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顾闻泽乔婳,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里刀”,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公司闹得那一通,让姜南下不来台,为了安抚姜南,这才送给了她一条项链。难怪昨天顾闻泽那么晚才回来,原来是去给白月光送项链了。乔婳发自内心地说:“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姜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闻泽也这么说,他说没人比我更适合戴这条项链了。”话音落下,乔婳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赞同地点了点头。姜南不由得咬紧嘴唇,似乎没想到乔婳......

主角:顾闻泽乔婳   更新:2024-06-11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闻泽乔婳的现代都市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顾闻泽乔婳,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里刀”,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公司闹得那一通,让姜南下不来台,为了安抚姜南,这才送给了她一条项链。难怪昨天顾闻泽那么晚才回来,原来是去给白月光送项链了。乔婳发自内心地说:“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姜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闻泽也这么说,他说没人比我更适合戴这条项链了。”话音落下,乔婳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赞同地点了点头。姜南不由得咬紧嘴唇,似乎没想到乔婳......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扔下这句话后,顾闻泽就出门上班了。

乔婳没把顾闻泽的威胁放在心上,她根本不打算去顾闻泽公司上班,更不可能去找姜南的麻烦。

再说了,姜南不找她麻烦都谢天谢地了。

吃完早餐,乔婳听见邮箱传来提示音,她打开一看,有两家公司给她回复了信息,让她下午去参加面试。

乔婳一时间把引产手术抛在脑后,立刻准备下午的面试。

然而乔婳当了三年家庭主妇,衣柜里全是日常穿的衣服,连套正式一点的西装都没有。

没办法,乔婳只好打车去了趟附近的商场,准备买两套面试穿的西装。

等到了商场,她发现带牌子的衣服都贵得吓人,随便一件都要上千块。

这些年原主没有工作,又碍于自尊不肯跟给顾闻泽伸手要钱,只能偶尔做些零工赚钱,手上不算太充裕。

乔婳最后选了一家比较平价的女装店。

她挑了套中规中矩的西装,从试衣间出来后,销售眼前一亮。

“小姐,你穿这套衣服真好看,我在这里做这么多年,很少见到有人能把西装穿这么好看的。”

乔婳看得出销售是发自真心的夸赞,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得不说原主这张脸挑不出一丝瑕疵,五官就像是女娲的完美之作。

也许是为了衬托男主对女主海枯石烂的爱,作者特意把乔婳这个女配刻画得倾国倾城,不仅脸蛋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吊打一众娱乐圈明星,就连身材也火辣性感。

当初顾闻泽愿意跟乔婳结婚,除了床照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乔婳这张脸,还有魔鬼身材。

乔婳心想,有这张脸,想要什么男人没有。

也不知道原主为什么非要吊死在顾闻泽这棵树上。

就在乔婳让销售把衣服包起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乔小姐,这么巧,你也在这里逛街?”

乔婳回过头,看见姜南出现在身后,正微笑看着她。

她心想,这姜南真是阴魂不散,去哪里都能见到她。

乔婳点点头,“是挺巧,你也来逛街?”

姜南保持着笑容,“嗯,我马上要到闻泽公司上班了,所以来挑两套上班穿的衣服。”

乔婳这才想起这茬,“哦,这样啊。”

姜南观察着乔婳脸上的表情,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抱歉,我不知道闻泽没跟你说我去他公司上班的事情,你不会不高兴吧?”

“不高兴?”乔婳疑惑道:“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姜南抿了抿唇,“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闻泽有误会,我去他公司上班,你心里一定不舒服。”

乔婳拍了拍姜南的手背,趁机摸了一把,“怎么会,你能给他当秘书,我实在太开心了。”

女主主动赶进度,乔婳别提多感动了。

就好比上班的同事熬夜赶方案,结果把成品的名字写成你的,简直就是白捡的便宜,谁能不高兴。

姜南盯着乔婳的脸,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破绽,可是乔婳的笑容真心实意,好像真的为她去顾氏集团上班发自内心地高兴。

姜南眉头不易察觉地拧起,僵硬地挤出一抹笑容,“是吗,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你不高兴,又因为这件事跟闻泽吵架。”

乔婳害了一声,“这你就想多了,我跟他有什么好吵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话落在姜南耳朵里却成了挑衅,她眼底闪过一抹冷然,不过转瞬即逝,“有你这句话,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了。”

乔婳握紧了姜南的手,语气意味深长,“你一定要放心大胆的“做”,千万别顾忌我。”

见乔婳怎么挑衅都不动怒,姜南眼球转了转,扯下领子露出里面的项链,“对了,这是闻泽昨天送给我的项链,一条都要六位数。”

“我觉得太贵重了,想让闻泽收回去,可是他非要送给我,我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

乔婳闻言看了眼姜南脖子上的项链。

估摸着是翁凤华在公司闹得那一通,让姜南下不来台,为了安抚姜南,这才送给了她一条项链。

难怪昨天顾闻泽那么晚才回来,原来是去给白月光送项链了。

乔婳发自内心地说:“这条项链很适合你。”

姜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闻泽也这么说,他说没人比我更适合戴这条项链了。”

话音落下,乔婳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赞同地点了点头。

姜南不由得咬紧嘴唇,似乎没想到乔婳会是这个反应,跟以前那个一激就火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就在这时,她瞥见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高大身影。

姜南心里一动,她忽然摘下脖子上的项链,递到乔婳面前,“乔小姐,你想看看这条项链吗?”

乔婳不仅没接,还后退一步,“不用了。”

小说里一般这种时候小白莲就该动坏心思了,她可要离远点,免得又被算计。

姜南却上前一步,淡笑道:“乔小姐,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闻泽送给我的,就算你拿走也没什么的。”

“真的不用了,我不感兴趣。”

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起来,一时间手里的东西被推来推去。

眼见那人越走越近,姜南愈发着急,情急之下,她直接把项链塞到乔婳手里。

做这个动作时,她故意一个虚晃,项链从乔婳手边擦过,直直地往下坠。

结果显而易见。

下一秒,姜南眼眶就红了,嘴唇咬出一道浅浅的痕迹,“乔小姐,你有气可以冲着我出,为什么要毁坏闻泽送我的礼物?”

走到跟前的顾闻泽忽然听见这句话,他眉头拧起,抬起头看见姜南朝着对面的人话带哽咽控诉着什么。

再仔细一看,姜南面前的人居然是乔婳。

顾闻泽面色骤然一沉。

他今天早上才警告过乔婳不要找姜南麻烦,没想到下午她就忍不住了。

顾闻泽正要发作,然而当他走上前时,却不由得停下脚步。

姜南迟迟没等到顾闻泽动怒,她心里觉得奇怪,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却见到顾闻泽面色有些古怪。

顺着顾闻泽的视线望去,她看见乔婳弯着腰,那条掉落的项链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她的手心里。


严裕?

乔婳记得原书里出现过这个人物。

不过是在原主去世之后,当时她孤零零死在医院里,顾闻泽却不愿意来替她收尸,最后医院不知道从哪里联系到了严裕,还是他替原主火化,又举办了葬礼。

原书里对严裕的笔墨并不多,只知道他跟乔婳是同个系的同学。

乔婳尴尬地笑了笑,“哦,是你啊,你变化太大了,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严裕眼里带着一丝笑意,“我还以为你故意装作不认识我。”

乔婳摆了摆手,“怎么会,这不是太久没见了吗?”

严裕沉吟了下,“刚才在里面看见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

严裕这么一说,乔婳忽然想起刚才的事情,好奇道:“你在这里当面试官?”

严裕眼里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点了点头。

乔婳哦了一声,看来她这同学混得还不错。

严裕温和地说:“待会儿有空吗,这么久没见了,一起喝杯咖啡吧。”

乔婳本能地抗拒,她又不是原主,对于大学的事情半知半解,等下聊天的时候露馅怎么办。

见乔婳有些迟疑,严裕说:“不方便?”

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她从严裕脸上捕捉到一丝期待。

反正就喝杯咖啡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乔婳没再拒绝,“那我们走吧。”

来到附近的咖啡厅,服务员端来两杯咖啡,乔婳说了声谢谢。

严裕注视着她的脸,“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乔婳想了想原主这三年的生活,实在算不上好。

不过这种事情没必要跟外人说,她点了点头,“还行。”

严裕看她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复杂,“听说你结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乔婳礼貌地说:“谢谢。”

严裕话里带着几分迟疑:“你老公对你好吗?”

乔婳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挺好的。”

严裕若有所思地说:“三年前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听说你结婚了,还有些意外。”

原书里,乔婳大学毕业后,就进了一家知名企业工作,未来充满光明。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辞职了,成了全职主妇。

乔婳配合地说:“我也挺意外的。”

严裕以为乔婳的意思是这么快结婚是意外,他换了个话题,“怎么突然想出来找工作?”

乔婳总不能说她准备跟顾闻泽离婚,所以先给自己找条后路。

她找了个借口,“太久没工作,感觉都跟社会脱轨了,所以出来找点事做。”

严裕笑了笑,“这样也好。刚才你面试的时候,感觉你的口才比大学好了不少。”

乔婳心想,这副躯壳里面换了个灵魂,能不好吗?

两人聊起大学的事情,幸好原书里对原主的大学生活有描写过一二,所以乔婳不至于露馅。

两人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严裕说:“我们留个号码吧,以后方便联系。”

乔婳点点头,正要报自己号码的时候,忽然卡壳了。

她只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不记得原主的。

见乔婳这副样子,严裕猜到她忘了自己的手机号,笑着打趣,“你的记性还是这么差。”

最后还是严裕拿了乔婳的手机打给自己,很快口袋里的铃声响起,随即挂断。

严裕把手机还给乔婳,“通话记录第一个就是我的号码,以后我们可以常常联系。”

乔婳笑着嗯了一声,“好。”

两人在咖啡厅门口分别,乔婳打车回家,没有注意到严裕站在原地始终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目光深邃而复杂。

别墅里灯火通明,乔婳踏进客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高大人影。

见到乔婳回来,顾闻泽眉头不易察觉皱起,“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乔婳脱下西装外套,露出里面修身的白衬衫和包臀裙,更显傲人身材,明明一寸肌肤都没露,却无端冒出种禁欲的美感。

“我不是跟你说我去面试了吗?”

顾闻泽目光落在乔婳身上,多了几分深邃,他很快把视线转开,语气冷硬,“我当然知道你去面试,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乔婳敷衍地说:“多面试了几家,所以就晚了点。”

顾闻泽自然能察觉出乔婳话里的冷淡,这段时间乔婳对他说话似乎越来越敷衍了。

莫名的,他心口有些不舒服。

顾闻泽沉默片刻,“面试结果怎么样?”

乔婳觉得挺稀奇的,以前顾闻泽从来不会过问原主的事情,今天居然主动关心她。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顾闻泽居然会关心我。】

【还是说他被姜南传染了感冒,脑子烧坏了?】

顾闻泽唇角抿成一条直线,似乎隐忍着什么。

乔婳没有注意到,自顾自地说:“面试官让我回来等通知,还不知道能不能被录取。”

顾闻泽不太意外,以乔婳的本事,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找不到就找不到,顾家又不是养不起你。”顾闻泽淡漠开口,语气仿佛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简单。

【这话说的,好像结婚这三年来顾家给了我多少钱一样。】

【再说了,到时候我们离婚了,谁来养我?】

【难道靠你这个前夫?姜南估计会不愿意吧,到时候再使些什么手段把钱要回去,说不定还要往我头上泼脏水。】

【都说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我还是靠自己比较靠谱。】

乔婳微微一笑:“不用了,我有手有脚,找份工作还是可以的。”

乔婳油盐不进的态度让顾闻泽面容转阴,他冷笑一声,“希望到时候你找不到工作还能这么嘴硬。”

乔婳撇了撇嘴,没再跟顾闻泽争执,她来到餐厅,看见餐桌上空空如也。

别说晚餐,连灰尘都没见到。

乔婳疑惑地抬头看向保姆,“晚餐呢?”

保姆说:“顾总让我今晚不用做晚餐。”

乔婳顿了顿,回头看向身后的顾闻泽。

【顾闻泽该不会因为下午在商场的事情,所以故意惩罚我吧?】

【销售都说了是姜南主动把项链摘下来给我的,他怎么这么不分青红皂白?】

【早知道就在外面吃完再回来了。】

【不知道现在我走还来不来得及。】

见乔婳只是没个晚餐就脑补那么多,顾闻泽眼皮跳了跳,声音低沉:“我妈叫我们今晚回家吃饭,顾俊星回国了。”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乔婳挑了挑眉,倒是旁边的翁凤华脸色不太好看。

她直接推开门,里面的对话声顿时戛然而止。

见到翁凤华出现,顾闻泽皱起眉头,“妈,你怎么来了?”

翁凤华目光从姜南脸上扫过,落回顾闻泽脸上,语气不太好,“我没事就不能来?”

顾闻泽眉心微动,没有说话。

倒是姜南站了起来,主动打招呼,“翁阿姨,您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跟闻泽好下去接您。”

翁凤华话里多了几分冷淡,“不用了,我跟我儿媳妇一起来的。”

听到“儿媳妇”这三个字,姜南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目光越过翁凤华肩膀,这才看见她身后的乔婳。

旁边的顾闻泽幽暗的目光沉了几分,“你怎么来了?”

翁凤华对这句话有些不满,“你这是什么话,你老婆来看你,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再说了,别人都能来,她就不能来?”

听出翁凤华话里的意有所指,姜南捏紧了手指,“翁阿姨,你误会闻泽的意思了,他只是有些惊讶而已。”

翁凤华淡淡扫了她一眼,从鼻子里轻哼一声,“你倒是闻泽肚子里的蛔虫。”

姜南咬住下嘴唇,求助的目光投向顾闻泽。

顾闻泽高大的身体把姜南挡在身后,似乎对翁凤华的针对有些不解,“妈,你今天怎么回事,对姜南这么奇怪?”

姜南拽了拽顾闻泽的袖子,话里透着几分委屈,“我没事,翁阿姨肯定不是故意的。”

【是啊,阿姨不是故意的,一定是有意的,泽哥哥你快点帮我出头。】

【我只是柔弱可怜而已,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顾闻泽太阳穴重重跳了跳。

刚才听了姜南的话,他的确有一只瞬间忍不住责怪自己母亲。

难道姜南真的在挑拨他和他妈的关系。

他没注意到的是,翁凤华看姜南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她只恨自己以前瞎了眼,居然没看出姜南这么绿茶,还在这里挑拨她和她儿子的关系。

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儿媳妇在这里,难道要我对一个外人好?”

顾闻泽下颌线绷得紧紧,意有所指开口:“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才来了公司?”

顾闻泽说这话时目光落在乔婳身上。

莫名其妙躺枪的乔婳:“?”

又关她什么事?

她可什么都没干。

【疑心是病,得治。】

【是你妈一大早跑来家里,又是带我去逛街,又带我来公司,我就是个工具人好吧。】

果然,下一秒翁凤华说:“是我带乔婳来的,她事先不知情。”

顾闻泽幽暗深邃的目光里看不出情绪,似乎不相信这句话。

乔婳做这种话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翁凤华看向姜南,意味深长地说:“小姜,闻泽是有家室的人了,你这样总是来找他,是不是不太好?”

翁凤华的话犹如一巴掌打在姜南脸上,她当即变了脸色。

姜南嘴唇咬出浅浅的齿痕,“翁阿姨,我跟闻泽只是朋友而已。”

翁凤华直截了当地说:“朋友也要保持距离,不然让外面的人误会什么了就不好。”

这话已经算得上毫不客气,姜南涨红了脸,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里。

到底怎么回事?

翁凤华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冷淡,还替乔婳说话!

姜南眼睛说红就红,垂着眼的睫毛微颤,“翁阿姨,你说得对,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闻泽了。”

说完她拿上包就要离开,被顾闻泽攥住了手腕。

姜南转开头不去看他,只有微颤的尾音流出来,“闻泽,阿姨说得对,我们以后别再来往了,不然破坏你们夫妻感情就不好了。”

这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勾起了顾闻泽的心软,语气森冷:“当初如果不是她使了那种下作的手段,我怎么可能跟她结婚?”

乔婳极其诚恳地点头,“你说得对。”

顾闻泽愣了一下,压根没想到乔婳会承认。

以前每次提起这件事,乔婳都在辩解自己是无辜的,然而顾闻泽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否则怎么会那么巧,第二天就有媒体爆料两人出入酒店的新闻,明显就是提前策划好的。

在他看来,那都是乔婳为了逼他结婚用的手段。

姜南抿紧嘴唇,“无论怎么样,你们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继续打扰你们。”

他挣脱开顾闻泽的手,小跑出了办公室。

顾闻泽下意识去追,经过乔婳身边时恶狠狠瞪了她一眼。

乔婳:“?”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这都能迁怒她?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外面的员工顿时把头缩了回去,无数双眼睛假装忙碌,其实偷偷看热闹。

接着公司里的人就看见姜南啜泣着从办公室里小跑出来,顾闻泽紧随其后,从后面拉住了姜南。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什么都没做过,没必要保持距离。”

“可是.......乔小姐会不开心的。”

姜南说这话时看了眼乔婳,那一眼带着不易察觉的挑衅。

果然,听了这话,顾闻泽声音愈发冰冷,“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她做主。”

翁凤华也追了出来,见两人拉拉扯扯,她气得不轻,“闻泽,别忘了谁才是你媳妇。”

顾闻泽扯起的嘴角透着一丝嘲讽,“如果不是她用了下作的手段,她还不配成为我的妻子。”

在场的员工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好像吃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瓜。

顾闻泽目光冷淡看向翁凤华,“而且妈,你以前不也很讨厌乔婳?”

不等翁凤华说什么,顾闻泽说:“不管她用什么办法讨好了你,我都不承认她是我的妻子。”

两人旁若无人的调情,丝毫没把一旁的乔婳放在眼里。

只见乔婳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肩膀细微地发着颤。

在场的人已经能想象到那张姣好的面容下泪流满面。

乔婳努力压下翘起的嘴角,因为激动肩膀不受控制颤抖起来,心里欣喜若狂。

【快快快,现在吻上去,然后跟她告白!】

【可惜我要装作伤心的样子,不然真想看看他们接吻。】

【俊男美女,一定很养眼!】

顾闻泽突然噎住了,一缕淡淡的烦躁爬上眉头。

乔婳很希望他跟姜南在一起?


半个小时前,顾闻泽接到他母亲打来的电话,让他回家一趟。

还特别交代一定要带上乔婳。

顾闻泽本来拒绝了,但是他妈说不带上乔婳就别去了,他没办法,这才答应。

也不知道乔婳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他妈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乔婳听见顾闻泽的话后愣了下。

顾俊星?

那不是顾闻泽的亲弟吗?

原书里,顾俊星对乔婳这个嫂子的意见很大,从来不待见她不说,一见面还冷嘲热讽。

乔婳才不想回去找不痛快。

乔婳很诚恳地说:“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似乎没想到乔婳会拒绝,顾闻泽眉头拧了起来,“你不回去?”

乔婳轻描淡写地说:“反正你弟弟也不待见我。”

顾闻泽微微眯起眼睛,语气有些冷,“乔婳,你是在怪我弟?”

乔婳摆了摆手,“哪能啊,是我档次不够高,配不上跟你们一桌吃饭。”

“再说了,你们以前家庭聚会也没邀请过我,我去不去应该也没人在意吧?”

以前有家庭聚会,顾闻泽从来没有带上乔婳,一是他家里人不待见乔婳,二是他从来没把乔婳当成妻子。

今天乔婳自己提出来,顾闻泽心里莫名

顾闻泽声音低沉,“乔婳,别忘了,你跟我结了婚,那也是你弟弟。”

【你见过哪个弟弟对嫂子那么说话的?】

【再说了,你弟未必想见到我,你就算不考虑我,也要考虑考虑你弟的心情吧。】

【而且今天你弟要带女朋友回家,肯定是腥风血雨,我才不掺和呢。】

顾闻泽眉头动了动。

顾俊星今天要带女朋友回家?

他妈怎么没跟他提这件事?

不过乔婳这么说,顾闻泽更要带上她回家。

他倒要看看乔婳是不是在装神弄鬼。

顾闻泽语气冷硬,“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去换套衣服,我们现在出发。”

乔婳皱了皱眉,“你听不懂人话?我都说了我不去了。”

顾闻泽的耐心消耗殆尽,“你要是再不按我说的做,我不介意替你换衣服。”

乔婳顿时瞪大了眼睛。

有病吧?

以前顾闻泽不是巴不得她跟顾家脱离关系吗?

现在她好不容易满足他,他倒不乐意了。

难道顾闻泽有受虐症?

见乔婳眼神愈发古怪,顾闻泽就知道她又想歪了,抓住乔婳手腕扯着她往楼上走去。

“行行行,我换行了吧?”

乔婳用力挣脱开顾闻泽的手,生怕顾闻泽又像昨天一样突然发疯。

见乔婳终于配合,顾闻泽把手插回兜里,“早这么识趣不就行了?”

【识什么趣,我是怕你下面经不起我再踢一脚。】

【要是真成了太监,姜南可就不要你了。】

【而且有晚餐可以蹭,不吃白不吃,顺便还能吃吃瓜。】

听乔婳又提起昨晚的事情,顾闻泽的额角突突跳了几下。

担心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发作,他转身离开,冷着脸扔下一句话,“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下来。”

乔婳撇了撇嘴,回楼上换了身衣服,跟顾闻泽回了顾宅。

两人刚来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似乎是翁凤华在跟谁说话。

“儿子,你在国外怎么样?”

“挺好的,你儿子我在哪里都受欢迎。”

“那是,不过就是瘦了不少,幸好现在回来了,以后在家里,妈让人多给你煲点汤补补身体。”

“好,都听你的。”

乔婳跟着顾闻泽走进连接着客厅的玄关,看见一个留着削薄的短发,眉目间写满了桀骜不驯,年纪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旁边的翁凤华正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

这个人应该就是顾闻泽的弟弟顾俊星了。

忽然前面的顾闻泽停下脚步,乔婳刹车不急,站在他坚硬宽阔的后背上,疼得她轻呼一声。

顾闻泽回过头,微微敛眉,“你走路不看路?”

乔婳摸了摸吃痛的额头,随口说:“这不是你弟太帅,我一下子看花眼了吗?”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听到自己的女人当面夸别的男人,更何况被夸奖的对象还是他弟弟。

顾闻泽眼中以极快的速度染上阴翳,语气森寒,“怎么,勾引我还不够,现在还要勾引我弟弟?”

乔婳不知道顾闻泽的脑洞从哪里来的,她只是夸了一句,怎么就扯上勾引了。

乔婳小声嘟囔,“嘁,谁看得上你那个短命的弟弟?”

顾闻泽没听清她说什么,不过不用猜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心口那股燥意不断加剧,语气也不由得更冷,“待会儿别跟顾俊星起争执,别忘了你长辈的身份。”

乔婳没当回事,“你让你弟弟别来招惹我就行了。”

顾闻泽心里腾升起一股闷闷的情绪,以前无论顾俊星说什么,乔婳都会忍让。

她现在到底怎么了?

难道她真的想跟自己离婚?

这个想法一出,莫名的滋味涌了上来,随即他把奇怪的情绪压了下去。

乔婳花了那么大的心思跟他结婚,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手?

整理好情绪,顾闻泽走进客厅,开口喊了声:“妈,俊星。”

“哥,你来了。”

顾俊星高兴地站起来,然而目光触及顾闻泽身后的乔婳时,脸上顿时显露出毫不遮掩的嫌恶。

他话里带着不悦,“哥,你怎么把这个恶毒的女人也带来了。”

旁边的翁凤华的脸板了起来,“怎么跟你嫂子说话的?”

顾俊星愣了下,“妈.........”

以前他妈不也很讨厌乔婳,连家庭聚会都不带上她的吗?

翁凤华哪能不知道她这个二儿子在想什么,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她缓和了几分,“乔婳怎么说都是你哥的媳妇,以后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她没大没小,不然我第一个收拾你。”

顾俊星不知道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乔婳用了什么办法讨了他妈欢心。

明明以前三年都没能让他妈接受她。

这个女人果然心机深沉。

翁凤华迎了上来,拍了拍乔婳的手,“乔婳,你别跟俊星计较,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乔婳淡定地说:“没事,翁夫人,我都习惯了。”

翁凤华露出嗔怪的眼神,“你这孩子,都跟闻泽结婚了,怎么还喊我翁夫人,该改叫妈了。”

乔婳实在喊不出口,可是看着翁凤华期待的眼神,她只好硬着头皮喊了声“妈”。

话音落下,乔婳自己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翁凤华满意地拍了拍乔婳的手,“诶,还是这个称呼比较顺耳。”

乔婳皮笑肉不笑,转过头时,正好对上顾俊星的视线。

顾俊星明显把气撒在了乔婳身上,狠狠瞪了她一眼。

乔婳假装没看见,把视线转开了。

顾俊星有个好消息要宣布,所以懒得跟乔婳计较,岔开话题说:“妈,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毕竟是自己儿子,翁凤华也不能真计较,顺坡下驴地说:“哦?什么好消息。”

顾俊星话里难掩兴奋,“我谈女朋友了!”

翁凤华凤眸微亮,“真的?”

顾俊星嘚瑟地点头,“她现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等下你就能见到她了。”

翁凤华笑得合不拢嘴,“是哪家的姑娘?妈妈以前见过吗?”

提起这个,顾俊星表情有几分异样,支支吾吾地说:“这个.........等她到了你就知道了。”

没过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顾俊星见到来人,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睿雨,你来了。”

翁凤华循着声音望去,当看见谭睿雨后,她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谭睿雨一头瀑布般的黑发,身穿小白裙,脚上是洗得发白的帆布鞋,身后背着个双肩包,看起来像个清纯干净的大学生,浑身上下写满了朴素。

【哦,这就是顾俊星那个表面柔弱可怜,其实贪慕虚荣的女朋友啊。】


【切,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被谭睿雨甩了吧?】

【早跟你说她是冲你的钱来的,你还不相信,不听美女言,吃亏在眼前。】

顾俊星难堪地低下了头。

乔婳说的没错,他被谭睿雨甩了。

昨天晚上谭睿雨突然跟他提出分手,顾俊星一开始还以为对方不想拖累他,结果谭睿雨把当初的真相都摊牌了。

直到这时顾俊星才知道,原来谭睿雨以前的温柔善良都是伪装的,都是为了他顾家二少爷的身份才会接近他。

见顾俊星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乔婳知道自己猜中了,不算太意外。

时间一点点过去,见顾俊星坐着没走的意思,乔婳忍不住说:“你不去找你哥?”

“我过去了,谁知道会不会打扰他们。”顾俊星嘀咕了一句。

说完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说容易让人误会,下意识看了乔婳一眼。

原以为会看见乔婳伤心的表情,然而她一脸无所谓,半点也不像介怀的样子。

顾俊星心里闪过一股异样的情绪,梗起脖子说:“再说了,这是我哥家,我不能在这里等他?”

乔婳耸了耸肩,“当然可以,不过我有点事,就先出去了,你在这里慢慢等吧。”

“诶,你等一下!”顾俊星见乔婳起身要走,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气不打一处来:“你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吗?”

乔婳差点被他拽了个踉跄,耐着性子说:“你算什么客人?再说了,你不是讨厌我吗?”

被乔婳这么直白的戳破,顾俊星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我让你留下来,跟我讨不讨厌你又没关系,这是待客之道,你懂不懂?”

见乔婳不当回事,顾俊星气急败坏地说:“你是不是要出去见野男人了,所以才要抛下我出去?”

乔婳:“?”

这人是不是有点毛病?

她出个门就是去见野男人?

姜南都去姜南家了怎么没见他说一句出轨,双标也不是这么标的。

顾俊星呼吸微重,“总之我哥没回来之前,你不许走,不然我就跟我哥说你出轨了,你就等着他跟你离婚吧!”

“那你赶紧的,要是能让你哥跟我离婚,我还要谢谢你。”

乔婳试图挣脱回手,反而被顾俊星抓得更紧。

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两人的关系又没好到那地步,为什么非要自己留下来陪他。

乔婳的手被攥得生疼,无奈地说:“行行行,你先放开我,我的手快断了。”

顾俊星这才意识到两人的手还抓着,他悻悻放开,柔软滑腻的触感在指尖挥之不去,没什么气势地威胁道:“总之等我哥回来了,你再出去。”

乔婳撇了撇嘴。

难不成顾俊星是三岁小孩吗,还跟家长告状。

虽然顾俊星肯等,但是乔婳等不了,时间不等人,要是再拖下去,她今天就别想做引产手术了。

乔婳只好拿出手机,勉为其难给姜南打电话。

她不知道的是,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姜南正好在姜南的房间,看见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她走过去拿起手机,映着乔婳名字的来电显示在屏幕上不停闪烁。

姜南目光暗了暗,她看了眼浴室的方向,然后伸出手,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

恰逢浴室里的水声在这时停了。

姜南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双手微湿,水珠顺着修长的手指往下滴,从头到脚透着一股矜贵。

姜南悄悄把手机放回原位,假装无事发生,走过去给姜南递了张纸巾,“闻泽,家庭医生说让我去医院拍个片,你陪我去好吗?”


顾闻泽原本要去公司,听到姜南这么说,淡淡说了声好。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姜南悄悄勾起了得意的唇角。

电话那头,听着被拒接的提示音,乔婳倒不算意外。

顾闻泽能接她电话才有鬼了,她打过去也只是想碰碰运气。

顾俊星盯着乔婳,“怎么样,我哥怎么说?”

“你哥没接。”乔婳收起手机,好心建议,“我劝你还是过去找他比较快。”

“我哥没接说明他在忙,我过去不是打扰他和姜南姐独处吗。”说着顾俊星意识到什么,又瞪着乔婳:“你是不是很想赶我走?”

乔婳挑了挑眉,“我还不够明显?”

顾俊星有些羞恼,从鼻子里重重哼了—声,“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走,别忘了这是我哥的家,不是你的。”

这话原主以前就听过不少,她在这里都不—定会放在心上,更何况还是乔婳这个局外人。

她拿起包,微微—笑,“可以,你不走,我走就行了。”

乔婳懒得在这里跟顾俊星纠缠,对她来说,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正事。

“你也不许走!”顾俊星眼明手快拉住乔婳,口不择言地说:“你这么着急离开,该不会真的要去见奸夫吧?我哥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婳简直无语,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间,门口响起密码解锁的声音,顾闻泽打开门,看见客厅里纠缠的两人。

顾闻泽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顾俊星眼神微微闪烁,“哥,你回来了。”

顾闻泽视线落在顾俊星拉着乔婳的手上,目光微沉,“怎么回事?”

顾俊星注意到他哥的目光,这才松开手,他像只做错事的小狗,低垂着头,可怜兮兮地说:“哥,谭睿雨不要我了。”

—听这话,顾闻泽猜到了大概,看乔婳的眼神多了几分深邃。

乔婳莫名其妙,“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害他们分手的。”

她从头到尾—句话都没说,也没发表过意见,这家人可别想赖到她身上。

看着乔婳坦坦荡荡的样子,顾闻泽眉眼深邃了几分。

乔婳嘴上是—句话没说过,但她在心里都说完了。

“不是说不当顾家人也能过得好?”顾闻泽目光重新落回顾俊星脸上,话里听不出情绪,“既然这样,还回来干什么?”

顾俊星低着头不敢看他,心虚地说:“大哥,我..........”

顾闻泽挽起袖子,“后悔了?”

顾俊星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像是担心顾闻泽生气,顾俊星小声说:“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为了个女人跟顾家决裂,不该不听妈的话—意孤行,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见顾俊星真的知道错了,顾闻泽走上前摸了摸顾俊星的后脖颈,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眼眶—点点泛红起来。

顾俊星尾音里带着点哽咽:“哥,我真的很喜欢她。”

顾闻泽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吃—堑长—智,下次别再犯糊涂了,妈那边我会替你去说。”

顾俊星轻轻点了下头,吸了吸鼻子,“谢谢哥。”

“那个.........”乔婳开口打破了温情的氛围,“我无意打断你们兄弟两叙旧,不过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

她刚走出两步,顾闻泽忽然在身后沉沉地喊住了她,“你要去哪?”

乔婳头也不回地说:“个人隐私,跟你无关。”

见状顾俊星激动地说:“大哥,刚才我在这里的时候她—直想走,她肯定是想去见奸夫!”

乔婳皱起眉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顾闻泽收起手机,沉着脸推开椅子起身离开。

乔婳像个善解人意的好兄弟,不忘交代说:“要是太晚的话,你就别回来了,在那边借住一晚。”

顾闻泽的脚步有一瞬间的停顿,背影刹那间迸发出冷意,握紧拳头出了门。

餐桌前只剩下乔婳一个人,保姆忍不住说:“夫人,您别怪我多嘴,您为什么要赶先生出门呢?”

虽然她来的时间短,但也能看出这两人感情不算太好。

好不容易顾闻泽回来吃顿饭,居然又被乔婳赶去了别的女人那里。

而且那个女人一看就心术不正,摆明了是要来破坏两人的感情。

乔婳重新拿起筷子,平静地吃饭,“男人的心要是不在,强留也没有意义。”

保姆想说什么,看着乔婳不甚在意的脸,无奈叹了口气,回到厨房继续干活,却没有注意到乔婳眼神染上了几分若有所思。

不过顾闻泽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早点打掉才行。

虽然被顾闻泽发现的话,这个孩子肯定也留不下来,但多少会增添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幸好明天就是周日,公司单休,她终于有时间可以做引产手术。

初夏的晚风裹挟着一股闷热燥感,在闭塞的车厢里暗流涌动,顾闻泽从别墅出来后,没有急着去姜南那边,他坐在车里,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别墅亮着灯的方向。

良久,他掏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你去帮我查一下,一号那天乔婳在医院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

他总觉得,乔婳最近有些不对劲。

十五分钟后,姜南听到门铃声去开门,见到顾闻泽破皮的唇角时,被吓了一跳,“你的嘴唇怎么弄成这样了?”

顾闻泽敷衍地说:“没什么。”

似乎意识到什么,姜南不自觉咬住嘴唇,声音低了几分,“是因为你要过来,所以乔小姐生气了是吗?”

姜南有些急了,显得口不择言,“她也太不为你考虑了,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弄伤你,明天去公司让员工们看见会怎么想。”

“不是她的问题。”顾闻泽忽然打断姜南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姜南说乔婳的不是,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快。

也许是姜南之前从来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

顾闻泽话里的冷淡让姜南愣了一下,似乎察觉到什么,她的指尖抠住了裙角,“抱歉,是我太心急了,乔小姐以前总是找你麻烦,所以我以为她又跟你闹了。”

她睫毛微垂,在灯光下打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眸子里的光亮也随黯淡下来, 顾闻泽叹了口气,岔开话题说:“我先帮你上药。”

“嗯。”

姜南低低的应了一声。

气氛无形间变得低迷起来,一直到上药结束,姜南都没有再说过话。

顾闻泽把药放回原位,轻叹了口气,“我跟她发生了点误会,不是因为你的事。”

他的解释让姜南眼底重新亮起幽光,她抬起头,那点激动掩饰得很好,故作迟疑地说:“闻泽,你没考虑过跟她离婚吗?”

顾闻泽的动作倏地凝固在半空中。

姜南声音低了几分,“我已经听说乔婳当年对你下药的事情,是因为她威胁你,所以你才会娶她的,你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基础。”

顾闻泽当然想过跟乔婳离婚,但每次提起,乔婳的反应都很激烈,有几次更是闹到自杀的地步。

虽然乔婳前不久主动提过一次离婚,但顾闻泽没有当真。


乔婳露出笑容,“好的。”

严裕这才注意到乔婳在打电话,他眉头微挑,“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乔婳瞥见严裕的视线,轻描淡写地说:“没有,就是个骚扰电话。”

幸好乔婳已经捂住了话筒,声音传不到对面,否则被顾闻泽听见她说他是骚扰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严裕没有起疑,他微微—笑,“那我先回去了,下班见。”

“好,拜拜。”乔婳挥了挥手。

目送着严裕回了办公室,乔婳的思绪被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拽了回去,她把手机放回放回耳边,正好听见顾闻泽低沉质问的声音。

“乔婳,我在跟你说话,你人哪里去了?”

“听见了,顾总。”乔婳掏了掏耳朵,“我耳朵又没聋。”

顾闻泽没计较她这句大胆的话,声音冷得像冰,“刚刚谁在跟你说话?”

乔婳看向面前的总裁办公室,她这个位置正好可以透过玻璃窥见严裕,他手里拿着文件,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她语气敷衍地说:“我上司。”

“就是上次那个送你回来的男人?”顾闻泽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男人护送乔婳回家的—幕,当时雨下得太大,加上两人都撑着伞,所以他没看清对方的模样。

然而今天听对方的声音,似乎很年轻。

这个念头—出现,顾闻泽心里升起几分没由来的焦躁,尤其是想起刚才男人那句“订好了餐厅。”

“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顾闻泽不知不觉越过了两人之间那条线,“你要跟他—起吃饭?”

乔婳懒得跟他说那么多,“顾总,你要不是为了离婚协议书来的,我就挂了。”

“你敢!”顾闻泽压着嗓子,声线被带动得暗哑,“我话还没有说完。”

乔婳声音冷淡,“可惜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只想跟你聊离婚的事情,别的免谈,等你想好了再联系我吧。”

再说了,她跟谁吃饭,顾闻泽管得着吗?

两人又不是真正的夫妻。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顾闻泽把手机重重扔在桌面上,面色沉得能滴出水。

这—幕被正好进来送水的姜南看见。

“怎么了闻泽?”姜南把水杯放在顾闻泽面前,温柔地说:“怎么这么生气的样子?”

顾闻泽连头也没抬,盯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什么。”

似乎想到件重要的事情,他抬起头,看向姜南,“抱歉,今晚不能陪你去医院了。”

姜南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为,为什么?”

顾闻泽似乎不想多提,“有点事需要处理。”

“这样啊。”姜南袖子下的指尖深深掐进了掌心里,面上露出云淡风轻的笑容,“没事的,既然你忙的话,我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

“嗯,抱歉,下次我再陪你去。”

“好。”姜南善解人意地说:“你也别太累了,我先出去了。”

顾闻泽心不在焉的点头,姜南退出办公室,关上门的那瞬间,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被阴沉所替代。

因为这几天顾闻泽的冷淡,姜南故意提起自己的脚伤需要复诊,想要借此引起顾闻泽的注意。

果不其然,顾闻泽对她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在她提出想让对方陪她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顾闻泽也答应了。

然而这短短的时间里,顾闻泽居然又反悔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能比陪她去医院检查还重要。

想到这里,姜南脑海中浮现出—张艳丽的五官,心里隐隐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