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陆青云欧文海

陆青云欧文海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当清晨醒来的那一瞬间,阳光温暖的抚摸着脸颊,陆青云惊讶的看到自己居然盖着一床被子,双脚中的一只左脚竟然搭在床下,幸好有床沿的阻拦,否则他已经掉到钢制的铁床下面去了。如同一个被吊在半空的杂技演员。张大了嘴巴,如同想要发出尖叫,但是却被人生生捂住嘴巴的悲惨精神病人,正前方那张自己认识了二十年,

主角:陆青云欧文海   更新:2022-09-10 09: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青云欧文海的其他类型小说《陆青云欧文海》,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清晨醒来的那一瞬间,阳光温暖的抚摸着脸颊,陆青云惊讶的看到自己居然盖着一床被子,双脚中的一只左脚竟然搭在床下,幸好有床沿的阻拦,否则他已经掉到钢制的铁床下面去了。如同一个被吊在半空的杂技演员。张大了嘴巴,如同想要发出尖叫,但是却被人生生捂住嘴巴的悲惨精神病人,正前方那张自己认识了二十年,

《陆青云欧文海》精彩片段

当清晨醒来的那一瞬间,阳光温暖的抚摸着脸颊,陆青云惊讶的看到自己居然盖着一床被子,双脚中的一只左脚竟然搭在床下,幸好有床沿的阻拦,否则他已经掉到钢制的铁床下面去了。 

如同一个被吊在半空的杂技演员。 

张大了嘴巴,如同想要发出尖叫,但是却被人生生捂住嘴巴的悲惨精神病人,正前方那张自己认识了二十年,此刻却距离自己不到三十米远正准备下床的男人,潇洒的冲自己露出那颗微微凸起的大牙,似乎也对于陆青云此时的动作表示惊讶。 

最让人有些无语的,是一个坐在长方形桌子上津津有味吃着油条的男人,此时正拿起一个热水瓶倒向桌子上的水杯,明显是滚烫的热水在半空之中张牙舞爪的扑腾着,但是却像被按下了暂停键的电脑游戏,诡异的停留在半空之中。 

就在一分钟之前,陆青云的世界还是正常的运转着。 

两天前,作为一名俗称网络写手的扑街作者,陆青云领到了自己这个月的八百块稿费,交完下一月的房租和电费之后剩下只剩下三百块,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里不断传来咳嗽的声音,他知道母亲的哮喘再次严重了,不过摸了摸兜里所剩无几的钞票,陆青云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晚上喝光了半箱啤酒的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大街上,却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就是这么一幕诡异的场面! 

陆青云的人生可以说是悲剧到了极点,二十一岁那年大学毕业,父母托人安排他去家里附近的乡政府综合办公室上班。虽然是临时工,可是却也有希望转正成为正式的公务员,但是陆青云本着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应该到外面去闯一闯的心思,跟父母声称作为新千年第一批毕业的大学生,他绝对不会去乡政府上班的。却没想到这批招聘的临时工三年之后全都转为了正式编制的公务员。 

最后,陆青云以极其凄惨的结果在外面混了五年,最后拖着一身的疲倦返回了家乡,成了一个网络写手,虽然赚不了什么钱,但起码能够温饱度日。 

前几天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结果迎面遇到了当初自己在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只不过人家挽着的,是一位副市长的公子。 

看着浑身上下珠光宝气,身上穿着名牌的前女友,陆青云心头微微有些酸涩,原本想要打招呼,可却发现,对方似乎在躲闪自己的目光,无奈之下,他悄悄的走到一旁。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或许还不算什么,聚会结束之后,他离开饭店,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听见那位副市长公子和自己前女友的对话。 

“你们班那个当写手的同学,挺有趣啊。”副市长公子问道。 

“有趣什么啊,上大学的时候像条狗一样,整天粘着我,烦死了。”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不屑一顾。 

那一刻,陆青云似乎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来从始至终,哪怕自己省吃俭用把所有能给她的都给她,在她看来,自己却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

人生如果是无数个转角的话,陆青云只能说,别人的转角的机会都遇到希望或者成功,可是自己的转角干脆就是一部充满了无奈和后悔的法国名著——悲惨世界! 

陆青云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的人生就会像一本小说里写的一样,平凡的度过一生,不断的被可恶的命运所玩弄,在社会的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派回,最终成为一个泯然众人的普通人,娶一个普通的妻子,生一个普通的子女,然后在不断追忆当中度过余生。 

有些感慨万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切,陆青云心中那一抹最深处的记忆如同被秋风吹起的落叶一般,被他从似乎很遥远的许多年前给提了出来,看着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的室友,一时间,百感交集

十五年前,自己就是在这里,用一模一样的语气,一模一样的动作,跟这些人告别,最后踏上了那条现在看来其实是无比灰暗的人生,只不过,在这么多年之后,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如同两个交叉的直线,蓦然间,有了一个交集。 

陆青云不敢动弹,他怕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场幻觉,是自己一场宿醉之后的梦境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是传说中的神仙妖魔,亦或者是自己小说里面常常出现的重生穿越,甚至于他连呼吸都异常的小心,生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发现这不过是某个奇怪的梦境而已。 

但是,这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东西,难得真的是梦境吗? 

“陆老大,你干嘛呢?” 

就在陆青云愣愣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个声音猛然间响起,而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是陆青云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和咳嗽声。 

随即是脚趾头因为磕在铁床上而发出的疼痛感瞬间从脚趾经过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 



“疼!疼!” 

竟然是疼的感觉,疼的感觉! 

陆青云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当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答案所完全震惊,随后进入自己耳朵的是身边几个室友的关心,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一次确定自己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睡衣而不是那件花了五十大元买的假名牌,下身穿着的是四角内裤而不是自己记忆犹新的那件西裤。此时的陆青云几乎要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呼的一下子从床上蹦到了地上,不管不顾的陆青云冲到记忆中寝室门前的那个镜子面前,终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年轻了足足十几岁的脸庞上果然还带着年轻时候的那股桀骜不驯,发型也没有像后来写书的时候那样乱七八糟,反而是理着一个看上去很精神的中分,只不过个头和身上的肌肉显得自己还有那么几分青涩。正是自己刚毕业那年的样子。 

原地冲着镜子傻笑了一分钟之后,陆青云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一句话:“谁能告诉我,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 

站在他身后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的一个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眨了一下眼镜,看了看周围想笑又没有出声的几个人,最后对陆青云说道:“今天,今天是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号,我们在学校的最后一点,话说,老大你敢不敢把脚从我的鞋上挪开?” 

陆青云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就听到眼镜男一声怒喝道:“因为我的脚还在里面呢!”



可怜的陆青云却发现自己愣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弄得有些无语,难道跟身边的兄弟们说自己刚刚一觉醒来,时光倒流了十五年? 

来不及感慨物是人非时光变迁的改变,下一刻陆青云猛然间想到今天似乎正是自己这群人离校的日子,难不成这被自己诅咒了十年的命运真的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让自己用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了从前?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是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而已? 

此时正是夏季最热的时节,对于这群即将离校的大学生来说,是他们在象牙塔中度过的最后一天,这其中的大多数人在离开这里之后渐渐的趋于平庸,就像梦中的陆青云一样,十几年之后再回望今天,陆青云总是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但是当他怀着自己无比激动的心情看着那记忆中熟悉的大学宿舍和教学楼,却赫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自己所留恋的东西。 

对于他来说,似乎面前这七个冲着自己傻笑的男孩子更显得格外亲切一些。 

眼前的这七个人,就是陆青云大学的七个室友,也是他后来最亲近的七个朋友。在记忆的深处,这几个家伙中,睡在自己下铺的那个死胖子老七蒋智毕业之后被家里安排进了检察院,貌似后来还混到处级干部的位置,虽然这个处级干部是在检察院工会。而被自己踩到叫的老三张成功做了商人,剩下的人里面,有的出了国,有的做了教师,而记得在自己重生的那一年,老二赵东方好像刚刚在报社提了副主编。 

十五年之后,自己跟大学所有的朋友的联络几乎已经没有了,只是偶尔跟寝室的几个人打电话的时候,才会听说一点当年自己依稀记得的人后来的境遇。 

“老大,你今天抽什么风,不是说要回家跟咱爸咱妈谈判吗?” 

蒋智看着面前有些发呆的死党,忍不住开口问道。四年的上下铺,寝室里的几个人好的跟亲兄弟一样,自然知道陆青云今天要做什么。 

犹豫了一下,陆青云却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蒋智,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老七,你真的要进检察院?” 

嘿嘿一笑,蒋智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