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绝版父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绝版父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姚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开学那天,我爸开着白牌车顺路送我,我特意让他停远了一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为了低调,和大家说我家里是当兵的。室友嘲讽我说,大头兵也好意思拿出来讲。可是她不知道,我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

主角:赵姜姚瑶   更新:2022-11-15 06: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姜姚瑶的其他类型小说《绝版父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由网络作家“姚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学那天,我爸开着白牌车顺路送我,我特意让他停远了一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为了低调,和大家说我家里是当兵的。室友嘲讽我说,大头兵也好意思拿出来讲。可是她不知道,我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

《绝版父亲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片段

开学那天,我爸开着白牌车顺路送我,我特意让他停远了一点。

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为了低调,和大家说我家里是当兵的。

室友嘲讽我说,大头兵也好意思拿出来讲。

可是她不知道,我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

眼看着快到学校,人群也逐渐密集了起来,我赶紧让我爸停车。

「就到这儿吧,让人家看见不好。」我说了一句。

我爸坐在驾驶位,从后视镜瞥了我一眼,「行,注意安全,有啥事儿给... ...你妈打电话。」

「... ...」

站在马路边上,我看着白牌车一骑绝尘,留下了一串尾气,喷我一脸。

人家都是有啥事儿给爸打电话,我爸比较忙,一般有啥事儿都是联系我妈。

家长会是我妈,接送是我家司机,回家是爷爷陪我。

我哪是女儿啊,我是大冤种。

无奈地拎着死沉死沉的行李箱,走进了寝室。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坐在凳子上,指挥着两个人铺床搬行李,看到我进来的那一刻,立马尖叫起来。

「我的天呐,你脸上那是什么东西,脏死了!」

女生一边后退,一边拼命地用手捂着鼻子,「你可别进来,我会过敏的!」

我一愣,放下行李进了洗漱间。

好家伙,脸上有一圈被汽车尾气喷上的黑烟,我赶紧洗了把脸。

等我出去的时候,其他两个室友已经过来了。

三个人正在叽叽喳喳地介绍着自己。

「天呐,瑶瑶你也太有钱了吧,这是最新款的蒂芙尼手镯吧?」

刚才尖叫的女生脸上写满了炫耀,「还好啦,才三万多而已,是我爸送我的开学礼物呢。」

「好羡慕啊... ...」

看到我走出来,三个人停止了交谈,看向我。

各自介绍了一番。

原来刚才尖叫的女生,叫做姚瑶。

好像是本市一个公司老板的女儿,也算是个富二代?

好吧,在我这儿连暴发户都算不上。

「你呢,姜姜,你家是干什么的?」室友夏莹莹问我。

我低调地说,「我家是当兵的。」

另一个室友刘雪眼神一亮,「军二代?」

我刚想说话,姚瑶不屑地瞥了我一眼,「什么军二代,大头兵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这话... ...听着让我不太舒服。

但是我还是没说什么。

毕竟这是开学第一天,尽量和室友打好关系,口头吐槽一句,无关痛痒,我也不怎么在意。

谁知姚瑶不依不饶,「刚才进来就灰头土脸的,一看就是个土鳖,怕不是坐拖拉机来的吧。」

旁边的两个室友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出笔记本,把那句「与室友成为好朋友」给划掉了。

去你的吧,老娘不缺朋友。



眼不见,心不烦。

余下来的几天,我都投入到了社团招新当中,积极参与嘛。

也省的总在宿舍看到那几个室友炫耀来炫耀去的。

炫耀就炫耀,时不时还要拉踩我一下,我还首富闺女呢我说啥了。

等我忙了一天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三个室友全都坐在那里,听到我开门,立马看向了我。

什么情况?

「赵姜,你把瑶瑶的蒂芙尼手镯摔坏了,怎么还藏起来呢?」刘雪眼中带着鄙夷,看着我。

我顿时懵了。

什么手镯?

「就是啊,你好歹道个歉,你看看,瑶瑶都哭了。」另一个室友夏莹莹也附和。

听到这话,我往里一看,果不其然。

姚瑶正坐在中间,眼眶通红,眼泪扑朔地往下掉。

我见犹怜。

「什么手镯,我不知道。」

姚瑶腾的一下站起来,整个人梨花带雨,摇摇欲坠的样子,「赵姜,我... ...我知道是我上次说你的时候,你不开心了,我可以和你道歉。」

「可是,可是那个手镯是我爸爸送我的开学礼物,真的很重要!」

「你为什么要把它摔了呢!」

我顿时一阵烦躁,「你有病啊,我都说了不是我了,烦不烦。」

可怜兮兮给谁看,又不是我弄坏的,我连见都没见过。

「赵姜!」

姚瑶还没说话,夏莹莹反而更生气,「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要自己穷还仇富啊,人家瑶瑶怎么惹你了,你把人家的礼物都摔了!」

「就是,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

「亏你还是军人后代,就这素质?」

好好的,竟然还要扯上我的背景?

听到她们义愤填膺的话,姚瑶哭得更伤心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开始怀疑。

手镯该不会真的是我摔的吧?

「赵姜,我知道你家里穷。」姚瑶『好心』地说道,「你给我道个歉就好了,我不会让你赔的... ...」

可能是因为我没关门。

宿舍门口逐渐站满了人,都在看着这一幕。

对我指指点点。

就在这时,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姚瑶嘴角的一抹冷笑。

赤裸裸的污蔑!

我顿时说道,「好啊,既然你一口咬定了是我弄坏的,那我们报警吧。」

听到这话,姚瑶的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慌乱。

「报警,你的手镯我碰都没碰过,既然你说是我摔的,那上面一定有我的指纹。」我不慌不忙,「咱们去验,是我摔的我一百倍赔给你,你污蔑我,只需要当着别人的面和我道歉。」

「你敢么?」

我的话掷地有声,姚瑶有那么一刻,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夏莹莹义愤填膺:「装什么呀,还一百倍,穷鬼,你赔得起吗!」

随后,我才听到姚瑶颤抖着声音响起,「算了,你要是实在不想道歉就算了,没关系的。」

夏莹莹顿时不爽了,「瑶瑶,别给她脸,报警!」

「就是,这种品行不端的和我们住在一个寝室,我都恶心!」

姚瑶还在连连摆手,嘴上说着都是一个寝室的。

都是室友,不想把事情闹大。

傻狗一个。

我懒得继续理她,一把关上了寝室门,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又翻出了笔记本,把上面那句「不和同学起冲突」给划掉了。

去他妈的吧。



从那次开始,室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不搭理我了。

而是逮着机会就要讽刺我两句。

「啧,把东西可得放好,有些人手脚不干净!」

夏莹莹瞥了我一眼,把自己新买的包包放了起来。

脑干让人挖了吧。

军训的前一天晚上,姚瑶出门了。

宿舍查寝。

当寝室大姨敲开我们的房门的时候,姚瑶电话不通,微信不回,人根本不知道去哪里了。

于是理所应当的,宿舍分没了。

不知道是谁打的报告,说今晚有人夜不归宿,不然应该是周五晚上查寝的才对。

这件事儿传出来,姚瑶立马就认定,是我报告的。

明明是她从我进寝室就开始针对我,可偏偏她觉得是我在针对她。

「赵姜!」

姚瑶咬牙切齿地看着我,「你有完没完!」

我不耐烦地转过头,「有病赶紧去治,别来我这儿大呼小叫。」

姚瑶盯着我的脸,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乡下人就是没教养!」

「还要去打小报告,害得我们整个寝室都扣分,不要脸!」

听到这话,我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你脑子有毛病吗,是你夜不归宿才让我们扣分的,你怎么好意思怪到我头上。」

另外两个室友非但没有帮我说话,反而厌恶地盯着我。

「要不是你打小报告,我们能被扣分吗?」

「瑶瑶马上就要继承家里的公司了,人家出去很正常好不好,反倒是你,一直咄咄逼人!」

说得有理有据,我差点都信了。

「算了,我们别管她了。」姚瑶鄙夷地打量我两眼,转过头去。

军训开始了。

教官踏进操场的那一刻,我顿感眼熟。

定睛一看,我靠,这不是我锋哥吗?

冯锋,军区大院几乎是带着我长大的,我今年十九,他二十六。

真想不到,他竟然做了我的教官!

在队伍里看到我的那一刻,我也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一亮,露出了一个笑容。

「立正!」

军训,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来说都是苦不堪言。

但是对于我,就像是鱼进入了大海。

回到了自己的主场。

从小到大,我爸几乎不管我,但就算是这样,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必须看着我训练两个小时。

可能这就是军人后遗症?

其实倒也没什么,就是晒的黑了点。

烈日炎炎下的军姿,站了三个小时,同学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三排左二,就你一直在动,出列!」

姚瑶极不耐烦地站了出来。

锋哥眼神锐利,「就你刚才一直动,动什么动,才站了三个小时!」

我以为姚瑶会认错,结果人家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你就是一个教官而已,一个大头兵,装什么,凭什么对我这么说话!」

「信不信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直接换掉你!」

此话一出,我惊了。

这应该叫做什么,不知者无畏?

「换掉我?!」锋哥皱紧了眉头,严肃道,「要是真能换掉我,算你厉害,现在只要我在这里一分钟,你就立马给我滚去好好站军姿!」

姚瑶大吼,「凭什么,都这么久了,谁能坚持的下来啊!」

锋哥怒目而视,随后转头看向我,「二排左二,出列!」

我顿时挺直腰板,规规矩矩地站了出来。

「看看,这叫站军姿!」



锋哥果然把我拉住来举例子了。

姚瑶不屑地瞟了我一眼,「她家本来就是当兵的吧,何况站军姿有什么用,还不是穷鬼一个!」

「有本事出了社会给别人站个军姿啊,看看给不给你钱!」

这话说得。

我一阵无语。

这什么家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首富呢。

挺好的孩子教育成这样了。

锋哥也是被气到了,冷笑着看她,「行,那你坐在这儿,让大家站着陪你!」

此话一出,同学间怨声载道。

纷纷朝着姚瑶投来了鄙夷和嫌弃的目光。

毕竟没人喜欢被人影响而受到惩罚。

姚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队伍中。

而我,则成为了领队。

中午。

刚吃完饭,我就收到了锋哥给我发的消息,让我去水房找他。

「怎么样,新学校还适应吗?」锋哥站在水房,看到我过来,一把把我拉了过去,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

我一把挥掉他的手,「别摸了,长不高。」

锋哥也没介意,乐呵呵地问我,「和室友相处的怎么样?」

认识超过十年,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的铁,而且他现在是直属我爸的兵。

「你今天不就看到了吗,那个大小姐就是我室友。」我说。

锋哥眼神怪异,「那你没挨欺负吧?」

「开什么玩笑,我是谁啊?」我扬了扬下巴,「谁能欺负我?」

「也是。」

锋哥笑了,「有事儿就找我。」

... ...

等我和锋哥叙完旧,回到操场的那一刻,同学们瞬间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了我。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一个和我还算是熟悉的同学,给我发了个微信,问我:

「你真的和教官在一起了?」

我:「???」

啥玩意儿?

「姚瑶说看到你们刚才在水房了,说你和教官... ...那个。」

我:「哪个?」

那边似乎琢磨措辞,删删打打,一直处于正在输入中。

过了一会儿,回了一句:

「她说你和教官有一腿。」

好家伙?

我顿时皱起眉毛,怪不得大家都这么看我,真服了。

「姚瑶!」

我直接喊了一声,姚瑶顿时转过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干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皱着眉,「造谣我?」

姚瑶听到我这话,顿时回到,「装什么呀,我都看到了,还狡辩!」

「我就说你怎么成为领队的,感情靠着和教官睡觉... ...」

姚瑶的话越说越脏,一下子戳中了我厌恶的点上。

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 ...乳腺增生!

去你的吧!

想到这里,我的军体拳都在跃跃欲试,就想动手。

这时,锋哥急匆匆地跑过来,「都在这儿干什么,跑步!」

教官的话一出口,众人都收回了吃瓜的心态,神色恹恹地起身,排好队。

姚瑶不屑地瞪了我一眼,也回去站好了。

算了,我秉承着不和傻×计较的原则,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当晚,我在校园网火了。

辱骂我的帖子被顶在最上方。

「新生入学一周,勾引教官!」


底下的评论简直不堪入目,说什么的都有。

「我听说这个赵姜还是军人后代?」

「太不要脸了,靠着爬教官的床当了领队,平时估计没少给她开小灶吧?」

「恶心!」

我趴在床上,往下滑着,竟然看到了室友姚瑶的评论:「开学没两天,她就因为嫉妒,摔坏了我爸送我的蒂芙尼手镯,而且还不承认!」

下面是其他两个室友的附和。

我红了,黑红黑红。

现在同学对我的印象,不仅不要脸,而且还善妒,仇富。

气得我又拿出了笔记本,把上面的「低调,低调,再低调」给划了。

去特么,在低调我人都被骂没了。

没一会儿,出去吃饭的三个室友回来了。

「姚瑶,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把帖子删了,别再招惹我。」

我从床上站起来,神情严肃。

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低调做人,尽量不惹事儿。

但是我也绝对不能一直挨欺负。

不然真当我是软柿子?

剩下的四年我怎么过?

「怎么了,都是实话,还不让人说了?」姚瑶不甘示弱地瞪着我。

差点连我都以为是真的了。

夏莹莹立马站在面前,「赵姜,你没完了是吧,就许你做,不能别人说吗?!」

「要不是瑶瑶脾气好,你早就滚蛋了!」

我懒得继续争执,「言尽于此。」

经过这一番警告之后,我以为姚瑶就算是再作,应该也要收敛一些了吧。

没想到,她真的坏的十分彻底。

第二天军训,我照旧站在队伍最前方。

跑步时,我忽然感觉身后骤然被推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就扑到,摔倒在了地上!

而我的身后,就是姚瑶!

「呀,你也太不小心了,这都能摔倒呀!」

姚瑶嘴角阴着笑,「啧,看来你这个领队,还真是不怎么样,不愧是爬床上来的... ...」

周围的同学也带着嗤笑的神色。

这一次,我没有再惯着她。

起身,反手。

啪!

重重的一个嘴巴甩在了她的脸上。

姚瑶被我直接抽倒在了地上。

我从小就被我逮起来练,力气不知道比她这样娇弱的女生大了多少倍。

这一巴掌下去,她彻底懵了。

同学们也没反应过来。

「你,你敢打我!」姚瑶眼泪哗地一下就掉了下来,整个人回过神,尖叫着捂着自己肿起来的脸,神色怨毒。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等着滚出这所学校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