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肖晴 著

游戏竞技连载

萧严一愣,随后挂断了电话,再次拨了过去。回答他的依旧是那阵机械声。“搞什么。”萧严眸色逐渐暗淡了下去,翻找到了林月月的电话,对面倒是很快的接听了起来。“肖晴呢?”萧严声音冰冷,直奔主题。“你有什么资格叫她的名字。”林月月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挂断了电话。萧严吃了个闭门羹,再次将电话拨过去,林月月却已经把他拉黑。他暗骂了句脏话,随后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主角:萧严肖晴苏雨溪谭如燕   更新:2022-11-23 07: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严肖晴苏雨溪谭如燕的游戏竞技小说《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肖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严一愣,随后挂断了电话,再次拨了过去。回答他的依旧是那阵机械声。“搞什么。”萧严眸色逐渐暗淡了下去,翻找到了林月月的电话,对面倒是很快的接听了起来。“肖晴呢?”萧严声音冰冷,直奔主题。“你有什么资格叫她的名字。”林月月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挂断了电话。萧严吃了个闭门羹,再次将电话拨过去,林月月却已经把他拉黑。他暗骂了句脏话,随后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彩片段

三个月后。

Themoon工作室内。

萧严在稿纸上画着音符,有些心不在焉。

“言哥,这次的演出有写新歌吗?”乐队成员一边拨动着贝斯,一边问道。

萧严回过神,淡声回应:“没有。”

一旁的许心橙敲出了他的不在状态,靠过来关切看着他:“言哥,你最近心情不好吗?”

“不关你的事。”

萧严没心情和队友聊私事,起身径直走出了工作室。

现在已经是寒冬。

冷风刮进萧严的衣领,让他不由得拢紧了风衣。

倏地,他又想起了肖晴。

那个女人身体不好,和他在一起之后更差,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他在这三个月里一直在想办法找她,可却一直没有音讯。

他找到了先前肖晴所在的歌舞剧院,可是剧院的工作人员也只是告诉他,肖晴已经辞职了。

那个女人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想到这里,萧严心底又涌上一抹烦闷,他拿出手机,拨出了排在通讯录首位的电话。

肖晴的号码依旧是空号。

……

三天后,‘亚洲音乐论坛’演出现场。

萧严在彩排结束后,和其他的乐队成员走进了后台。

就在这时,他抬眸便看见一个十分眼熟的纤细背影。

他心脏好似漏了一拍,快步跟了过去。

“肖晴?”萧严的喊声被音乐声覆盖。

演出现场人多且灯光昏暗,他只是跟着走了几步,那个背影便消失不见。

压抑的烦闷让萧严有些喘不过气,他气馁地回到了后台休息室。

蓦地想到了什么,他拿起手机翻开微信,找到了他和肖晴最后的聊天界面。

一个醒目的红色感叹号提醒着他,自己早已被那个女人拉黑。

但他并没有迟疑,修长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编辑着一长串文字。

“今天我有演出,你能来看吗?”

“肖晴,我爱你,我不想和你分手。”

“你还记得那首《一月十七》吗?我想要再给你唱一遍。”

纵使得不到回应,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将信息发给了她。

再一次的红色感叹号提示显示着发送失败,让萧严萎靡不振。

他微阖双眸,按灭了手机。

“言哥,我们要上场了。”队友提醒道。

萧严敛了神,点头起身。

舞台上,主持人正在介绍着这次演出的乐队。

最近国内的乐队市场被打开,有许多新生乐队冒出了头。

而萧严所组建的themoon乐队,是这场演出当中最有名气的一支乐队,很多观众都是慕名而来。

更多的,慕的也是萧严的名。

萧严向来都不喜欢这种嘈杂的表演前热场环节,他随意地坐在演出席,脑海中突然闪现了方才那个熟悉的背影。

他直觉自己不会认错,但是却又不敢保证是不是自己对肖晴思念过头,出现了幻觉。

“接下来为大家介绍的Sunny乐队,他们的表演形式和我们的themoon乐队一样,有专业dancer为我们开启音乐新纪元!”主持人的声音透过音箱响彻整个大厅。

听见dancer这个词时,萧严敏感地抬起了头,看到聚光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了台!

“大家好,我们是Sunny乐队,向阳而生,逐光而行!”

台上的傅司声线温柔,长相英俊,吸引了台下不少女生的尖叫。

傅司笑着回应观众席的呼声,扶住了面前的立麦,缓缓开口。

“谢谢大家。”

“今天我们乐队的dancer,是来自市级剧院的专业舞蹈老师,也是我的女朋友。”

他话音刚落,舞台上的聚光灯打在了傅司身边的人身上。

萧严双眸聚焦,看着台上那人的面容猛地呼吸发窒。

站在傅司身边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肖晴!



萧严望着台上的肖晴,聚光灯打在了她的身上,令他甚至都要认不出来。

仅仅三个月不见,肖晴身上的灵气与精致,全都回到了她的身上。

舞台下是观众的欢呼声,萧严的视线紧紧的跟着台上的肖晴,不愿放过她的一举一动。

那是他思念了三个月的人。

“言哥,到我们上台了。”

乐队成员的声音在萧严的耳边响了起来,他点了点头,走上舞台的时候恰好和肖晴擦肩而过。

紧凑的上台时间让他没有机会和肖晴多说什么,而肖晴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却也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

萧严眸色一暗,伸手抓住了肖晴的手臂。

肖晴一愣,并没有抬眸望向他。

灯光交错,萧严声音低沉:“听完这首歌。”

说完,萧严没有等肖晴说话,便松开了手,站上了舞台。

萧严在livehouse很是出名,他长得好看,唱歌也好听,台下的观众尖叫着,他却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今天给大家唱的,是我在大学的时候写的一首歌。”

“这首歌是写给一个很重要的人,我希望她能够听见,能够听完。”

他话音刚落,舞台的灯光便暗了下去。

旋律响起,撩人心弦。

台下的肖晴眸色一暗,随后起了身。

她当然记得这首歌,是当时她和萧严刚在一起的时候萧严写给她的。

“去哪儿?”

“这里人多,我去后台。”

肖晴笑了笑,和傅司一并走向了后台。

“刚刚为什么在台上说我是你女朋友?”

后台休息室内,空气十分安静。

“开个玩笑,你很介意?”傅司笑了笑,语气十分随意。

肖晴见状,缓缓开口:“我不介意,只是你说完之后台下的小姑娘的叹息声都快冲出屋顶了,替你担心。”

二人之间的氛围一直轻松,就在这时候,休息室门口传来了响声。

肖晴抬眸望了过去,来人是萧严。

萧严看见傅司就坐在了肖晴的身边,脑海中闪现了方才傅司在台上说的话。

他眸色一暗,上前两步走到了二人面前。

“我有话要对肖晴说。”

萧严的声音十分低沉,傅司闻言,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我在这里会妨碍你说话?”

“很显然,的确会。”萧严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傅司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肖晴却突然放下了手机。

“傅司,你先出去吧,等会儿我们再一起回去。”

闻言,傅司只好点了点头,走出了后台的休息室。

肖晴的这一段话再一次的点燃了萧严心中的火,火燃烧的并不大,但是足够吞噬萧严的理智。

休息室的门缓缓的关上,萧严望着坐在化妆镜前面色平静的肖晴,声线低沉:“你这些天去哪儿了?”

肖晴闻言,抬眸望向了身旁的萧严。

他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好看的眉眼带着强烈的侵略性,和傅司的温和完全不同。

“回家了。”

肖晴的声音十分冷淡。

“你和傅司在一起了?”

萧严这句话问出口的那一瞬,肖晴笑了一声。

“萧严,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关你什么事?”

“我想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关联。”

肖晴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化妆镜中的自己。

“刚刚在台上唱的歌,你听见了吗?”

萧严问道,颇有退而求其次的意思。

可是肖晴根本就没有要继续谈下去的意思,她起了身,偏头看了两眼萧严。

“听见了,《一月十七》,没什么好听的。”

肖晴说完,便径直走出了休息室。



萧严在休息室呆愣了好一阵子,这才起身走出了后台。

他没有想到肖晴会如此的决绝,这三个月里,萧严不止一次的想到,如果还能见面,那其实一切都还会有转机。

可是就在刚刚,肖晴就坐在他的面前,和他说,不想再和自己有任何关联。

萧严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他问演出主办方要了肖晴的联系方式,随后不顾身后的其他乐队成员,走出了演出场地。

萧严回到了家中,将手中的吉他等杂物一股脑的丢在了地上。

他当然没有想过,他的肖晴会变成这样。

……

五年前。

大学生活对于萧严这种人来说,总是丰富多彩的。

那时候的肖晴身边有很多人,很多朋友,有林月月,还有傅司,以及一些已经快要忘记名字被永远安置在时光回忆里的朋友。

“阿夏,该去吃饭了!”

林月月的声音响起,肖晴的目光从舞蹈室的镜子内看向了窗外,她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披上了外套走出了舞蹈教室。

“傅司今天又被人告白了,你还不抓紧?”

林月月喜欢拿着傅司和肖晴打趣,肖晴没好气的笑了笑:“你怎么不抓紧?这么关注傅司呢?”

二人一并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你们聊什么呢?”

傅司的声音十分温柔,他穿着件白色衬衫,林月月很懂事的让开了肖晴身边的位置,让二人并肩。

那时候,似乎所有人都以为肖晴和傅司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是差一个表白。

萧严的出现,是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他对肖晴的追求,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那时候众人刚升上大二,而年长两岁的傅司已经进入了实习阶段,他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忙碌,且史无前例的忽略了些许对肖晴的照顾。

“聊我们大红人傅司学长今天又被谁表白了呗。”林月月开口就是调笑。

傅司笑了笑:“瞎传话。”

“最近很忙吗?”肖晴没太在意,语气之中有些关心。

“嗯,最近导师布置的课题太多,我这会儿还得去看一个课件,你好好吃饭,月月,监督好她。”

说完,傅司便转身调头离开了二人视线。

二人都没太在意,依旧是并肩往食堂走着。

就在二人落座的时候,肖晴的对面坐下了一个男生。

“不是和你说了吃饭的时候要给我发消息吗?”

萧严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不满,他说完便将打好的营养餐端在了肖晴的面前。

肖晴调皮的笑了笑:“今天月月来找我,我以为你们专业还没有下课,就先过来了。”

林月月没有说话,她不喜欢萧严。

从大学时期,萧严刚刚出现的时候,林月月便本能的不喜欢萧严。



在傅司缺席的这段时间里,肖晴的身边便有了萧严承担起了原本应该由他来做的事情。

那时候的萧严已经和肖晴的朋友圈子混的很熟了,且只有林月月始终排斥萧严。

大家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萧严对肖晴居心叵测。

很长一段时间,林月月都认为,如果大家都再聪明一些,如果肖晴始终被保护者们环绕着,那萧严哪里会有可乘之机?

萧严的表白在那年冬天的一月十七日。

期末周结束,放寒假的前夕,大家的一次聚会。

就是在那场聚会上,萧严当着林月月还有傅司的面,给肖晴表白。

肖晴义无反顾的答应了他。

2021年。

思绪被拉回了现在。

萧严近乎痛苦的蹙了蹙眉。

他看着房内熟悉的装潢,似乎和肖晴搬进来的画面就在昨天。

萧严沉默了许久,掏出手机将刚刚要到的肖晴的电话号码存好,随后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在哪儿。”

“老地方。”

萧严挂断了电话,随后走出了家门。

酒吧内灯光交错,爵士乐缓慢动听。

萧严到的时候,严钦已经坐在了最里面的卡座。

他的身边还环绕着莺莺燕燕,单从眉眼来看,就能判断出来严钦和萧严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

一样的好看,一样的具有着攻击性与侵略性。

看上去就是同一类人。

萧严上前两步在严钦的身边坐下,那些女人识趣退场。

严钦伸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和萧严碰了碰杯。

“回国多久了?”萧严放下了酒杯。

“刚回来不久,有心事?”

严钦挑了挑眉。

他也是见证着萧严是如何追到肖晴的其中一员,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和林月月也有一段故事。

“没联系林月月?”

萧严显然是想要让话题变得不愉快起来,这样有利于他后续的话题展开。

可是严钦并不买他的账:“说你的事儿,我的事儿等会儿再说。”

萧严闻言笑了笑,将最近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严钦听完,嘴角的笑意渐浓。

“阿言。”他学着肖晴以往叫萧严的模样,“所以你是说,傅司又出现了,并且肖晴现在不愿意理你了?”

萧严闻言,烦躁的点了点头。

即使他天性骄傲不愿承认,可是这就是事实。

“我也没想到我回国之后故事的转折会这么精彩。”严钦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这有什么,不过就是回到了原点,肖晴的身边又变成了只有傅司林月月,你需要重新来过。”

或许是因为二者都是同类别的人,严钦的话语听上去并没有任何的安慰意义,可是却很好的抚平了萧严心中的焦虑。

萧严端起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