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傲娇萌宝找妈咪

傲娇萌宝找妈咪

浮屠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余越寒是商界权势滔天的霸道总裁,他冷漠无情,且对女人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然而某天,他在自家公司被一个软糯呆萌的小女孩缠上了,小女孩抱着他喊粑粑,还附赠他一纸亲子鉴定书,余越寒不记得自己与女人有过亲近之事,更不会有女儿。直到年小慕出现后,他才知道真相……

主角:年小慕,余越寒   更新:2022-07-16 00: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年小慕,余越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傲娇萌宝找妈咪》,由网络作家“浮屠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余越寒是商界权势滔天的霸道总裁,他冷漠无情,且对女人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然而某天,他在自家公司被一个软糯呆萌的小女孩缠上了,小女孩抱着他喊粑粑,还附赠他一纸亲子鉴定书,余越寒不记得自己与女人有过亲近之事,更不会有女儿。直到年小慕出现后,他才知道真相……

《傲娇萌宝找妈咪》精彩片段

余氏集团。

高耸入天的摩天大厦,屹立在H市寸土寸金的金融中心,睥睨一切。

所有员工,整齐的站成两列,迎接boss的到来。

“唰——”一辆奢华的跑车,稳稳的停在摩天大厦的门口。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的腿,包裹在黑色的西装裤下,踩在地上,无声的气场仿佛踩在每个人的心尖上。

等露出男人完美的脸庞,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棱角分明的轮廓,俊眉如飞。一双黑眸深不可测,微微上挑的嘴角,似笑非笑。

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低下头,那是来自心底的臣服……

“寒少——”

守候在两旁的人,异口同声的问候。

余越寒单手插在口袋里,他敛起眸,在众人的注目下,缓缓的走上台阶。

一切都显得严肃,有条不紊,直到——

“粑粑!”一道稚嫩的声音,划破了安静。

下一秒,就见一个粉嫩嫩的糯米团子,扒开大家的腿,迈着踉跄的步子,往前跑。

小小一只,看起来,只有一岁左右。

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跑到了余越寒的面前!

“粑粑……粑粑粑粑……”

铜铃般的声音,像是念咒一般,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爸爸?!

简单的两个字,让在场的人,全都疯了!

谁不知道,余越寒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他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孩子?!

“松手!”余越寒垂眸盯着抱着自己小腿的奶娃娃,冰冷的声音,从牙关里发出。

眼底隐隐透出一丝不耐。

他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更加不会凭空多出一个孩子!

周遭的保镖被这冷酷的声音唤回神志,连忙走上前,准备将这个孩子抱走……

手刚伸出去,瞥见什么,动作就僵住了。

像见鬼一样,瞪大了眼睛,“寒,寒少……这孩子……和您好像!”

“呜哇——”

跟保镖惊呼声同时响起的,是奶娃娃响亮的哭声。

水汪汪的大眼睛,豆大的泪珠跟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仰起头的瞬间,露出精致的小脸蛋。

那跟余越寒一个模子刻出来般的五官,让周围的人几乎要尖叫出声!

可真正让保镖惶恐的,还不是这孩子的长相,而是她身前挂着的一张纸……

“寒少,这孩子身上有一份DNA检验报告。”保镖恭敬的取下报告,小心翼翼递到余越寒面前。

等余越寒看清报告上的内容,幽深的子瞳蓦地一缩,捏紧了手里的报告。

“人呢?”余越寒的声音越发的冷了。

压迫的所有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寒少,都问过了,没有人看见这个孩子是怎么出现的,监控里也查不到……”

这个孩子,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没有任何痕迹。

“查不到?”余越寒的声音,冷酷到让人不寒而栗。

“封锁这里,把孩子的妈妈给我找出来!”

 


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黑白分明的装修风格,简洁大方。

此刻,偌大的空间却充斥着逼仄的气息,他手一抬,“啪”的一下将手上的DNA检验报告丢到了桌子上,黑眸一沉。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自己出现在这里。

“寒少,那孩子身上的DNA检验报告已经证实是真的……”保镖硬着头皮回禀。

这个奶娃娃,真是他的女儿……

偌大的办公室里,气息低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可沙发上的小糯米团子,半点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黑漆漆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朝着余越寒爬过去,一本正经的坐在他怀里。

一对上他的目光,小嘴吧唧一下,奶声奶气的喊。

“粑粑~”

旋即,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就蹭上了他的胸口,像是在找什么……

“喝奶奶……”

他身体微微一僵!

下一秒,猛地低头。

还来不及反应,就瞥见怀里的奶娃娃正咧开小嘴,开心的朝着他的胸口咬!

“嘶——”

两年后,年小慕站在余家高大气派的门口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知道余家是顶级世家,想破头要进余家工作的人多如牛毛,更别提带着各种小心思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可她真没想到,来应征一个小奶娃的护理,也能有这么多人!

“登记过的都跟我进来。”管家收起面前的简历,转身就往里走。

刚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齐刷刷的立正站好,恭敬的看向大门。

下一秒,一辆炫目的跑车,从大门外开了进来……

“少爷——”

不约而同的问候声,彰显着来人的尊贵。

直到车子消失。

是她眼花了吗?

那个冰疙瘩分明是昨天在医院撞了她的病人家属!超没礼貌的那个!当时她可是刚给他女儿输了血!

年小慕顿时觉得昨天临时献血的那条胳膊又开始痛了……

“喂,你还站着干什么!”耳边响起的低吼声,让年小慕回过神。

奢华的别墅大厅前。

管家正一脸严谨的坐在桌子前,面试着留到最后一关的人。

忽然,一道诧异的声音传来:“年小慕,你怎么会在这里?”

“……”年小慕抬头,看清眼前的人,眼下一紧。

“嗤——年小慕,别告诉我,你也是来面试的?”方真依双手抱肩,眼神里透出轻蔑,“只是一个半吊子的护工,你有什么资格照顾余家尊贵的小小姐?”

“……”年小慕听见她的话,眉心一拧。

她是中途插班上的护理课程,而方真依刚好是她同学。

“年小慕,你凭什么跟我竞争?”方真依傲慢的走到她面前,盛气凌人。

这个女人,除了长得美,哪里比得上自己?

她方真依的学历和资历都是这些人里面最优秀的。

方真依到了这会儿,已经觉得胜券在握,越发的得意,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年小慕,识相的话,自己先主动退出比较好,免得一会儿输的太难看!”

年小慕眼睛一眯,刚要说什么,就见管家嚯的站起身。

就连他身旁的人,都齐刷刷的站起来。

这画面,有点熟悉……

下一秒,就见一道尊贵的身影,缓缓踱步而来。

年小慕猛地一愣!刚才真的不是她眼花……

正一步步朝着她走过来的男人,居然真的是那个撞到她不道歉的男人!

“少爷!”管家恭敬的问候,像是一道闪电,径直的劈在年小慕的脑门上!

他就是余越寒?

她要面试的大boss?!

年小慕一想起两个人的“过节”,娇小的身子立马往人群里一缩,恨不得将自己变不见。

年小慕现在心里真的一千一万个后悔!

现在只求余越寒只是路过,压根没有看见她。她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啊!

年小慕暗暗的在心里祈祷。就在她以为余越寒就要进去的时候,他的脚步却忽然在门口停了下来,侧目看向管家。

“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回少爷,她们都是来面试照顾小小姐的护工。”管家恭敬的回禀。

照顾他小公主的护工?

余越寒眸光微微一眯,刚走到门口的身影,又转折了回来。

性感的薄唇微启,“有选中的吗?”

 


“有两个不错。一个叫方真依,一个叫年小慕,成绩和资历都差不多,不如少爷来定一个吧。”管家将简历递给他,指着两人的方向说道。

方真依一听见自己的名字,立时往前挤,抬头挺胸,生怕余越寒看不见她。

在余越寒的目光朝着她看过来的时候,周围明显响起了羡慕的吸气声。

这可是寒少,H市最英俊尊贵的男人。

能在他面前露一次脸,这一趟就值了!

年小慕看着去而复返的余越寒,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她死活不露脸,这样还能有五成的机会。

想到这里,年小慕不仅没有往前走,反而一直躲在人后面,想尽办法的避开他的目光。

“年小慕?年小慕?”管家迟迟等不到人上前,着急的喊道。

“少爷要见你,你愣着做什么?快点上来!”

“……”年小慕还想躲,她面前的人听见管家的话,已经齐刷刷的让开了。

等她回过神,抬起头的时候,一双深邃的黑眸,正冷冷的盯着她!

年小慕心里咯噔一下,那种一瞬间跟死神面对面的感觉太强烈。

她双脚像灌了铅,硬着头皮往前走的时候,心里只能一直安慰自己。

她今天穿的很正式,跟昨天的T恤牛仔裤不一样。

她还特意给自己画了个十分老气的妆容。

他们昨天就是撞了那么一下,他不一定记得她……

“少爷,这就是年小慕,说起来也是巧,她跟方真依都是一个学校的。”管家看见他一直盯着年小慕,忙不迭的解释。

“是吗?”余越寒漫不经心的吐了两个字。

森冷的目光,像是激光一样,从她脸上扫过。

只是这么简单的两个字,旁边的人都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有年小慕听懂了。

他丫的根本就是认出她了……

完了!

刚把人得罪了,就自己送到人手里,这下彻底没戏了。

紧张的人,不止年小慕。

刚才还得意洋洋,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方真依,这会儿看见余越寒的目光一直盯着年小慕,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她,心里顿时慌了。

年小慕那张脸,有多让男人拒绝不了,她是知道的。

可她好不容易面试到最后一关,绝对不能输。

方真依手心一紧,嚯的抬起头,“管家,你可能误会了,我跟年小慕虽然是在一个学校待过,不过,我们可不一样。”

“什么意思?”管家被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怔。

就连余越寒的目光,也终于从年小慕脸上移开,朝着她看过来。

见自己终于成了众人的焦点,方真依既激动又紧张。

朝着余越寒露出了自己最美的笑容,才缓缓的开口,“说起来,我跟年小慕确实是校友,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的护理课程只上了一半,并没有上完。”

“轰——”

简单的一句话,像是一块巨石,投进了平静的湖面。

瞬间激起千层浪。

如果年小慕根本没有上完课程,那她的证书是怎么来的?

她居然敢拿着假证来余家面试,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管家回味过来,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扭头就让人去查年小慕的证书。

“年小慕好歹是我的校友,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又担心小小姐,万一有一个不会照顾她的护工,那她的伤势……”方真依话只说一半,剩下的一半,故意留给大家去猜想。

管家的脸,直接黑了。

“年小慕,你自己说,你的课是不是真的只上了一半?”

“……”年小慕从听见方真依开口的那一刻,就有不好的预感。

这会儿听见她的话,心反而落回了肚子里。

“是。”干脆利落的一个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