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新婚夜老公说我罪无可恕

新婚夜老公说我罪无可恕

桃木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厉夜霆性情暴戾乖张,睚眦必报,在林语柒之前,他娶过三任妻子,全部死于非命。她以替罪之身嫁给他,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可惜,林语柒的满腔爱意,终究是捂不热厉夜霆心底的冰冷。深爱一场,爱至陌路,她宁愿把自己的命还给他,也要从他的世界里彻底逃离!

主角:林语柒,厉夜霆   更新:2022-07-16 0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语柒,厉夜霆的女频言情小说《新婚夜老公说我罪无可恕》,由网络作家“桃木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厉夜霆性情暴戾乖张,睚眦必报,在林语柒之前,他娶过三任妻子,全部死于非命。她以替罪之身嫁给他,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可惜,林语柒的满腔爱意,终究是捂不热厉夜霆心底的冰冷。深爱一场,爱至陌路,她宁愿把自己的命还给他,也要从他的世界里彻底逃离!

《新婚夜老公说我罪无可恕》精彩片段

“帮我,给你一个亿。”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伴随着他身上浓重的血腥气,散在她耳边,“听着,我的名字是……”

她在他的强势下无力溃败,却是耳边嗡嗡,什么都听不清了……

次日。

林语柒忍痛醒来,看着杂物间凌乱的一切,眼眶微红。

母亲病危,她急着找妹妹林娆娆拿给妈妈的手术费,她俩约在在云渡酒店见面,没想到刚乘电梯到这一层,酒店的灯全黑了。

她被一个浑身是血的亡命之徒拉进一个废弃的杂物间,强行发生了关系。

现在天已经亮了,不知道林娆娆有没有送钱过去,让妈妈动手术。

林柒染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用最快地速度赶到重症监护室——

“咦,你妈妈已经不在重症监护室了啊,你妹妹今早签完字放弃抢救,设备直接撤了,病人成了植物人,已经转到普通监护病房了。”

“不,我妈妈要动手术的,我妹妹明明答应出钱了,她……”林语柒一时被震懵了。

医生拿出林娆娆签好的放弃抢救同意书,“上面有你妹妹的签名,她说你也同意,难道你……”

林语柒脑袋里一片空白,宛如雷劈!

阴谋!这一切都是林娆娆的阴谋!

林娆娆让她过来,不是让她看妈妈动手术,而是看妈妈成为植物人!

她疯狂的奔到妈妈的普通病房,就对上了倩丽的站在门口,一袭银色流苏裙,正拿着小镜子检查精致妆容的林娆娆。

林娆娆在小镜子里看到她满脸泪痕,讥讽的笑了一下。

她慢条斯理的将小镜子放回到香槟色手包里,扭头对上林语柒,“你来的正好,赶紧给妈办办转院手续,回乡下的医院去,以后别来找我了。”

林语柒的手,紧紧揪了一下,自己已经洗的发白了的帆布包。

看着眼前的美人妹妹,心底只有苍凉和绝望。

都说金钱会异化亲情,她的妹妹竟然亲手把她们的妈妈,变成了植物人!

她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只要动了开颅手术,妈就能好了!你为什么要放弃,就为了省钱么!林娆娆,是妈生了你,没有她就根本没有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性!”

“对啊,钱是个好东西,开颅手术太贵了,术后维护费用也高,我可出不起这个钱,让她成为植物人,每天打打廉价的营养针多好啊,也免得拖累我们,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林娆娆还觉得自己给了她一个恩赐,勾唇轻佻的说着。

听着她绝情绝义的话,林语柒刚刚绷住的眼泪,瞬时如珠子般掉落下来。

“畜生!”

林娆娆不在意的撇撇嘴,抬步就往外走,不屑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们赶紧滚回乡下去,别妨碍我的好事,我现在有个特别有钱的男朋友,很快就能娶我,像你们这种落魄的穷亲戚,压根不配出现在他眼前。”

“穷亲戚?”林语柒听得绝望,“八年前爸妈离婚,你跟着爸爸,我跟着妈妈到乡下生活,我们摇身一变成了你的穷亲戚了。”

“我明白了,你是嫌我们拖油瓶,我和妈妈的存在,只会提醒你不堪的过去,影响你的体面!那我凭什么要成全你,我不会走!妈妈就算是成了植物人,她也要待在好医院里!”

林娆娆被戳中软肋,她的脸色一白,咬紧牙关甩下一句,“好,你不走!我保证让你后悔!”

林语柒没有办转院,她好好照顾着妈妈。

她期待着一个奇迹,希望妈妈有一天能醒来。

本以为林娆娆临走那句,只是随口放得一个狠话,可没想到没过两天,那话就应验了——

父亲林川益把她抓到跟前,威逼利诱,“林语柒,你爸爸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是时候报恩了,嫁给厉家三少爷,我把你妈的医药费全包了怎么样。”

“我只认我妈,我没有爸爸!”

“你弟弟伤了三少爷,厉家要他死,除非有人愿意嫁过去,你们是姐弟,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他送命?!”

林语柒狠狠吐了他一口唾沫,“我呸,林娆娆也是他姐,她怎么不嫁!”

她虽然不在城市生活,但厉家三少的名声,她通过八卦新闻有所了解。

他前三任妻子一个个死于非命,据说他双腿残疾,活不过三十岁,还心理变态有狂躁症,没有女人在他手里能有好下场。

林娆娆就在旁边,她抓起林语柒背的帆布包,往地上一扔,“我这么优秀,当然是要嫁给正儿八经的多金好男人了。”

林语柒无情的嘲讽她,“对,你真优秀,在直播平台搔首弄姿,套取老实男人钱财的优秀对吧。”

“你……”林娆娆要揭短,气得面孔扭曲,抬脚把林语柒的帆布包就狠狠一踢!

这时,佣人急急的过来通报,“不好了,厉三少派来接新娘的人闯进来了,凶神恶煞的,谁都拦不住!”

林娆娆眼底浮出一抹诡笑,她直接撩起旁边的红盖头,往林语柒的头上一盖!

握紧了林语柒被捆住的双手,低着声音威胁她,“我能把咱妈弄成植物人,也能把她弄成死人,至于弟弟那条命,不要也罢,正好能让我继承全部家产,不信咱俩就玩玩看,看谁够狠!”

林语柒挣扎的动作,就此顿住!

她怎么忘记了,比起来心狠,她永远是输家!

林语柒被五花大绑的送上了厉家派来的豪车,耳边回荡着林娆娆最后那句——

“我等你活着回来!”

她不清楚,厉家那个阎罗王厉夜霆会多么残暴,但她知道,她必须好好的活着,才能有以后!

而当她被解了绑,推进一个乌烟瘴气的包厢里,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了。

包厢里坐着各色的男男女女,酒气熏天,女孩儿穿着暴露性感,每个男人身边起码有四五个女孩作陪。

她刚走进去,就感觉到一道迫人的视线,在黑暗中追击着她,如毒蛇吐信。

她的唇齿打个颤,“我……我找厉夜霆。”


随着她话音落下,包厢里很快爆发出哄堂大笑,还有人调侃,“夜,还有人敢喊你全名啊,要不逮了喂狗去?完蛋,她是你的新娘子,这第四任要是活不过一天,说出去就难听了!”

林语柒没想到,自己喊了三少全名,就触碰了禁忌,要被丢出去喂狗。

这群人太残暴了!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而这时,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慢悠悠开口了,“听着,我喜欢听话的,过来把赔罪酒喝了。”

他一开口,所有的调笑都被压制住了。

林语柒浑身汗毛倒立,只见男人左手夹着点燃的雪茄,烟雾袅袅里,眸光深得摄人。

他的右手缠了纱布,应该就是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伤的。

即便他坐在轮椅上,气势也不输旁人。

他,应该就是厉夜霆了。

她硬着头皮过去,“三少,对不起,是……是我冒犯了,酒我喝,我们姐弟该向你赔罪。”

林语柒毅然端起一杯酒,把眼一闭,仰头要喝掉。

可就在这时——

一个酒瓶就“砰”的炸裂在她脚边,旁边的几个女孩吓得慌忙逃窜,如惊慌的小鹿看着发怒的厉夜霆瑟瑟发抖。

而扔酒瓶的厉夜霆没有说话,只是一双锐利凶狠的眸子,牢牢的锁定林语柒。

林语柒手里的酒,一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还好有人来打破僵局,“我的小姑奶奶啊,你看有谁敢在三少面前站着喝酒啊,你得恭顺一点。”

“好。”她哽了一下,瞅着厉夜霆旁边有个沙发空位,就移步坐过去。

“你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坐沙发?眼里瞧不见我这个残废?!”男人蓦地出手,粗暴的推了她一把,林语柒整个人踉跄的跌在茶几上。

茶几上一片酒杯“啪啪”地应声而落,黄色的液体混杂着玻璃片撒了一地!

林语柒惊魂未定,不得不弯腰蹲了下来,蹲到比他矮为止。

厉夜霆居高临下,凉薄的眼神睨向她,“毁了多少酒喝多少,用我教?”

全场鸦雀无声。

他们集体都为林语柒捏了一把汗,刚刚林语柒起码弄砸了两瓶酒的量。

“三弟,弟妹喝不了这么多,意思意思得了,别因小失大,耽误了你们的洞房花烛夜。”有一道清幽的劝声,从暗处传来。

厉夜霆不屑冷哼,“大哥这么怜香惜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的人。”

那人一点不恼,声音不疾不徐,“三弟真会开玩笑。”

林语柒不敢乱看,她只知道,她要是不把酒喝了,厉夜霆根本不会放过她。

她抓起一瓶酒,仰头就往自己的嘴里灌去!

可惜她用尽了全力,也只喝了半瓶,酒水就呛得她面红耳赤,一阵剧烈的咳嗽。

厉夜霆冷情地掐住她的下颌,跟她对视。

她被迫对上男人变态猩红的眸,眼里原本被酒精熏出来的眼泪,连同咳嗽,通通都憋了回去!

眼泪只会暴露她的无助,她不可能对这个恶魔认输!

厉夜霆看着她强行憋回去的泪水,唇角勾起玩味的一笑。

他直接把人拽到自己身上,凌厉的眸子抬起,扫向众人,“怎么,想围观?”

林语柒早已经迷迷糊糊了,酒精上头,熏得她眼皮都撑不住了。

她想反抗,但可悲的是,她早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最后撑不起晕了过去。

众人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有一个人留到了最后。

厉霄缓缓起身,“看弟妹身体也是娇弱的,三弟药量用小一点,轻点折腾。”

厉夜霆脸色阴沉的可怕,手紧紧攥拳。

对方这是讽刺他身子不行。

随着厉霄离开,门“咔”地关上。

厉夜霆的助理,从屏风后走出来,“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厉夜霆将瘫软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开,眼底划过一抹深深地厌恶。

近看之下,方才他眼底升起的情、欲和暴戾已然全无,剩下的唯有清冷克制。

助理也白了烂醉如泥的林语柒一眼,“这个女人就是厉霄派的间谍,要不直接做了,一了百了。”

他家主子以前有三位名不副实的妻子,她们每一个都是厉霄派来的细作,一个个贪得无厌,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眼前的这是第四个,一定也不是什么好货。

男人冷哼一声,“再让他塞第五任新娘过来?”

助理无措的摸了摸头,“那确实这也没有办法。”

男人冷瞥了瘫倒在茶几上的女人一眼,“留着吧,总能让她好好明白,我厉夜霆的枕边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助理深以为然,“爷,您真是用心良苦。”

刚刚他们爷已经展现出了暴戾的一面,这个女人若是聪明人,就应该尽早自寻活路,而不是继续做厉霄的爪牙,守在厉夜霆的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

第二天——

林语柒醒来的时候,头痛的要裂开。

她费力的起身,却感觉身上滑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她惊恐的赶紧拉住身上的薄毯。

身下有不适感传来,但似乎跟那晚的感觉不太一样。

没法判断出来,自己在喝醉后,有没有跟厉夜霆那个。

想到这里,她便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四周。

这间房间很宽敞,但光线很暗,她瞅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根本没有窗户!

佣人听到房间里动静,进来瞅了一眼,冷哼,“不干净的东西,身子都脏了还舔着脸嫁进来,真是家门不幸!”

她昨晚给这位新少夫人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就发现了她满身未消去的吻痕,一看就是外头有野男人。

林语柒揪紧了薄毯,咬唇不语。

她知道自己脏了,再也干净不回来了。

她宝贵的第一次,被一个她连脸都没有看到的男人拿去了,那个男人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醒了?”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厉夜霆坐着轮椅进来。

佣人吓得身子缩起,低眉顺眼的退了出去。

林语柒下意识的怔了一下。

他的声音还挺像,那晚把她强了的男人。


但那个男人浑身是血,而厉夜霆还活得好好的。

他们肯定不是一个人。

她太想逃离厉夜霆的魔掌了,声音抖着,“三少爷,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配不上你一个手指头,更不配做你的妻子,求你放我一马,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

男人瞬间笑了,“你忘了你来的目的了?”

倒也奇了。

厉霄这次精挑细选送过来的女人,只待了一夜,就怂的求饶。

跟厉霄往日的眼光,十分不符。

林语柒被他提醒,想到了自己妈妈的性命,弟弟的性命,眼泪就忍不住在眼圈里打转了。

她要是真一走了之,剩下的都是烂摊子。

厉夜霆见她咬着下唇隐忍不语,就知道她放弃了离开的可能。

她一定是想到了,厉霄允诺给她的好处,又愿意留了。

果然贪婪。

他对她的厌弃又多了一层,“一个新婚前夕还跟其他男人鬼混的女人,从头到脚都是可笑!”

呵……

她不纯洁,在他的意料之中。

厉霄无非是想给他塞一个,别人用过的女人,借此羞辱于他。

林语柒忍不住瑟瑟发抖,上下牙齿打架,说不出来一个反驳的字。

这时,厉夜霆的助理走进来,附耳对他说了什么。

厉夜霆眉头一拧,然后冰冷的眸光凝向她,“知道昨晚你醉倒后,发生了什么?”

“……”她无声的摇头。

她喝醉酒就晕过去了,对后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看她不像是撒谎的样子,男人轻哼,“那我说给你听听,我们睡了……”

林语柒看着他的手掌比划出来,心底一颤,震惊又气愤!

他竟然……

但她的身体好像并没有感受到,难道厉夜霆真的跟传言中那样不怎么行?

“咳咳……”助理不自在的握拳咳了一声。

他们爷这么扯谎,真的好么?

倒是这个蠢女人,照单全信了。

也行吧,蠢人有优点,最起码好忽悠。

厉夜霆冷扫他一眼,“带她去见老爷子。”

接着,林语柒被他的助理扔到了老爷子跟前。

老爷子看到她的容貌,不禁眯眼一笑,“挺好,厉家最重视传承,女方的样貌基因好,也是厉家的福气。”

林语柒宿醉,头还是晕晕的,但她身体虽然虚,不代表她脑子不转。

厉家老爷子重视传承,这是催生吧。

联想到厉夜霆在带她来见老爷子之前的话,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厉夜霆这是想提点她,他俩“一定”是发生了关系的,借此搪塞老爷子!

她抿了抿唇,“我会努力的。”

只要能配合厉夜霆,他起码能感念一下她的好吧。

老爷子看她冰雪聪明,一上来就开窍,心情大好,“我这孙媳不错,就奖赏你跟我这老头儿一起喝茶吧。”

厉夜霆的脸彻底黑了。

这个女人就这么想讨好爷爷吗?她急于上位的心,都满满写在了脸上!

“她不喝茶,我们还有约会!”厉夜霆滚动轮椅,过来死死的拽住林语柒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去,丝毫不在意旁人!

林语柒被迫跟着他,一路到了外面,她一个踉跄不稳,往前摔去。

男人的大手直接扣上了她的细腰,接住了她。

手上传来纤软的触感,让他一时微怔。

那晚他被厉霄的人下药算计,恰好拽了一个女人解毒,巧的是,那个女人特别对他的胃口,令他食髓知味。

只是厉霄本来就是对他蓄意谋害,整层楼的监控就被厉霄毁了,他到现在,也没有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当晚他已经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她竟也没有找他。

难道,她不想面对他?

林语柒被他掐着腰,这才发现他的力气其实很大,胳膊上的肌肉也硬邦邦的。

丝毫看不出来,他残疾羸弱、命不久矣的样子。

她赶紧从他身上起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厉夜霆不会真带她约会,只会想法子折磨她!

男人眸光瞥到什么,回忆抽离回来,凉薄的唇角微动,“等着。”

说完,他便坐着轮椅离开了。

林语柒紧紧咬了下唇角,摸了摸自己缝在衣服里的身份证。

在被林川益派的人带走的时候,她就留了心眼,一直把身份证带在身上。

如果她能找到机会,从这高门大院里逃走就好了……

“喂,你就是林家送过来赔罪的倒霉蛋吧,起开点,挡着我洒水扫地了!”佣人不耐烦极了,直接用扫帚杆儿敲上林语柒的腿。

林语柒感受到疼痛,这一下明显很重。

她一把揪住这个佣人的手臂,“道歉!”

佣人直接白了她一眼,不屑一顾,“让我给你道歉?你什么身份啊?你是来替你那个傻蛋弟弟赎罪的,你就是物件懂不懂。”

话音刚落,一道冷厉的声音,就从林语柒身后传来,“她是三少夫人,你们的主子!”

厉霄走到她们跟前,目光直视佣人,“道歉!”

佣人赶紧道歉。

厉霄脸色微凛,“家里容不下你了,去管家那里领了这个月的薪水走人。”

佣人当然想保住工作,一口一个“大少爷”,反复朝着厉霄求饶。

而厉霄脸色冷着,“这是我给你仅有的体面,要是我三弟在这里,你连命都保不住。”

“可是三少爷根本不在乎她……”佣人忍不住添了嘴。

厉霄脸色凛着,“你想试试?”

佣人吓得脸色惨白,“不、不敢。”

厉夜霆那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她惹不起,还是保命要紧。

说完,她就一溜风的走了。

林语柒心有余悸。

她能看得出来,佣人是多怕厉夜霆,厉夜霆就是阎罗王无异了。

而厉霄对着她,已经换上了一派和煦笑容,“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你不用怕,把我三弟搬出来就好用,没人能不怕他。”

林语柒已经听出来,这个人就是在包厢里,为她说过话的人,她不禁感激的对他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那么客气,我也有事要麻烦你。”说着,厉霄把一盒东西放到了她手里。

她一怔,他有什么事能用到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