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9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医代天王

医代天王

寒清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岳镇涛是韩家的上门女婿,每天面对妻子和妻子娘家人的刻薄和羞辱。他做梦都想着,自己成为医院的正式职工,有了稳定的收入之后,就跟韩家彻底断绝关系,带上他的疯子老娘,在相对偏远地段买套小房子,过安逸的小日子。一朝翻身,浴火重生,岳镇涛发誓要让曾经欺辱过他的人,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主角:岳镇涛,韩梦琪   更新:2022-07-15 23: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镇涛,韩梦琪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代天王》,由网络作家“寒清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岳镇涛是韩家的上门女婿,每天面对妻子和妻子娘家人的刻薄和羞辱。他做梦都想着,自己成为医院的正式职工,有了稳定的收入之后,就跟韩家彻底断绝关系,带上他的疯子老娘,在相对偏远地段买套小房子,过安逸的小日子。一朝翻身,浴火重生,岳镇涛发誓要让曾经欺辱过他的人,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医代天王》精彩片段

“岳镇涛,你妈那个精神病又来了!”

“我没让她进门,她还死赖在楼道里不走了。”

“我告诉你啊,赶紧回来把她给我弄走,身上一股死味,我可跟你丢不起这人!”

听着电话那头,老婆歇斯里底的咆哮,正在值夜班的岳镇涛心头狠狠一颤。

“梦琪,你先让咱妈进屋,这大冬天的别再给她冻坏.……”

话不等说完,韩梦琪直接挂断了电话。

岳镇涛懊恼的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23:55分。

眼下正是他在医院实习期的最后阶段,更是决定他能否留院转正的关键时期。

宋主任曾三令五申,值夜期间不允许私自离岗。

万一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查岗的抓个正着,或是被同事打了小报告,那他这五年学医三年实习的勤奋和努力,可就功亏一篑了。

可一想起母亲那写满皱纹的脸,还有那年轻时因过度劳累所导致永远直不起的腰来,一时间他进退两难。

最要命的是,母亲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

似乎从父亲离世的那天开始,母亲就时有疯癫。

发病时,炎炎夏日,母亲穿着厚厚的军袄从村里跑到镇上的中学,给他送去羽绒服。

三九寒天,母亲也会偶尔打着赤膊,满大街的找冰棍给他解暑。

令岳镇涛记忆最深刻的,还是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个下午。

母亲嚎啕大哭,抄起烧火的炉钩子狠狠的揍了他一顿,还把录取通知书撕碎了扔到火堆里。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母亲,却靠着在十里八乡捡破烂收废品,把岳镇涛给抚养长大!

想到这些,岳镇涛狠狠的咬牙,跑到护士站的前台,跟值班的护士长于露打了个招呼。

“于姐,我家里出了点急事,得马上赶回去一趟,您看能不能请俩小时的假?”

此刻有些昏昏欲睡的于露,强撑着抬起眼皮,看到是岳镇涛的时候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呦呵,你们临床大夫值夜的事,可不归我管呐。”

对于于露的阴阳怪气,岳镇涛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她和自己的老婆韩梦琪,本来是很要好的闺蜜,但却因为一个渣男反目成仇。

“拜托了于姐,家里真出事了。”

岳镇涛百般讨好的陪着笑脸,却换来于露的冷哼。

“哼,不会是韩梦琪那个婊子在家给你找了个野男人吧!”

岳镇涛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大家同事一场,于露会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他清楚再说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于是他强忍着怒火,捏了捏拳头,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岳镇涛,我警告你,你这可算是擅自离岗。”

“明早宋主任来查房,可别怪我如实汇报!”

尽管身后飘来于露的冷声威胁,但岳镇涛管不了那么多了,毅然决然的按下电梯.……

当岳镇涛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1:30了。

西北风肆虐般的呼啸,让这个寒冬更加凛冽。

一进楼道,早就被冻坏了的公共区域暖气片像是个冰坨,比起室外的温度也不遑多让。

岳镇涛打了个冷颤,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

正当他要敲响家门时,却听到了走廊的楼梯间里传来的轻微鼾声。

难道韩梦琪真的狠心没让母亲进屋?


岳镇涛下意识的推开楼梯间的防火门,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心头猛的一颤。

那个被裹在脏得有些打了铁的军大衣下,嘴唇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头发花白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疯娘白凤莲!

“妈!”

岳镇涛瞬间红了眼圈。

他“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扑在了白凤莲的身上。

被惊醒的白凤莲,发现扑在她怀里的是岳镇涛时,她笑了。

她伸出手像小时候那样捧着岳镇涛的脸蛋。

“好大儿,妈的好大儿!”

这一刻的岳镇涛,怒火中烧!

他捏紧拳头,眼泪夺眶而出。

“韩梦琪,你怎么能忍心把老人关在门外,你他妈还是个人吗!”

岳镇涛狠狠的咬牙,欲要起身去砸家门,然后指着韩梦琪的鼻子大吵一架。

而就在这时,白凤莲紧紧的攥住岳镇涛的手。

“儿子,你别冲动,你能从咱们那个穷山沟沟,到大城市混到今天不容易。”

“别因为妈,坏了你们两口子的感情。”

不容易?

的确不容易!

没有人比岳镇涛心里更清楚,做韩家的上门女婿,他每天面对着怎样的刻薄和欺辱!

他做梦都想着,等成为了医院的正式职工,有了稳定的收入,就贷款在这座城市的相对偏远地段买套小房子。

彻底的跟韩家断了关系,然后带母亲过上安逸的小日子。

想到这些,岳镇涛强压着怒火,委屈的点了点头。

白凤莲咧嘴笑了。

她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羊脂玉扳指,在壁灯的照耀下微微泛着柔润的光泽。

“儿子,那天你打电话不是跟妈说,单位要转正吗。”

“妈在家合计了好几天,这扳指是你爸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宝贝,你看着能不能给卖了换点钱,好打点打点上头的领导,咱们也找找门子!”

岳镇涛猛然想起,前些日子他在电话里,无意间跟母亲说起了医院转正的事儿。

其实他只是吐槽了一些同事私下里给宋主任送礼托关系,压根就没指望母亲能帮上什么忙。

而如今,母亲却把父亲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交给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岳镇涛紧紧的攥着被母亲塞进手心里的羊脂玉扳指。

这一刻,他从未有过的自责。

看见岳镇涛低着头不说话,白凤莲拍了拍他的手背。

“儿子,妈以后可就都指望你了,这东西我留着不过就是徒增伤悲,不如拿去卖了给你换个远大前程。”

说着,白凤莲扶着墙站起身子,抬手瞅了眼不知道从哪捡的块破烂电子表。

“妈就不在这给你添乱了,来的时候买了最早上那趟车回村,这还有三个来小时的,妈在客运站里对付一会儿就成。”

撂下话,白凤莲转身就下了楼梯。

岳镇涛刚想追上去,却被白凤莲甩着胳膊给推了回来。

等他再要追上去,母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的拐角。

岳镇涛深知母亲的脾气,生怕会惹她生气,再又犯了病。

于是他趴在楼道的窗户上,等着母亲从楼道里走出来,然后在一片白茫茫的鹅毛大雪中,目送那伛偻着渐行渐远的身影。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娇喘着的哼叫声传来。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岳镇涛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自家的房门。

哼叫声不绝于耳,混合着床垫咯吱的响声,此起彼伏的从门缝里钻出来,他头皮都炸开了!

“韩梦琪,你……你竟然真敢背着我找野男人!”


岳镇涛一个箭步冲到家门前,抡起拳头疯狂的砸门!

“砰砰砰!”

“韩梦琪你把门打开,我看谁他妈在里面呢!”

自打进了韩家的门,岳镇涛就从来没有一把属于他的钥匙。

韩梦琪没给,岳镇涛也从没舔着脸要过。

所以这会儿,他恨不得把房门给凿出个窟窿!

房间里的娇喘声,戛然而止。

紧跟着的,便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动静,掺杂在慌乱的脚步声中。

岳镇涛敲了好半天,门才终于被韩梦琪从里面给打开。

她穿着有些凌乱的睡衣,一如既往的摆着一张臭脸,连正眼都没瞧一下岳镇涛,便颐指气使的破口大骂。

“大半夜你瞎嚷嚷什么!”

接着她探出头,向楼梯间瞄了一眼。

“把你那个死妈整走了?”

岳镇涛没有说话,他愤怒的冲向卧室。

当推开虚掩着的卧室门,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大脑充血!

狼藉般的床上,被子和褥单卷成一团,显然是还没来得及收拾。

床头柜上,还躺着一瓶开了封的润滑剂,液体浸湿了单薄的桌布。

再往下瞧,韩梦琪蕾丝裤的一角,就漏在床垫的夹层外。

……

尽管岳镇涛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但这一切已经明摆着的了。

他像疯了一样在房间里翻找起那个野男人。

“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老子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床底,窗帘后,梳妆台下.……

一切能藏人的地方,被他翻了个遍。

直到他的手搭在衣柜上的那一刻,韩梦琪冲上来一个大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他的脸上。

“你个狗东西有病啊!”

“让你妈那个精神病给传染了是不是?”

瞬间的耳膜嗡鸣,让岳镇涛极不适应的捂住了脸颊。

伴随着火辣辣的特痛越发胀热,岳镇涛故作平静的扬起嘴角。

“怎么,你心虚了?”

韩梦琪伸出手指,狠狠的戳在岳镇涛的脑门上。

“我警告你,今天你要是敢拉开这个门,那咱俩就算过到头了!”

以往,韩梦琪的杀手锏就是拿离婚威胁岳镇涛,并且十分奏效。

她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岳镇涛不敢离开韩家,因为他一旦出了韩家的门,就狗屁都不是!

然而今天,韩梦琪失算了。

岳镇涛不仅没有立马向她承认错误,反而冷笑出声。

“呵呵,离婚?”

“老子早他妈就想离了!”

或许是因为愤怒。

亦或许是压抑了太久。

此时的岳镇涛,像一颗装满火药的炸弹,轰然爆发!

他狠狠咬着牙,用力的拉开柜门!

同时也扯掉了,他和韩梦琪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当中,最后的一层遮羞布。

“宋……宋主任!”

当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岳镇涛简直不敢相信!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平日里道貌岸然,在医院里有着滔天权势的宋主任,竟是和自己老婆搞在一块的野男人!

这一刻,岳镇涛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完了。

婚姻和事业,全都他妈完蛋了!

“小岳,你先冷静一下。”

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的宋世昌,高举着双手从衣柜里走出来。

“你不是快要转正了吗,我想.……我应该能帮上忙。”

“帮忙帮到我家里来,帮忙帮到了我的床上,帮到了我老婆的被窝里!”

岳镇涛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难怪一个月的班,我要被你安排值二十天的夜。”

“敢情是给你们腾地方呢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