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高质量小说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高质量小说

汾清三杯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汾清三杯”的《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主角:嬴政赢子婴   更新:2024-06-11 2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嬴政赢子婴的现代都市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汾清三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汾清三杯”的《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众将齐心,均愿与谋划者共享军功,共攒得173颗头颅,让大王按律进行嘉赏!”

赵高读完,顿时整个大殿内沸腾了。

原来这军报里,还有这一段话,王贲和将士们竟然要分出这些个军功给谋划者。

足足173颗人头!

这个军功实在太过骇然,最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竟然愿意分享出这个军功。

什么时候,大秦的军功这般的被人嫌弃了?

原本,百官以为,能抢了项燕的粮草,这是王贲将军有勇有谋的结果。

可谁曾想,这等计谋,原来是有人出的。

谁人出的?

首先可以排除大王,大王可是不需要军功的,而大王身边只有两个亲信,一个是赵高,一个是李斯。

赵高主管刑罚,可不懂得怎么打仗,倒是李斯掌管兵马后勤,对于敌军调度粮草的方法和时机,比一般人要看得远。

李斯的可能性更大!

不少个大臣们,都已经望向了李斯。

而王绾则是更直接,已经上前拱手恭喜了,“恭喜啊,李大人。”

有王绾开了头,其余人也生怕落了后尘,顿时不少人围了过来,对着李斯拱手道喜。

李斯闻言,连忙摆手道:“诸位大人,恭喜错了,我才疏学浅,岂是能想出这等计谋的人呐。”

“那?那能是谁?”

众人不解,顺着李斯的目光,望向了高台。

台上,大王坐着搂着自己的孙子,正笑眯眯地望着众人,而赵高和蒙毅站在一旁。

李斯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这是台上的人出的计谋。

蒙毅虽为武将,可并未参加过实际战斗,军事经验不足,不会这等奇谋。

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赵高的身上。

被众人这般盯着,赵高也觉得浑身发毛,“别望我呀,我哪会什么行军打仗?”

也是,赵高哪里会什么调兵遣将?

不是赵高能是谁?

台上还有其他人吗?

众人皆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大王,那这台上不就只有大王了?

好你个王贲啊,这等拍马屁的方式,实在过于丑恶。

竟然,想要军功分给大王?

大王需要军功吗?

“都别猜了!”嬴政笑着颠了颠了腿上的子婴,道:“正主在这呢。”

子婴差点被大父给颠了下来,小手忙地捏住了嬴政的衣服。

众人错愕地望着子婴,三岁粉嫩的小脸此刻还有点不高兴。

好半晌,才有人问:“大王说的是小公子?”

三岁孩童,竟然出了个奇袭运粮队的计谋?

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可看大王和李斯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百官的反应,嬴政很是受用:“怎的?我的孙儿就不能是出谋划策的人?”

大王这么一说,精明的人已经拱手道喜了。

可李斯心里清楚,虽说是子婴开了个头,可这计谋最终还是大王想出来的。

只是军报上,把计谋推给了子婴,说是子婴一人想出来的计谋。

可没想到这王贲,竟然顺杆爬,好家伙,直接让下属把一半的军功分给子婴。

人家可是大王的长孙,生下来就有爵位,哪里需要这点可怜的军功?

可李斯哪里知道,这些军功乃是王贲下属心甘情愿让出来的,一方面是真心感谢,另一方面,也是让小公子,在这咸阳王宫内,能有些依仗。

三岁的小孩,离了爹娘,这帮个王贲手下的老将士能帮衬个自然要帮衬。

可古往今来,哪有给自己孩子封爵位的?

可看大王的意思,真的要给自己的孙子封个爵位?

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臣,王翦,参见大王!”

“臣,子婴,参见大王!”

子婴虽是大王的长孙,可也是封爵之人,这样参拜也没什么问题。

扶苏看到子婴带着王翦进来,心知这小家伙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心中非常畅快。

可见到自己的孙子和王翦一起跪拜立刻有点不爽,叫自己大王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生疏吗?

和这王翦离的这么近干什么?他是外大父,我才是大父!

于是应声道:“起来吧,子婴,你到大父这来。”

这话宠溺的语气很明显,在场的百官无不羡慕,可人家是正常的爷孙,自己想给大王当孙子,人家也不要啊。

子婴应了一声,小跑着上了台阶,也不见外,直接爬上了扶苏的腿上。

扶苏嘴上带着笑,任由子婴在自己腿上磨蹭,也不催促。

过了半晌,子婴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再动,扶苏用手揽住子婴的后背,笑着望向台下。

“这……大王是不是太宠溺了!”群臣中,有人小声嘀咕。

这不是一个人的看法,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倒是李斯觉得正常,小公子可是解了大王心中的一个大难题,给足了自己面子,撒个娇怎么了?

王翦见大王和子婴这般亲热,心里一阵暖意,看来子婴起码有大王作为后盾,可紧接着也有了一丝醋意。

为何坐在我腿上时,没有这般笑容?

不行,下一次在我腿上也得这般做。

“王翦,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都好了吗?”扶苏率先开口。

这本是客套话,王翦自然也知晓,于是收起了妒忌的心思,正色道:

“谢大王关心,臣的身子已然恢复,得知我大秦交战失利,臣不才请为先锋迎战项燕。”

王翦可以主动请缨,扶苏很是高兴。

“先锋?”扶苏听完哈哈笑了起来,“若你当先锋,岂不是埋没了,你让谁来当统帅?”

这就是明示了,可在场的武将们听完,也没有一个人不满的。

李信、蒙武都对王翦的能力佩服。

“大王说笑了,臣岂能担此重任?可敌得过那项燕,臣还是有信心的。”王翦谦虚道。

“别给我来这花花肠子。”扶苏摆摆手,“这六十万大军,非你不能调用。”

既然大王都这般说了,王翦也不推辞,“谢大王信任,臣定当不负所托,灭了楚国!”

扶苏带着笑,很是满意。

自己的面子有了,王翦也出山帮自己,这一战有得打。

见王翦领了统帅职位,不少大臣立刻上前恭喜,王翦一一回谢。

就在这时,扶苏身边的赵高开口道:“大王,项燕勇猛,为了以防万一,是否可继续使用离间计?”

当初赵国的李牧,也是武安君,在灭赵国时,李牧也让王翦吃了不少苦头,最后是采用了离间计才杀了李牧,灭了赵国。

此刻,赵国这般献计也是有这样的道理。

作为移民过来的新人,赵高和李斯一样,不能从武,只能从文,稍有机会,自然是要把握。

到时候,真的采用灭了楚国,赵高也是功劳一件。

扶苏听罢,立刻摇头,“那负刍篡位称王,得位不正,正是由于这一点,才会只信任项燕,断然不会中了离间计,何况……前有李牧,楚国没那么傻。”

离间计,扶苏不是没想过,可分析了下负刍的情况,这一计谋行不通。

“大王英明,看的够远,臣只是听说屈景昭三家中,屈家备受打压,还以为可以从中谋些个机会。”

扶苏摆摆手,楚国虽然强大,可大秦却是更加强大。


子婴长得矮,只得找了一个凳子,趴了上去,这才看清。

只见几个简易的旗帜模型,放在了王翦的桌子上,看了半晌子婴才看清,原来王翦的桌子上也是一张舆图。

那简易的旗帜上,写的是“楚”和“秦”字。

“好家伙,原来外大父晚上是在演练沙盘呢。”想到这里,子婴心中大定。

看来王翦对于这六十万大军统领之位,是十分渴望,不然,这大半夜的,为何还在这演练沙盘?

听侍卫们说,老将军可是经常如此。

一想到这里,子婴内心震动,看来想要百战百胜,不但要靠天赋,还得靠勤劳。

饶是如王翦这般经验丰富的猛将,对于攻伐楚国,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可王翦的内心,还是站在大秦这边,想到这里,子婴觉得,自己这一次的任务,大概率可以顺利完成。

见王翦酣睡正香,子婴也不好打扰,对着屋子内的竹简感了兴趣。

下了椅子,走近书架,抽了一摞出来,打开细看,这才发现,这些大多都是行军的经验。

三言两语,说的都是带兵打仗的事。

可竹简翻到头,一共也没多少个字。

“怪不得写的这么简便,这一摞竹简,一共也写不得多少字。”王翦的书房内,竹简虽然多,可若是换成书本,实际上也没那么夸张。

想到这里,子婴忍不住叹口气,看来这造纸术也得提上日程。

可眼下,提升大秦实力为主,还是得找个合理的机会,先发明了马鞍和马蹄铁。

昨日在马背上,子婴感受到了什么叫原始的骑马体验。

没有马鞍,只有缰绳,子婴虽然是被人抱着的,可还是没给自己颠死。

想来,这骑兵打仗,骑乘的速度不但不快,反而不太稳。

想到这里,子婴的目光望向了墙上。

那里挂着不少的武器,除了有弓弩外,还有一把华丽异常的宝剑。

刚进屋时,子婴就看到了这把剑。

在这个时代,大多数的武器都是用青铜打造,冶铁术并不发达,这宝剑上竟然雕刻着一些宝石,一看就非同一般。

好奇心顿时驱使着子婴,忘了下外大父,此刻的王翦还在酣睡。

子婴想要看看这把剑,于是爬上了旁边的椅子,伸手想要拿下这把剑。

可一搭在手上,子婴就放弃了。

这果然是青铜打造的,这重量起码有三十斤,自己一个三岁的小儿如何拿得起?

可子婴还是想要看看这把剑,于是伸手想要抽出宝剑。

借助着剑鞘的衬托,子婴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把剑身一点点抽了出来。

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到射出子婴的面容。

子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这战国时代,竟然也有这般的锻造工艺,能打造出这般锋利的兵刃。

想到这里,子婴已经将整个剑身抽了出来,可刚抽出来的剑身,没有了剑鞘的支撑,子婴只觉得手腕一沉,竟然没有握住剑柄,整个剑掉落了下去。

“哐当~”一声,剑身直直地落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锋利的剑刃,直接将一旁的桌子削掉了一部分。

这响声,顿时让王翦惊醒,当他看到站在椅子上的子婴以及地上的宝剑时,吓了一跳。

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三岁的外孙,竟然跑到自己的书房来偷拿宝剑,竟然还拿了出来。

王翦立刻冲了上来,倒不是去捡起宝剑,反而是来查看子婴有没有受伤。


等确认子婴没有受伤后,王翦松了口气,把子婴抱了下来后,伸手去捡起地上的剑插入了剑鞘内。

子婴心中大喜,有这般的锻造工艺,说明这个时代,有人可以打造出神兵利器。

秦军常用的长戈,他也是见过,可比不上这般的利器。

于是他开口问:“外大父,这是什么剑?”

松了口气的王翦,许是刚睡醒,懒洋洋地回道:

“太阿剑。”

“太阿剑?”子婴思索着记忆里的线索,等找到后,忍不住略感失落。

原本以为,这就是一把正常的配剑,可没想到这竟然是名匠打造出来的宝剑。

既然是名匠打造出来,那就代表着技艺没有传承开来。

子婴忍不住叹息,心里暗自下了决定,这民间的能人异士,还得靠自己挖掘。

收拾好了太阿剑,见子婴还在发呆,王翦以为子婴是吓坏了,于是抱起了子婴,笑着道:“怎么?想要那把剑?”

子婴立刻点头,“外大父舍得给我?”

见小家伙顺杆爬,王翦哈哈笑道:“想要?那也得看你本事,这剑呐,外大父可是拿这大功劳换的。”

“大功劳?”

见子婴这般好奇,王翦得意道:“这可是大王在灭赵后,奖赏我的。”

原来如此,这也和历史对的上。

“既然是大父给的,子婴怎么要?若是能重新锻造一把,也可。”

听了子婴的话,王翦立刻摇头道:“这可是名匠所铸,世上就这一把。”

说着,把太阿剑瞅了出来,只是离的子婴稍远。

王翦望着这剑刃道:“这般锋利的武器,实在罕见,足见锻造技艺的高超。”

说完,王翦拿着剑,又挥舞了几下。

太阿剑的故事,子婴当然知道,这却也是少有的名剑。

可子婴看来,珍贵的并不是这把剑,而是铸剑的工艺,如果能把这个工艺发扬光大,那大秦的武器,岂不是直接提升一个档次。

于是子婴再次问道:“为何不让这铸剑的后人,把这铸造之法发扬光大呢?”

正在舞着剑的王翦,听到这话一愣,思索了片刻,叹口气道:“这等个法子,都是嫡传,不是师徒关系怎会相传,吃饭的家伙,断然不会外传。”

子婴却是道:“抱守着这些个技艺不传下去,落到最后只会失传了,至于吃饭,会了这等技艺,还怕别人没饭吃?”

王翦笑笑没有答话。

倒是子婴继续说道:“这太阿剑,铸造于吴国,吴国又被楚国灭了,若是我们灭了楚国,找到这些个铸造法子的工匠,这等工艺不就为我大秦所用?”

听了子婴的话,王翦心中一动,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外孙。

没想到三岁的小孩竟然有这般见识,于是笑着道:“说得好,我记下了,待到楚国灭亡后,自然要寻找到这些个能工巧匠,你瞧那楚国的武器,就比我们秦国要锋利的多。”

六国当中,楚国的盛产青铜和锻造工艺,出了不少好武器。

青铜可以买到,好武器也能买到,可就是这锻造工艺,却是垄断的。

秦国虽然强大,可也不是什么都强大。

王翦把子婴的话,记在了心上,没想到自己的外孙,倒是给自己上了一课,自己以前都没想到。

若是灭了楚国,一定要保护好这些个能工巧匠,将工艺传回秦国。

见王翦记下了,子婴这才放了心。

毕竟,灭楚国的人,还得靠王翦。

自己现在才三岁,只能提供一些建议。

盯着王翦手上的太阿剑,子婴恋恋不舍,哪个男孩不喜欢兵刃?


你出兵了,他就躲进草原,你撤退了,他就又杀了回来。

而匈奴多是骑兵部队,十万之众就是十万骑兵,就算把六国所有的骑兵都加在一起,恐怕也没有十万。

想要完全消灭匈奴,无异于天方夜谭。

何况,匈奴地界只适合种植水草,压根不适合种植农作物,在中原国家看来,不过是荒芜之地,打下来也没多大用。

若是这一次不处理好匈奴的事,恐怕和楚国的决战,会受到牵连。

听到无人应答,蒙恬这时候走出人群,请命道:

“大王,在下请命,前往上郡守卫边疆。”

见有人愿意去上郡,扶苏心中宽慰,而又是蒙恬,更是心中大定。

这个节骨点,伐楚的大将还未公布,这些所有的将军,都有可能会去带兵攻打楚国。

打下楚国,这可是大大的军功啊。

这个时候蒙恬要去上郡,等于放弃了军功的机会。

这让不少的武将内心,生满了佩服之意。

扶苏心中也清楚,可嘴上还是问道:“你若去了上郡,如何对敌?”

“回大王,骑兵之道强在冲锋,我大秦战马虽然不如匈奴,可若是采用步兵方阵稳扎稳打,破了那骑兵冲阵,匈奴……不足为惧!”蒙恬心中早有战法,此刻说出来也是自信不已。

扶苏闻言连连点头,赵国采用的是胡服骑射,参考匈奴人的战法,秦军也擅骑射,可马匹没对方多,听得蒙恬的计划,忍不住拍手称赞。

“好,你既有对敌之法,今日朝会结束,便领了虎符去上郡吧,待到退了匈奴,寡人再给你摆宴庆功!”

“谢大王!”

退了匈奴,这句话谈何容易?匈奴之患,哪有这么容易解决的。

蒙恬此去,不少人心里都清楚,少则五年,多则十年,蒙恬回不了咸阳。

可蒙恬心中却是安宁,楚国失利让他备受打击,这一次能去上郡也算为国出力。

就在这时,王翦带着子婴缓步走入大殿……

站在末尾的官员,看到王翦立刻吓了一跳,立马让出了一条道。

嘴上还说:“王老将军,你怎么来了?”

听到声响,百官均回头望去,当看到王翦与子婴时,都吓了一跳。

王翦不是在雍城养病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小公子,不是去了雍城探亲吗?

怎么就和王翦一起来了?

大殿内,除了知情的李斯和赵高外,其余人皆是不解。

尤其是大殿内的武将们,当看到王翦生龙活虎时,心里不免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莫不是……王翦老将军,前来抢权的?

伐楚大军的统帅尚未敲定,六十万大军,这可不是只要一个将军。

除了统帅外,必然还需要不少的将军领兵,否则这六十万大军的调度就成了问题。

而待在咸阳的将军们,一个个都在等着大王颁令,期待着自己可以在队列中。

原本,有资历被选为统帅的只有几个人。

李信、蒙恬、王翦、王贲和蒙武,前三个要么是戴罪之身,要么是养病在家。

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一次的统帅大概率,是要给到王贲将军。

可大王却一直未下令,让王贲将军从前线调回,一直驻守在大梁城。

这又让不少人猜想,最有可能的就是蒙家的蒙武,毕竟王翦老爷子是暴脾气,被大王薄了面子,怎么会主动请缨?

可此刻,王翦却真真实实出现在大殿内。

只见到和子婴走到人群前,立刻跪下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