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时柠星傅晏辞免费阅读

时柠星傅晏辞免费阅读

时柠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另一边。酒店里。时柠星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目光黯淡。鼻血一滴又一滴落下,她仰头看着外面,不知道自己还能等多久……不似之前,今夜她疼得睡不着,随着时间过去,她呼吸越发急促。她知道可能也就今夜了……也许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她并不害怕。时柠星打电话给了唐晓月:

主角:时柠星傅晏辞   更新:2022-09-10 11: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柠星傅晏辞的其他类型小说《时柠星傅晏辞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时柠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另一边。酒店里。时柠星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目光黯淡。鼻血一滴又一滴落下,她仰头看着外面,不知道自己还能等多久……不似之前,今夜她疼得睡不着,随着时间过去,她呼吸越发急促。她知道可能也就今夜了……也许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她并不害怕。时柠星打电话给了唐晓月:

《时柠星傅晏辞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又过了14天。


明天国内就是小年了。


时柠星本想出门买点吃的,然而刚站起身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一地。


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好不容易爬起来,外面天色已黑。


时柠星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备注“季先生”一阵失神。


时隔35天,那头男人声音熟悉依旧。


“最近还好吗?”


时柠星鼻尖酸涩:“还好。”


一阵沉默。


时柠星先开了口:“季哥,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再等等……”


傅晏辞的话还没说完,时柠星就听到那头传来程露的声音:“曜珉,你看我穿这样去你老家见叔叔阿姨行吗?”


刹那间,时柠星喉咙像是被一根根针刺过。


从前两人在一起,她从来没有去过傅晏辞的老家,也没见过他的爸妈。


电话那头一瞬的寂静。


很久之后,时柠星才听傅晏辞道:“你听话,我处理完这里的事,会来接你。”


傅晏辞挂断电话,他看向一边试衣服的程露和一众队员,黑目深邃。


因为上次比赛获胜,程露提议去他的老家游玩。


他想也是时候说清楚了。


……


另一边。


酒店里。


时柠星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目光黯淡。


鼻血一滴又一滴落下,她仰头看着外面,不知道自己还能等多久……


不似之前,今夜她疼得睡不着,随着时间过去,她呼吸越发急促。


她知道可能也就今夜了……


也许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她并不害怕。


时柠星打电话给了唐晓月:


“晓月,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


“后天我应该要回国了,你来机场接我吧。”


唐晓月疑惑,什么叫应该。



傅晏辞满身疲惫的倒在沙发上,墙面上的挂钟已经缓缓指向了十二点。


已经整整一天了,他还是没收到了时柠星的消息。


傅晏辞有些俊朗的面容上多了一丝不耐,他单手揉捏着太阳穴,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突然自动亮起来。


傅晏辞斜睨了一眼玻璃桌上的手机,赫然看见弹出来的微博热搜上正写着:GX战队发出声明,第一神射手时柠星单恋队长傅晏辞不成,故意造谣。


机场里。


唐晓月在等候区看着洛杉矶的航班。


不停的拨打着时柠星的电话。


一遍遍确认着下飞机的人群。


从早上等到了下午,还是没有看见时柠星的半点身影。


等到这一班洛杉矶的旅客走空后。


唐晓月放下了手机,重新做回了等候室的位置上。


就在前两天,她在网上刷到时柠星用官方账号发的那条微博,公开了这几年和傅晏辞的地下恋情。


她本以为时柠星终于忍受不住委屈决定回国报复那对狗男女。


但是现在她怎么都联系不上时柠星。


唐晓心神不安的坐在等候区,望着滚动的屏幕上确认这来自洛杉矶的下一个航班。


就在这时,手机里来自“时柠星”的电话铃声响起。


唐晓月脸色一亮,迅速接起电话,但对面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的声音。


“你好,请问你是时柠星小姐的家属吗?”


听着对面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唐晓月愣了一下,还是应声道:“我是她的朋友。”


“是这样的,这里是洛杉矶医院,我在这边工作的中国医生温世修,你的朋友时柠星小姐你现在正在我们医院进行救治中,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一趟吗?”


“什么?”


唐晓月脸色顿时一变,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她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得这么严重的病?”


“具体的事情还需要你来洛杉矶,我再详细给你说明。”


唐晓月看着高处的大屏幕,此时正好在播报着关于GX战队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傅晏辞没有出面,只有程露一个人面对着镜头,说道:“GX战队队长傅晏辞一直都是个以战队事情为优先的好队长,私底下也对所有队员都很照顾,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时柠星会突然发出这样的声明,我们也很意外,不过听说时柠星小姐一直都很仰慕队长傅晏辞……”




一时间,赛场上热血沸腾。


当导播转到FH战队女射手的时候,傅晏辞脸色微怔。


忽然想到了,曾经在比赛场上和时柠星并肩作战的时候。


时柠星和他的心就像是在同一频率上,只要他有任何动作,时柠星总能心领神会,和他完美配合。


可以说GX战队的大大小小的奖杯,都是他和时柠星共同争取来的。


拥有着同样的梦想同样的目标。


他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当初他会对时柠星心动的原因吧……

赛事终于临近尾声。


银幕上,再次看见沐涛操动着游戏角色在一次围剿中成功冲出重围。


在经济比分拉锯露千多经济后,下路的双人组合,成功拿下了比赛。


“让我们恭喜GX战队以3-0的成绩击败了FH战队,进入决赛圈……”


解说员的声音,从赛场四面八方的音响处传来。


在场的粉丝齐声欢呼起GX战队的名字。


掌声,祝贺声不断,一如既往的情景,还是时柠星拿下赛点的那一天。


傅晏辞久久没有回神。


手机里,一条程露的信息很快发过来:“战队决定一起去庆祝一下,你人去哪儿了?”


傅晏辞敛眸,收回了一条过去:“你们去吧,我回家。”


随后,傅晏辞站起身,压低了帽子走出了赛场外。



电竞春季赛会场外。




时柠星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今天下半场比赛时,她的手忽然不受控制,接连放跑了几名对方选手,直接被候补替换。




“你最近的发挥连一般玩家都比不上,如果有下次,你就不必上场了。”




傅晏辞一身冷色系电竞服从会场走出来,声音清冷。




时柠星闻言,忙将自己发颤的右手收进口袋,“对不起……”




“比赛结果怎么样?”她小心问。




傅晏辞没有回答,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时柠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问的可笑,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大神,他怎么会输?




坐在回城的车上。




时柠星看着微信上顶置的傅晏辞。




许久给他发去信息:“今天回蓝湾吗?”




坐在前面座位上的傅晏辞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打字。




“不回。”




时柠星看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心底满是涩意。




她和傅晏辞表面是上下级,可私下,并不是。




两人无名无分在一起五年了。




蓝湾别墅。




时柠星回来时已是深夜。




这里是傅晏辞买给她的住处,也是两人唯一有交集的地方。




她把电视打开,听着里面热闹的氛围,侧躺在沙发上,半梦半醒。




这些日子,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傅先生不要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有力的手摩挲着她的脸。




“柠星。”




熟悉又满含柔情的声音让时柠星醒过来。




五年的相处,他只有叫她柠星的时候才会这么温柔缱绻。




时柠星睁开眼看着傅晏辞冷冽的侧脸,明显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傅哥,你怎么喝酒了?”




作为职业选手,酒是禁忌。




傅晏辞一直秉持着良好的戒律,极少喝。




时柠星记得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还是五年前。




当时他将她抵在墙边,一遍遍地喊她:“柠星……”




也是那一天,两人在一起了。




傅晏辞没有回答,只是拥着她躺在沙发上,这一刻像极了五年前。




这一夜,时柠星难得睡了一次安稳觉。




翌日天色将亮。




傅晏辞就起来了。




怀抱空后,时柠星再也睡不着。




她披了一件风衣,如往常去衣帽间给傅晏辞找衣服。




可刚走到门口,她就看到男人拖着黑色行李箱修长的腿从里面迈了出来。




“往后这房子归你。”傅晏辞薄唇轻启。




时柠星神色一僵,一张口是自己都没想到的卑微:“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傅晏辞剑眉微拧:“我们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傅晏辞离开的特别洒脱。




而时柠星连质问他的资格都没有。




等他走了很久,她才出别墅,因为怕和公司附近同事撞上。




两人关系仿佛永远见不得光,公司里包括每天一起训练的队员,没人知道她和傅晏辞的关系。




今天的GX战队格外热闹。




“柠星姐,”公司新晋队员沐涛朝着她招手,“你知道吗,GX战队的创始经纪人从国外回来了,好漂亮。”




创始经纪人……




时柠星是七年前加入的战队,当时她算新人,据说原本的GX战队老将如今只剩下队长傅晏辞。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个创始经纪人。




一头栗色长发,五官精致,一身温婉得体的长裙,举手投足都是女人味。




而陪同她的还有换上了西装的傅晏辞。




“是不是和我们老大很配?听说她叫程露,是我们老大的前女友,两人当初差点就结婚了。”沐涛在一旁道。




程露,前女友,差点就结婚了……




柠星……




小露……




时柠星只觉脑中轰得一声,再听不到四周任何声音。



秋末,刺骨的寒风在这一刻仿佛吹进了时柠星的眼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露的出现。




今天练习时柠星漏洞百出。




办公室。




傅晏辞指着训练数据当着众人的面看向时柠星:“这两个月,你的训练数据连续走低,怎么回事?”




时柠星闻言,放在身前的手微微颤抖。




她回答不出。




坐在一旁观看的程露开了口:“晏辞,这位就是GX的第一女输出神射手时柠星吧?”




傅晏辞微微颔首。




程露径直朝时柠星走过来,朝着她伸出手。




“你好,我叫程露,以前是GX的经纪人兼领队,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打法,我们能聊聊吗?”




时柠星看着满眼自信的程露,又想到自己的手,没敢去握:“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




她起身,狼狈地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专属训练室。




时柠星把手放在键盘上,集中注意力开始飞快的练习。




然而不到两分钟,她的手又开始不受控制一般剧烈的颤抖。




“嘭!”




门被从外面猛地推开。




时柠星忙将手隐藏暗处,抬眼就看傅晏辞走了进来。




“你摆什么脸色?”




时柠星愣住。




傅晏辞反手将门关上,黑目尽是不耐。




“程露是GX的创始人之一,纵使你不喜欢她,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面给她难堪。”




这话中浓浓的维护让时柠星喉咙苦涩不已:“傅哥,我没有不喜欢她,也没想给她难堪。可能是你太在乎一个人,所以觉得我哪儿都委屈了她吧。”




傅晏辞怔住。




“对不起,我今天身体真得不舒服,我先回去了。”时柠星将手收进口袋,一步步从他身边离开。




然而傅晏辞却在这时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时柠星扯开了他的手,什么也没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




时柠星踩着一地的落叶,她不明白相处五年,为什么傅先生能做到那么坦然的分手,又能做到分手后把她当普通队员看待?




她没有回家,而是在路边的石椅上坐了一天。




晚上,冷风呼啸。




口袋里冰冷的手机响起,时柠星没有接,她看着头顶天空中的万千柠星,眼尾发红。




“时小姐。”




一道声音响起。




时柠星偏头看去,路灯下程露笑的一脸温柔。




她落下电话,走上前:“你怎么这么晚还待在外面?”




时柠星不知该怎么回答。




程露坐在了她的旁边,把一杯热奶茶递给了她,似是要长谈。




“我听晏辞说,过去的五年一直是你陪着他?谢谢你。”




时柠星握着奶茶的手一紧,就听她继续说。




“晏辞是个不懂情调的人,幸亏现在遇到你。他曾经就像个小孩子,总是跟我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小露,往后我们结婚,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小露……小露……




从前他在动情之处,也说想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幸福的人……




不是柠星,是小露。




时柠星鼻尖一湿,鲜红的血就那么止不住得往外流。



程露注意到她的异样,眸色微变:“你怎么流鼻血了?”




时柠星闻言,后知后觉掏出纸巾去擦。




“老毛病。”她平静回了一句,而后起身,“你说完了吗?”




程露愣住,显然是没想到作为女人听到这些话会这么淡然。




她看着时柠星离开时单薄的背影,忽然有些害怕,怕这个女人真的走进傅晏辞的心里。




蓝湾别墅。




回到这里的时柠星仿佛被黑夜吞噬。




她靠在沙发上,刚合上眼,脑海中就是程露说的话。




想哭吗?




想,只不过落泪无用。




其实她该满足,陪伴傅先生的这五年,她获得了这一生都可能买不起的别墅,而且以往傅先生每个月都会给她花不完的钱……




……




翌日,公司都在为程露的回归带队庆贺,说是要组织一起去欢乐谷。




一旁沐涛打完一局,凑到时柠星面前。




“老大对程露太好了吧,我们以前夺冠,都只是破例去酒吧。”




另外一个女同事凑过来,小声说:“你们听过一句话没?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时柠星喉咙一哽,眼泪险些落了下来。




她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默默地练习,然而操纵的女射手却几次没能命中对手。




“砰砰……”




她的桌面忽然被敲响,抬头就看到傅晏辞冰冷的侧脸。




“出来一趟。”




时柠星起身跟出去,身后一片唏嘘,都担心她又被骂。




办公室内。




傅晏辞把最近的比赛和训练数据都摆在了时柠星的面前。




“从前你是第一女神射手,可现在你的成绩却是垫底,明天君源会场有一场荣耀线下友谊赛,我要你带新人以绝对的优势赢得比赛。”




时柠星眸色一颤还没回答,傅晏辞站起身。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时柠星拒绝不了。




在傅晏辞要离开办公室时,她又忍不住问:“你会结婚吗?”




男人步伐顿住,薄唇轻启:“这里是公司,我是你的上级,没义务回答你我的私事。”




他走后,时柠星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一天,她没有回去,一直在训练室练习。




很快,第二天便到了。




君源会场上,粉丝人潮涌动。




时柠星作为此次的队长带领全队人员入场,她一眼便看到了首位上坐着的傅晏辞还有程露。




两人低声交流着什么,一举一动都透着亲密。




比赛很快打响。




时柠星从前一直以极快的手速和稳健求胜的判断力著称。




今天上半场她的发挥稳定,一直把对手吊着打。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手指的灵活性一直在降低,而鼻尖的呼吸也越发急促。




中途休息时间,她躲在厕所里,将一把又一把的药吞进口中,又干又涩。




“傅晏辞,你以为我当初悔婚嫁给别人是因为钱吗?不是,是因为你和你们家人对我的不尊重,我妈只要一百万和一套房,她错了吗?她只是想让我得到该有的保障!”




时柠星要走出厕所的时候,忽然听到程露委屈的说话声。




“当时战队还没现在出名,你也没钱,如果我真的是拜金女,我也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这时,她听到傅晏辞回:“所以,这次回来,你要什么?”




“我丈夫他死了,他儿子不肯把遗产分给我,我要你帮我分得属于我的一半遗产。”程露顿了一下,又道,“还要你娶我,这是你欠我的!”




时柠星呼吸一窒,接着她就听傅晏辞熟悉不过的声音:“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