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别再喊哥哥

别再喊哥哥

姜寻周许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别再喊哥哥》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别再喊哥哥》主要讲述了姜寻周许的故事,同时,姜寻周许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姜寻周许   更新:2022-09-10 06: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寻周许的其他类型小说《别再喊哥哥》,由网络作家“姜寻周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别再喊哥哥》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别再喊哥哥》主要讲述了姜寻周许的故事,同时,姜寻周许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别再喊哥哥》精彩片段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我在学校平地走路摔了一跤,摔失忆了。

我这失忆还颇有些奇怪,就忘了一个人。

许周。

许瑶来找我通风报信,「许周拿着张电影票出门了,我看有鬼,我们去跟踪他吧。」

我缠着绷带的脑门缓缓打出三个问号,???。

「许周是谁?为什么要跟踪他?」

「你摔傻了?许周是我哥啊。」

我还是有些懵,「那为啥跟踪他?他是你爸私生子?」

许瑶被我问愣住了,「哈?看来你真的是摔傻了。」

紧接着我就从许瑶口中听到了一个坚强少女一见钟情后百折不挠勇敢追爱的故事。

好吧,其实是一个舔狗孜孜不倦日复一日舔男神的故事。

告白多次,永远只能听到一个回答,「我只把你当妹妹。」

「不是吧,我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都拿不下他?」

许瑶用一种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先败下阵来,掩饰性的轻咳了两声。

「行吧,去看看你哥找了个什么仙女。」

顺便看看许周长的到底多好看,能引得貌美如花的我对他这么念念不忘。

戴了个帽子,瞒着我爸妈偷偷出了门。

然后我和许瑶到了电影院门口面面相觑。

「他看的哪一场啊?」

「不知道啊。」

「……」

「你知道啥?」

「……」

然后我们俩只好电影院门口守株待兔。

还没等来许周,先等来了他们班的班导秦航。

「等许周呢吧,他就在后面。」

许瑶凑过去小声问:「学长,见到我哥和谁约会了吗?」

「约会?没有啊,今天是我们系组织的活动,观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加学分的。」

「……」

等秦航走了,我唉声叹气,「瑶啊,靠谱这两个字咱是一点不沾边啊。」

我有些明白为啥我这个仙女没能把许周拿下了。

我默默的打开微信给许瑶改了备注。

万年一遇猪队友瑶。

「许瑶?姜寻?你们俩怎么在这儿?」

「哥,我们……」

我迫不及待的抬头想看看正主。

小皮衣,紧身裤,豆豆鞋,精神小伙三件套。

我沉默了,我以前的眼光有些迥异啊。

旁边伸来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什么呢?姜寻。」

我扭头看过去,是一个完全长在我审美点上的单眼皮帅哥。

我长舒了一口气,试探问道:「许周?」

单眼皮帅哥眉头紧锁,「不认识我了?」

许瑶体贴解释,「姜寻摔失忆了,就把你一个人忘了。」

突然刮了一阵风把我帽子刮飞了。

许瑶跑着去给我捡帽子。

我顶着脑门的绷带尴尬的站在原地。

许周目光不客气的盯着我的脑门,「真摔了?」

我楞楞的回答,「啊,是。」

「失忆就把我一个人忘了?」

「啊,对。」

「摔了不好好在家养着,出来干嘛?」

顶着许周极有穿透力的目光,我咽了咽口水,「家里闷,出来透透气。」

许周嗤笑了一声,「透气透的挺远啊。」

「……」

「姜寻,不管你真忘假忘,我只把你当妹妹看。」他语气有些无奈。

我突然想起来,许瑶提起许周的时候说他逢年过节都给她发大红包。

想到这儿,我有些激动的喊出声,「哥。」

许周虎躯一震,脱口而出回道:「妹。」

我俩俨然一副大型认亲现场。

最后我喜滋滋的收下了认哥后许周给的八千八的大红包。

要什么男人?还是认哥香。

回家路上,我拍着许瑶的肩膀,「从此以后,咱们俩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了。」

许瑶表情有些感动,期待的问:「怎么突然这样说?」

「因为许周以后就是我亲哥了。」

许瑶震惊脸。

她沉默了一下后犹豫开口,「是我爸和你妈还是我妈和你爸,说吧,我能撑住。」

我一下子被问懵逼了。

许瑶表情悲壮,「难道……我爸和你爸?」

我一时不禁怀疑到底是我摔了脑子,还是许瑶摔了脑子。

我只好告诉她。

我是被许周的财大气粗给打动了。

决定不追他做老公了,认他当哥好抱紧他的大腿。


学校离我家不远。

我拆了绷带后。

忽略了我爸可怜巴巴看着我的眼神,拒绝了他送我的请求。

秉持着身残志坚的精神毅然决然的坐上了公交。

但很快我就后悔了。

车上满座了。

我手拉着吊环一脸生无可恋。

司机叔叔突然一个急刹车,我猛的向前。

撞到了一个男生身上。

硬邦邦的,把我头都硌疼了。

我赶紧起身连连道歉。

「你的手……」他憋笑着指了指我的手。

我低头一看,大力出奇迹,我把车上的吊环拽脱了。

「……」我沉默了。

售票阿姨:「小姑娘,五十一只,一百一对。」

我下车后那个男生也下车了。

他问我要了微信。

美名其曰以后有架打的时候要带我去撑撑场子。

我:「???」

因为他和我一个学校的,我为了堵住他的嘴,只好加了。

「我叫方临。」

「姜寻。」

到宿舍后,许瑶问我怎么这么久才到。

我大手一挥,「路上遇到老奶奶过马路,我去发扬雷锋精神去了。」

许瑶特别好唬,对我的话没有丝毫怀疑。

还夸我是党培养出来的三好青年。

我轻咳了两声,有些心虚。

许瑶提醒我,「再过一周就是许周的生日了,过两天我们去挑挑礼物吧。」

「那必须的,咱哥生日必须好好挑挑。」

许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我另外两个室友拿快递回来了,说许周在宿舍楼下面叫我俩下去。

许周穿着白衬衫站在树荫底下,手里拎着两大袋零食。

递给我俩一人一袋。

许瑶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哥,你真好。」

我也有模有样的学,「哥,你真好。」

许周偏过头一脸嫌弃,「看你俩那不值钱的样。」

我赶紧表衷心,「我是真心的。」

「我也是。」

我发誓,如果现在老师让写论文,我一定写《论全世界最好的哥哥许周》


在家过的醉生梦死,我都忘了再过四天就是期中考核。

我听着艺术学概论老师云里雾里的让我们在书上画重点。

整本书都快要被我画满了。

想死。

我晃了晃身子,最后侧头一下靠在许瑶肩膀上。

许瑶抓住我的胳膊晃了晃,「同志,挺住!革命仍需努力啊!」

我虚弱无力的手艰难的抓住眼前的笔,「臣妾做不到啊~」

之后我俩顶着熬夜背书过后的黑眼圈去给许周挑礼物。

许瑶挑了一双白球鞋。

我挑了一支钢笔。

周末我一般都回家住。

我特意挑了个好看的礼品袋装好放在了家。

毕竟抱大腿还是需要诚意的。

许周生日那天很快就到了。

我把礼品袋递到他手上,「这可是我千挑万选的礼物。」

并嘱咐他等我走了才能打开看。

当天晚上许周发来消息,我明天让许瑶给你拿回去,我用不着。

生日礼物怎么还带退货的。

我:怎么用不着,迟早能用上。

钢笔多实用,怎么用不着。

然后聊天框上时不时显示对方输入中。

隔了很久他才发过来。

许周:型号不合适,还是让许瑶给你送过去吧。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钢笔分什么型号?

我:那你什么型号?

许周:……

这时候我妈突然打电话给我。

「闺女,前几天你放家里那个蓝色袋子呢?」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啊?我拿走了,怎么了。」

「怎么拿走了,我把给你爸新买的内裤放里面了。」

晴天霹雳。

「还有你里面放的那根笔,我给你放你屋抽屉里了。」

我给我妈挂了电话后,火速用单身八百年的手速撤回我发给许周的消息。

许瑶去参加社团培训了。

许周就亲自给我送回来了。

我想起我还问他是什么型号,脸就感觉一片火辣辣的。

「我要送的其实不是这个。」

「……嗯。」

「我是拿错了。」

「……嗯。」

「……」很明显他不信。

「姜寻,我真的不适合你,你还是好好找个男朋友吧。」

甚至觉得我还是对他心怀不轨。

「我不记得以前什么样了,我现在真是把你当亲哥看。」我解释道。

许周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点点头又嗯了一声。


我为了证明我真心只把他当哥。

我发了条朋友圈。

文案:诚聘男友,走过路过别错过,御姐萝莉搞笑女,你要的样子我都有。

然后配了一个张伟欢迎光临的表情包。

许瑶 5G 冲浪达人秒评论:我哥满足不了你了?

我:???

许周:??你这个月零花钱没了。

还有几个在下面扣 666 的。

自从加上微信后从来没找我聊过天的方临突然发消息给我。

方临:男,身高 186,体重 67kg,八块腹肌,会弹吉他会唱歌,考虑下呗。

我狠狠的心动了。

八块腹肌,这让人怎么拒绝。

但是我和他就只见过一面。

我正想着方临又发来一条。

方临:可以先当朋友,相处一下,好吗?

我秒回:好的朋友。

然后方临让我加进学校的羽毛球社,说一起打球增进感情。

我不禁怀疑,他不是找女朋友,是社团缺人了吧。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羽毛球社的社长是许周。

我一到羽毛球馆就看见许周了,他也看见我了。

他像是刚打完球,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随手拿起毛巾擦了擦。

然后直直的冲我走了过来,「不是失忆了吗,还记得我在这儿呢?」

我手里拿着给答应给方临带的一瓶矿泉水,许周顺势从我手里抽走了。

我没来得及开口说,他就把盖子拧开了。

我解释道:「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有朋友在这儿,他让我来入社的。」

许周刚准备说什么,方临就从后面跑过来了,「姜寻,你来了。」

我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给我带的水呢?」

我摊了摊手,「忘带了。」

我给他俩互相介绍,「这是我朋友,这是我哥。」

方临笑着说:「没想到我们社长是你哥啊。」

许周拿着那瓶水仰头喝了一口,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不是亲哥。」

方临愣住了,我赶紧补了一句,「胜似亲哥。」

这时候许周接了个电话,走之前说,「一会儿来找我填入社申请表。」

方临递给我一个球拍,邀请我和他一起打。

我上次打羽毛球还是在初中。

不过我秉持着输人不输阵的想法,挑衅的笑了一下,「看我把你打的落花流水,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方临挑了下眉,「来啊,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

然后方临获得了全方位碾压式的胜利。

我咬牙切齿道:「活该你单身。」

真是把我往死里打啊,一球都不带让的。

不知道的以为和我多大仇呢。

方临摸了摸后脑勺,讪笑了两声,「打上头了嘛不是。」

我斜他一眼,冷哼了一声。

「我教你吧,你握拍都没握对。」

「握拍不都是这样握吗?」我看了看我拿球拍的手。

握拍还有对错?

方临给我示范了一下他怎么握拍的,让我看着他握拍的手。

不得不说他手还挺好看的,纤细修长,骨节分明。

我不禁多看了两眼,然后调整了一下手势但感觉和他的还是不一样。

方临叹了口气,然后抓住我的手帮我调整。

还没调好,我被一股大力往旁边拉了一下。

「干嘛呢?」许周脸色沉沉的看着方临。

许周大约是忙完他的事了。

「方临教我握拍呢。」

「没问你,我问他干嘛呢?」许周语气也很冲。

「姜寻不是说了吗,我教她握拍呢,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方临也毫不让步。

我看他俩那样子像是要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我赶紧和方临摆了摆手,拽着许周的衣服把他拽走了。

「你干嘛啊,好好的。」

许瑶也没和我说过他还会突然抽风啊。

许周拽了拽衣领,「他占你便宜。」

「他不是,他是教我握拍呢。」

「教就教,他不会和你说吗?不会示范吗?摸你手算怎么回事儿?」

我被梗住了,我能说是因为我太笨了他示范了我学不会吗。

我对着许周双手合十,「哥,我亲哥,真不是你想那样的,他人挺好的,他示范了是我没学会。」

许周抿了抿唇,「姜寻,我那天说让你找个男朋友,只是顺口说的,没让你随便找个男的就在一块。」

「我知道,没在一块,就是普通朋友。」我解释道。

许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真的?」

「真的。」

「普通朋友就注意好距离。」

我双手合十,「我的哥,你放心吧。」

我有点怀疑,我这不是认了个哥,是认了个爹吧。


我回去和许瑶吐槽这件事。

许瑶神神叨叨的摇了摇头,「不对劲,很不对劲。」

我疑惑,「有啥不对劲的?」

许瑶从她床上跳下来跑到我床上,「我哥不对劲。」

「哈?」

「我和别的男生待在一块,他从来没主动说过我。」

「你当着他面有肢体接触了吗?」

「那到没有。」

我冲她翻了个白眼。

「但我还是觉得他不对劲。」

尽说废话,我把许瑶赶回了她床上,「别不对劲了,论文写了没。」

「什么论文?」

「专题片创作老梁留的三千字论文啊,你不会忘了吧。」

许瑶锤床悲叹,「苍天啊,把我杀了吧。」

「明天上午就有他的课,你一晚上创造奇迹吧。」

第二天许瑶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叫我起床。

把我吓了一大跳。

「写完了吗?」

许瑶虚弱无力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写完了,一晚上没睡。」

没想到她虚成这样还记得许周的事,「我还是觉得我哥不对劲儿。」

「……」我觉得你更不对劲儿。

这个周六日没课,方临和我坐同一趟公交车回家。

他专程来我宿舍楼下找我一起回家。

我背了个小书包下楼,就看见方临和许周两个人都在宿舍楼门口站着。

左右一边一个,跟两个门神一样。

脸色还都不约而同的难看。

我:「……」这是什么情况?

「我来送你回家。」

「不用了,哥,我家很近的,我和方临一起坐车回去。」

最后还是我们仨一起站在了公交车站等车。

没人说话。

我往左边看看许周,往右边看看方临。

真尴尬呀。

上车的时候车上只有两个座位了。

我坐下后就只剩一个了。

许周一手抓住我座位旁边的吊环,「我身体比较好,这个座位还是让给有需要的人吧。」

说完他目光向方临的方向扫了一下。

方临也不紧不慢的抓紧了我座位另一旁的吊环,「我觉得社长比我更需要这个座位。」

我看着他俩坐个公交都要针锋相对,一时无语凝噎。

两个幼稚鬼。

在他俩身后上车的大婶一下子挤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了那个空座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尊老爱幼啊。」

「……」

方临先下了车,下车前笑着和我说:「安全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个消息。」

不得不说,真是毒奶啊。

我下公交的时候跳了一下,没注意到车下那个小石子,脚崴了一下。

许周顺势扶住了我。

不扶不要紧,他这一扶我头发缠到他胸口的衣服拉链上了。

弄了半天都弄不开,只好保持了一个他虚拢着我的怪异姿势回家找剪子剪开。

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了邻居张婶。

「这是……小寻交的男朋友?」

我一边拽着头发一边解释,「不是,不是,这是我哥哥。」

说话的时候一激动头发又扯了一下,我没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许周的手一下子摁住我的头,把我的头摁到了他胸口,「别乱动。」

我赶紧向张婶解释,「我头发勾到他衣服拉链上了。」

张婶是我们小区远近闻名的大嘴巴,我不解释的话,她指不定和别人怎么编排我。

我和许周一进门,我爸看见我俩,从沙发上惊的站了起来。

许周礼貌的喊了声叔叔好。

「好个屁!姜寻!你,你俩给我撒开!」我爸表情悲愤。

我无奈,「撒不开,爸,你快给我找把剪子来。」

我爸气到拍桌子,「怎么?你还要以死相逼了?」

我爸这是什么脑回路?

我叹了口气,「我头发缠到他衣服拉链上了,我拿剪子剪开。」

我爸恍然大悟,去屋里给我拿剪子去了。

终于解放头发之后,我长舒了口气。

一抬头就看到许周的脸红彤彤的。

「你脸红什么?」

「有吗?那应该是被你头发勒的。」

「……」我头发是挂他衣服拉链上了,又没挂他脖子上。

我爸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你们现在还是学生,现在应该专注于学习,谈恋爱还是大学毕业了以后……」

许周捧着水杯,听的很认真的样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爸这套说辞我都听腻了,从我高考完他就天天念叨。

生怕我大学谈恋爱。

我暗暗想着,现在不让我谈的是他,等以后催我结婚的估计也是他。

看有许周应付着我爸,我在一边默默打开了抖音。

一道声音从我手机传出来,「你是我的姐!你是我唯一的姐……」

不知道手机外放声音,我是什么时候开的这么大的。

我手忙脚乱的关掉声音。

一抬头就看见我爸和许周两双眼睛都同时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爸眉头紧锁,「这是哪个男孩子给你发的消息。」

我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没谁,电视剧,电视剧台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