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无敌统领

无敌统领

半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四年前,一场阴谋,钟良由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沦为丧家之犬,众叛亲离,流落街头。婚礼终止,被家族除名,昔日辛苦打拼的一切,付诸东流,迫不得已,他只能狼狈离开。四年后,曾经人人喊打的在逃犯,强势归来,届时,钟良是万人臣服的至尊龙帅,他手握权柄,无所不能。曾经属于他的东西,都将物归原主,因他受尽委屈的女人,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尊贵的人!

主角:钟良,林婉月   更新:2022-07-16 16: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钟良,林婉月的武侠仙侠小说《无敌统领》,由网络作家“半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一场阴谋,钟良由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沦为丧家之犬,众叛亲离,流落街头。婚礼终止,被家族除名,昔日辛苦打拼的一切,付诸东流,迫不得已,他只能狼狈离开。四年后,曾经人人喊打的在逃犯,强势归来,届时,钟良是万人臣服的至尊龙帅,他手握权柄,无所不能。曾经属于他的东西,都将物归原主,因他受尽委屈的女人,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尊贵的人!

《无敌统领》精彩片段

第1章

“钟良,从你消失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天了,你到底在哪里,如果收到短信了,你给我回个电话好吗?”

“钟良,我快受不了,你欠下的债务我根本还不起,你回来好不好,哪怕带我一起走。”

北境战区,单独的简易房里,钟良横躺在一张床上,他翻看着手机里从四年前到现在的一条条短信,心如刀割。

钟良的左肩和腹部缠着纱布,满身的伤痕如同被缝补过的布娃娃一样。

三天前,他刚从战场上下来,手底下的人整理他的私人物品时,找到了一支他四年前就已经报废的手机。他找了好几个技术人员,恢复了手机里的信息,这张手机卡原本已经停用,现在也已经恢复了。

整整四年,六百多条短信,一千多个未接电话。

全是自己妻子发来的。

一条条短信看下去,钟良的脸色阴晴不定,如果不是这些短信,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这四年居然承受了这么多。

“叮。”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几条短信跳了出来。

“钟良,我要出嫁了,婚礼定在三天后。”

“四年了,我等够了。”

“我知道你已经死了,我查到当年姜家也参与了对你的陷害,而碰巧我也要嫁入姜家。”

“我不会让他们好过,可是我就是个女人,没办法帮你报仇,死在这场婚礼上,也算是让姜家颜面尽失。”

“我要来找你了,钟良。”

看完最后一条短信,钟良猛地蹭起身来,仿佛浑身的伤没有痛觉一般。

他立刻看了看发送短信的时间。

就在两分钟前。

不知不觉间,钟良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四年了,她果然还在等着自己。

四年前,钟良还没有投军,作为南省豪门钟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钟良一手打造汇泽金融,企业上市指日可待。

同时,钟良与江安林家订婚,即将迎娶林家千金林婉月。

可就在这时,一场变故将他拉下深渊。

一场饭局上,钟良宴请当地军首,可饭局之后的第三天,该军首暴毙而亡。

所有证据全部指向钟良,钟良成为众矢之的。

江安上千巡警出动,围追钟良!

婚礼取消。

就连钟家都在第一时间背叛了钟良,将其名字剔出族谱。

众叛亲离,钟良沦为丧家之犬!

陷他于不义的人,还派人追杀他,钟良一路逃到了北境!

在北境战区,重伤的钟良被当时封号“战天”的统帅救下,钟良为报救命之恩,拜入战天门下,自此效命于战天,开始了四年的戎马生涯。

辗转四年,战天荣升百万军大将,钟良接替师父,成为战区统帅,封号“龙帅”。

他执掌十万兵马,手下更是有“八大战神”、“十二首座”为其效命,手中大权足以憾天。

可是,心爱的女人却是苦等他四年,还是在不知他生死的情况下。

钟良突然从床上翻身而起:“备车!我要去空军作战区!”

“让空军战区的林首座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速度要快!”

男人脸色茫然,看着堂堂统帅慌乱的穿着衣服,心头满是疑惑。

龙帅这是怎么了?

钟良径直从男人的身旁走过。

而刚走出屋子,几辆军用越野车停在了钟良的面前。

“龙帅,这两位是S国的谈判使,他们送来了停战协议。”年轻男子五官如刀削,眉星剑目,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肃然之气。

两个外国人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为首的男人笑盈盈的走到钟良面前。

“龙帅大人,这是我方的停战协议,还请龙帅大人签字。”

钟良压抑住内心的焦急,他接过这份停战协议看了看,当即将协议丢回男人的身上。

“把此次战损赔偿上调三倍,我再考虑签这份协议。”钟良斩钉截铁的说道:“滚蛋!”

为首的外国人脸色一僵,随后,他眼神逐渐冷了下来:“龙帅大人,这份协议您要是不签字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后果?你们有资格跟我讨论后果?两个月前我方的停战协议你们不肯签,现在打不过了想停战了,就把停战协议送来,你当我大夏十万将士在跟你们玩过家家吗?”

“龙帅,我指的不是我们两方战损上的后果,据我所知,您在大夏南省有一位妻子,听说她很漂亮。”外国男人嘴角挂着微笑:“若是龙帅大人不肯签署这份协议的话,我想,三天内,我的人应该可以帮您和您的妻子团聚。”

钟良的眼神逐渐变得阴沉。

下一秒,他从身后警卫的腰上取下手枪,打开保险,枪口对准了面前这个外国男人。

“龙帅!”身旁的几位军首紧忙喊道。

男人的脸色也是一变,他摊了摊手,说道:“龙帅大人,两军交战,不杀谈判使,这是国际上的规矩,怎么,你想杀我?”

“滚去跟阎罗王讲规矩。”

钟良脸庞抽搐了一下,下一秒,他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起,男人脑袋上多了个血洞。

钟良随手将枪还给身后的警卫。

四周的军首皆是面面相觑。

龙帅杀了敌方谈判使,这可是大忌。

“凌湘。”

“在!”一个肩扛一星的女子应声道。

“接下来,由你担任代理统帅一职,给我继续打!打到他们公开宣布投降为止!”

“是!”

钟良快步走到军用越野车面前,一跨上车。

“邹宇,跟我去空军作战区,我要回南省!”

车子驶远,所有军首望着驶远的车子,脸色阴晴不定。

三天后。

南省江安市,星辰酒店大门口。

酒店大门口挂着一张硕大的婚礼宣传照,红色横幅拉了老长,前来的宾客络绎不绝。

听说,姜家为办这一场婚礼,将整个星辰酒店全包了下来,好不气派!

一道身影缓缓走进人群。

这三天,钟良让手底下的人料理掉了秘密潜入大夏的外敌分子,解除了潜在的危机。

现在,他要来参加自己妻子的婚礼。

钟良盯着照片上的女人失了神。

这身婚纱真美,她本该四年前就为自己穿上。

照片上的另外一个男人钟良也认识,这人是姜家的姜新浩。

听说,姜家花了两千万的天价彩礼,就为了将自己的妻子娶过门。

另外,当年自己被陷害成杀人犯,便是姜家所为。

看来,新账旧账得一并算了。

“诶,这人不是钟良吗?听说他当初不是把人毒死了吗?怎么还来参加婚礼了?”有人认出了钟良。

“肯定是畏罪潜逃呗!这四年,这家伙一点消息都没有,弄不好还在逃命呢!”一束束目光朝着钟良看来,纷纷指指点点。

“钟良,果然是你!你个狗东西!你居然还有脸回来?”穿着一身正装的中年男人快步走来,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愤怒。

钟良转过头一看,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人是钟良的岳父林安平,当年钟良逃离江安,留下一屁股债,林安平对钟良近乎是恨之入骨!

好不容易债还完了,这畜生又回来了!

“爸。”钟良语气平静的喊道。

“你个畜生!你没有资格叫我爸!我告诉你,今天是小月大婚之日,你最好赶紧滚,别逼我叫人!”

林安平知道,钟良就是个在逃杀人犯,当年他杀了人,绝对不可能现在就放出来!

这家伙肯定还背着罪名。

“爸,婉月大婚,作为丈夫,我难道不应该来看看吗?”钟良始终对这位岳父提不起恨意,这四年,自己亏欠林家太多了。

林安平愤怒不已:“钟良,你有什么资格参加她的婚礼?你知不知道这四年你把她害得多惨?我要是你,我都没那个脸回来!”

“安安静静当个死人不好吗?”

钟良沉默不语,任由林安平骂声不止。

这时,酒店一队保安朝着这边走来。

保安队长赵建看了看林安平,又打量了钟良一眼,一脸谄媚的笑容:“林总,这小子谁啊?居然敢触您的霉头,不要命了吧?”

见到这些保安,林安平心头平静了不少,他紧忙说道:“赵队长,赶紧报警,这小子是个杀人犯!”

“杀人犯?”保安队长赵健心头一怔,随后冷笑了一声:“那行,那我们先把这小子制住,然后我们再报警!”

“给我把这小子围起来!”赵健一声令下。

十几个保安立刻将钟良团团围住。

钟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保安,语气平静且冷漠:“不用报警了,我刚好带了点巡警,你们可以问问他们会不会抓我?”

说完这话,钟良将手举起,做了一个手势。

轰!

人群之外,一群身着黑色战衣的男人冲了出来,一眼望去,足足有四五十人,所有人荷枪实弹,气势非凡!

这群全副武装的巡警,将所有保安全部围了起来!

枪口对准了面前这些保安。

这一幕,使得林安平等人彻底傻了眼。

“爸,我现在已经不是杀人犯了,应该可以参加婉月的婚礼了吧?”钟良一字一句的问道。


突然出现的这些巡警,使得林安平内心惊骇不已,看着这些巡警的站位,这明显是一副听候钟良发落的架势。

这小子,居然还能调动巡警?

保安队长赵健更是吓得瑟瑟发抖,生平第一次被数个枪口指着,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把枪放下。”钟良朝着身后摆了摆手。

下一秒,几十个巡警齐刷刷的收枪,动作整齐划一。

四周看热闹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赵队长,还要抓我吗?”钟良侧过头看着赵建,嘴角挂着微浅的弧度。

“我。我。我。”

赵建说话都不利索了,这些巡警明显是听候这小子的发落,这还敢抓个屁啊!

赵健可不想脑袋开花。

“行,既然赵队长不抓我了,那我可就进去了?”

“好。好。”赵建的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着。

自己就是一个小保安,而眼前这个,那可是能一句话调动巡警的人,这要是再给他拦下,自己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先收队,这里不需要你们了。”钟良对着身后的巡警说道。

巡警队长立刻点头:“是!”

随着命令下达,几十位巡警立刻后撤,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钟良大摇大摆的朝着酒店大门内走去。

同时,淡漠却又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爸,别忙活着招待宾客了,婚礼已经结束了,让大家伙儿都散了吧。”

言下之意是,今天这场婚礼,是不可能成功举办了!

林安平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他看着钟良的背影,眼神里充满了震惊!

这个家伙,哪儿还有四年前丧家之犬的模样?

要知道,哪怕在钟良当初最风光的时候,也完全办不到让这么多巡警听令!

这四年,这小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得赶紧去通知姜家的人,这小子肯定要闹事。”林安平说着,也紧忙跑进了酒店内。

十分钟后,酒店内,婚礼后台。

穿着红衣的新娘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她精致的面容无比憔悴,皮肤皙白略显病态,清澈的明眸静静的看着掌心里的水晶吊坠,不由失神。

这是当年钟良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如今信物还在,人却杳无音信。

苦等四年,自己终归还是没能等到他回来。

啪!

“臭贱人!”

一道身影出现,一个巴掌打在了林婉月的手上,水晶吊坠被打落在地。

“都快要跟我结婚了,居然还想着别的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东西是那个废物留给你的吧?”姜新浩一脸通红,看模样已是喝了不少酒。

林婉月美眸闪过一抹厌恶,她弯下腰,将水晶吊坠拾起。

“是又如何?我说过了,我嫁给你是因为迫不得已,你若不想娶我,你可以反悔。”

林婉月倒是希望面前这个男人能悔了婚约。

“呵,你想得美!”姜新浩冷笑了一声:“我告诉你林婉月,我今天娶定你了,你这样的女人,大不了我玩玩就丢,本少玩过的女人也不差你这一个,结个婚而已,你莫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看着林婉月精致的五官,配上一袭红衣的惊艳,姜新浩心头已是蠢蠢欲动,这个女人,他苦苦追了四年,今夜,自己总算能将其拿下!

“你林家无非就是想攀高枝,你妈因为一份两千万的合约就把你卖了,要我说,你这个贱人,根本值不了两千万!”

刺耳、尖锐、刻薄!

林婉月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如此对待!

她的眼眶变得湿红,纤细的手指紧紧攥成了拳头!

姓钟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的女人遭人如此辱骂,你不管了吗!

“这都没摔碎?给我!”姜新浩指着林婉月手里的吊坠命令道。

林婉月美眸一滞,立刻将手缩了回来,眼神里充满了抗拒。

“不给?”

姜新浩一脸狰狞,快步走到林婉月身前,抬起右手,一耳光便打了下去。

林婉月下意识缩起身子。

可是,眼看这一巴掌要落在林婉月的身上,一只手在空中牢牢的抓住了姜新浩的右手。

嘣!

一记扫腿!

姜新浩的身体如同肉弹一般倒飞而出!

林婉月隐约看到,面前多了一道陌生的身影。

看着这张脸庞,林婉月表情显得惊诧且疑惑,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男子。

“嫂子,我来迟了。”

邹宇不敢抬头看面前的女子,顿时心有余悸。

来得还不算晚。

邹宇作为龙帅的副将,此次跟着钟良来到江安,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好嫂子的安全!

眼前这个人居然敢对龙帅的女人动手。

该死!

“靠!小子,你他妈活腻歪了?敢打本少,你知道本少是谁吗?”姜新浩捂着肚子,从地上翻身而起。

一脸狰狞的姜新浩,快步跑向了邹宇。

可跑了两步,姜新浩忽然停下了脚步。

面前的男人转过身来,右手之中多了一把匕首!

那双眼锋芒毕露,杀意涌现!

这一束似剑一般的目光,看得姜新浩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浑身颤栗!

“小宇!住手。”一个声音在门口处响起,正是钟良。

邹宇侧头看了钟良一眼,立刻收起了匕首,退到了一旁。

林婉月早便愣住了,她未曾想过会有人出手拦住姜新浩,更未想过这人会是个陌生人。

直到,当林婉月看向门口之处的时候,她心头才意识到了些什么。

站在门口的这个男人,不正是自己的丈夫么?

他回来了?

自己是在做梦吗?

“婉月,我来接你离开。”

低哑轻柔的声音传来,钟良径直走进了房间里,对于一旁的姜新浩,他视而不见!

此刻钟良的眼里,只有这个等了他四年的女人。

林婉月。


直到坚实的臂膀轻轻搂住林婉月孱弱的身子,林婉月才意识到,这并不是梦。

这一个怀抱,她等了整整四年。

方才被姜新浩一顿辱骂,林婉月都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可这一刻,她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决堤了。

钟良离开四年,林婉月便为他担忧了四年。

这四年里,林婉月遭受了许许多多的非议和嘲笑。

她一边替夫还债,一边还要承受来自林家的压力。

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当初这个男人说过的那四个字。

“等我回来。”

清香扑鼻,钟良闭上了双目,嗅着林婉月的发香,不由得失神。

“婉月,这四年你受苦了,从今天开始,有我钟良在,便没有人再能欺负你!”

钟良知道这四年林婉月受了很多委屈,而这些委屈,钟良都要替她讨回来!

“钟良你个小畜生!你放开我女儿!”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说话之人,是林婉月的母亲,张淑君。

钟良出现在婚礼上,林安平立刻通知了姜家的人。

此刻,围在门口的不只是林婉月的父母,姜家人也尽数到齐。

“谁让他们进来的!我姜家的婚礼,怎么能放一个废物进来?“姜新浩的父亲姜建荣指着钟良大声喊道。

“亲家,是这小子自己闯进来的!我。我找了保安,拦不住啊!”

“真是晦气!赶紧把这个人给我轰出去!”

姜新浩的母亲一声令下,立马有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冲进房间里。

邹宇见状,立刻上前一步!右手伸向了腰间!

“他有枪!”有个人面容惊恐的喊了一声!

所有人立刻停下,皆是面面相觑!

而姜家和林家的人,也是吓得脸色苍白!

“小宇,退下。”钟良语气平静的对着邹宇说道。

邹宇面色清冷,宛若一尊杀神一般。

可听到这四个字,他却止住了脚步。

钟良低着头看着娇俏可人的妻子,他拍了拍林婉月的手背:“婉月,去里面把衣服换了,我带你走。”

林婉月抬起头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庞,她的目光里闪过一抹犹豫。

之前还沉寂在钟良回归的欣喜当中,可眼下,她却意识到了危机!

他可是在逃杀人犯啊!

尽管,林婉月并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是杀人犯;但是,那些巡警也会这么想吗?

而且,他还带人来抢亲,带来的人身上居然还有枪!

这些,可都是重罪啊!

“别怕,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钟良眼含柔情,一字一句的对着林婉月说道。

看着钟良坚定的眼神,林婉月的目光也变得灼热!

豁出去了!

哪怕陪他疯!陪他死!

也好过嫁入姜家!

“好,我信你。”

说完这话,林婉月跑进了房间里另外一扇门!

“钟良,你到底想干什么!”林安平意识到了不对劲,对着钟良大喊。

“小畜生!你这是在破坏小月的幸福!”张淑君怒声说道:“小月能嫁入姜家,这是她的福气,你一个被钟家遗弃的废物,你能给她什么?”

“我家小月不可能跟着你一辈子逃命!”

钟良看着林安平夫妇,眼神却是毫无波澜。

“我不是杀人犯,我也不需要逃命。”钟良语气平静的说道:“至于我能给婉月什么?那得看她想要什么。”

“钟良!你已经不是钟家的人了,你的汇泽金融早就没了!在江安,你顶多也只是个普通人,你确定要招惹我姜家?”姜建荣冷冷的问道。

四年前,钟良与毒死那位军首的事情,姜建荣也有参与!

他当然知道钟良不是杀人犯!可是,就算这家伙罪名已清,自己想碾死他,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姜家?”钟良觉得有些好笑:“当初我能三年压得你们姜家在江安抬不起头,现在我照样能办到!”

“就凭你?钟良,你拿什么跟我们姜家斗?没了钟家这个靠山,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呸!”姜母呸了一口,一脸怨恨。

的确,当初钟良的汇泽金融,把姜家打压得喘不过气来,眼看姜家企业面临破产,可钟良却在这时候出事了。

这么说下来,姜家的确有足够的动机陷害自己。

“钟良,你无非就是想要钱!你现在肯定是一无所有对吧?我可以给你钱!我姜新浩最不缺的就是钱,我给你两千万,你现在下跪求我,我便对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两千万!

站在门外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听说,姜家娶妻,已经花了两千万的天价彩礼了!现在居然还能拿出两千万来!

“要我说啊,这个钟良肯定要下跪,两千万啊,让我舔鞋我都干!”

“妈的,我这辈子都赚不到两千万!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

不少人唏嘘不已。

可钟良却是面不改色。

“既往不咎?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既往不咎了?”钟良语气冷漠,眼神锐利。

“呵?钟良,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我儿子给你两千万,那是看得起你!”姜建荣一脸愤怒:“不瞒你说,四年前陷害你的人就是我,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杀人犯!可是就算如此,你现在又能怎样?”

“我姜家,已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别给你自己惹祸!”

钟良的眼神在变!

变得凶狠!犀利!

他死死的盯着姜建荣,目光阴冷至极。

可随即,钟良脸上又是怒色尽散。

姜建荣亲口承认此事,倒是给钟良省了不少麻烦。

的确,当初自己被扣上杀人罪名!姜家获利最大。

汇泽集团一夜之间倾倒,同样,姜家的压力也随之消失。

不然,哪儿能有现在姜家的风光?

“很好!”钟良嘴角勾起了一丝微浅的弧度:“姜建荣,你算是给你们姜家选了一条死路。”

“记住了!我只给你们姜家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内,你们姜家若是能办到自清产业,并且亲自到我跪下面前忏悔,我便既往不咎!”

“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钟良的语气渗人心魄,那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让得不少人都感到一阵颤栗!

这时,身后的门开了,林婉月换上了一身洁白的长裙,正忐忑的朝着钟良走来。

钟良默不作声的牵起林婉月的手,大摇大摆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混蛋!把他给我拦下来!”姜新浩一步上前。

钟良轻声道:“小宇,开路!”

邹宇一脸肃然,他快步走到钟良身前!

拔枪!

嘣!

子弹打穿了天花板!

不少人吓得连连后退,姜林两家人也是脸色惊变!

“凡挡路者!格杀勿论!”

冰冷的声音传来,邹宇走在前面,无人敢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