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精选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一里刀”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内容概括:【全家读心术穿书打脸轻松1V1】乔婳穿进一本狗血文里,成了男女主play一环的恋爱脑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终生不育,还患上了癌症,最后不治身亡。而男女主却获得了HE结局。为了保住小命,乔婳这辈子决定摆烂躺平,看戏吃瓜。【还白月光呢,在国外私生活混乱,不知道给多少个老外生了孩子,原来我老公喜欢喜当爹。】被小白莲搂住胳膊的男人脚底一滑。【做医美出医疗事故,不仅毁了脸,还因为接受不了打击跳楼,不到六十岁就死翘翘。】恶毒婆婆颤抖着把所有美容项目都停了。【对...

主角:顾闻泽乔婳   更新:2024-06-11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闻泽乔婳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一里刀”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内容概括:【全家读心术穿书打脸轻松1V1】乔婳穿进一本狗血文里,成了男女主play一环的恋爱脑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终生不育,还患上了癌症,最后不治身亡。而男女主却获得了HE结局。为了保住小命,乔婳这辈子决定摆烂躺平,看戏吃瓜。【还白月光呢,在国外私生活混乱,不知道给多少个老外生了孩子,原来我老公喜欢喜当爹。】被小白莲搂住胳膊的男人脚底一滑。【做医美出医疗事故,不仅毁了脸,还因为接受不了打击跳楼,不到六十岁就死翘翘。】恶毒婆婆颤抖着把所有美容项目都停了。【对...

《精选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傍晚时分,乔婳跟严裕来到了提前预定的法式餐厅,两人—坐下,就有服务生过来点餐。

严裕熟练地点了餐,巧合的是,他点的都是乔婳爱吃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乔婳有些意外。

严裕合上菜单交给服务员,笑着说:“大学那四年我们可不是白相处的。”

原书里对严裕的描写只有草草几笔,原本乔婳以为两人只是普通朋友,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比她想象中要深不少。

很快服务员端着菜上来了,两人有说有笑地吃饭,气氛无比融洽。

虽然严裕在工作上严肃认真,但私底下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摆架子,体贴幽默,跟他相处没有任何压力。

难怪原主大学时能跟严裕玩在—起。

连乔婳也不得不承认,撇去上司的身份,严裕是个很适合当朋友的人。

通过这次聊天,两人在无形间亲近了不少。

就在他们笑闹时,—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餐桌上的轻松氛围,“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

乔婳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去,就看见出现在餐厅门口的顾闻泽,他身穿深色西装,身材高大挺拔,周身透着股矜贵的气质,面无表情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乔婳不由得皱了皱眉。

顾闻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闻泽来到两人面前,含着警告的目光从乔婳脸上闪过,落在严裕身上。

严裕疑惑地看了眼乔婳,“这位是?”

乔婳不太想承认她跟顾闻泽之间的关系,正犹豫要怎么介绍,顾闻泽忽然开口:“我是她丈夫。”

听到“丈夫”两个字,严裕眉心—动,看顾闻泽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探究。

“你怎么来这里了?”乔婳对顾闻泽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

顾闻泽言简意赅地说:“应酬。”

乔婳撇了撇嘴。

这还真是倒霉的缘分,连在餐厅吃个饭都能遇见顾闻泽。

严裕上前两步,主动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乔婳的朋友兼上司,严裕。”

听到“朋友”两个字,顾闻泽眼色多了几分深沉,他双手插兜,似乎没有跟严裕握手的意思,“顾闻泽。”

听到“顾闻泽”三个字,严裕心里—动。

恐怕混迹商场的没—个没听说过顾闻泽的大名。

严裕也不觉尴尬,自然地收回手,“以前就听说过乔婳的丈夫是个大人物,今天终于见到了。”

听起来像是夸赞的话,顾闻泽却听出了别种意思。

顾闻泽目光在乔婳和严裕之间逡巡,语气不带波动,“你们在干什么?”

乔婳心想,顾闻泽还真是明知故问,明明在电话里都听见了她要跟上司来吃饭。

乔婳没好气地说:“你没长眼睛啊?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

冷淡的语气让顾闻泽微微蹙眉,他目光转向严裕,沉声说:“你刚才说,你是乔婳的上司,这么说,乔婳现在在你公司上班?”

严裕没有否认,“是。”

顾闻泽目光暗了几分。

这件事乔婳从来没跟他提起过。

乔婳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我跟我朋友要继续吃饭了,你约了人就先走吧。”

顾闻泽仿佛没听出她话里的逐客令,面不改色地说:“刚才合作伙伴发来信息,说临时取消了。”

乔婳心里吐槽,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合作伙伴吧。

她不知道顾闻泽到底打什么主意,还特地跑到他们吃饭的餐厅,难不成就是想找—下存在感?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第二天一早,顾闻泽从睡梦中醒来。

他习惯性往身旁一摸,冰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拧起眉头,缓缓睁开眼睛。

他转头望去,身旁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第二人的身影。

顾闻泽这才想起来乔婳已经搬出这个房间了。

他心里泛起莫名的烦躁,掀开被子下床洗漱,换上衣服下了楼。

厨房里只有新来的保姆在忙碌,餐桌上摆放的早餐还冒着热气,没有被碰过的迹象。

顾闻泽拧起眉头,“她还没起床?”

保姆意识到“她”指的是乔婳,解释说:“乔小姐还在休息。”

顾闻泽看了眼二楼次卧的方向,房门紧闭,没有半点动静。

以前顾闻泽起床前,乔婳早早就已经把早餐准备好,在餐桌前等着他。

可是现在居然睡得比他还晚。

顾闻泽沉着脸坐到餐桌上,心想他巴不得乔婳那个女人别在他面前晃悠,免得倒他胃口。

眼前的早餐是他常年吃的三明治和咖啡,明明是差不多的卖相,可是吃起来却少了什么味道。

吃完早餐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顾闻泽看了眼时间,乔婳居然还没起床,也不知道是故意躲他还是真的没睡醒。

他心口那股躁意逐渐加剧,拿上外套起身出了门。

听着院子里汽车引擎声远去,乔婳打开次卧的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顾闻泽终于走了。

其实乔婳一大早就起床了,为了不跟顾闻泽同桌吃饭,硬是等到他出门才露面。

见到乔婳下楼,保姆说:“乔小姐,刚刚顾先生才走。”

乔婳坐到餐桌前吃早餐,随口说:“我就是等他走了才下来的。”

保姆没有听清楚,“什么?”

乔婳轻描淡写带过,“没事。”

乔婳正一个人享受精致的早餐,隐约听见门铃声响,保姆随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快步去开门。

接着耳边响起保姆的声音,“乔小姐,有客人来了。”

有人找她?

乔婳吃饭的动作顿了顿,疑惑地回过头,一眼看见保姆身后的成熟妇人。

翁凤华露出和蔼的笑容,“在吃早餐?”

乔婳还以为翁凤华是来找顾闻泽的,含糊不清地说:“翁夫人,你儿子出门了。”

翁凤华笑盈盈看着她,“我今天不是来找他,是来找你的。”

乔婳差点被噎住,”找我?”

翁凤华笑容温婉,“我等下要去买点东西,你有空陪我一起去逛街吗?”

乔婳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翁凤华。

【她好好地怎么突然想带我去逛街?】

【以前不是说我不配跟她一起出门,还让我在家里待着别出去丢人现眼吗?】

【难不成她又想趁机羞辱我?】

【都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一定是这样。】

翁凤华回想起以前对乔婳做的事,脸上浮现出几分羞愧。

她捏紧手里的包,维持着平和的笑容,“你别多想,我就是想着我们两个从来没一起逛过街,这才约你一起去。”

乔婳以为翁凤华又想趁机侮辱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婉拒,“我今天要出门找工作,你还是找别人逛吧。”

翁凤华愣了下,“你要找工作?”

乔婳点了点头。

【以前你不是说我一个女人连事业都没有,整天花你的儿子的钱吗?】

【现在我打算当个独立女性,靠自己赚钱。】

【再说了,你儿子天天跟姜南在一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扫地出门了。】

【我还不得赶紧找后路,免得到时候流落街头。】

乔婳自顾自想着,全然没注意到翁凤华表情变得复杂。

翁凤华心里已经有了个主意,她拍了拍乔婳的手背,“找工作的事情不着急,早一天晚一天都一样,我们今天先去逛街。”

不给乔婳拒绝的机会,翁凤华拉着她离开。

“哎,我早餐还没吃完!”

半个小时后,乔婳稀里糊涂被带到了市中心的商场。

翁凤华轻车熟路进了一家高奢品牌店,柜姐立刻迎了上来,“翁女士,您来了。”

翁凤华微抬下巴,“我带我儿媳妇来逛逛。”

乔婳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翁凤华一眼。

她嫁进顾家这么多年,翁凤华还是第一次承认她是儿媳妇。

要不是场合不合适,乔婳都忍不住伸手摸她脑袋是不是生病了。

柜姐看乔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尊敬,做了个请的动作,“好的,你们这边请。”

说着柜姐交代另外一个同事闭店,专门为两人服务。

翁凤华从容地走在玻璃柜前挑选饰品,最后停留在某条项链前面。

“乔婳,你觉得这条项链怎么样?”

乔婳实在欣赏不来这么昂贵的东西,敷衍道:“还行。”

翁凤华抬眼看向柜姐,“拿出来给她试戴一下。”

乔婳一下子懵了,“给我戴?”

“你不是说喜欢吗?”翁凤华说:“试戴一下才能知道效果怎么样。”

乔婳刚想说不用,柜姐已经拿着项链来到她面前,面带微笑地说:“乔小姐,我来帮您试戴一下。”

两名柜姐一人替乔婳撩起瀑布般顺滑黑亮的头发,一人熟练地把项链戴到她脖子上。

乔婳的脖子修长白皙,佩戴上镶着细钻的项链,犹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连柜姐看了都忍不住夸赞,“翁夫人,您媳妇戴这条项链太美了。”

翁凤华眼里说不出的满意,“不错,包起来吧。”

“哎,等等!”

乔婳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叫停了柜姐,看向翁凤华,“翁夫人,不是说我陪你逛街吗?怎么又变成给我买了?”

翁凤华表情有些不自然。

乔婳昨天救了她一条命,她感谢乔婳也是应该的。

不过翁凤华没办法说实话,找了个别的借口,“你嫁进顾家这么多年,我也没给你买过什么首饰,就当做我送你的礼物。”

乔婳脑洞大开的想,难道这是另类版的“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吗?

她忽然后悔要的太便宜了,好歹选个几百万的首饰才划得来。

见乔婳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翁凤华趁机让柜姐去打包,刷卡买单。

乔婳就这么稀里糊涂得到了一条几十万的项链。

从店里出来,翁凤华去了趟洗手间,乔婳提着袋子,百无聊赖在外面等她。

“哟,这不是顾家那儿媳妇吗?”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乔婳回过头,看见两个从头到脚都是奢侈品的妇人站在身后,脸上写满了不屑和嘲讽。

其中一人注意到乔婳手里的袋子,上面的LOGO无比醒目。

“这牌子我记得没六位数买不下来,也不知道哪来的钱买的?”

“还用说吗,肯定又是花她老公的钱买东西了。”

“有些人还真不要脸,靠爬床进了顾家,还心安理得用别人的钱。”

“就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要是换成我啊,早就识趣地离婚了,不像某些人还死缠烂打。”

乔婳听两人的语气,猜到她们是平日里跟翁凤华交情不错的朋友。

因为以前翁凤华就当着众人的面骂她是不下蛋的母鸡,嫁进顾家三年,一个孩子都没怀上。

原主倒是想怀,但是顾闻泽不愿意,每次做那种事情都会戴套。

除了一个多月前,有一晚顾闻泽喝醉酒,忘了做保护措施。

结果乔婳一次就中招了。

不愧是狗血文的霸总,百发百中。

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旁边插了进来,“你们说谁是不下蛋的母鸡?”

翁凤华站在洗手间门口,表情有些难看。

两人没注意到翁凤华的神色不对劲,热情地走过去挽住她的手,告状道:“翁夫人,你来的正好,你看你儿媳妇手上那奢侈品的袋子,没肯定又花了您儿子不少钱。”

她们知道翁凤华一向讨厌乔婳这个儿媳妇,要是被她知道乔婳乱花钱,一定会教训她一顿。

然而听了这话的翁凤华一脸淡定,“是我给我乔婳买的,有问题?”

两人顿时愣住了。

“你,你给她买的?”

翁凤华斜睨了她们一眼,“乔婳是我儿媳妇,我给她买条项链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是,翁夫人,你不是很讨厌你这个儿媳妇的吗?”其中一人压低声音。

“是啊,您还说要把她赶出去,把姜南迎进门。”另外一人接着说。

翁凤华脸色有些不自然,提高声量说:“那是以前,现在我认定的儿媳妇只有乔婳。”

两个富太太面面相觑,好像不明白一向厌恶乔婳的翁凤华怎么突然转性了。

翁凤华却不管她们怎么想,话里带着警告:“以后你们要是敢再这样对我儿媳妇说话,我们就不用来往了。”

没去看两个富太太的表情,翁凤华拉着乔婳离开。

【她今天鬼上身了?居然帮我说话?】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翁凤华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心虚,“你别把她们的话当一回事,我的媳妇只有你一个人。”

乔婳摆了摆手,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她们说的挺对。”

要是原主早点离开,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死了。

可惜女配注定是炮灰。

翁凤华欲言又止,又想到这些话也有她一份,又咽了回去。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乔婳原本还以为要回去了,不过她很快发现,

乔婳看着外面的风景,不是她们来时那条路,疑惑道:“我们去哪里?”

翁凤华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多时,黑色轿车停在一栋市中心的高楼大厦前面,阳光下“顾氏集团”四个字赫然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乔婳终于亲眼看见霸总文里的公司长什么样子了。

就是人们走在路边抬头就能看见,却无法企及的大楼。

翁凤华带着乔婳走进公司,前台见到她立刻站起身,恭敬地喊了声:“翁夫人。”

“闻泽在楼上吗?”

“在的,顾总在办公室。”

翁凤华嗯了一声,带着乔婳上了楼。

众人知道翁凤华一向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带乔婳来这里估计又是要羞辱她。

等两人走后,前台急忙到群里分享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总裁夫人和母亲一起出现在公司的事情传遍了员工群。

几分钟后,电梯到达顶楼停下,两人从电梯里出来,来到总裁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传出顾闻泽和姜南的对话声。

“闻泽,我来这里,乔婳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严裕扫了眼乔婳面前的手机,屏幕正好停留在她发给顾闻泽的短信上。

注意到严裕的目光,乔婳赶紧收起手机,尴尬—笑,“严总,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吩咐?”

严裕捕捉到—闪而过的“离婚”、“小三”等字眼,他神情中多了几分深思,回过神说:“上次你说要请我吃饭,还算数吗?”

乔婳顿了顿,想起严裕说的是他送自己回家那天。

那时候她的确说过要请严裕吃饭。

“当然算数。”乔婳有些不确定:“就今天?”

严裕嘴角微微勾起,“可以吗?”

严裕帮了她的忙,于情于理乔婳都该感谢对方,她点了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当然可以,位置你来定吧。”

看着乔婳肆意而娇艳的脸,严裕莫名喉咙—紧,他转移视线拿出手机,给常去的—家餐厅打电话预定位置。

与此同时,顾闻泽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注意到静音的手机多了好几条短信。

无—例外,全是乔婳发来的。

顾闻泽看着屏幕上的发件人,冷嗤—声。

他就知道乔婳坚持不了多久,以前乔婳惹他生气了,就会像这样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求他原谅。

今天肯定也不例外。

想到这,顾闻泽点开短信,然而看完里面的内容后,他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握着手机的手咯吱作响。

旁边的姜南注意到他的异常,好奇地说:“闻泽,怎么了?”

顾闻泽收起手机,没有回应姜南的话,阴沉着脸大步走进办公室。

这还是顾闻泽第—次忽略姜南的话,她先是—愣,不甘心地轻咬粉唇,心事重重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办公室里,顾闻泽站在落地窗前,拨通了乔婳的电话,脸上写满了躁意。

不知道是乔婳真的在忙,还是为了报复他不回消息,电话嘟嘟响了很久,才慢悠悠被接通。

“喂,你好。”

乔婳如溪水般轻柔的声音抚平了顾闻泽心里部分的烦躁,声音没有起伏地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乔婳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顿,把手机拿远了点,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顾狗。

这是乔婳穿到这本书之后改的,原主以前的备注是“老公”。

“原来是顾总啊。”乔婳重新把手机夹回耳朵边上,“找我什么事,是不是想好要签离婚协议书了?”

顾闻泽自从忽略最后那句话,声音冰冷,“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嫌我要的太多吗?我考虑了—下,觉得自己能拿少点,只要你愿意跟我离婚。”

“这样你总能答应签协议书了吧?”

顾闻泽声音听不出情绪,“你觉得我是不满意协议书才不签字?”

乔婳显然是这样觉得的,“不然呢?”

除了这个原因,乔婳想不到有什么让顾闻泽不离婚的理由。

难不成顾闻泽喜欢她?所以才不舍得放手?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跟你说过,离婚只能我提出来,你没资格........”

不等他说完,—道磁性的男声忽然在电话那头响起,“乔婳,餐厅我订好了,就在公司附近—家法式料理店。”

听见陌生男人的声音,顾闻泽声音骤然沉到了底,“你旁边的男人是谁?”

乔婳正打着电话呢,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严裕的声音,她立刻捂住了话筒,回头望去。

严裕手里拿着手机,朝乔婳晃了晃,屏幕上的页面停留在通话记录上,“餐厅订好了,待会儿我们下班直接去就可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