说我就像一个舔狗,毫无尊严。


我当时想,舔狗怎么了,爱一个人,怎么就有错了呢?


我爱的时候轰轰烈烈,有什么不对?


可我现在明白了,太爱就太卑微。


不容易被珍惜的东西,往往因为来得太容易了。


黎俞总跟我说,他跟姜悦婷只是朋友,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还有我什么事儿。


他说他们太熟了,压根儿就下不了手。


他说了太多太多。


可是现在看来,都苍白得可笑。


我突然很想问问他,如果他们这么情比金坚,干吗还要把我扯进来。


难不成只是用我来凸显他们之间的感情坚不可摧吗?


我揉了揉干涩的眼角,撑着身体站起来想去给自己缴费,可是这一天一夜我水米未尽,一起来眼前就全是金星。


一只修长的手从一边伸出来按住了我的肩膀,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别动,我给你换吊瓶。”


我抬起头来,那阵眩晕的黑暗过去,眼前刹那间出现了一张让我心跳几乎停了一拍的面容。


无框眼镜下,一张精致如建模般的脸闯入我的视线。


高挺的鼻梁下,樱色的薄唇轻轻开合


黎俞也是好看的,但是他的好看是那种带着点痞气和桀骜的少年感。


而眼前这个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却丝毫掩不住禁欲感背后的艳色,倒好像是什么山野妖精裹着一身僧服出来了。


我被这美貌冲击了一下子,医生熟练地给我换了吊瓶。


“先不用着急去缴费,我给你垫上了,等你出院还给我就行。”


我有些恍惚恍惚地看着修长的手指将针头轻车熟路地插进我手背的皮肤,又扫了一眼他胸前的胸牌。


祁深。


这名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儿听说过似的。


然而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只能赞叹现在的医生医德也太高尚了,居然会主动给病人垫付医药费。


我感激地冲他连连道谢,医生却垂下纤长的睫毛,答非所问:


“你胃底子不太好,以后要注意饮食。”


我攥了一下身边的被角,轻声道:“好。”


姜悦婷喜欢吃辣,黎俞总是跟她一起也染上了吃辣的喜好,明明我们两个胃都不太好,却总是吃得不够清淡。


我能记得给他开药,自己倒是总是忘了吃药。


太傻了。


……


到了下午我的点滴打得差不多了,我去找了祁深想把钱转给他,他倒是没拒绝,只说最近支付宝不方便,让我微信转给他。


我加了他的微信,他的头像是一条柯基,还挺可爱的。


朋友圈空空如也,就像他的白大褂一样干净。


回家收拾行李的时候,黎俞已经在家坐着了。


我假装没看到他,把我的东西都塞进行李箱里。


我的东西实在很少,这套房子他刚买没多久,我只有偶尔他胃疼来照顾他的时候才来住一下,行李箱里空荡荡得很轻。


黎俞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收拾东西,他没问一句我身体怎么样了,肚子还疼不疼。


直到我要出门了,他才一如既往的冷漠道:“李冉,你想好了?”


“我不吃一哭二闹这一套,你今天走出这个门,以后就别回来了。”


我没说话,疲惫地看了他一眼。


黎俞的表情很冷,嘴角向下紧绷着,就好像一个斥责不听话下属的领导。


我突然觉得很累,特别累,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这个眼神抽空了似的。


我没再像以前那样大吵大闹,跟他辩论姜悦婷在我们关系中存在的不合理性,我只是平静地收回视线,关上门走了。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这句话。


真正走掉的那次,关门的声音最小。


……


黎俞如他所说,没有再挽留我。


我搬回了宿舍住,让我觉得很意外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居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伤心。


我以为我会难过、会崩溃、会活不下去。


并没有。


我甚至还有心情吃了一碗螺蛳粉。


因为黎俞讨厌这个味道,所以跟他在一起这一年,我一次都没吃过。


再吃的时候,我甚至有点眼泪汪汪地想,妈的,螺蛳粉比男人香多了。


晚上我难得睡了个好觉。


我不用再担心黎俞是不是又跟姜悦婷聊天了,他会不会胃疼,他会不会哪里对我又不满意……


没有黎俞睡在我身边,我一觉睡到了天明。


迷迷糊糊中我想,或许我过去只是太钻牛角尖了。


也许我的意识在长期的痛苦中,对他的爱早就消磨殆尽了。


只是我的身体还沉浸在那种惯性里,一直习惯着去爱他。


第二天我正上课的时候,一个叫沈殷的女同学过来敲了敲我的桌子,把一杯冰奶茶放在我身前。


“喝奶茶,想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


我抬头笑着跟她道谢。


沈殷之前刚住宿的时候晚上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别人都不愿意陪她,只有我每次都跟她一起,所以她对我很亲近。


“没什么,我在想昨天的作业。”


沈殷在我身边坐下,轻轻捅了我一下:“今晚上班里聚会,要送一下教官,我看班长说尽量都去,我们一会儿一起啊?”


我拿着奶茶的手顿了一下。


都去,也就是黎俞跟姜悦婷也会去。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并不是很想看见他们俩,我就好像他们爱情里的一个跳梁小丑,不仅伤心,而且丢人。


里子面子全没了。


但是教官这个人确实对我们不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行。”


……


进包厢之前,我感觉有点紧张。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来面对黎俞,是假装没看见他,告诉他姐没了他过得也很好,还是像普通同学那样打个招呼就好。


然而我马上就反应过来,我又没错,错的是这对拉拉扯扯伤害别人的狗男女,我紧张个狗屁!


我抹了一把脸,平复了一下表情,推门进了包厢。


包厢很大,二十来个同学都坐在里面。


一进去,我就感觉到一道视线直射在我身上,牢牢地锁住我,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炽热。


是黎俞。


他正坐在桌前冷冷地、直勾勾盯着我,攥着手机的骨节突出泛青。


他身边的姜悦婷也看到了他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避开了黎俞的目光。


我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就好像我给他戴了绿帽子似的。


一直以来,放手的那个人,明明都是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