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诱他深陷

诱他深陷

酸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们的开始,源于一场意外,后来便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唐礼礼始终以为在这场游戏中,自己始终是个看客,随时能够抽离,可她却低估了自己对沈闻的用心,最终她一步步沦陷,直至男人白月光回归,直至他宣告游戏结束。

主角:沈闻,唐礼礼   更新:2022-09-14 1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闻,唐礼礼 的女频言情小说《诱他深陷》,由网络作家“酸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的开始,源于一场意外,后来便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唐礼礼始终以为在这场游戏中,自己始终是个看客,随时能够抽离,可她却低估了自己对沈闻的用心,最终她一步步沦陷,直至男人白月光回归,直至他宣告游戏结束。

《诱他深陷》精彩片段

“你这么把我带回来,不怕礼礼看见吗?”女人娇滴滴地道。

“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男人略显兴奋的声音传来。

“嗯~讨厌~她出差前没喂饱你吗?哎呀~你轻点~”

“别提她了,跟我装纯,不让我碰。她算什么,我就喜欢你这种的......”

“......”

被讨论的主人公正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听着房内的动作。

连轴转的工作量让她有些吃不消,脑子都有些卡壳了。

直到那调情的话语变得不堪入耳时,她才有了反应。

里面是她的男朋友和不知是第几个的炮友。

唐礼礼并没有进去,而是提着行李箱转身离开了。

毕竟,她对于抓奸在床的戏码没有兴趣。

秋风习习,泛黄的叶子经不起风的轻抚,颤颤巍巍地飘落下来。

她站在马路边,看着车来车往,掏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

再抬起头时,一个身穿职业西装的男人站在她的身侧,毕恭毕敬道,“唐小姐,老板让我来接你。”

唐礼礼没有犹豫,上了车。

李渊将人接到了盛世公寓,“老板让你去8号楼等他。”

她点了点头,拉着一个行李箱,熟门熟路地往8号楼走去。

沈闻推门进来时,唐礼礼正坐在地上,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由于俯趴的动作,盈盈一握的腰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白得晃眼。

旁边那个破旧的行李箱与室内的布局显得格格不入。

沈闻微挑了挑眉,咬了咬嘴里的烟,而后掐灭,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时,一声猫叫声惊醒了正熟睡的人儿。

唐礼礼坐直,揉了揉眼睛,抬头望去,那双眼清澈见底。

沈闻怀里抱着一只猫,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许是太累了,她重新趴在了茶几上,“你回来了。”

她的声线天生偏软甜,此刻刚睡醒,多了一丝娇媚,咋一听,让人骨头都酥了。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下,“没休息好?”

“嗯~”唐礼礼调整了下状态,从地上站了起来,简单的白色上衣与黑色紧身裤,一副邻家女孩的打扮,“你吃饭了吗?”

“吃了,我下午还有个局。”

唐礼礼闻言,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

沈闻拍了拍她的屁股,“去洗个澡。”

“哦。”唐礼礼乖巧地转身,往浴室走去。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她身穿着一套黑色的性感睡衣出现在男人的眼前。

黑色的衣物与白嫩的皮肤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在视觉的冲击让人蠢蠢欲动。

随着迈出的步伐,纤长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

那薄薄的布料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撕碎。

活生生的人间妖精。

沈闻朝着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唐礼礼自发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小手勾着他的领带,唇在他的喉结上作乱。

“这么急......”沈闻低眸,眼里是最纯粹的欲。

“你不喜欢?”她的眼里像是含着一汪泉水,天真地问道。

男人的喉骨溢出一丝笑意,在她耳边亲了亲。

随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风浪拍打着摇摇欲坠的浮舟,仿佛下一秒便会被掀翻,沉入海底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唐礼礼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有气进没气出。

许是她在这方面放得开,且身段够软,才能让他们这段关系维持了不短的时间。

熟稔地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药瓶,抖出了一颗药丸,就这么干咽了下去。

沈闻看着她的举动,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他在这方面其实做好了防护措施。

但唐礼礼每次都会吃药。

似乎,她比他更不想意外发生。

餍足的男人心情很不错,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将一张卡推了过来。

唐礼礼没拒绝,脸上的神情比方才还要满足。

沈闻忽而觉得她的笑有些刺眼,心生不痛快,又重新把人压了回去。

等唐礼礼从公寓拖着行李箱走出来时,腿都有些打颤。

万恶的资本家,铁公鸡,一毛不拔。

多给的,都要见缝插针地睡回来,一点亏都不吃。

刚上车,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唐礼礼听完脸色一变,对着司机重新报了一个地址,“师傅,麻烦去第三人民医院。”

 


当她赶到医院时,赵子舟正坐在病床旁,玩着手机,唐母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

看见她,赵子舟眼里有着意外,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收好,“礼礼,你出差回来了?”

“嗯。”唐礼礼应了一声,“你怎么在这?”

赵子舟眼神有些闪躲,但也仅是一秒,“我来看看阿姨。”

“辛苦你了。”唐礼礼真心实意地道谢。

他走过来,牵起她的手,“我们是男女朋友……”

话音未落,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唐礼礼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只见赵子舟拿出手机,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挂断。

但那端的人似是有急事,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唐礼礼扯了扯病床上的被子,盖住了唐母露在外面的手,体贴地道,“你有事就先去忙。”

“那,有事你给我打电话。”赵子舟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

若不是在医院门口看见了他众多炮友中的一个,她是真的信了。

赵子舟确实是被迫来到唐母的病房,主要还是因为他的演技太好了,医院上下都医护人员都觉得他是十三孝好男友。所以当他来医院时,护士自然而然地告诉了他,唐母又被急救的事儿。

唐母醒来时,第一句话便问道,“小舟是不是来了?”

唐礼礼削着苹果皮,应了一声,“他有事,就先走了。”

唐娟咳嗽了两声,断断续续地道,“你跟小舟……的婚事,要赶紧敲定……才行。你们若是……结婚,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妈。”唐礼礼给她倒了一杯温水,“你好好养病。”

“你这孩子……”唐娟恨铁不成钢,“小舟那么好的男人,你若是错过了,得后悔一辈子……”

“……”

会后悔吗?

唐礼礼盯着唐母手背上的留置针,一阵恍惚。

被债务逼得走投无路时,她也曾想过向赵子舟求助的。

他以公事繁忙拒绝了与她见面,她却在下一秒,亲眼看见他跟其他女人开房。

刚经历过急救,唐娟的精气神并不是很好。

唐礼礼哄着她睡下,给许淼淼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那些照片,先别发。】

那端很快便回信,聊天框里多了三张照片。

照片上,赵子舟和一个女人刚从她的出租屋里走出来,举止亲密。

【你不是打算借此跟他分手吗?我通稿都写好了。】

唐礼礼抬头看了一眼熟睡的母亲。

【再等等吧。】

【是不是那狗东西又威胁你了?都这么久了,他还惦记着他的那点血呢。】

关于他们之间的那点事,许淼淼有所了解。

当初,唐母大出血要急救,赵子舟自告奋勇捐血,成了唐母的救命恩人。

事实上就算他不捐,从其他医院调动血库,也不会耽误急救的。

倒成了他拿捏礼礼答应做他女朋友的理由了。

【我妈的病又发作了。】

那端给她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包。

许淼淼想起什么,发来了一段语音:

【对了,我的车停在了你家附近的停车场,那天有事,就没来得及开回去。你开车来接我,我陪你一起去看叔叔。】

许淼淼的车钥匙、房子钥匙,唐礼礼都有。

【好。】

唐礼礼去前台交了费用,又去见了主治医生。

医生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瘦弱的她,有些同情,“你妈妈的病,还是老样子。目前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只能靠进口的药吊着。”

而那些药,价格昂贵,一小盒就要十几万。

就算是大富大贵的家庭,也支撑不了多久,更何况是她这种的。母亲重病,听说还有个在监狱服刑的父亲。

“病人如今经不起任何的刺激,要让她保持好的心情。”

唐礼礼满脸的倦容,道了谢后,便离开了。

医院里有护工,她拖着行李箱回到了那个出租屋。

推开卧室的门,神色未变地打开了窗户,而后踩在了一张凳子上,将上面的小型监控取了下来。

自打赵子舟从她这里要走了备用钥匙后,她便在卧室里装了一个监控,她从不认为他是什么正人君子。

好半晌,唐礼礼才拿出手机,找到了附近换锁的师傅,约了时间,让他上门。

换房子耗时耗钱,她耗不起,只能折中,换了锁。

做完这一切后,她便换了身衣服,出门了。

许是今天的运气不佳,在过第二个红绿灯时,车子便被追尾了。

 


唐礼礼的脑门撞在了方向盘上,有着几秒的眩晕,缓过那劲儿后,便推开车门绕到了车后。

撞到的地方凹进去了一块,车子受损还挺严重的。

她皱着眉头看着那辆玛莎拉蒂,车主迟迟没有下来。

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车窗被降低了些,一股酒味扑鼻而来,紧接着便是一沓的现金从那缝递了出来,伴随着有些结巴的声音,“钱给你,我们私、私了。”

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交警注意到这边的动向,走了过来。

林常飞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姐......沈大哥,我好像撞、撞车了,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沈闻过来时,林常飞已经做完了酒精检测,确定了是酒后驾驶。

跟着他一起下车的,还有位长相甜美的姑娘,小鸟依人地跟在他身后,一副大家闺秀模样。

唐礼礼有些意外他的出现,几秒后,便又低下头去。

他们只是交易关系,对于彼此的私生活都没有越矩。

“沈大哥,我......”林常飞彻底醒酒了,唯唯诺诺地开口,但却也瞪了他身旁的女人一眼,敢怒不敢言。

他跟沈闻借车的理由是出门办事,可却被逮了个正着。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沈闻没看他,是跟交警说的,“至于赔偿方面,我会和这位唐小姐协商。”

说这句话的时候,唐礼礼能感觉到那道灼热的视线,直白而露骨。

他并没有隐藏眼里的情绪。

是一种想要占有、掠夺、撕碎吞噬的野性。

唐礼礼想起了几个小时前的疯狂,忽而觉得腿有些发软。

林常飞被带走了,车子也被拖走了。

场面有些诡异。

唐礼礼并没有走,毕竟,赔偿的事儿还没谈好。

直至沈闻开口了,“送陈小姐回去。”

李渊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好的,老板。”

“我可以等你一起......”出于女人的直觉,陈妍有些警惕地看了眼唐礼礼。

“听话,先回去。”沈闻微笑着,态度很明确。

她踮脚,飞快地在男人的侧脸上印上一吻,宣示主权,“好,那你一定要过来找我。”

纵然再不舍,陈妍还是跟着李渊离开了,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出租车。

沈闻倚在车身前,嘴里叼着一根烟,吞烟吐雾,被烟熏过的嗓音格外的低哑,“你的车?”

唐礼礼摇了摇头,“不是,朋友的。”

男人挑眉,弹了弹烟灰,漫不经心地问道,“男的还是女的?”

男人对于自己睡过的女人总有种莫名的占有欲,无关乎情情爱爱。

“女的。”

沈闻掐灭了手里的烟,撩了撩眼皮看了一眼被撞的车,也有数了,抬脚,拉开车门,“上来。”

唐礼礼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伸手拉开后座的车门,刚想坐进去。

沈闻气笑了,透过后视镜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要我给你打个表?”

真把他当司机了?

“......”

唐礼礼也没多说些什么,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去哪儿?”

沈闻单手打着方向盘,余光里多了一双细嫩笔直的腿。

她穿了条短款连衣裙,坐着的动作让原本能勉强遮住大腿的裙子露出了春光,让人无限遐想。

他想起了那手感,下腹隐隐有些躁动。

唐礼礼报了一个地址,全程都没有抬头。

她正在跟许淼淼解释这一场事故。

许淼淼回的很快:

【没受伤就好,叔叔那边......】

唐礼礼刚想回复,手机便响了,是一串特殊的座机号码。

“请问是唐礼礼,唐小姐吗?”

唐礼礼握着的手紧了紧,“我是。”

“是这样的,唐宪宗拒绝探监,您这边暂时不用过来了,免得跑空。”

电话挂断后,唐礼礼给许淼淼回了一条信息

【不过去了】

沈闻透过后视镜睨了她一眼,许是第一次被忽视得这么彻底,他突然改了主意,方向盘打转,朝着相反的方向行驶而去。

直至车子停下,唐礼礼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咔--”地一声声响,身上的安全带被解开了。

整个人被抱起,等她回过神之际,人已经稳稳当当地坐在了他的腿上。

下颚被男人的食指挑起,拇指在她的唇上磨蹭,薄唇微掀,眼里是最纯粹的欲念,“试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