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锦鲤夫君的人参精

锦鲤夫君的人参精

宸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任莘修仙千年,终于化形成了人,成为一个长得极为精致的奶娃娃。亲奶奶居然嫌弃她,偷偷将她卖给穷困潦倒的谢家做了童养媳。任莘当然不乐意了,当她发现便宜夫君居然是自己的锦鲤哥哥时,手握神秘空间的她,决定带着全家种田经商,发家致富。锦鲤夫君谢锦渊殿试高中状元,一路扶摇直上,位极权臣,小人参精终于苦尽甘来,收获幸福。

主角:任莘,谢锦渊   更新:2022-07-16 00: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莘,谢锦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锦鲤夫君的人参精》,由网络作家“宸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任莘修仙千年,终于化形成了人,成为一个长得极为精致的奶娃娃。亲奶奶居然嫌弃她,偷偷将她卖给穷困潦倒的谢家做了童养媳。任莘当然不乐意了,当她发现便宜夫君居然是自己的锦鲤哥哥时,手握神秘空间的她,决定带着全家种田经商,发家致富。锦鲤夫君谢锦渊殿试高中状元,一路扶摇直上,位极权臣,小人参精终于苦尽甘来,收获幸福。

《锦鲤夫君的人参精》精彩片段

浩瀚的森林,广阔无垠,常年雾气缥缈。

森林的深处一汪碧绿的湖泊,清澈见底,闪烁着波光粼粼,宛如人间仙境。

“锦,嗝~锦哥哥,你,你不能死吖。”长得极为精致的小奶娃趴在湖泊边缘哭泣,还打着小奶嗝。

她头顶上那两片小嫩叶也焉哒哒的趴着,彰显主人的悲伤,“锦哥哥,呜呜呜......”

光溜溜的少年浑身伤痕累累软趴趴的趴在边上,身上金色的鳞纹若隐若现,他的气息很不稳定,好似会随风消散。

少年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铺在地面,他狭长的眸子闪过丝丝不舍。

用尽全身力气抬着手,他扯了扯她头顶的小嫩叶,“小人参精,藏好小叶子,别让人认出来,抓了吃掉。”

他每个字都说的极为艰难。

千年化形的小人参精太单纯了,原本他以为自己鲤鱼跃龙门能庇护她几分。

然!

天道不容他,鲤鱼妄想跃龙门吗?

他身上金色的鳞纹渐渐的开始消散,他知道走到尽头了,他不甘啊,不甘,千万年来就等这次机会。

妖异的双眸渐渐开始闭合,他舍不得陪伴自己数千年的小人参呢。

“锦哥哥,小参会救你哒~”小人参精不大,才刚刚千年,本是不足以化形的。

但她居住地有锦鲤,自古以来锦鲤本就代表好运,加之对方还是金色锦鲤,那是妥妥的金龙之身,可惜......

她软糯糯的小手握着他苍白的指节。

想到千年来锦渊的庇护,相依相伴,她狠下心来,“锦哥哥,我救你吖。”她狠心的从锦渊身上揪下鳞片。

到底是跃过龙门了,他鳞片比不上金龙,可也比锋利无比。

小人参精苦巴巴的皱着眉头,狠心的朝着自己身上划去,‘嗷呜’一声惨叫,半截小人参出现在她的掌心。

“呐,锦哥哥,活着吖~”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参塞入他的嘴里。

入口即化,一抹强悍的灵气瞬间开始滋养锦渊,小人参嘴角带着笑容,奶声奶气道,“锦哥哥,等我千年重新化形吖~”

随着小奶音落下,她双眼缓缓闭上,昏迷中她隐约听到他的锦哥哥悲戚的声音,又好似听到他暴跳如雷说要打她屁屁。

嘤嘤嘤,她害怕!

锦哥哥好凶吖!

怎么能打她的小屁屁呢?小人参也是会害羞的好嘛?

小人参扭啊扭啊,努力想把屁屁藏起来,才不能让锦哥哥打屁屁哦,梧桐爷爷说过男女有别吧?但是什么是男?什么是女?

小人参表示她不懂哎。

“醒了,醒了,娘,老三家的醒了!”柳秀英中气十足的声音如同一道天雷炸下,猛的吓醒昏迷的小人参精。

她揉了揉双眼,傻乎乎的坐起来,迷茫极了。

是谁?

森林里梧桐爷爷渡劫失败烟消云散之后,就没有其他的灵物了,她懵懵懂懂的抬眼看去,惊悚了!

她大眼布满了惶恐,瘦小的胳膊旋即卷着破旧的被子整个人蜷缩一角,水汪汪的大眼里瞬间蓄满泪水,“呜呜,别吃我吖,我不好吃!”


“乖乖,我是你大嫂,不吃人!”

柳秀英先是一愣,随后爽朗的笑了笑,热诚的拉着任莘的小手,“这小模样可真标志,就是瘦不拉几的,到时候怕是不好......”

生养两个字还没蹦跶出来!

外头王翠香听到这话,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尽胡咧咧什么呢?小莘才十岁!”她瞪了一眼大儿媳。

她知道柳秀英是个嘴上没门把的人,什么话都能蹦跶出来。

“小莘啊,别怕,你嫁过来这就是自己家,娘可不是那戳心戳肺的恶人。”王翠香眉头紧锁,瞧着小小的人儿,湿漉漉的大眼里全是害怕。

她原本那些不满全化为心疼了。

到底还是孩子,让爹娘卖了当童养媳,害怕也是正常,她有心点拨两句,可眼下也不是好机会,吓到孩子不划算。

“娘,也就你好心,换了别家婆婆还不得......”柳秀英嘀咕了一句。

“你这个挨千刀的,少说两句!”眼瞧着任莘的小脸都吓得苍白了,柳秀英到底不忍心,“走走走,糟心的玩意儿,赶紧给我滚出去浇水,这个秋天要是再没收获,全家饿死了。”

灌溉是不可能了。

足足两三个月没下一滴雨,河水都干涸了,全村也就一口井水,勉强生活用水。

洗衣服洗脸的水都用来浇菜。

亏得良田卖掉二十亩,手里有点现银,买了点粮食,勉强能对付过去吧?

“真是愁死个人了,再不下雨,要死人的呢。”柳秀英也长叹一声,“娘,我跟老二家的还有兰兰去山里找找,看能不能找点吃的。”

“成,你们别走太远,知道吗?”

婆媳两轻声嘀咕了几句,柳秀英这才急匆匆的离去。

王翠香慈爱的视线再次落在任莘身上,瞧着小姑娘都快吓哭了,她一时间手足无措,索性叫一声,“长生,米汤好了没?”

“娘,马上好了。”外头响起男人清爽干净的声线。

惹得瑟瑟发抖的任莘陡然抬头,懵懵懂懂的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那熟悉的音调和语气让她茫然。

是?是谁?!

小人参精慌乱的揪着手指头,习惯性朝着头顶上两片小嫩叶揪了揪。

......没有!

再抓一把!

依旧没有小嫩叶!

她慌了,她的小嫩叶呢?

没有小嫩叶的人参精还叫人参精吗?

豆大的泪水旋即在眼眶蓄积,小脸一下垮了下来,欲哭不哭的,吓得王翠香都不知道要怎么是好了,她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家小媳妇儿。

眼前任莘比自己闺女谢明兰还要小上两岁。

王翠香只得叹口气,低声安抚。

可她不安抚还好,一开口就是小莘,小莘,落在小人参的耳朵里那可不就是在叫小人参吗?

小嫩叶不见了,如今还让人看穿她的本体了吗?

所以炖汤?

是要拿她炖汤吗?

锦哥哥说过,她藏好自己的。

嘤嘤嘤,这是哪儿,她要回去,她要看锦哥哥。

“娘,我来吧。”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推开房门端着盘子缓缓进来。

原本泪眼汪汪的小人参精瞳孔收缩,猛的坐直了身体,小嘴儿呈‘O’字形,宛如看到亲人般,随后弹跳起来朝着那人冲了过去。


“锦哥哥!”

任莘双目瞪圆,豆大的泪水瞬间滑落,如同小炮仗的动作丝毫不减,吓得王翠香脸色惨白,立马拦腰抱着了她,焦虑道,“小莘,仔细点,别摔了自己。”

“锦哥哥,你怎么在这里?也是让她们抓来的吗?”

任莘这会儿真是吓坏了。

怎么办?

锦哥哥化龙没成功,受了重伤,可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叭?

瞧着任莘那紧张兮兮的样子,王翠香眼角直抽筋,合着她这是恶人,欺负她们小两口?啊呸,不对,不对!

任莘和自己儿子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她觉得好像相识了几千年的感觉?

王翠香这边懵懂着,谢锦渊的动作倒是极为迅捷,小小的少年一个跨步迅速靠近任莘,眸子里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觉察的温和,“小莘,以后咱们是一家人。”

“锦哥哥。”

谢锦渊的靠近,任莘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她小心翼翼拉着谢锦渊的袖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惹得谢锦渊心疼的不得了,“娘,您先去忙吧,小莘这里有我。”

“哎,行,那我先去看看你爹。”王翠香也就没啰嗦了,站起来朝着外头屋子走了出去。

“小莘,先喝点米汤,这是娘给你熬的。”谢锦渊撩起长衫坐在床头边上,单手将任莘按回床上,“窝窝头,还有一个鸡蛋。”

他眉眼微皱,心底也疑惑不已。

他和她明明是初见,偏生看到她委屈吧啦的小模样,心疼的不得了。

想不通这个因果关系,索性就当这是缘分吧,尤其是小莘那清澈的大眼里有着全身心的信任,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

十四岁的少年并不懂得这是情窦初开,只当这是责任。

“我......”任莘刚想说她不饿,毕竟山中岁月匆匆,几千年都是吸食日月精华,从来不知道饥饿是何物。

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噜’响,吓得任莘脸色骤变。

她迅速撩起衣服,露出小肚皮,双眸瞪圆,随后整个小脸都皱成一团看向谢锦渊,“这,这里......响了?”

任莘的动作出奇的快,打了谢锦渊一个措手不及。

小姑娘白嫩嫩的肚皮,羞的他满脸通红,迅速将她的衣襟拉下,如同做贼般左右瞄了瞄,确定没有外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心中暗道,小姑娘到底是天真了,他慎重的说道,“小莘,以后不要随便给人看,知道吗?”

“可,你不是外人啊。”

“......”

“锦哥哥,你,你不记得小莘了?”任莘忽然意识到她的锦哥哥好像不一样了,以前锦哥哥都会给她揉揉肚皮的!

她扑闪扑闪的大眼差点又要掉泪珠子了。

脑海中乱哄哄的。

“......”谢锦渊一愣。

面对她,他有着一抹心虚,好像不认识她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可他又不愿意欺骗她,饶是十一岁就考上秀才的他,此刻也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斟酌片刻,谢锦渊小心翼翼道,“小莘,过往的就过去了,我以后一定记住你,永远不忘记,行,吗?”

闻言,任莘好似霜打的茄......哦,不人参,全身焉了吧唧,“好,好叭~”

随后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就亮了,兴奋的挺直后背,“锦哥哥,我知道为什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