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

落九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脑海中如电影一般的情节闪过,梁小笙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的这个事实。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知名厨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古代世界。巧合的是,原主与她同名同姓,只不过却是个家庭不幸的小农女。孤儿寡母常常遭到外人欺凌,为了柔弱的母亲,梁小笙决定奋起反抗!

主角:梁小笙,萧辰   更新:2022-07-16 09: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小笙,萧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由网络作家“落九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脑海中如电影一般的情节闪过,梁小笙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的这个事实。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知名厨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古代世界。巧合的是,原主与她同名同姓,只不过却是个家庭不幸的小农女。孤儿寡母常常遭到外人欺凌,为了柔弱的母亲,梁小笙决定奋起反抗!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精彩片段

“砰!”

一道重物的撞击声将梁小笙的意识从浑浑噩噩中拉回。

她猛地从床上惊坐起,大口地喘着粗气。

方才无数陌生的记忆顿时涌入她脑海职中,那一幕幕如电影剧情般闪过,真实的让她区分不了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可再仔细一看这周围的场景……到处都是实木制成的家具与装饰。

她居然穿越了?

梁小笙掐了掐自己的脸。

“嘶~疼!”

这是真实发生的,这不是梦。

她本是现代国际知名厨师,精通中外美食,却因一场车祸竟然穿越到这个到处都彰显着落后的地方。从自己身上的穿着来看,这应当是个古时朝代。

巧的是,这身体的原主与她同名同姓,生活在一个极为贫困的家庭,父亲早年不幸病逝,家中只剩她与母亲两人。如此悲苦的生活,还总是受到大伯一家的欺负。

“砰!”

门外又是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梁小笙愣了一下,随后才小心翼翼地下床去推开了内室的房门,顺着声源一路往前。

当她出现在前厅时,只见众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齐刷刷地向她看来。

那地上一片狼藉,一个束发的中年男人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地上砸。

记忆之中,这粗鲁的男子应当是她的大伯梁大海,在旁站着的是其妻刘氏与其女梁小欣,二人倚在门边看好戏。

“小笙,快进屋,你莫要管这里!”趴在地上一身穿着朴素的女人冲她喊道。

梁小笙愣在原地,大脑里搜索着记忆。

这女人便是原主的母亲陈氏。

陈氏瞥到梁小笙单薄的身影,面上闪过一丝急切之色。

“你在这里叫什么,好像我们会吃人似的,真是括噪!”梁大海伸手一推,刘氏跌倒在地。

梁小欣留意到梁小笙冷冷地目光,心下只觉得不爽:“你个贱丫头,是谁教你用这种不尊敬的目光看长辈的!”

她抱胸向梁小笙的方向走去,却被陈氏死死拽住了衣角。

“小笙快进屋!锁上门,不要出来!”

梁小欣提起裙角,厌恶的瞥了陈氏一眼,向她的心窝踹了脚:“我的裙子可是新的,你弄脏了赔得起吗?”

陈氏挣扎起身欲拦,却因心口吃痛又跌倒在地,无力的看着梁小欣走向梁小笙,面上满是焦急。

“啪!”

一声脆响乍起,梁小欣光洁的脸上落上了鲜红的巴掌印。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们两人。

梁小欣捂着被打的面颊睁大了眼,吃惊地瞪着梁小笙:“你个与野男人厮混的不洁野丫头,凭什么打我!”

梁小笙从腰间掏出张帕子,仔细地擦了擦手,这当是黄花闺女随身携的帕子罢。随后她才漫不津心的抬起眼皮看向面前的女孩子。

“我打你,一是为了告诫姐姐要尊敬长辈,二是让姐姐知道不能乱说话。”

好歹那刘氏是原主的母亲,她既然已占了原主的身子,那必是有责任为她母亲出头的。若非如此,就算她是个路人也是瞧不下去的。

一大家子就欺负一个妇孺,谁能不生气?

梁小欣怒视着梁小笙,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你被人发现衣衫不整的昏迷在后山,难道不是失了洁?我说错了吗!”

梁小笙扬起抹讥讽的笑:“姐姐觉得被树枝勾损了衣衫就叫失洁,姐姐是在实话实说还是在造谣污蔑,想必大家都清楚。”

梁小欣扬起巴掌就向梁小笙扑过来,却被她拉住衣角一个转身躲过。

“刺啦——”

她俩的剧烈动作,将梁小欣的衣服扯出了一个大口子。

“诶呀!”梁小笙捂嘴故作诧异,一双美眸里闪着狡黠的光点,“姐姐怎么可以当众失洁呀!还当着伯父伯母的面,那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了?”

梁小欣窘迫的捂着被撕开的衣料,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走光。

刘氏忙上前遮掩住她破损的衣衫,带着她就想要出门。

“慢着!”梁小笙上前拦在门口,瘦小的跟竹竿似的身体现在却让梁小欣感觉恐惧。

“你还想做什么?”刘氏心下一颤,今天这个贱丫头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梁小笙目光冷冷地撇过地上零散的家具:“你们做完坏事就想甩手离开,这是什么理?”

“不过几个破家具,值几个钱?”梁大海伸手去推挡在他面前的梁小笙。

梁小笙唇畔勾起抹冷笑,她背身弓腰,膝盖微曲,随后双脚用力蹬起,身体伸直,用头撞向梁大海的下颚。

梁大海被一撞只觉得头昏脑涨,还未等他回过神就觉得下身一疼,大叫出声。

梁小笙用手肘击向他的脊柱,顺势双手抱住他的头,再使用膝盖打他的下颚。

“怎么样,你还敢说我家的古董家具不值钱?”她一脚踩在梁大海的身上,一只手揪起他的头发,斜睨着她。

她杏眼微眯,周身散发着森森的寒气。

笑话,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她动粗。

刘氏母女大惊,木头般的呆在原地,就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梁大海吃痛大喊:“值钱!我破坏这些古董真是罪该万死!”

梁小笙平日里跟豆芽菜一般的身形,现在却如同地府来索命的厉鬼般。

“长辈无缘无故对晚辈动粗,还欺辱弱女子是否应感到不耻?”

梁大海点头如捣蒜:“小笙,大伯刚刚是一时冲动,现已经知错了!”

梁小笙杏眼里不屑的神色更甚。

“既如此,那大伯给一百两银子作为赔偿如何?”

刘氏面露难色,“小笙,这一百两银子太多了,我们小户人家如何凑的起?”

梁小笙将梁大海的头往后一提:“大伯,你觉得伯母说的对吗?”

“不就是一百两银子嘛,我们给陈氏他们家带来这么多麻烦,应该的!”

梁小笙松手,梁大海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妻儿麻溜的往外走。

梁小笙回首看向正趴在地上的刘氏,轻叹一声。

“娘,地凉,您快起来看看伤了哪里。”

陈氏性格软弱,受欺负了也不敢吭声,这才使梁大海一家吃相越来越难看,总是来占她们的便宜!


“小笙,你没受伤吧!”陈氏不问自身伤痛,反牵着梁小笙的手细细打量着。

梁小笙摆手,撒娇似的抱住陈氏:“娘我没事,大伯他们就是欺软怕硬。您对他们就该硬一些!”

无论是原主残留的情感,还是她内心对亲情的渴求都让她觉得陈氏极为亲切。

更不用说是她刚刚为了她,不顾自身的表现。

陈氏揉揉梁小笙的头:“好,好……”

虽然女儿突然变了个性格,但只要她不吃亏那就好了。

翌日,梁小笙见梁大海迟迟没将该付的钱送来,便极为好心的上门自己去拿。

梁大海纵然满心的抗拒,但还是抵不过对梁小笙最日那顿暴揍的恐惧。

梁小笙先前参加过一档综艺节目,为此她还特意去学怎么用砖瓦搭建烤炉。

她在镇上盘了个铺子,并设计了个图纸,花了十两银子请村里的匠人将这炉子造出来。

“娘,家里有没有面粉呀!”梁小笙欲找材料练练手。

陈氏诧异:“我们家里又不曾养猪,要这做什么?”

“拿面粉喂猪?”这里的人都这样奢侈的吗!

“这东西做出来的东西又干又硬,根本没人要吃。得亏价格便宜,这才用来喂猪。”

梁小笙了然,看来这里的人根本不会使用面粉,这到给她创造了个商机。

她拖陈氏下次上街买菜时买了斤面粉,陈氏虽不解,但还是乖乖照做。

梁小笙清理完桌面,将所需要的食材都摆在桌面上。她撸起袖子正欲干活的时候,却见一个深棕色的木箱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

她如同拆炸弹般,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放着酵母等一系列用品,都是她做面包所需要的!

梁小笙诧异地看向那木箱,百般确认这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奇了,先不说现代的物件出现在这里有多诡异,单是它莫名其妙的出现方式就能吓到一片!

“这莫不是上天奖励给我的金手指?”

梁小笙屏息凝神,在心里默念消失,那盒子果然不见了。

“这下,可解决了我不少的麻烦!”

梁小笙心下感到一阵的雀跃,原本还在担忧发面的心顿时松了下来。

她轻车熟路的做好面包,将他们都送入烤箱。

一股香味很快就从烤炉中溢了出来,陈氏虽从未闻到过这种味道,但依然被勾起了食欲。

“娘,你快尝一个看看!”

梁小笙将烘烤好的面包取出,献宝似的笑吟吟地举到陈氏的面前。

做成牛角似的面包被烤的金黄,酥脆香软的外皮带着香甜的味道迎面而来,一下就吊起了陈氏的胃口。

她伸手小心翼翼地捏着面包,左瞧右瞧,这金灿灿地东西,就是由喂猪的面粉做出来的?

她活了这样大,可从未见过这种做法,想来便是城中的大厨也未必见过!

只是外表虽好看,但若是味道……

她试探地咬了一口,松软的口感,香甜的味道在她的舌尖绽放,惊艳了她的味蕾。

“做得真好!”

梁小笙从她惊叹的表情中,获得了面包即将大卖的信心。

翌日一早,她到镇上现做面包。

刚刚烤制完成的面包一出炉,铺子前便围满了人群。

“这是什么,看起来好香呀!”

一老妇人正欲上前购买,却听一壮汉在旁冷笑一声:“不过是由面粉做得。”

老妇人顿时住了手,一旁男子不嫌事大的嚷嚷:“这猪饲料谁会去吃!”

梁小笙睨了他一眼,认出他和刚刚那个壮汉都是隔壁糕点铺的店员。

她面上扬起灿烂的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那请问这位公子,您吃饭吗?”

那男子看着她的笑,只觉背后凉飕飕的,“废话,谁不吃饭。”

梁小笙哦了一声:“我看也有些人用米喂猪,按照你自己的说法,原来你一直都在吃猪饲料呀!”

那店员憋红了脸,显得很是气恼,但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动手。

陈氏怕闹出太大的事端,悄悄扯了扯梁小笙的衣袖。

小笙示意她放心。

“你这是诡辩,谁天天用米饭喂猪!”那壮汉开口接话。

小笙叉腰:“你没能力去发掘面粉的潜力,可不代表别人没有。”

此时,一个黑瘦的小乞丐躲在人群中一脸渴望的看着面包。

小笙想他招手,那孩子愣了一下这才缓步过来。

“喏,你饿了吧,如果不嫌弃的话,这个给你吃。”她用油纸包了面包递给乞丐。

乞丐满怀感激的接下,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我也要!我也要!”一个牵着父母手的孩子被看饿了。

母亲瞥了眼面包,低声轻哄:“乖乖,这不好,我带你去吃别的怎么样?”

“小朋友,你是要吃吗?”小笙向那孩子招手,孩子挣脱母亲的手,箭似的窜过来。

她拿起一块面包交给他,母亲看起来有些犹疑:“这……”

孩子咬了一口后,迈着小碎步跑到母亲身边,用小手举起面包:“妈妈,你也尝一口!”

母亲不忍拒绝孩子的好意,用一种赴死的表情去咬了一口,但很快面上的神色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夫人拉着孩子上前:“这怎么卖?”

老人颇有些吃惊的小声提醒:“这可是由猪饲料做得,你真要买?”

那夫人毫不犹豫道:“但凡猪饲料有这个味道,那都轮不到猪了!”

众人见夫人夸的香,其中几个好美食的也实在按耐不住了,纷纷上前来购买。

有了他们开先河,别的围观者也都跟着抢购,一时间梁小笙的铺子前人头涌动。

等一天结束,他们收了满满一箱子的钱,清点下来有两贯钱。

陈氏欣喜至极,要知道这可是他们之前半年的花费,如今一个天就赚到了!

“娘,我们今天买只鸡回去好不好,我想吃肉了。”路过活禽摊的时候,梁小笙眼睛一亮。

她明明是一只肉食动物,无肉不欢,可穿越过来后,还未吃过一顿肉。

“好,今日的钱都是你赚的,自然要交由你来打理。”陈氏现在对女儿可是心服口服。

小笙花十文钱买了只鸡,又去买了些酱料这才回去。

一到家门口,她就看乌泱泱的围了一圈的人。


“你们可是回来了,我还在想你么要让我呆多久!”为首的男子吐了一口唾沫,满脸的不耐烦。

“你们是谁?”陈氏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但还是毅然站在小笙的面前。

小笙握紧她的手,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那男子恶狠狠地道:“你家丈夫当初欠了我两百俩银子,我先前觉得你们可怜没来拿,如今你们也有钱了快点还债吧!”

“你胡说,我家相公从未借过债!”陈氏斥责。

那男子显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你又不是你丈夫,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偷偷瞒着你?”

小笙将浑身发抖的陈氏拉到身后:“你既然说我们欠你钱,那就将欠条拿出来。”

“欠条?”那男子一愣,显得有些意外。

小笙点头:“这是自然的。我不想欠别人的钱,只要能出示凭证我就还!”

那男子很快就反应过来:“我们之间这点小钱哪里打过什么欠条?”

梁小笙确认他们就是在没事找事,他与她家又不熟,不是熟人更不会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借人这样大数目的钱。

“既然没有,那对不起抱歉了,我是不会给你们钱的。”梁小笙说的斩钉截铁,不留余地。

“我可没有给你们选择的余地!”那男子扭动关节,一副随时就要冲上来的感觉。

经验告诉梁小笙,想要战胜流氓,就要比他们更流氓!

小笙撸起袖子,一把抄起墙边的刀,举在手心里上下掂量。

“怎么,你想要跟我比试一下吗?”她微微歪头看向那群男子,杏眼弯起,看起来纯真无邪。

男子被唬了一跳,反而不敢再上前。

她笑得如同从炼狱来的一般:“想要活着走出去,就不要无缘无故惹火!”

梁小笙芊芊素指划过闪着寒光的刀锋:“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们还不离开这里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一——二——”

那群人如梦初醒般的拔腿就跑,刚才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消失的一干二净。

陈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小笙轻叹一口气上前执起她的手。

她知道自己的性格欲原主相差很大,穿越后突然变了这么多难免会吓到陈氏。

“娘,女儿只是不想再任人宰割,您应该不会怨女儿吧?”

陈氏凝视了她略带不安的眼片刻,这才缓缓摇头,摸索着她的手。

“不,只要我的小笙能获得快乐,娘就放心了!”

梁小笙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她用手扇了扇眼睛,将眼泪都憋回去,然后才笑着去将放在地上的鸡和调料拿起。

“娘,您之前给女儿煮了这多,这次轮到女儿了!”

陈氏点头,挽着她的手走进屋内:“好!”

梁小笙先将干香菇和木耳用冷水浸泡,并麻利的把鸡杀了,用热水一烫将毛拔的干干净净。

她在铁锅里加入少许游,加入切好的鸡块进行翻炒,随后加入姜片。

等到鸡块微微出油,便将鸡块、香菇、木耳都放入锅中加入适量的水,进行熬制。

一个小时之后,她掀开锅盖,在心中默念木盒。

那个木盒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次里面的材料都换了一批,出现的是这里没有的调味料。

她加入盐和胡椒粉,乘入碗中,再撒上些许枸杞和小葱就端上了桌。

陈氏自从嫁过来之后,就与鸡汤绝缘了,能吃上肉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如今看着这一碗色香味俱全的菜,她深觉这道菜与周围简陋的环境不符。

“娘,味道怎么样?”

陈氏迎上她满是期望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我的女儿真了不起,做得竟比大酒楼里的还好!”

“那是肯定的!”

她要是做的不如这里的酒楼,可就真没脸见江东父老了。

“呦,这是什么味道这样香?”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梁小笙扭头看去,见是隔壁的林嫂。

林嫂一家也不比他们好上多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待养,若非林叔靠自己身体硬朗强撑着,早就垮下来了。

“不过是小笙做得鸡汤罢了,没什么稀奇的。”陈氏与梁小笙相视一笑。

林嫂凑上前一看,显得有些诧异:“小笙这厨艺是跟谁学的,我看镇里的酒楼都没这做得好!”

“林嫂,反正这鸡也肥,我们两人吃不完,不如您带点走?”梁小笙笑问。

这林嫂对他们很好,平时有什么好的都记得分他们一点。

林嫂摆摆手:“不了,这鸡这样难买,你们也是偶然吃一次。我只是来借点盐,家里正烧饭呢!”

梁小笙找碟子盛了些食盐,并用碗装了碗鸡汤递给林嫂:“林嫂,我们现在手头宽裕了,这点鸡汤您就不用客气了。”

林嫂接过碗的手有些颤抖,对这些一年都不一定杀一次鸡的人而言,这半碗鸡汤已经极为贵重。

“我等会儿就让我家的把碗还回来。”她冲梁小笙感激的咧咧嘴,转身离开了。

翌日清晨,梁小笙准备去镇上所生意,一推开门就见地上摆着一捆木柴,旁边还放着一只碗和碟子。

那木柴极多,足够她们母女用一个月了。

梁小笙看着林嫂家会心一笑,心下感觉有股暖流缓缓流过。

陈氏看到后也愣了,她和小笙一起先将木柴收拾进厨房后这才离开。

等她们到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极亮了。

“小笙,你看他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陈氏拉了拉梁小笙的衣袖,指着不远的一个孩子。

那孩子手里拿着一块被纸包着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就跟牛角面包一般,但却硬邦邦的像是个面疙瘩。

梁小笙愣了,这是哪家出产的低仿品,除了形状外什么都没有学到!

“小朋友,能告诉姐姐你是从哪里买来这个的吗?”梁小笙蹲在孩子面前,拍拍他的肩膀。

那孩子指着梁小笙摊的方向:“就那边的豪记糕点,说是什么绝妙美食,但就连啃都啃不动!”

孩子皱褶眉头,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手中的面疙瘩:“姐姐,你若要的话,我这个可以给你。”

梁小笙谢绝了孩子的好意,她和陈母一到铺子附近,就听见有叫卖声从旁边的“豪记糕点”里传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