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这豪门太太也太难当了

这豪门太太也太难当了

兴林大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结婚五年,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叶星澜虽说是景冥深的妻子,是景太太,却像个保姆老妈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景冥深,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他痛恨她,做尽让她伤心的事情,不过是仗着叶星澜喜欢他罢了。深爱十年,结婚五年,爱到家破人亡,爱到身患绝症,女人终于不想继续爱下去了,她摘掉景太太的头衔,做回自己,不再留恋!

主角:叶星澜,景冥深   更新:2022-07-16 10: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星澜,景冥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这豪门太太也太难当了》,由网络作家“兴林大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五年,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叶星澜虽说是景冥深的妻子,是景太太,却像个保姆老妈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景冥深,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他痛恨她,做尽让她伤心的事情,不过是仗着叶星澜喜欢他罢了。深爱十年,结婚五年,爱到家破人亡,爱到身患绝症,女人终于不想继续爱下去了,她摘掉景太太的头衔,做回自己,不再留恋!

《这豪门太太也太难当了》精彩片段

“叶女士,您出血量太大,请您马上联系家人,让他们来献血。”

叶星澜茫然的接过手机,恳求医生道,“医生我肚子里有个孩子,您要保住他!”

医生歉意的摇头,转移话题道,“叶女士,您是基因突变血型,和您一样血型的,全世界不超过五个。您想想看,有没有谁,血型和你一样,赶紧让人来帮帮忙吧!”

有倒是有,叶星澜讽刺一笑,脑海里把人给删掉。

家人?她妈倒是血型和她一样,但十几年前去世了。他爸除了伸手要钱,几乎就没联系过她。

她哥因为和她抢爷爷留下的叶氏集团,对她恨之入骨,巴不得她赶紧死。

“叶女士,叶女士,千万别闭眼!小刘,快,病人要休克了!”

叶星澜昏迷前,眼里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个人,肯定也不希望她生下孩子。

这个世界上,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小家伙,来到世界,才不足三个月。

叶星澜被疼醒,脑袋嗡嗡的响,五脏六腑跟挪位了一样,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

医生板着脸,严肃道,“叶女士,按照您大出血的那个量,差一点儿救不回来。能活下来,只能说您命大!”

叶星澜苦笑的摸摸肚子,一如既往的平坦。

“您可不能再失血了,最好回去让家人给做点补血的食物。既然血型稀少,没人给输血,那就只能靠慢慢养了。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叶星澜硬撑着站起来,要出院回家。

医生气的直瞪眼,昨晚刚取完肚子里的死胎,失血量那么大,现在出院,这不是拿身体糟蹋着玩儿么。

犟不过叶星澜,医生警告她,小月子也是月子,要保暖好好休养,切记休养期间不能同房,否则引起感染,会死人的。

叶星澜眼前闪过景冥深拿她当表子的折腾劲儿,苦笑一声,告辞离开。

深冬,外面大雪纷飞,几乎没有行人。

叶星澜头疼欲裂,腿直打哆嗦。失血过多,身体畏寒。裹得再紧,也感觉寒风像一把把刀子,专往骨头缝里钻。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景冥深三个大字亮了几秒,又暗了。

叶星澜哆哆嗦嗦往回拨的过程中,铃声又嘈杂的响起,连带着那个人的怒气,扑面而来。

“冥深,你在哪?”

“少废话,你赶紧来中心医院,筠涵受伤了,你马上来给她输血!”

叶星澜失望的闭了下眼睛,道,“冥深,我不太舒服,不能——”

“叶星澜,我不想跟你废话!当初要不是你跟筠涵的血型相配,你觉得你能逼婚成功?你有哪儿值得我娶你?”

“叶星澜,你别忘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一个东西,失去了它的价值,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电话被暴躁挂断。

叶星澜明白景冥深的台词,如果她失去移动血库的价值,景冥深就跟她离婚。

离婚,叶星澜从没想过,结婚五年,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叶星澜像个保姆老妈子一样,小心翼翼照顾景冥深。

景冥深却恨他入骨。

景冥深能三番五次伤害她,不就是仗着她叶星澜喜欢他?

冒着蚀骨的寒风暴雪,叶星澜又折回了市中心医院。


“怎么这么慢,你跟我装什么林黛玉?”

景冥深一把抓住叶星澜手腕儿,就往血库方向拖。

叶星澜疼的皱眉,挣扎反抗。

怎么可能是景冥深的对手,被强塞到献血窗口。

“护士,抽她的血,不用检查,快点!抽多少都行!”

护士一碰叶星澜的手,被冰的哆嗦了下,再看叶星澜明显一副病容,正要说话。

被暴躁的景冥深给呵斥一顿,“快点抽啊!筠涵还等着输血呢!”

叶星澜闭上眼睛,心想,就算她叶星澜失血,死在景冥深面前,景冥深都舍不得让陈钧涵给她一滴血。

而她的血,就可以由着陈钧涵糟蹋。

想起那个死掉的可怜孩子,叶星澜猛然抽回胳膊,吓得护士尖叫一声,针尖被掀了出来。

景冥深周身寒气吓人,深邃的五官,好看的接近残忍。

“叶星澜!你发什么神经?要是耽误筠涵输血,信不信,我马上跟你离婚?”

叶星澜无畏的直视景冥深,问他,“景冥深,你喜不喜欢孩子?”

景冥深气的皱眉,劈头骂道,“孩子?你想给我生孩子?叶星澜,你有什么资格,生我景冥深的孩子!”

“少想些没用的!生孩子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别以为你耍手段成为我的妻子,就妄想给我生孩子。”

果然,是这个答案。

五年,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了!在景冥深心里,她永远是那个心机不要脸的女人!

叶星澜把手搭在窗口,耳边想起医生的叮嘱,她再失血,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叶星澜面无表情,道,“抽吧!”

昨天,景冥深那个青梅竹马陈钧涵,打电话说,景冥深把叶星澜给他的定情信物,一块翡翠牌子,随手扔给了她。

还关于问叶星澜,那翡翠要不贵的话,她可就扔了。

那块牌子,是叶星澜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

叶星澜在领证的那天,满心欢喜的送了给景冥深。

没想到,竟然被随意扔给别的女人。

叶星澜就是去拿翡翠牌子的路上,出了车祸,除了肚子,偏偏哪儿都没有重伤。

血液一股股抽离身体,她疼的发抖。

最终,叶星澜眼皮一沉,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病房只有她一个人,天气阴沉,外面还飘着雪花。

她扶着墙,慢腾腾走出病房。

看见对面的病房里,陈钧涵躺在床头,输着叶星澜的血。

景冥深在给她喂汤,轻声细语劝道,“知道你没胃口,再喝一口,这汤是我特意让人给你熬的,补血的,对你身体好。乖,张嘴。”

叶星澜眼眶红了。

叶星澜耳边响起医生的话,既然没人给她输血,她得多吃补血的食物才行。

真他妈的讽刺啊。

陈钧涵看向叶星澜,惊恐慌张的往景冥深身后躲。

景冥深皱眉,厌恶的看着扶墙的叶星澜。

讽刺道,“不就抽你个血,至于装成这副德行?叶星澜你又耍什么花样,扮可怜?”

“你也就这个作用了,不要怨天尤人,搞得跟别人强迫了你一样。咱们可是白纸黑字都签了合同的!”

对,是签了合同。

景冥深娶她当景太太,她在陈钧涵需要用血的时候,随时输血。

医生和护士例行查房。

景冥深没功夫再搭理他,紧张兮兮的向医生询问陈钧涵的病情。

叶星澜听到医生的声音传出来。

“其实陈女士就是劳累过度导致的贫血休克,就算这次不输血,食补的话,也是能补上来的!”

景冥深不赞同道,“都晕倒了,肯定要给她输血,不然,筠涵缺血得多难受!”

叶星澜浑身冰冷,低声喃喃道,“景冥深,难道,我就不会疼,不会难受么?”


医生走后,陈钧涵一脸焦虑,道,“虽然医生说没事儿,但我还是头晕难受,但我能忍。我得立马回剧组,有份重要合同落剧组了!”

陈钧涵是个小演员,签在景冥深旗下的传媒公司,什么顶级资源全是她一个人的。

换句话说,这个传媒公司,就是景冥深为了捧陈钧涵开的。

“我去给你拿!”

景冥深作势要起身,陈钧涵惊恐的看叶星澜几眼,委屈道,“你别走,我害怕!”

害怕,还能怕谁,就差指名道姓了。

景冥深眼神儿都懒得给叶星澜一眼,催促道,“你既然闲着没事儿,去给筠涵取合同去。合同不能过手,你得亲自取!”

说完,给叶星澜一个警告的眼神儿。

不管陈钧涵一丁点儿屁大的事儿,到了景冥深这,就跟天塌地陷一样严重。

“瞪什么瞪,还不快去!”

景冥深随手从小桌上,拿起个东西,扔向叶星澜。

叶星澜身体瘫软,全靠墙体支撑,别说开车,挪几步都费劲儿。

侧头一躲。

那硬邦邦的东西,砸中她耳后。

一股热流瞬间滚下来,伤口隐藏在黑发里,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叶星澜,早就疼的混身麻木了,无力声张。

她踩着劣质的鞋子,脚后跟磨破创可贴,嫩肉被鞋边反复摩擦。就跟刀尖剜肉一样,走一步,剜一下。

她叶星澜拥有整个叶氏集团,虽然效益不如五年前她爷爷在世时好,但买双几万块的鞋,还是轻而易举的。

但脚下这双被她爱惜又爱惜的高跟鞋,是领证那天景冥深买给她的。

她送给景冥深翡翠牌子后,撒娇说好歹领证了,让景冥深给她买婚戒。

虽然那时候景冥深的企业上市,市值几百亿。

但景冥深讨厌她,到了连买个银戒指都懒得应付的地步。

直接领她去地摊上,随便选了双五十块的鞋,扔给她。

讽刺道,“戒指,你配么?你最多也就配穿个五十块的廉价鞋!”

当时她还坚持,景冥深只是顽固,她愿意等景冥深慢慢接受她。

等来等去,血都快流干了,还是没等到。

大雪纷飞的天气,叶星澜撑着虚弱的身子,等了半个小时。

有个司机出租车看她站在医院门口可怜,才载了她。

剧组在山区里,距市区两个来小时的车程。

叶星澜一下车,就歪倒,栽进雪地里。

晕倒之前,叶星澜迷迷糊糊看见章择了,抓着章择的衣角,嘟囔道,“合同,拿合同,冥深他要合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