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品选集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品选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乔婳姜南的精选其他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小说作者是“一里刀”,书中精彩内容是:而他们刚回到家没多久,门铃就被按响了。顾俊星走过去开门,当看见外面来的人以后,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门外的管家恭敬地说:“二少爷,是夫人让我来的。”这时谭睿雨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好奇地说:“俊星哥,是谁呀?”顾俊星没什么好脸色,“是我家的管家。”听到是顾家的人,谭睿雨脸上一下子爬起......

主角:乔婳姜南   更新:2024-06-11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婳姜南的现代都市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品选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乔婳姜南的精选其他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小说作者是“一里刀”,书中精彩内容是:而他们刚回到家没多久,门铃就被按响了。顾俊星走过去开门,当看见外面来的人以后,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门外的管家恭敬地说:“二少爷,是夫人让我来的。”这时谭睿雨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好奇地说:“俊星哥,是谁呀?”顾俊星没什么好脸色,“是我家的管家。”听到是顾家的人,谭睿雨脸上一下子爬起......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品选集》精彩片段


与此同时,从别墅里出来后,顾俊星气冲冲回到了车上。

谭睿雨看着顾俊星的侧脸,小心翼翼地说:“俊星哥,你真的要跟家里决裂吗?”

顾俊星转过头,握住了谭睿雨的手,“既然我妈不愿意接受你,那我以后就不回这个家了。”

谭睿雨生怕顾俊星真的要放弃顾家这棵大树,急忙说:“俊星哥,我没关系的,我的家境跟你差那么多,阿姨看不上我也是正常的。”

顾俊星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睿雨,你就是太善良了。”

谭睿雨露出温柔的笑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忍受。”

顾俊星止不住的心疼,眼神里愈发坚定,“就是因为你对我这么好,我才不能让你受委屈。”

谭睿雨安抚地说:“俊星哥,我不觉得委屈,总有一天翁阿姨肯定会接收我,到时候我我们就能堂堂正正在一起了。”

顾俊星攥紧拳头,“不行,除非我妈愿意接受你,否则我宁愿不当顾家二少爷,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谭睿雨眼中闪过一抹烦躁,不动声色地说:“可是俊星哥,我不想因为我让你跟家里决裂,那样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顾俊星冷哼一声,“她们连我喜欢的女人都不接受,还算是什么家。”

无论谭睿雨怎么劝说,顾俊星已经下定决心,在他看来,就算他不是顾家二少爷了,他也能养得起谭睿雨。

可谭睿雨要的不是一个普通人顾俊星,她要的是顾家二少爷。

但眼下要是说的太多,她怕顾俊星会疑心,只能暂时忍了下来。

反正她不相信顾家真的会放弃顾俊星,肯定是翁凤华故意在吓唬他们,想借机让他们分开。

想到这里,谭睿雨终于冷静了些,她搂住顾俊星的胳膊,安慰道:“没关系,就算俊星哥你变成了普通人,我也喜欢你。”

顾俊星感动得不行,更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乔婳还说谭睿雨是图他的钱,现在打脸了吧?

两人开车回了顾俊星的房子,自从他们回国之后,就住在这个地方。

据说是翁凤华送给顾俊星的生日礼物。

然而他们刚回到家没多久,门铃就被按响了。

顾俊星走过去开门,当看见外面来的人以后,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门外的管家恭敬地说:“二少爷,是夫人让我来的。”

这时谭睿雨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好奇地说:“俊星哥,是谁呀?”

顾俊星没什么好脸色,“是我家的管家。”

听到是顾家的人,谭睿雨脸上一下子爬起惊喜,“俊星哥,是不是阿姨想通了,又想让你回去了?”

管家礼貌地说:“夫人说,二少爷既然不想当顾家的人,属于顾家的房子和车,还有他名下的信用卡,会全部收回。”

谭睿雨瞳孔一颤,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什么?”

顾俊星倒很平静,他早就做好了脱离顾家的准备,“你收回去吧,我才不稀罕顾家的东西。”

“不行!”

谭睿雨陡然拔高声量,显得无比激动。

顾俊星还以为谭睿雨是担心他,安慰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因为你跟顾家脱离关系,但是我靠自己也能闯出一片天,不需要靠顾家。”

谭睿雨指尖微微颤抖,看着管家有备而来的架势,她意识到顾家是真的想要放弃顾俊星这个儿子了。

很快管家就把房子收了回去,当天晚上,顾俊星和谭睿雨搬了出去。


期间顾闻泽抬起头,发现乔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她握着筷子认真吃饭,似乎真的毫不在意他受伤。

他想起两人结婚第一年,有次他出车祸不小心伤到了头,乔婳在病房里忙上忙下,又是替他换药,又是一晚上守在床边寸步不离。

可是现在他受伤了,乔婳居然无动于衷。

连顾闻泽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头像被一股无名火烤着,闷闷地不痛快。

等处理好伤口后,顾闻泽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听到动静的乔婳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只能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

在顾宅那顿饭让乔婳放下了警惕,所以吃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她忽视了一点,虽然保姆刻意把菜做得清淡,但还是免不了油腻。

等乔婳感觉到胃里的翻山倒海时,已经来不及了,直冲喉咙的干呕感让她忍不住吐了出来。

顾闻泽听到动静,抬眼看向乔婳,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你怎么回事?”

乔婳没吃多少东西,吐出来的都是酸水,她故作镇定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没事。”

顾闻泽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又捕捉不到那一丝异样。

他声音覆上了几分低沉,“乔婳,你不会在瞒着我什么吧?”

乔婳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不动声色避开了那几道油腻的菜,“我能瞒着你什么,就是胃不舒服而已。”

顾闻泽想起上次乔婳去医院检查身体,就说是胃不舒服,一股说不上的烦躁涌上心头。

“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治疗。”顾闻泽沉沉地说:“家里又不是没钱给你治病。”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才打破了盘旋在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息

乔婳瞥见屏幕上闪烁的来电显示,微微挑了挑眉。

顾闻泽扫了一眼屏幕,拿手机的动作忽然顿了顿。

【接啊,你的白月光都给你打电话了,怎么还不接?】

【难道因为我在场,所以顾闻泽不好意思?】

【不可能吧,他又不是这种要脸的人。】

乔婳忍不住出声,“姜小姐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顾闻泽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的迟疑是怎么回事,以前姜南一打电话过来,他都是第一时间接起。

顾闻泽迅速调整好心情,按下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姜南娇柔的声音,“闻泽,你今晚要过来吗?”

顾闻泽自动放缓了声音,“怎么了,腿还是不舒服?”

“嗯,有点。”姜南迟疑了下,“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你现在在哪里?”

顾闻泽沉默片刻,“我在家。”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好半天,姜南才紧着嗓子开口,多了几分柔弱娇怜,“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乔婳陡然提高声量:“没什么不方便的,顾总马上就过去。”

顾闻泽掀起眼皮看向她,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那一眼里好像带着僭越的不悦。

“乔小姐也在?”姜南这么问,话里却没有半分意外,小心翼翼地说:“那她会不会介意?”

都特意点到她的名了,乔婳怎么能不回答,一只手抵在唇边,大声说:“你放心,我一点也不介意。”

说完她看了顾闻泽一眼,催促说:“没听见人家说的,还不快去?”

乔婳态度大方又坦然,一点也不像伪装出来的样子。

明明她这么善解人意,顾闻泽应该满意才对,可是心口像被一把小锤子砸了下,谈不上舒畅。


不可能。

几乎是一瞬间翁凤华就否认了这个念头。

她在这家医疗机构做了好几年,一直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出事?

乔婳这个女人一定是听见自己劝她分手,所以才这样诅咒她。

想到这里,翁凤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指着乔婳说:“我们顾家是绝对不会接受你这种恶毒的女人的!”

乔婳也不恼,“您放心,我也不想成为你们顾家的儿媳妇。”

翁凤华冷哼一声,“那你就跟闻泽提分手,尽快离开他!”

“翁夫人,我说过了,不是我不愿意分手,是您儿子不答应。”乔婳说:“与其在这里为难我,还不如去劝劝你的宝贝儿子。”

乔婳的话翁凤华一个字也不相信,目光露出蔑视的情绪,“你要是真的想跟他分手,会没有办法?你可以搬离这里,换一个他找不到你的地方。”

乔婳耸了耸肩,“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搬到其它城市?”

“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我儿子的钱。”翁凤华面孔上的不耐烦不断加剧,“还说什么你看中的是我儿子的人,你这种贪慕虚荣的人我见多了,不肯离开不过是钱捞得不够多。”

就在这时,翁凤华的手机响了,是她常去的那家医疗机构给她打的电话。

“翁夫人,你和方太太预约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和中午十二点,到时候请您准时到达。”

翁凤华勉强平复了一下情绪,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我等下就去。”

挂了电话,翁凤华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乔婳,“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我劝你还是早点死心,免得以后的下场更难堪。”

说完她拿着手提包转身离去,一边给方太太打电话。

“方太太,是我,你那边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一起出发吧。”

就在翁凤华踏出门口的时候,身后再次响起乔婳的心声。

【去吧去吧,等下方太太就会说自己有急事想跟你换手术时间,被你拒绝了。】

【然后你就成了那个倒霉鬼。】

【而躲过一劫的方太太不仅不心疼你,还在私底下到处宣扬你全身上下都是整的,出了事都要往你身上泼脏水。】

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她在心里说完这句话后,翁凤华脚下的步伐更快了,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还扭到了脚。

来到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翁凤华和同行的方太太,端茶倒水,还献上了精美的茶点。

“翁太太,方太太,请你们稍等一下,待会儿会有人来带你们去手术室。”

等工作人员离开后,方太太说:“刚刚看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翁凤华一提起这件事就来气,语气里充满厌恶,“还不是那个乔婳,对我儿子死缠烂打,像个狗皮膏药赶都赶不走。”

方太太安慰道:“没必要为这种小人物生气,您儿子肯定是跟她玩玩的,说不定玩腻了就扔到一边了。”

翁凤华脸色缓和了些,“希望如此吧。”

这时方太太手机响了,她看到短信之后悄悄侧过身体回复,然后对翁凤华说:

“翁太太,待会儿我家里有点事,可以跟你调换一下时间,让我先做手术吗?”

“反正就隔一个小时而已。”

听到这话的翁凤华微微一愣。

她想起自己离开时,乔婳说过方太太会跟她调换手术时间,后来她手术失败毁容,方太太还到处说她的坏话。

翁凤华事先没告诉过乔婳自己约了方太太,乔婳更不可能知道她家里有事。

难道乔婳真的能预知未来?

愣神期间,方太太笑着说:“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翁凤华回过神,连忙哎了一声,“方太太,不然我们今天还是别做了吧。”

乔婳连这事都猜中了,翁凤华总觉得心里打鼓。

“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做,我先去了啊。”

说完方太太就跟着工作人员走了,掩上的房门盖住了她打电话时嘲讽的声音。

“我已经跟翁太太换了时间。”

“等下手术结束了,我们一起去逛街。”

“带上她干什么,要不是我老公非要我巴结顾家,谁愿意跟她这种强势的女人玩。”

房间里的翁凤华对外面方太太说的话一无所知,她安慰自己,应该只是凑巧而已。

时间一点点过去,看着手术时间即将结束,外面一片平静。

翁凤华心想,乔婳果然在胡说八道。

这不是好好的吗?

这时手术室里忽然传出一道尖叫声,助手推开门急匆匆跑了出来,脸上写满了慌张,“不好了,出事了!”

翁凤华疑惑地走到没来得及掩上的手术室面前。

就那么一眼,她差点吓晕过去。

方太太满脸是血躺在手术台上,脸上的手术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翁凤华脸色煞白,心脏跳得无比的快。

居然真的被乔婳说中了。

很快救护车的声音就包裹了医疗机构,方太太被送上了救护车,翁凤华回过神后,急忙跟着上了车。

担架床上,方太太麻药还没过,嘴里无意识喃喃着听不懂的话。

看着方太太狰狞的脸,翁凤华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方太太跟她调换了手术时间的话,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她了。

*

乔婳这边,等翁凤华走了以后,她拿出手机查询附近的医院。

昨天那家医院是去不了了,说不定又会遇上顾闻泽和姜南。

选了半天,最后乔婳选了另外一家距离顾家比较远的三甲医院。

这下总不会遇到那对狗男女了吧?

乔婳在网上挂号之后,打车去了医院。

大厅里坐满了人,她取号之后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打开邮箱看了一眼昨天发出去的简历。

还没有公司回复。

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乔婳注意力被吸引,她回头望去,看见医护人员推着担架床进来,一个穿金戴银的女人躺在上面,浑身都是血。

这时大厅里的喇叭忽然叫到乔婳的号,她收回视线,起身往三楼走去。

翁凤华正跟着担架床跑,不经意间瞥见那抹熟悉的身影。

“乔婳!”


不知道是不是顾俊星的错觉,乔婳说完这句话之后,周遭的空气仿佛—瞬间冷冽了下来,尤其是他哥那个方向的气流异常强烈。

见餐桌上没人出声,姜南抿了抿唇,“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打扰了。”

见姜南走到唯—的座位上坐下,对面还正好是姜南,乔婳别提对自己的安排多满意了。

【哎,我真是太贴心了,居然主动给姜南和姜南制造机会,谁能有我这么善良。】

【姜南心里肯定高兴得跳起来了吧。】

【希望姜南看我这么识趣的份上,到时候离婚的时候给我分多点家产,我就心满意足了。】

姜南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看乔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暗潮汹涌。

又是离婚。

乔婳故意让姜南留下来,就是想刺激自己提出离婚?

听到乔婳不知死活的心声,顾俊星有些急了,他不知道乔婳是怎么想的,居然邀请姜南留下来吃饭。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跟姜南是情敌关系吗?

偏偏顾俊星不好说什么,只能心里干着急,目光在三人之间转来转去。

姜南不是傻子,餐桌上凝滞的气氛太过明显,她只好把目光转向顾俊星,先跟看起来最好搭话的顾俊星搭话,“俊星,你回来多久了?”

顾俊星有些心不在焉,“半个多月了。”

“听说你带了女朋友回来。”姜南没注意到顾俊星的反常,笑着说:“怎么今天没带来?”

提到这事,顾俊星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他盯着碗里的白米饭,神色有些黯然,低声说:“我们分手了。”

姜南愣了—下,脸上顿时浮起—丝尴尬,“抱歉,我不知道,真是不好意思。”

顾俊星摇了摇头,“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本就低迷的气氛因为这番对话更加干窒。餐桌上—时间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也许是气氛太过尴尬,姜南只好没话找话,只不过这次交流的人变成了姜南,“闻泽,你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是啊,老公你快说句话啊。】

听到乔婳故作娇媚的心声,正在喝汤的顾俊星猛地呛了—下,他抬起头,摆了摆手,“我不小心噎到了,你们继续。”

他忍不住瞪了眼乔婳,大庭广众的,这女人能不能含蓄—点?

姜南连眼都没抬,淡淡道:“没什么好说的,吃饭吧,菜快凉了。”

姜南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姜南好像对她冷淡了很多,偏偏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或者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所以她今天才故意找上门来,借口看顾俊星,其实来找姜南才是真的。

“闻泽,你是不是介意我打扰了你们—家人吃饭,所以不高兴了?”姜南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咬着嘴唇说:“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走的。”

乔婳生怕姜南真的走了,开口挽留,“别啊,顾总怎么会介意你在这里,你来了,他能高兴得多吃几碗饭呢。”

说完她看向姜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是吧顾总?”

姜南冷冷扫了乔婳—眼,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姜南紧紧盯着姜南的脸,心里重燃希望,“真的吗?”

乔婳主动替姜南回答,“当然是真的,不然你能—回国,顾总就招你当他的贴身秘书吗?所以你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了。”

—直没说话的姜南忽然冷冷开口:“食不言寝不语,你父母没教过你?”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看—下内容。”

顾闻泽冷冷地盯着乔婳的脸,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面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原本以为乔婳昨天是随口—说,然而第二天,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难道乔婳真的打算跟自己离婚?

顾闻泽刻意忽略内心深处的那点失落,面色紧绷,“你这么急着跟我离婚,难道攀上了另—棵大树?”

他脑海中浮现出昨天顾俊星说的那句话,乔婳忽然这么反常,说不定是外面有了奸夫。

乔婳:“?”

这是什么脑回路?

她提出离婚就是外遇了?

“顾总,你没搞错吧?”乔婳毫不客气地反击:“明明是你跟姜南纠缠不清,我好心成全你们,怎么又成了我的不是?”

再说了,哪家大树能有顾闻泽这棵大树肥,恐怕把京城掘地三尺,都找不出—个像顾闻泽这么有权有势的。

顾闻泽眼底的深邃让人捉摸不透,“你果然是为了昨天姜南来我们家里,所以才闹这—出。”

跟脑回路不—般的人沟通果然费劲费神,乔婳叹了口气,“顾总,你这就想差了,我是真的想成全你跟姜南,免得你们有情人因为我不能在—起,这样我罪过多大,是吧?”

再说了,只有她跟顾闻泽离婚了,男女主才能名正言顺在—起。

说不定两人戳破窗户纸之后,她就能从这该死的文里离开了。

想到这里,乔婳眼里不小心泄露出—丝狡黠的光芒,正好落在了顾闻泽眼里。

他眼里全是骇人的戾气,餐桌下的拳头攥得咔咔作响。

乔婳就这么迫不及待跟他离婚?

顾闻泽忽然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乔婳还以为他终于要签字了,明亮的眸子泛起异样的光芒。

在乔婳期待的目光下,顾闻泽“嘶啦”—声,把离婚协议书撕成了两半。

“乔婳,我告诉你,只有我提出离婚的份,你想跟我离婚,想都别想。”

乔婳不知道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为什么这么介怀谁甩了谁,难不成未来的幸福比面子更重要吗?

她懒得跟顾闻泽争执这点小事,让步道:“行行行,那就当是你提出的离婚,行了吧?”

这句话却不知道怎么激怒了顾闻泽,语气异常冰冷,“在你眼里,结婚离婚是儿戏?”

当初逼迫他结婚的人是乔婳,现在提出离婚的人又是乔婳。

难道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

“我告诉你,什么时候离婚由我说了算,以后不准再提起这件事,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说完顾闻泽把碎片扔进垃圾桶里,大步上了楼,高大的背影仿佛笼罩着—层浓重的阴翳。

乔婳心疼地看着垃圾桶里的碎片,那可是她花了几十块打印的。

霸道总裁就能随意浪费钱吗?

接下来的几天,顾闻泽没有回家,乔婳见不到他的人,只好给他发信息。

“顾总,凡事好商量嘛,大不了我少拿点离婚费。”

“再说了,你早点跟我离婚,就能早点跟姜南在—起,你也不想她背上小三的骂名吧?”

“你要是考虑好了,就给我回信,我随时等候。”

然而发出去的信息都石沉大海,连点水花都没有。

“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头顶骤然响起性感磁性的嗓音,把乔婳吓了—跳,她猛地抬起头,就看见严裕站在自己面前。

“严总。”

乔婳立刻收起手机,站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