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邪医林瀚

绝世邪医林瀚

小鸡泡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瀚将买房子的钱全部给了女友,只为给未来岳母治病。可是当他拿出戒指准备求婚的时候,却被女友毫不留情的给踹了!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原来那个女人自始至终为的都是金钱!失意青年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就在此时,林瀚获得了邪神传承,自此成为了医武双绝的大能!

主角:林瀚,洛诗曼   更新:2022-07-16 00: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瀚,洛诗曼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邪医林瀚》,由网络作家“小鸡泡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瀚将买房子的钱全部给了女友,只为给未来岳母治病。可是当他拿出戒指准备求婚的时候,却被女友毫不留情的给踹了!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原来那个女人自始至终为的都是金钱!失意青年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就在此时,林瀚获得了邪神传承,自此成为了医武双绝的大能!

《绝世邪医林瀚》精彩片段

“惠茹,你怎么那么狠心?为了救你妈,家里辛苦大半辈子给咱俩攒的房款都拿出来了,就差把我们老家房子卖了,你是蛇蝎心肠吗?”

“不好意思,之前那都是你一厢情愿,我就是那么现实,哼,你被我踹了!”

接着,对方挂了电话。

江城高铁站东门口,一位手捧鲜花着装一身工装男子,一时间不知所措,大脑犹如抽空一般,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

青年男子名为林瀚,今天是女朋友姜惠茹母亲出院之日,同时又是她生日,林瀚特意从外地奔赴而来,为了赶车来不及换身衣服,穿着一套工作服赶了过来,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

林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里面装着一枚戒指,原本计划着在姜惠茹生日这天向她求婚,如今一切成了浮云啊!

“恶毒的女人……”

林瀚不甘,接着打了个出租赶到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跑到病房,只见病房空无一人。

瞬间,林瀚恍然大悟。

“骗子……该死的骗子!”

林瀚心痛欲裂,手中的玫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怪我当初瞎了眼看上了你,你欺骗我可以原谅,父母辛苦大半辈子血汗钱,你必须偿还!”

突然,林瀚手机铃声响起。

“李阳?”

之前林瀚的同事,同在装饰公司做过,这个时候打过来,莫非有什么事?

林瀚皱眉,紧接着接通了电话。

“喂!瀚哥,我今儿在帝阁大酒店装置宴会厅看到了嫂子,你们订婚都不通知我?”

“你确定?那是姜惠茹?”

“确定,当时还不敢相信,特意走近了一下观看,确实是嫂子!行啊,瀚哥,想不到这么浪漫、这么豪横,时隔半年不见刮目相看啊!”

林瀚忍不住爆了出口,难怪那恶毒女子提出分手,想不到短短一个月时间给自己戴上了帽子。

“小李,回头再说,我有事情先挂了!”

挂了电话,林瀚直接向帝阁大酒店赶去。

酒店门楼处放置一个红色彩门极具喜庆,彩门正中央贴有:祝福姜惠茹生日快乐几个大字,旁边有一个易拉宝,上面是姜惠茹穿着露着双肩雪白色长裙照片,底端是宴会地址:二层201#宴会厅。

林瀚望着易拉宝上姜惠茹画像,轻蔑一笑:“呵呵,容颜确实漂亮,可是内心邪恶、肮脏至极!”

“喂,你哪来的?赶紧走,别影响了我们酒店形象!”

此时,门楼处一门卫见林瀚浑身脏兮兮的走了过来。

林瀚灵机一动,说道:“我是聚宝婚庆公司的,过来收拾道具的!”

而且说话的同时,林瀚有意用胳膊肘遮挡他工作服胸前的标志,如果被门卫察觉那就完了。

那门卫上下打量了林瀚一番,不屑道:“去吧,去吧!”

见状,林瀚走了进去,富丽堂皇的大厅彰显着贵族般气息,这里进出之人男的西装革履、女的气质高雅,唯有一身工作服的林瀚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一瞬间,引来众人眼球,无数目光投向林瀚流露出不屑之色。

林瀚没有在意,向着201#宴会厅走去,此刻宴会厅内已经人满为患,而且整个宴会气氛已经升华至高点。

台上,一位穿着玫瑰红西装的青年男子手捧玫瑰花正徐徐向另一位穿着雪白色长裙女子走来。

整个宴会厅灯光聚焦在二人身上。

望着这一幕,林瀚感觉到恶心至极。

正当,那玫瑰红西装男子正向姜惠茹表白时,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这宁静、浪漫一刻。

“姜惠茹,你个恶毒女子,你不怕遭报应吗?明明有男朋友还要勾搭他人,你还我父母的血汗钱!”

“还有……还有你母亲也是一骗子,你们母女俩合起伙来欺负老实人,我要揭开你们的真面目!”

林瀚双目圆瞪,愤怒到了极点。

众人目光纷纷聚焦在林瀚身上,见林瀚灰头土面的,一看就是土包子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姜惠茹和她母亲陈丽略选慌张,这家伙是怎么找过来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家惠茹已经给你讲的明明白白的,她已经与你分手了,赶紧走!”

“保安呢,保安赶紧把这神经病赶走!”

陈丽率先从前排坐位上站起来跑向林瀚。

“我尊重你叫你一声阿姨,想不到你们娘俩一样恶毒,你在医院做的手术、输的液、吃的药用的谁的钱?你还有脸说这话!”

“我们又没有强迫你,那都是你自愿的!”

林瀚满脸胀红,双拳紧紧攥着,恨不得现在杀了这对母女。


“无耻!我要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这副嘴脸。”

“姓林的,你闹够了没有?现在大伙都在,我郑重的宣布我姜惠茹爱的是陆帅,你如果留有一点颜面赶紧离开!”

姜惠茹大声咆哮着。

“呵呵!爱的人是陆帅?你还有脸谈爱这个字,你用我的钱时,怎么不说爱的人是他?”

林瀚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随即,往地毯上吐了口痰。

“你……你可恶!”

接着,姜惠茹对着面前青年男子娇滴滴说道:“亲爱的,他欺负人,呜呜呜……”

“真会装!”

林瀚对眼前的女人从外表到骨头渣已经完全看清,何止恶心透顶。

姜惠茹旁边身穿玫瑰红西装男子名叫陆帅,陆家少公子,在江城市也是有一定名气。

此刻,陆帅缓缓走向林瀚,目露凶光。

“臭乞丐,你耳朵聋了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癞蛤蟆能来的吗?”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配站在这里吗?”

“刚刚我女朋友说让你走,你不走,已经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你想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瀚身子微微一颤。

陆帅上下打量着林瀚,目光定格在林瀚胸前工作服上刻有的那四个字:鼎建工程!

“哟!原来这小子给我们家打工呢,真是冤家路窄啊!原来是我们家的一只狗啊,识相点给爷爷我磕三个响头,我可以勉强考虑继续让你当我们家的狗,不然……呵呵,让你当狗的机会都没有!”

“狗日的,欺人太甚,我给你们拼了……”

紧接着,林瀚一拳抡了过去。

但,陆帅轻易闪躲开。

“给脸不要脸啊,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算我头上!”

陆帅暴怒。

此刻,五六个黑衣保镖一拥而上,对着林瀚一顿拳打脚踢,根本不给林瀚反击的机会。

一旁姜惠茹得意洋洋,畅快至极!

至于宴会厅其他人没有一人过来拦架的,如看戏一般,还不时的拍手叫好!

“垃圾就是垃圾?还敢来陆少的订婚宴闹事!”

“就是,打死他都是轻的。”

“要我说,能教出来这种小畜生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这就说错了,没准有娘养没娘教呢!”

林瀚被打的吐血,一口一口的鲜血喷涌而出,不少血液顺着他的脖颈流入他胸前佩戴的黑色玉珠。

“废物一个,还跟我争女朋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几斤几两,兄弟们把他给我抬起来!”

林瀚被打的半死不活的。

“小子有志气,身子骨还挺硬!兄弟们,给我拿瓶白酒来,在这个有纪念性的日子,不能少了兄弟的祝福啊!”

随即,一名混混拿过来一瓶白酒递给了陆帅。

“小子,喝了这瓶酒我就放过你!”

“喝不喝!喝不喝!”

林瀚目露凶光死死的盯着陆帅,眼睛一眨不眨的。

“不喝是吧?我让你不喝!”

接着,陆帅把一整瓶酒倒在林瀚伤口处。

顺手,拿着打火机点燃了酒精。

“啊……啊……你们不得好死……”

整个宴会厅回荡着林瀚凄惨的声音,一会功夫晕死了过去。

陆帅指着他旁边两名黑衣男子说道:“把他给我扔出去,省的脏了本公子的眼。”

“是,陆少!”

两名黑衣男子驾着林瀚把他扔到了酒店对面垃圾堆里。

旁人见了,当作没有看到,甚至对林瀚投出鄙夷的目光。

生日宴会依旧举行。

…………

午夜时分,林瀚脖子上佩戴的黑色玉珠散发出诡异光芒,这一缕缕光芒犹如实质般在他整个身躯穿插纵横。若不是林瀚所趟之处有路灯遮掩,他身躯散发出丝丝光芒定会让人惊愕!

瞬间,林瀚紧闭的双眸陡然放大、收缩,无数纷杂记忆强势入驻他的大脑……

上古年代,邪神陨落,一缕残魂几经万年附身于此。

前世他以医修道,千年苦修,修得正果,飞升成仙,君临天下,一代邪神……

邪神自创医道盛典,银针十九,焚魂莫欺--《焚魂十九针》

狂涌般记忆冲刺着林瀚整个大脑,快速流动,医道盛典《焚魂十九针》那看似不规则法则却给人磅礴、恢弘、大道归一的感觉。

顷刻间,林瀚苏迷迷糊糊的醒来,晃了晃大脑,刚刚那如洪水般强势入驻的记忆依然清晰般烙印在他脑海中。

“莫非刚刚那一切是真的?”


林瀚还来不及想,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揉了揉双眼,看向周围一切。

“垃圾堆,竟然旁边还一坨,还冒着烟,看情形是刚拉不久,我草,真是熏死人不偿命啊!”

林瀚差点恶心呕吐,随即站了起来。

“咦?明明记得晕死前那几个保镖把自己四肢殴打残废,险些丧命,现在竟然好了?”

林瀚欣喜,更加确定刚刚那股记忆是真的,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晚上10点钟,那对狗男女已经离开。

如今,林瀚已传承邪神记忆,得医道圣学《焚魂十九针》,不仅如此还传承了邪神血脉。虽然他现在法力、道心、修为乃至神通空空如也,但他现在得邪神血脉意味着可马上汲取天地间精华--灵气,一旦灵气入体,滋养肉体、器官、经脉,进行伐毛洗髓,意味着林瀚真正的踏入武道修者第一步。

“陆帅、姜惠茹一对狗男女,我一定不会饶过你们,今日所受耻辱我定十倍、百倍奉还!”

林瀚目眦欲裂,望着眼前的帝阁大酒店,释放出浓浓的杀气,当务之急,他必须尽快找一个灵气充沛地方加速修行,成为一名真正的武修!

如此,才有报仇的资本。

但就在这时一辆120急救车赶了过来停在了帝阁大酒店门楼旁。

车上下来四名护工及一名医生,抬着一副担架及拿着各种医疗设备冲进了帝阁大酒店。

一会功夫两名护工抬着一位老太太缓缓走了出来,躺在担架上的老太太气若游丝,好似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旁边一路跟随过来的有一位着装一身中山装老者,年龄看起近80岁高龄了,咋眼一看必定不是一般人。

“洪大夫拜托了,救救我老伴!”

“不好意思伯父,我确实已经尽力了,伯母目前脉搏已经停止跳动,希望不大!”

担架旁边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叹了叹气说道。

“哎,真是可怜啊!听说今天是两个人的50周年结婚纪念日,好好的一桩喜事变成了丧事啊,痛心啊!”

“那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是不是洪纲?听说他可是咱江城内的医学顶级专家,要是他下了病危通知,那可是板上钉钉事了。”

“没错,是他!”

“哎,真是晦气啊!本来是参加喜事的,不料赶上了丧事!”

周围围观的人不断的嘀嘀咕咕。

…………

林瀚凑上前去,双目锁定在老太太头顶百会穴处,一丝微光在缓缓跳动,即将熄灭,再晚怕是真的无力回天了。

林瀚医承邪神至强医道,自然可以通天眼、观气相,怕是纵观整个华国也恐难找到第二人!

“老太太还有生命迹象,我可以救她!”

此刻,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传入众耳!

林瀚从众人中穿插过去,来到担架旁。

众人目光投向林瀚,见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纷纷露出鄙夷神色。

“你是谁?莫要口出狂言,无中虚有!”

洪纲看向浑身脏兮兮的林瀚,就如同看一个神经病。

“这人是不是神经病?之前路过的时候看他还躺在垃圾堆里睡大觉,现在醒了,想必发神经呢。”

“就是,我市经常出现神经不正常的人晚上睡垃圾堆,哎,江城的治安也不好好管管,影响市容啊!”

“臭死了,赶紧走!”

“咦,看他怎么眼熟呢?”

…………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的。

林瀚也没在意,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

“哪里来的垃圾,大言不惭,你是不是饿疯了,别在这捣乱了!”

老者压根也没相信林瀚说的是真的,从整体形象看上去岂能像医生,臭要饭的还差不多。

“老爷子,相信我……”

林瀚还未说完,刚要伸手向老太太手腕处探去。

洪纲当即把林瀚扯到一边去,恨不得给他一脚

“臭要饭的你想干什么?赶紧拿开你的脏手!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啊,人都已经归天了,还在这臭显摆,滚一边子去!”

“如果你一再阻挡,你就是杀死老太太的罪魁祸首!”

林瀚咬牙切齿,语气很是坚定,接着又说道:“你好歹也是一名医生,你这素质真是有损医界耻辱!”

“我有损医界耻辱是吧?大伙也都在,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我倒是要瞧瞧你怎么让人起死回生,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救不回来,必须拿你性命陪葬!”

“对,拿这神经病陪葬!”

众人也看不下去林瀚在这胡乱吹牛。

“你们闹够了没有,我老伴都死了还不能安生!”

老者雷霆大怒。

“不好,那老太太头顶上那道光马上要熄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