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开不起玩笑

我开不起玩笑

方旻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肥肥是个接近二百斤的胖姑娘,如今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她认为人们似乎对胖子有偏见,没人喜欢胖子,就连她本人都不喜欢胖子。面对老妈的催婚,她只好接受相亲,可是相亲对象的质量实在堪忧,或者说他们都比不上李赫。他是公司新来的员工,不光长得帅气,还风度翩翩,这个大男孩是第一个喊她全名的人。胖妹的生活突然有一天发生了改变,她的灵魂进入到了情敌的身体里……

主角:肥肥,魏群航,李赫   更新:2022-07-16 1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肥肥,魏群航,李赫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开不起玩笑》,由网络作家“方旻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肥肥是个接近二百斤的胖姑娘,如今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她认为人们似乎对胖子有偏见,没人喜欢胖子,就连她本人都不喜欢胖子。面对老妈的催婚,她只好接受相亲,可是相亲对象的质量实在堪忧,或者说他们都比不上李赫。他是公司新来的员工,不光长得帅气,还风度翩翩,这个大男孩是第一个喊她全名的人。胖妹的生活突然有一天发生了改变,她的灵魂进入到了情敌的身体里……

《我开不起玩笑》精彩片段

“我就算胖成200斤,也看不上他这样的!”

肥肥一激动,拔高音量冲手机里的老妈吼了一句,暴燥地挂断,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

已经走进小区,再走五分钟就到自己租房的那个楼门口,可她的眼泪却开闸一样收不住,没有勇气走回去。看看四周来往的人,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她,可她还是觉得丢脸,头一低,便拐进小区一侧葱葱郁郁的景观花园里。

花园里人不多,几个溜孩子的老人偶尔走过,看她一眼就走开,表情麻木。肥肥摸摸自己的脸,不用照镜子都知道又红又肿,眼泪带着盐,像是把皮肤的水份一点点腌出来,风一吹有点干疼。

她的样子本来就没什么人想多看一眼。

一只没有拴绳子的小狗,脖子上套着个小铃铛,得得得地跑到她面前,汪汪朝她叫。

丑狗啊!脏兮兮的!

肥肥此刻看什么都不顺眼,头半低着,恶狠狠地瞪着那只狗。个头小嗓门倒是大!肥肥很讨厌它。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遛狗都不拴绳子的啦?

不知是谁说过,每个小区都有三大可恨事:楼上的钢琴,楼下的狗叫,以及隔壁嗷嗷哭的小孩。真是嘿,你看这丑狗!

小狗的主人是个精力旺盛的小男孩,大概六七岁,跑得脸蛋红扑扑的,但怎么看怎么都不是讨人喜欢的那种孩子。小小年纪眼睛里却带着一股子邪气,看来家人平常应该宠溺过分了。

“狗狗,咬她,咬她!汪汪汪!咬这个大胖子!嘻嘻!”

果不其然啊!这破小孩!

肥肥怒不可遏,一双红眼瞪向他,一条腿抬起做出踢小狗的动作,“滚开滚开!”

小男孩显然见惯了笑脸,竟不知有人这样对他,也恼了,用力扯住小狗脖子上的铃铛,把它扯到离肥肥更近的距离,引导小狗,“咬她!咬她!咬这个大肥猪!咬,咬!”

肥肥气得差点要抬脚将他踹出五米远了,她仅剩的一点理智阻止了她这样做。她腾一声站起来,怒发冲冠,向小男孩走近几步。

“你干啥呀?啊?”

一声尖锐的女声由远及近,进而变得急促。一个瘦得像柴火棍样的女人小跑过来,一把将她的宝贝儿子拽到身后,“你干啥呀?”她上下打量着肥肥,掩不住的鄙夷之色。大概是因为肥肥的外貌对她丝毫造不成攻击,人一骄傲,气势也就自然高涨起来。

“你这是干啥?想打他呀?他还是个孩子,能经受得住你这……身架子吗?”

肥肥的怒火在脑子里翻腾,嘴却笨得要命,“我说要打他了吗?”

“吓他也不行呀!”

柴火棍习惯性地皱起眉和眼。这个熟练的表情将她年轻的沧桑显露无遗,眼周的横条竖条里满是她生活的琐碎与怨气,想必日子过得也挺糟心。

人一糟心,脸就不会那么可爱,“你这一吓他,他会有阴影,晚上会一直做噩梦一直哭,我们平常都舍不得大声说话的。欸,胜利,别叫了……你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做什么!”

“胜利”大约是那条狗的名字,它显然也不听主人的指示,依旧汪汪叫着。这时柴火棍身后的宝贝儿子突然嚎了一嗓子,声音清脆尖厉直入云霄,像是把天空都划开了几道口子。

一时间小狗吠,小孩嚎,还有一胖一瘦两个女人怒目对峙,很是热闹。

肥肥不知所措,她还没学会和人吵架的本事,又因不自信而怕对方人身攻击,胸脯气得一起一伏,却骂不出什么话来。她实在不明白那个小男孩怎么突然哭起来,自己这会儿又没招他。真是大白天活见祖宗。

柴火棍显然也很烦燥,眉毛眼睛又往一块捏了捏,倒也没继续数落下去,而是转过身去,用袖角擦了擦他儿子脸上的泪。

“别哭了别哭了!风这么大的,回头又生病。”

她气急败坏地拉起儿子的手,“回家吧。真是的,这么一个大人欺负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懂吧?只是调皮一点么……”她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声音很低,却清晰地飘进了肥肥的耳朵里,“这么胖脾气还这么坏,谁还会要你。还哭,呵呵,你哭的日子长着呢……”

她的声音随风飘远了,肥肥站在原地,眼泪叭叭往下掉。

天使个屁啊天使!

这里她是坐不下去了,真是走哪儿都是个烦。她下意识地拍拍百褶蓬蓬裙摆上的土,发现里面的黑丝袜不知啥时候又破了个洞。

洞很大,从撕扯的形状以及方向来看,大概率又是被撑坏的。

这是这个月第几双了?还是加厚加织数的呢!肥肥脸更红了,试图用夹腿的方式挡住丝袜,徒劳无功。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腿,悲从中来,刚伸手想一把撕扯丝袜泄愤,手机响了。

冯慈云。

挂断,她再打来;挂断,再打来。肥肥只好按了接听键,顺手摸了摸脸,朝家的方向走。

“妈……”一肚子怨气。

“小航,挂我电话干什么?跟我还真生气呢?刚才是因为有几个阿姨在,妈才那样说的,咳!别哭了啊。”冯慈云哄她,到底是亲妈,“你要是不想见就不见,不过,你现在脾气可越来越大了,明知道介绍人在我跟前,你还吼那么高,人听见了多尴尬?上这么多年学,礼数都不懂了?”

一听这话,肥肥一口怒气又提了上来,再硬生生憋回去。

不想吵了。

肥肥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晃晃悠悠地往前走,手机里冯慈云仍在说着一些好话。听得出来,她很小心翼翼。

可肥肥知道一切都不会改变,以后,不,很快,就会旧事重提。

“妈!”肥肥仍有情绪,“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有个男人能看上我,我们全家都得对他感恩戴德,一天三柱清香供起来?我胖,就得配那些歪瓜裂枣是不是?”

“妈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了,我就算胖到200斤……”同样的一句狠话,这次说起来却没那么自信了,因为她离200斤的距离并不远。肥肥下意识地看看腿上被撑破的丝袜,勾丝和脱线的地方张牙舞爪,像是在怪她将它们弄坏。

“我从今天开始减肥!”

“呵呵……”冯慈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有人喊我,先挂了啊!”

几声熟悉的狗吠传来,冤家路窄,那只叫“胜利”的小狗对她死缠烂打,又围在脚边汪汪叫上了。不远处,“天使”正在一个扭腰的健身器材上滴溜溜扭腰。

还有那根柴火棍,正背对着肥肥在器材一旁站着,跟另外一个女人抱怨——

“……咱倒不是说胖就怎么了,可多胖人性格都可好了,可你说长得不好看吧,还很凶!要不是我及时过去,估计都要打我儿子了。你说我儿子哪能经住她打啊……”

另一个女人看到了肥肥,尴尬地提醒柴火棍。柴火棍会意,转身看了肥肥一眼,不以为意,并故意将在扭腰器材上的儿子拽下来,揽到怀里护着。好像下一秒肥肥就会化作妖怪,张开血喷大口将她儿子吃了。

那个女人同样干瘦,却白白静静、眼神温柔。她总归是觉得有些尴尬,目光在肥肥身上稍作停留便闪开,并示意同伴不要再说了。

肥肥猜想她一定是被柴火棍硬拉住诉苦的,心一下就软了下来,收起刚刚被激怒的昂扬斗志,默默地从她们身边走过去。

然而肥肥的美丽猜想瞬间破灭了,在她离她们几步远的时候,身后传来那个白净女人对她的评价——

“奇怪了,这种胖人都喜欢穿蓬蓬裙……”

肥肥突然的回头,让白净女人有些慌乱。她定在那里,想反击却怎么都想不出一句有分量的话,唯有气夯胸脯,自责没个出息。

 


别哭了,你看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了。

肥肥想起自己曾在漫画里配的这句话,觉得矫情极了。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还真以为自己的情绪能重要到会影响天气。

肥肥此刻懊恼又自责。她如果刚哭过就睡,醒来眼睛就会挤成一条缝,任怎么热敷冷敷都没用。所以那天她只能晚睡,第二天毫不意外地睡过了头。

肥肥平时上班都去得很早,她喜欢留出一点时间来整理头发妆容,再悠悠然吃个早餐。每次把这些事全做完了,同事们才陆陆续续地到了。

可今天她来晚了,办公室早是热闹非凡。她轻手轻脚往自己工位上走,生怕惊扰了同事们的眼睛。可这种念头一出她自己都要笑:就自己这身形,想偷偷摸摸大概是做不到的。

“肥肥!”

童小布一声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肥肥停住脚,恨得牙痒痒。

一个轻盈的身子飘过来,身材细小玲珑,嗓门却不小。童小布故意兴奋地抬高声音说,“肥肥,就上次你去见的那个鲁月胜,记得不?他昨天晚上联系我啦,希望能让我再安排你们见一面,可又不好意思直接和你说……”

“鲁……鲁什么?”

“鲁月胜呀!”

“什么‘月胜’?”肥肥学电影里那个马冬梅老头般装傻,“谁呀?”

这个平平无奇的名字从肥肥眼前闪过,脑海中顿时出现一颗巨型的蛋。肥肥很紧张,目光瞟到不远处李赫的工位,他正朝这边看过来,嘴上带着温柔的笑,似乎也对这方的话题十分感兴趣。

肥肥匆匆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来背对着众人,试图逃避这个话题。可童小布显然没有放过她,扬着一张笑脸身后跟着。其他的同事也饶有兴致,没有结束看热闹的意思。

“你要不还是自己回他吧。”童小布扬扬手机,“总让我当中间人也不是个办法。咳,这个鲁月胜也是,这么大个人了,想约会还要找人帮忙。”

肥肥又忍不住轻轻瞟向李赫那边,回头定了定神,对童小布说:“帮我回了他吧,我都不记得这人了。”

“为啥?”童小布惊奇地睁大眼,“我觉得他挺好的呀!”

挺好?

肥肥白眼翻到了后脑勺。挺好你怎么不给自己留着?

鲁月胜这个名字虽然模糊,可那人的样子却记得挺清楚。小布当时介绍他的时候把他夸成花,本地人,211毕业,人多么忠厚老实,巴巴说了一通,直说得肥肥动了心。

那是肥肥第一次相亲,见面的前一天晚上她紧张得要命,摸着自已肚子上晃悠悠的肥肉,自责最近又吃得没节制。

可直到她真的见了那个男的,才知道自己的担心多余了。童小布说的那些条件都对,唯独故意漏了一项,身材。难怪死活不给她看照片呢!

如果说肥肥虽然胖,但还总有点横看成岭侧成峰的美的话,那鲁月胜的轮廓完全就是一个圆球了。

胖子看不上胖子,肥肥当然知道这样不对,但她还是忍不住“内卷”了。说来的确是讽刺,自己倒成天叫喊“不要对胖子有偏见”,可自己明明也有偏见,这让她所说的各种大道理不堪一击。

可肥肥也委屈,因为她再胖也有白马王子的梦想,正如鲁月胜再胖也喜欢美女。她讨厌自己被归为低配,只觉尊严被狠狠碾压。所以那天他们匆匆吃了一餐饭,说了几句无用的客套的话,就散了。

那时候,李赫才刚刚进公司,肥肥还没来得及喜欢他。

想到这些肥肥就气,她不敢直接瞪童小布,只好赔上一个假笑脸,“我和他上次见面后再没联系过,真的,是一点联系都没有啊!怎么还突然想起我来了?而且还不直接和我联系,挺有意思哈?”

“我这位朋友比较内向。”

“内向?”肥肥吐吐舌头,表示质疑。

真“内向”啊!嗬!他谈论起女明星和网红美女谁环肥谁燕瘦来,可一点都不内向。肥肥故意把椅子转着面向办公桌,笑得有些讽刺,“什么事都要找人帮忙,那他将来约会也要把老妈带上喽?”

电脑已经打开了,正在运行。肥肥回过头来,目光掠过不远处的李赫,最后停留在童小布身上。对方正试图多劝说几句,可看到肥肥的冷眼,兴致便褪了下去。

童小布走开了,肥肥坐在那里,十分痛快。像这样火力微弱地怼人,对她来说已是高光时刻了。

人不委屈自己果真是快乐的。

肥肥最近十分看不惯童小布,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想把自己推销出去,其热情程度不亚于催婚的冯慈云。肥肥心想,难道对方发现我喜欢李赫的事了吗?

想到这里,肥肥又有点泄气,余光瞥到童小布的方向,那个瘦薄挺拔的身影刺痛着她。她下意识地向后开了开肩,左手一掌按在右肩上,肥厚得抓都抓不住。

奥,我这个虎背熊腰啊……

肥肥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了,痛快了嘴,却可能得罪了童小布。她脸朝上仰着,像个战士,斗志却早垮下来。所以刚刚的什么“高光时刻”,不过是干燥天气下衣服产生的静电,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闪了个亮光罢了。

可一想到鲁月胜,肥肥就解不了这口气。

你们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人,用语言包装成绝世品种来推给我,真够朋友的哈?这一屋子的单身女人,各个嗷嗷待哺,好的怎么会轮到我?

“魏群航?”

这个犹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肥肥一回头,是运营部的大唐。他手里捏着一份快递,像核对信息一样认真地看了看快递单上的字,然后递给肥肥,“没想到你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这有什么没想到的……”肥肥接过快递,是份厚厚的文件袋。她瞅瞅单子,朝大唐微微一笑,“谢谢。”

果然是江某人寄来的包装样品,只有他写收件人会写“魏群航”。其他的快递,包括她自己从网上买东西时留的名字,只有两个字:肥肥。

大唐并没走开,似乎还有别的事。肥肥刚想问有何贵干,谁知对方仅仅是对她的名字十分有兴趣,口中重复着刚才的疑问,“没想到你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啊。欸,你这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意义。”除了这四个字之外肥肥再没说什么,自顾自对着电脑忙起来。

“没想到”是个什么意思?

类似“没想到”的句式,肥肥还听到过一次。两年前她来这边面试,她带着自己的作品和出版的漫画书往桌上一摆,人事经理和主编翻了翻,二人相视交换了眼神,主编就决定录用肥肥了,连自我介绍环节都只是例行公事地说了几句。

“真没想到,你画得东西居然这么好!”

肥肥当时乐得顾不上咂摸这话中深意,事后一回味,心里就难受了。因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她这个虎气腾腾的外形与可爱漫画之间的反差感,就好像胡子拉茬的彪形大汉偷偷看青春甜爱文学一样,违和。

这会儿大唐走了,肥肥捏着快递发呆。

魏群航,万里澄波,群舶来港,父亲一辈子都在港口工作,他的一切都是关于海港贸易的,肥肥还没出生,这个名字就已写在他的日记本上了。

这是父亲最好的一次寄愿。可从大唐,或者还有其他人的语气里,她似乎,配不上这个名字。

肥肥不愿回忆下去,将快递塞到抽屉里。

那边大唐和李赫等一帮男人谈笑风生的声音传过来,不知是不是在讨论她。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肥肥觉得李赫也有那么一点油腻。

 


肥肥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濒临倒闭、最近又突然回光反照的杂志社。

说是杂志社,其实是上头集团总部的一个宣传部门,独立注册了公司,做内刊也做外刊。有集团的财力撑腰,杂志做得相当有品质,但因为内刊不赚钱、外刊没刊号仅为赠送,杂志社是从不盈利的。

向上头要钱总是吃人嘴短,近来主编听说上头有将杂志社一锅端了之意,赶紧打起精神进行了一系列复兴的动作。要利用资源优势接外活、外刊申请刊号以网店形式出售、做电子杂志网站、内部发展优秀网红做短视频……

结果是,工作才刚刚开展,钱还没赚,新人倒招了好几个。

李赫从初次面试的那天起,就在社里引起了轰动。阴盛阳衰的编辑部的女人们奔走相告,她们装作不经意地走过玻璃门墙的小会议室,回来后荤荤素素地议论他。

“有肌肉哎!”

“所以我就是佩服你。穿得松松垮垮的外套你都能看出来有肌肉?”

“看着那儿鼓鼓的。”

此话一出,女人们哄堂大笑。

那天肥肥从大家身边经过,满不在乎地说:“我觉得一般吧。”

“一般?”童小布首先不同意,“肥肥,你看过《唐伯虎点秋香》吧?秋香乍看一般,可放在那些丑女堆里……长相这事,得有参照物呀!关键还有气质烘托呢不是?”

肥肥脑海里顿时有了那个画面,再顺着童小布的思路推断下去:恩,是真帅。可“丑女”二字如光滑表面的丝類,刺耳的很。

李赫经过两次面试便被录取了。他报道的那天,主编亲自带他到编辑部给女人们介绍,“这是李赫,新成立的运营部专员,很专业,业务能力强。”

女人们不约而同地“吁”了主编一声,就像相声演员被台下观众“吁”那样。主编你就别装了呀,你明明就是看人长得顺眼呀,你这是为我们谋福利呀!

花多的时候,叶才是花,从此,众花捧叶就成了杂志社的景观。

肥肥起初对李赫并无非分之想,自认没那种命,轮也不会轮到她。她对他第一次有好感,还是李赫进公司的两周以后,肥肥在写字楼附近吃午饭时碰到他,躲不过,拼了个桌。

“来这么久,居然是第一次在楼下遇到你。”李赫坐在她对面,眼神温柔,“怎么就一个人?”

肥肥心想:那是因为我故意躲着你们啊,你不知道社交恐惧症有多怕撞到同事吗?

“啊,她们去吃川菜了。”

两人的座位靠着一面咖色的玻璃墙,肥肥有点不自在,眼神不敢正视李赫,便假装无意地瞟别处,瞟到玻璃墙上映出的两人的身影。

肥肥发现自己的侧影至少有两个李赫厚,脸一红回过头来,不忍看。

“你的工作证……”李赫盯着肥肥挂在胸前的工牌,正面翻到里面去了,看不到信息,“说起来真是惭愧啊,我都不知道你大名叫什么。”

“叫我‘肥肥’就行,大家都这么叫我。”

“这样不好。”

“没事,我开得起玩笑……”

“那不是一回事。”李赫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让我看看你的工牌。”

肥肥把工牌翻过来给他看,立刻得到对方的赞许,“原来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那我以后就叫你……‘小魏’吧。”

就这次意外而简短的午餐相遇,肥肥正式喜欢上了李赫。

那天下午,肥肥无心思工作,反复回味李赫对他说的每一句赞美的话:你是插画师啊?电脑和手绘都会呀?哇你还出过书?你太了起了……

粉红的心事太甚,胜过肚子咕噜噜的叫唤。肥肥窘得用力按住肚子,四处看有没有人注意到她。

那天中午,她吃得太少了。

【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每周五下午是社里的“放纵日”,可以随便吃平常不敢吃的高热量食物,比如蛋糕奶茶炸鸡各种零食各种肉。主编出一半钱,剩下的下属们均分,属于不吃白不吃的一个活动。

当然,平常大家想吃什么也是自由的,只要不怕胖,天天都可以是“放纵日”。

这个周五童小布负责记录,“肥肥,你还是芋圆小丸子奶茶去冰七分糖吗?”

“我……我想点个沙拉。”

“不喝奶茶?”童小布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随即恍然想起,肥肥好像这周都没订奶茶。要知道,肥肥爱奶茶名声在外,她经常自嘲血管里流得不是血,而是奶茶。

“恩。”

“那你选个沙拉吧?”童小布把手机递给肥肥,一脸狐疑,“你在减肥啊?”

几个同事听到后纷纷朝这边看过来,粗略打量过肥肥之后,都说她最近好像是瘦了。

“也不是减肥。”肥肥被看得很不好意思,又怕万一将来减不成功,只好先把台阶铺好,“就是最近突然不想吃甜的了,可能就,一阵一阵的吧,说不定过几天又想吃了。”话还说着,肚子又咕噜噜叫唤起来。她恨死自己的肚子了,一饿就叫得天下皆知。

碳水动物突然戒了碳水,和鱼突然上了岸没有分别,都抱着赴死的决心。这几天肥肥每天拥着饥饿入睡,饿得睡不好,眼圈都黑了,难怪看着显瘦。

童小布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凑近她笑嘻嘻地问,“谈恋爱了?或者,有喜欢的人了?”

肥肥忙不迭地摇头否认。

“是不是还是我给你介绍的那个……”

“我就要这个牛油果鸡肉沙拉!”肥肥立刻打断了她的话,“有鸡肉还有面包碎,能吃饱。”

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故意都没人信。肥肥越发后悔去相那个亲了,而且好像她越拒绝,童小布就越坚定地拉郎配,仿佛巨蛋加巨蛋就该是天生一对。

那时根本没人想到肥肥其实是喜欢上李赫了。

好在话题终于过去,转眼就到了下午的“放纵时间”。女人们的嘴开始了一周最忙的时刻,一边享用着美食,一边聊着八卦与减肥。

红豆说:“我都105斤了,肥猪一样。”

童小布说:“我最瘦的时候86斤,前两天上秤,你猜多重,93了我天!”

于是大家都掐着自己的小蛮腰,都说比以前胖了好多。

肥肥从小到大早已习惯这样的谈话,若要生气,恐怕十条命都被气没了。这种场合从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她的体重也超过女人们讨论的阈值,是无药可救那一类。她插不上话,或者每插一句都是尴尬,便干脆麻木地旁听着。

她总不能当面抗议,说面对一个一条腿都比你重的人,说自己是猪,合适吗?

“肥肥,你尝尝这家的栗子蛋糕,全上海最好吃啊我跟你讲!”

“真的,不吃后悔。而且他家是低脂低糖,没事,不怕胖。”

肥肥是个立场极不坚定的人,推让到第三次,就肯定妥协了。因为肚子很空,这一吃便停不住,胃里的满足感达到最高的时候,她看见童小布正轻盈地跑到运营部,给几个新人送吃的。

运营部有四个人,一个个挨着送过去,最后一个落在李赫那里,人也就冠冕堂皇地停留,与他长谈起来。

怪不得她今天要主动承接帮大家定餐的任务呢。

肥肥看着远处的他们,嘴里嚼的是啥都忘了。此刻她心里是红糖拌辣椒,不知是个啥滋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