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相互捆邦小说江心霍恒

相互捆邦小说江心霍恒

江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心的事情,她还没有去查之前,就已经听说到了许多传言。在学校时,无数男人为她倾倒。如今,江心刚出社会没多久,就在这个医院里,就有不少人打听过江心的联系方式。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万一江心存了攀龙附凤之心,她却没有早做防备,被江心得手了怎么办?

主角:江心霍恒   更新:2022-09-10 07: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心霍恒的其他类型小说《相互捆邦小说江心霍恒》,由网络作家“江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心的事情,她还没有去查之前,就已经听说到了许多传言。在学校时,无数男人为她倾倒。如今,江心刚出社会没多久,就在这个医院里,就有不少人打听过江心的联系方式。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万一江心存了攀龙附凤之心,她却没有早做防备,被江心得手了怎么办?

《相互捆邦小说江心霍恒》精彩片段

大家都是聪明人,顾箬话中的意思,江心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顾箬这是在担心,被自己身边的人挖了墙角。

“顾医生想多了,”江心打开电脑,敛住心神,在电脑上操作起来,“霍 先生那样的人物,只有你能配得上。”

“谢谢。”这句话成功的取悦了顾箬,让顾箬笑了。

她确实担心霍垣会被江心迷住,毕竟,江心的事情,她还没有去查之前,就已经听说到了许多传言。

在学校时,无数男人为她倾倒。

如今,江心刚出社会没多久,就在这个医院里,就有不少人打听过江心的联系方式。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万一江心存了攀龙附凤之心,她却没有早做防备,被江心得手了怎么办?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顾医生要对自己有信心。“

江心的声音淡淡的却坚定有力,一如她这个人,温温和和的。虽然从不多言,可说出来的话却让顾箬信服。

“嗯。

江心感受到她的愉悦,抬头看向顾箬,“不过我很好奇 ,顾医生都查到了什么?”

“你的所有。”顾箬走近她,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过 ,你放心,我不会将你家里的情况说出去的,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会保密的。

听到这话,江心心口的那块大石才落了地。

看来,顾箬查到的,只是霍垣想让她查到的。

又或者说,是这些年,霍垣做得很隐秘,让顾箬压根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她和他的蛛丝马迹。

“包括你曾经为了救你弟弟..的事情,我也不会说的。”

江心脸色一白,顾箬连这都查到了?

那....

“不必担心,那些资料我都已经销毁了。”顾箬见她脸色苍白,连忙道:“江心, 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谢谢。”

江心拿起水杯,想喝水缓解心理的慌张,手却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顾箬见她这个样子,握住了她的手。

江心抬头看向顾箬,不明所以,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同情,以及那么一 一丝愧疚。

她在同情她的遭遇,她在愧疚将她的伤疤揭开。

“江心,我们做朋友吧?”

江心轻轻地掰开顾箬的手,"顾医生 ,不用同情我。”

顾箬看着她,只见她神色温和,可眉眼中却藏着难以靠近的疏远,像是任何人都走不进她的心里。

“我没有..”

她垂眸,遮住眼底的悲伤,“况且.. ,我也不需要朋友。”

说完,她豁的起身,拿起巡房做记录的本子朝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脚步,“像顾医生这样优秀的人 ,应该不缺朋友吧?”

听到这话,顾箬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是不缺朋友。

与江心做朋友这件事情,起初她确实是一时兴起。

江心说得对,她是在查到了她所有的资料后,对她产生了同情。

但,除了同情之外,还有一丝钦佩。

钦佩她能够为了自己的弟弟,做到那个地步。

如果换成是她自己,她是做不到的。

当然,换成她自己家里的那个兄长,他也是做不到的。

说不准,他巴不得自己死呢。

她羡慕江心的弟弟,能够有这样一个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的姐姐。





“年龄。”

“33。”

“谢谢配合。

江心记录完毕,又给两人稍微检查了一下,都是些皮外伤,并不严重。

"好好休息,不要再起冲突了,如果有问题可以摁床头的呼叫铃。”

江心走了出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见里面没有再争吵,她才往下一个病房走去。

巡视完一整层楼,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她来到洗手间,撩起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腰上的伤。

撞这一下,她的腰侧紫了大片。

恰好同事路过,看到了她腰上的紫青,惊呼道:“江心, 你受伤了?”

"没事,小伤而已。”江心放下衣服,遮住了腰上的伤口。

同事一边洗手,一边说,“又遇到病人闹事了吧,这医生啊也不好当。“

江心笑了笑,没说话。

“你回去拿药擦擦,最好检查下,这地方伤可大可小,别伤到坐骨神经了。”

"嗯,好。”

江心回到科室的时候,同事都下班出去吃饭了,她自己在药箱里找到药酒,在座位上随便擦了擦。

主任忽然出现在门口,“江心 ,何教授让你去一趙,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江心一惊,她居然忘了,昨晚手机关机,忘了开机。

“好的主任,我现在就过去。”

江心急忙收拾好东西,拿出手机开机, 所幸,并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未接来电。

她暗自松了口气,或许她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来到教授的办公室,江心敲门进去。

“老师,您找我?”

何教授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也是江心的导师,为人比较严厉,能考上他手底下的学生,这一届只有两个,江心就是其中一个。

教授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

“我上午在查房,没主意手机关机了。

“哦没事,我下午有台开颅手术,想让你去当一助,你可得好好学习啊。

江心微微一怔,她惊讶地说,“老师 ,这么重要的手术,让我当一助,我,我....

教授摆了摆手,"没事, 我相信你,这一年来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 ,无论是理论以及实验操作,你表现的都很优秀,马上就要到第二学期了,你难道不想成为一个正真的医

生吗?”

江心咬了咬唇,她当然想,可她也怕自己失误,影响到手术的进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用紧张,就当是在实验室里平常心对待,而且只是一个助手,又不是让你主刀,如果你连这都紧张,以后还怎么拿手术刀?"

教授的话给了江心一颗定心丸,她抬起头,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我知道 了老师。

教室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 ,你先去回去准备一下吧,下午两点,等我通知。

江心走出办公室,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这段时间,她一 一直在打杂,更多的是观摩学习,一 一些不是很重要的手术,她也会被叫去当助手,但一般都是二助手或者三助手。

这还是第一次让她担任开颅手术的一 助,她还是有些期待。

江心回到科室,进门发现自己位置上多了个人,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刚才所有美好的憧憬,都像镜子 样,四分五裂,将她拖拽回窒息的阴暗里。

她本能的想要跑,刚转身,却听见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如果你想你弟弟另一 条腿也废掉 ,那你就可以永远躲着我。





江心脚步一顿,垂在两侧的手指缓缓收紧。

她回过头,男人把玩着她的笔筒,神色淡淡,好似刚才威胁的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

片刻后,他抬起眼皮,看向江心,如同往常一 一样,轻声开口,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过来。 ”

江心对上男人平静深邃的目光,对峙了三秒,她攥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把门关上。”

江心只得照做。

她挪蹭着脚步,来到霍垣面前,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神色。

霍垣缓缓起身,下一秒,他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到在办公桌上。

腰际撞到桌沿, 受伤的地方传来钻心的疼。

“为什么不接电话?”

江心强忍着眼泪,小声开口,”关机了。 ”

他注视着江心,从眉眼,到鼻子,再到她的唇,“你想和我撇清关系 ?”

江心低垂着眸,并不回答,她选择了默认。

掐着她脖颈的那只手,忽然缓缓下移,江心猛然抱住他的手,满脸的惶恐,略带哀求地说,“不 ,别在这里。”

“你怕?”

江心睫毛微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们马上要回来了。”

霍垣并不在乎这些,他手在江心的腰上,用力掐了一下,她咬紧牙关,才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

他凑近江心的耳畔,如同恋人般耳鬓厮磨,"我说过 ,我们之间的事,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再有下次...

剩下的话他没说,但江心能听出他话里的威胁之意。

外面,传来同事说话的声音。

江心徒然瞪大双眼,惊恐地盯着霍垣,后者只是瞥了眼门外。

听见把手转动的声音,江心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将霍垣推开,钻进了桌子底下。

“咦,霍总又来找顾医生啊?"

霍垣神色如常,他双手揣进裤兜,走出江心的工位,“嗯 ,她人呢?"

“不知道哎,好像听说是要回去一趟吧,不过....那人视线落在江心的座位上,笑道:“顾医生的位 置是后面那个哦。

霍垣扫了眼,”是吗 ?我记错了。”

“霍总和顾医生感情真好,每天都来找她,话说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他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并没有回答那人的话 ,直接走出了 办公室。

”他真是太帅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像霍总这么完美的男朋友啊。”

“少做梦了。”

江心蹲在桌子下,听见外面同事的议论声,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

屏幕亮起,.上面显示两个字:十点。

她无力的闭上眼,将头埋进膝盖,一股深深地无力感将她笼罩,让她躲不开逃不掉。

她拼尽全力避让,向上苍祈祷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上苍终究还是负了她。

下午三点的开颅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本该八个小时才能结束的手术,竟然只花了六个小时就结束了。

结束后,教授赞赏的夸了她几句,见她没有一丝骄傲自满 ,心中对这个学生越发满意。

又交待了几句后,就让江心准备下班,早点回家休息。

江心应下,回到科室后,却坐在位置上迟迟没动。

她拿着手机,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如此反复,再看时间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五十分。

有上夜班的同事刚来,见她还没走,不由得问道:“江心 ,你今天不是九点就下班了吗,怎么还在?"

“我马上就走了。”

江心收拾好东西,走出医院。

站在医院门口,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到上边的来电显示,她有些不敢接。

正当她准备接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很快,一条短信涌了进来。

“今晚,我希望到家后,能看到你在。江心,别再让我失望。”

江颐的话很直白,他觉得他的要求很简单。

他只是想他的姐姐能正常点,正常的生活,正常的谈恋爱结婚生子,跟那个老男人断了,断得干干净净,再也不要来往。

江心知道他的想法,她也想像他所期待的那样,过正常的生活,和霍垣断得干干净净,不要让他失望。

最后一次,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她和他的事情,她需要做一 个了断。

做好决定后,江心不再犹豫,打车前往那套豪华公寓。

她到公寓门]J的时候,十点半。

她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就看见霍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眸光深深。

她瞬间定住了, 这张脸她看过很多次,可自从他有了未婚妻之后,江心每一次看见,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把门关上。”

她照做,将门关好。

“过来。

她修长纤细的手指微微攥紧,低着头朝霍垣走去。

走到霍垣跟前,还有一步之遥时,她忽然停了下来。

霍垣大手一伸,一 一把将江心拽进了他的怀里。

江心挎着的包掉在地上,手里拿着的手机磕在他的胸膛上。

霍垣眉头皱了皱,从江心的手里夺过手机,看了一眼,随手扔在旁边的茶几上。

“江心,你迟到了。“

江心垂眸不语。

霍垣见此,一只手抱着江心的腰,一只手捏住江心的下颌,迫使她抬头看向他。

“但这次,我原谅你了。”

江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剪水秋眸里一抹惶恐闪而逝过后,只剩下死水一般的平静。

“你想离开我?”

江心避开他的眼神,沉默不语。

沉默,就是她的答案。

“江心,几年了?”

霍垣板正她的脸,强迫她与他对视。

江心知道,她若不答,今天他不会罢休,便道:“六年了。 ”

“是啊,六年了。”霍垣听完她的话,突然压低声音道:“我就算是养一 条狗,也养熟了,你说呢?"

江心怔住,原来.. .在他心里,她就是他养的一条狗。

突然,冰凉的触感从唇上传来。

看着在她跟前放大了数倍的脸,她被迫承受他的吻。

她伸手去推他,他却更加放纵。

他抱着她一个翻身, 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疯狂的吻她,手指熟练的解她的衣服。

明亮的灯光照在两人的身上,让她的狼狈无助在他的视野下一览无余。

他的目光炽热而灼人,好似一只迷途在沙漠的狼,看见了食物。

想要,将她吞入腹中。

“不要!”





江心笑了笑,随口编了个借口,“上次做实验不小心爆炸了。”

“你们当医生的,还要做实验啊?这也太危险了吧?”

江心维持着尴尬的微笑,点了点头没多说。

陈奶奶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心心啊,你是不是不开心?”

“陈奶奶,我没有不开心。”江心否认。

“你眼睛还红着呢,真当陈奶奶眼睛老眼昏花是不是?”陈奶奶佯装生气地说道。

“陈奶奶,我……”

陈奶奶拍了拍她的胳膊,慈祥地说道:“好了心心,人这一辈子,其实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

“能有家人的陪伴,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你看小颐虽然总是和你闹别扭,可你一有事,他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你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谁也离不开谁,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你也得为了小颐开开心心的,他可就你这一个亲人了。”

江心愣了愣,她定定地望着陈奶奶,“您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些?”

陈奶奶笑道:“陈奶奶看你们三天两头吵架,我这些心里也不好受,答应陈奶奶,别和小颐闹别扭了,好好过日子,小颐才18岁,大学都还没上呢。”

陈奶奶的话触动了江心,是啊,小颐都还没上大学,他还那么小。

如果不是陈奶奶提起,江心都快忘了,他才十八岁,他现在那么独立,又那么强势,真像个大人一样。

江心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听见外面传来魏火的声音,他正满世界的找她呢。

“你看看你,走不和人家说一声,那小伙子多担心你。”

江心愣了愣,刚才陈奶奶来喊她,她就跟着下来了,忘了魏火还在担心她。

“陈奶奶,那我就先回去了,您有事记得来喊我。”

陈奶奶点了点头,“去吧,别人关心你的担心。”

她这话意有所指,江心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她打开门,刚好看见魏火下楼,嘴里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

“魏火。”

魏火脚步一顿,一回头,便看见江心站在楼梯上,对他微微笑着。

魏火愣了好一会儿,他才飞快的上楼,他脸上全是汗水,就那么盯着江心看。

“对不起啊,陈奶奶叫我,看你在卫生间我就没和你说。”

江心的话音刚落,魏火一把将她抱住。

江心怔住。

“太好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魏火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他喘着粗气,肩膀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江心,你能不能答应我,下次别这么吓唬我了好吗?你要是出了事,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江心呆呆的站在那里,愣了好久,她缓缓抬手,放到魏火的背上,轻声喊道:“魏火。”

魏火紧紧抱着她,过了好久,他才冷静下来,松开了江心,“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我以为你又想不开了。”

“我没有想不开,是陈奶奶找我有事,让你担心了,抱歉。”

魏火摇了摇头,他吸了吸鼻子,虽然竭力的忍着没哭,但说话时还是带着重重的鼻音。

“都是因为我,现在没事了,只要你别做傻事,我就……”他说的话语无伦次,他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始终认为江心是因为他才会被霍垣胁迫,才因此想不开。

江心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抹微笑,“都说了,不是因为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好了,我们回去吧。”

魏火赧然的揉了揉鼻子,小声嘀咕道:“那还不是担心你。”

虽然他声音小,但还是被江心听见了,她不禁扬了扬嘴角,也像是自言自语般呢喃了一句,“谢谢。”

魏火愣了一下,抬起头,江心已经往楼上走去了。

江颐就倚在门口,抱着胳膊打量二人,最终,他看到了魏火泛红的眼眶。

“昨晚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这两人情况不对,现在看到魏火的反应,就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我们…”江心看了看魏火,关于昨晚的事,她实在不想去回忆,每每想起,都觉得窒息。

“我们就、就是喝多了。”魏火主动开口解围,反正就是喝多了,至于喝多了后面发生了什么,就全凭江颐自己去想象了。

果然,江颐听见喝多了几个字,又看到两人都红着脸,目光有些变了味。

至于后面,江颐也很自觉地没有问下去。

他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半天,尔后,转身离开了。

留下江心与魏火尴尬的站在原地,两人对视了一眼,魏火低下头,拿出手机假装看工作。

江心叹了口气,回到屋里去,不知想到什么,她忽然问魏火,“魏火,小颐最近在干什么?”

以前他只是晚上去酒吧上班,可这段时间他几乎白天都不在家,白天在哪里上班?

“不知道啊,怎么了?”魏火摇了摇头。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江心叹了口气,回到屋里去,不知想到什么,她忽然问魏火,“魏火,小颐最近在干什么?”

以前他只是晚上去酒吧上班,可这段时间他几乎白天都不在家,白天在哪里上班?

“不知道啊,怎么了?”魏火摇了摇头。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那晚之后,霍垣便没有再联系她,但江心却整天提心吊胆,害怕霍垣突如其来的问候。

在霍垣没未婚妻之前,江心没想到他会这么可怕,两人在一起,算不上相濡以沫,至少也算得上是相敬如宾。

没有过多的交流,但他会给她起码的尊重,哪像现在?

他像是换了一个人,对她的所作所为,越来越猖狂无耻。

整整一星期,霍垣都没有找过她,就在江心以为,霍垣打算放过她了的时候,她却得到一个令人窒息的消息。

她转专业的那位导师,因为家里出了事,所以换了个代课老师。

这本来也没什么,但是等她去报道的时候,看到这位代课老师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江心站在办公室门口看了又看,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她才咽了咽了唾沫,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她站在办公室里,犹豫了许久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新来的原来是你。”

江心点了点头,她盯着地面,听见这富有磁性的声音整个人头皮发麻。

对面的人穿着米白色的西装,神色淡漠,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矜贵。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让江心提心吊胆了一星期的霍垣。

江心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老师会变成霍垣,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犹如踏进了真实版恐怖故事里。

江心想破脑袋都想不通,霍垣是怎么和医生老师这个称号联系在一起的,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江心呆呆的站在办公室里,心跳如雷,好似在做梦一样,她只期待这场梦能快点醒来。

而事实上,霍垣已经起身,走到了她面前,拿走了她手里的申请表,仔细看了一遍后,拿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江心盯着他龙飞凤舞的签名,张了张嘴,“霍…”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叫霍老师,还是叫霍先生,论报道的第一天,遇到霍氏集团总裁出现在学校,并且成了她的老师这件事到底有多惊悚。

霍垣签完字,瞥了她一眼,见江心脸上还是无比的困惑与震惊,他淡淡地开口,“怎么?很意外?”

何止是意外,简直是离谱。

江心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你,你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你老师?”

江心点点头,她紧张地抓着衣角,真的是巧合,还是他别有用心?

霍垣双手抱臂,倚在办公桌上,打量着江心,最后目光从她手上掠过。

“不要胡思乱想,秦教授以前也是我老师,这次事发突然,他找不到合适的人帮他代课,仅此而已,你可以叫我……”

霍垣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一下,“师兄。”

江心愣了愣,听他这么说,她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但心里的疑惑仍是没有解开。

她犹豫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你是学医的?”

霍垣瞥了她一眼,“不是。”

江心:……

她脸上的疑惑更深了,霍垣大发慈悲的向她解释了,“不全是。”

江心低下头,他的解释她反正是没听懂。

门口有三个探头探脑地女生,花痴般地盯着霍垣,她们你推我我推你,都想进去和霍垣打招呼。

霍垣抬眸扫了一眼,三人被发现,互相看了看,也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那个,你就是老师说的那位师兄吧?我叫林嫣,研三的。”

“啊我叫俞周,也是研三。”

“我研二的,叫张南。”

霍垣看了三人一眼,微微点头,“我知道你们,秦老师已经把资料传给我了。”

他说完,拿起桌上的文件夹,“还有三个人呢?叫他们到实验室开个会。”

盯着他颀挺的背影,三人都激动的叫了出来。



好帅啊。”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帅,之前还以为老师在忽悠我们呢。”

“是啊是啊,老师说高我们好多届,我还以为是个秃顶大叔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叫霍垣吧?是我知道的那个霍垣吗?”

“就是他!太牛了,双学位大佬!”

“虽然但是,他应该没给人看过病吧?”

“不清楚诶。”

江心从她们口中才算总算了解到,霍垣刚才说的什么意思了,原来是双学位。

林嫣注意到江心,她走过来笑着问,“你就是转专业过来的那位学妹?”

江心回过神,忙笑着点了点,“是的,师姐们好,我叫江心。”

“你好,刚才我们都自我介绍过了,都认识了吧?”

江心点点头,“嗯,以后还请师姐们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咱们快走吧,别让师兄等久了。”林嫣热情地挽着她胳膊,很是自来熟地拉着她往外走。

秦教授现在带着六个学生,有两个师兄在实习,赶不过来,剩下的一个男生也是今年刚来的,比江心还要小一岁。

到了实验室,霍垣一本的自我介绍,查考勤,如果光看表面,完全看不出他内心是怎样变态的一个人。

“我不会给你们上课,也教不了你们专业知识,我只负责你们的签到,考勤以及课题安排,一些学术活动和科研计划,我会看情况参加。”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锁定在江心脸上,“这位新来的江心同学,林嫣,你负责带她。”

被点名的林嫣愣了愣,又忙不迭点头,“我知道了师兄。”

“有不懂的可以问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他拿起笔,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号,“有关学习或学校方面的事随时来找我。”

江心盯着黑板上的手机号,和她手机里存的不一样。

“就先这样。”霍垣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他一走,实验室里又开始活跃起来,她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存霍垣的手机号,顺便加她微信。

“江心,你不存电话号吗?”林嫣冲她眨了眨眼睛,看的出,林嫣对霍垣挺有意思的。

江心有些尴尬地说道:“好的。”

她硬着头皮将黑板上的号码存起来,这一看就不是霍垣的私人号,他能这么大摇大摆地写在黑板上,就说明这个手机号,很难联系上他。

霍垣走出实验室,便去了停车场,他坐上车,顾箬忽然打了个电话过来。

霍垣盯着屏幕看了片刻,手机响了半天才接起来。

“喂。”

“阿垣,你是去医学院了吗?”

霍垣眉头不着痕迹地蹙了蹙,“你消息还真是灵通。”

顾箬愣住,她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听朋友说看见你在学校,所以就多问了一句,你去给秦老师代课了?”

“也不算代课,帮他个忙而已。”

电话里沉默了许久。

霍垣刚准备挂断电话,又听顾箬说道:“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触及医学呢,这次是怎么想通了?”

霍垣目光沉静,看不出多少情绪,但却迟迟没有回答顾箬的话。

“阿垣,你已经放下了吗?”

她话刚说完,霍垣便打断了她,“好了阿箬,别瞎猜,秦教授这次的事情比较麻烦,如果我不帮他,他教授资格就会被取消了。”

“只是这样吗?”顾箬眸光闪了闪,她盯着自己手指,像是不经意地说,“我听说,江心也转到了秦教授的手下。”

真的像霍垣说的那么简单吗?

只是为了帮恩师一个忙,顾箬是绝对不相信的。

霍垣与那位秦教授都快五六年没来往过了,这次人家一出事,他就这么好心的顶上去?

在顾箬的认知里,霍垣不是那么心地善良的人。

再说了,学校里也不是没有秦教授的学生,据她知道在读博的就有两个,他们完全可以代劳,又怎么轮得到霍垣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学生呢?

“所以呢?”霍垣平静地问道。

但顾箬已经听出了他话语中的不耐烦,她急忙说,“我没别的意思,江心也挺可怜的,你在的话就多照顾她一下。”

“你关心的太多了,就这样吧,我挂了。”霍垣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手一扔。

这么久以来,霍垣还是头一次这么不客气的挂她电话,顾箬心里也跟着突了一下。

大概是说错话了,那些往事都过去那么久了,她又再次提起,无疑是在揭霍垣的伤疤。



顾箬捏了捏眉心,那种不安的感觉,又在蠢蠢欲动。

霍垣坐在车里,静静地抽了一支烟,对面的操场上,有许多学生在散步,有说有笑,脸上都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笑容。

与他这边的寂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嫣给江心列了一个单子,上面是要买的书和资料,又给了江心几本厚厚的书。

“这些教材都是我以前自己买的,你先拿去看吧,然后这个清单上我都标注了,有些课题可以上官网下载打印,有些需要自己去外面买。”

林嫣拍了拍那几本书,沉吟道:“反正秦教授不在,没人给我们上课,你就自己多看看吧,不懂的也能问我们,或者问师兄师姐都行。”

江心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师姐。”

林嫣摆了摆手,指了指胳膊的男生,“不用客气,我觉得吧你可以和谢源多交流交流,他也是今年刚来的。”

叫做谢源的男生朝着江心挥了挥手。

江心微微点头示意。

俞周说:“人谢源学弟有女朋友的,而且还是咱们学校的,林嫣你可别害人江心啊。”

林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同学之间的课题交流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那他女朋友得多小心眼。”

俞周忍不住笑了,“你看,你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是母胎solo的身份吧?”

林嫣愣了愣,旋即没好气地掐了把俞周,“你个死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嫣其实长相并不是很出众,甚至可以说得上平庸,脸有点圆,眼睛倒是挺大,就是鼻子又大又塌,嘴唇小但是厚,这些五官组合在一起,给人第一印象不好相处,还不怎么好看。

她也就是因为长得不好,才努力学习,好不容易上了大学,甚至是考上了研究生,但在同等学历身份下,还是一样找不到男朋友,条件比她差的又看不上。

这就导致了她单身至今的主要原因。

谢源笑着说,“林嫣师姐说的对,同学之间交流没多大关系的。”

江心微笑着点了点头,交不交流的另说,她刚来,总不能上来就得罪人。

她笑起来挺好看,谢源盯着她明媚的眸子,有片刻的失神。

长得好看的人不管在哪里,总是能第一眼被人关注到。

林嫣和江心交代完之后,又带她去看了学校宿舍,是个四人间,但目前只有林嫣在里面住。

俞周和男朋友在外面租房子,张南是本地人,而且离得不远,所以不在宿舍,另一位实习的师姐偶尔回来。

林嫣问江心要不要住宿舍,住的话就和张南商量,把她的床位让给她,因为林嫣就自己住,确实是过于寂寞了。

江心看着林嫣期盼的目光,也摇了摇头,还是让她失望了。

“我家也离得不远,所以不准备在学校住。”

林嫣一张脸垮了下来,她叹了口气,“好吧,我又是孤家寡人了。”

“不过我马上毕业了,想想又没那么孤独。”林嫣给自己打气。

她确实挺乐观的。

下午有节公共课,江心得去上,因为转专业后,她的学分得重新算,如果想早点毕业,这些课一节都不能落下。

上课的时候,谢源也去了,江心一进门,他就在和她招手。

“我给你占了你位置,怎么样,是不是该谢谢我?”谢源笑眯眯地托着下巴,虽然他比江心小一岁,可谢源看着比江心成熟了许多。

这大概叫早熟吧。

“谢谢。”

谢源笑的更深,这时,一个女生走过来,在谢源另一边坐下,手里的书摔在桌上,声音很大。

江心下意识看过去,女生板着脸,就差没把不高兴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谢源也看到她了,脸上的笑变得尴尬起来,他拉了拉女生的胳膊,“文姿,这是我们专业刚转来的同学,她叫江心。”

叫做文姿的女生看了眼江心,那张脸更臭了,“刚转来的?”

江心点了点头,心里猜到了她的身份,便默默低下头去翻书。

她听见谢源很小声地和女生说话,“你能不能别这样在外面给我甩脸子,你这样让我很难看。”

文姿冷笑,“我为什么给你甩脸子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怎么不见你给我占位置呢?”

谢源无奈的扶额,“我不知道你也上课,咱们有什么话私下里说行吗?你别再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和别的女生有说有笑,还帮人占位置,还变成我无理取闹了?谢源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你要是不想谈就分手啊!”

“你够了,别动不动就拿分手说事儿行吗?”



“你够了,别动不动就拿分手说事儿行吗?”

两人声音逐渐激烈,周围又不少同学都看了过来,谢源脸上愈发的难看,男生都要面子,而有些任性的女生更喜欢毁他们的面子。

破坏对方在意的东西,来引起对方的关注,或者说来与之比较,来获得满足感与安全感。

她们通常希望男生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不管何时何地,必须要比他们最在意的东西,更加在意自己。

这文姿,就属于这一类,她并不在意看热闹的人多,只关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谢源会不会哄她。

但两人争执到最后,老师来了,文姿也没得到自己想象中的安慰,两人之间反而更加的剑拔弩张。

所以文姿更生气了。

江心没敢吭声,两个人之间的战争如果多了第三个人,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

所以她选择沉默,心里暗暗地想着,以后离谢源远一点。

这场课结束后,文姿抓起自己的包气冲冲地走了,谢源烦躁的叹了口气,抓了把自己的头发。

“不去追吗?”江心忍不住问了句。

谢源无奈地说,“她就这样,我都习惯了。”

江心抿了抿唇,不发表意见,她收拾自己的书包,谢源还在一旁抱怨。

“每次只要我和哪个女生一说话,她就会来找我麻烦,她不觉得累,我都觉得累了。”

谢源长得也不错,有点小帅,主要是声音好听,所以不少女生对他有意思,文姿没有安全感也是情理之中。

江心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对谢源说了句,“虽然我不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觉得,在别人面前抱怨自己女朋友,可不是身为男朋友该做的事。”

谢源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江心已经背着包走了。

她去书店买了林嫣清单上的书,每一本都厚的可怕,等结完账,她抱着厚厚的书走出书店,还没痊愈的手开始抽筋。

手里的书纷纷掉在地上,她抓着手腕,神色痛苦,抽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这时,突然有个人蹲下,帮她捡起地上的书。

江心蓦地抬头,意外的发现竟是刚见过的文姿。

文姿替她整理好书籍,抬头看了眼江心,“你没事吧?”

江心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离谢源远点就是最好的感谢了。”文姿脸色依然很臭,虽然这女生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但至少她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比起有些人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心怀鬼胎,简直不要太单纯了。

江心解释道:“我知道了,我今天第一天报道,和谢源并不熟。”

文姿站起来刚要走,听见这话又看了眼江心,“现在不熟,以后就熟了。”

这话倒是说的没毛病,江心无话可说,但作为同一届又是同一个导师手底下的学生,见面肯定是无法避免的。

她可以离谢源远些,但文姿要让她承诺以后不和谢源见面,不和他说话,这有些困难。

文姿见她不说话,气的扭头就走,走了两步似乎又不解气,又回来把江心的书打乱了。

江心张了张嘴,看着满地散落的书,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她缓了会儿,等手指不怎么疼了,她才重新整理好地上的书,抱着书往公交站台走去。

她刚回家,看见魏火往外走,看到江心也很惊讶,“姐姐?你这是下课了吗?”

江心点点头,“导师不在学校,我就回来自己看书了,你准备出门吗?”

魏火点点头,赶忙上前帮江心接过手里的书,厚厚的一摞书籍,被他抱在手里轻若无物。

“刚才有中介给我打电话,叫我去面试呢,但我觉得不太靠谱,姐姐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江心微微一顿,“中介?”

魏火把书放在茶几上,回头对她说,“是啊,他说叫我去面试什么模特,还要交两千块的押金,会不会是骗人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